冤鬼契約 玄幻奇幻

冤鬼契約

第十七章 你更可怕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28日 01:56 [字數] 24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穆家租住的二層小樓是個獨門獨院,門樓是古典形式,外面清一色的青磚,沿著圍牆一圈還種著竹子,竹子年頭不是很久,細細地長著,風吹過來颯颯作響。

一個小兵拎著鑰匙,嘩啦啦打開了門鎖,霍中梁伸手做出個請的姿勢,葉限先走了進去,霍中梁剛要跟上,召南卻急忙一閃身,擠在他前面進去了。身後的小兵輕聲笑了一下,霍中梁冷冷的目光一掃,小兵捂住嘴巴,眼光飄向天空,彷佛在說你隨意,我什麼都沒看到。

霍中梁忽然回手一巴掌拍到小兵的腦袋上:「愣著幹嘛,過去開門埃」

對,小兵這才想起,裡面的屋門還沒打開呢。

他嘴裡嘟囔著:「都著什麼急啊,門沒開能進去嗎?」

霍中梁還不解恨,從後面又給他一腳,小兵哎呦一聲,葉限問:「出了何事?」

霍中梁打著哈哈:「沒事,沒事,臭小子崴了腳,都忘記給你們開門了。」

說著,從那小兵手裡一把搶過鑰匙,大步流星兩步跨到人前,站在奈菝趴冢大手搖晃了一下鑰匙,得意地瞟了召南一眼。召南心裡暗笑伸手做個請的姿勢,意思是你行,你開門。

霍中梁本想嘿嘿一笑,氣氣召南,後來一想不妥,這可是好友一家遇難的地方,自己笑出來那成什麼了?於是他著臉,打開門,召南抬腿就要進,霍中梁伸手攔住他,接著另一隻手做個請的姿勢:「葉小姐,你先請。」

葉限剛走進去,召南嘿嘿冷笑兩聲:「這房子死了五個人,可是凶宅,你讓一位小姐先進去……」..

霍中梁拍了自己後腦勺一下:是啊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

大廳里的窗帘都拉著,厚厚的窗帘將外面的燦爛陽光擋在外面,整個房間顯得很陰森,霍中梁指著沙發附近說:「當初穆青就是趴在這裡,地上是花瓶碎片。」

葉限點點頭,來之前她已經研究完警方的調查記錄,心裡對案發現場有了大致了解。霍中梁走到窗戶旁,剛要伸手去拉窗帘,葉限喊道:「別拉開,穆家人也許還有人就在這裡。」

霍中梁一愣,環視四周,忽然明白過來葉限的意思,心裡很不以為然:葉小姐看著哪裡都好,就是都什麼年代了,還搞這些封建糟粕,說的神叨叨的。將來若是能在一起,一定要把她這點毛病改過來。

葉限在沙發附近轉了一圈,接著俯身仔細地看著地毯。

霍中梁一眼認出,她看的地方正是穆青躺的地方,紋絲不差,雖然他剛給葉限指過那裡,但只是大概一指,可是現在葉限卻一點不差地蹲在那處,霍中梁後背有點發涼,他不住提醒自己:沒事的,沒事,都是巧合。

葉限看完這裡,又緩緩走到樓梯上。

屋子裡很暗,她優美的腰身微微扭著,一點點順著樓梯往上走。

背景一片黯淡,只有她淡綠色的身影,像是要融入那無盡的黑暗裡。

霍中梁心裡忽然湧上一股恐慌,他叫了一聲:「葉小姐。」

葉限轉過身,沖他微微一笑:「怎麼了?」

這笑容可真美啊,霍中梁心神蕩漾,咽下一口屠魔:「等我上去。」

他咚咚咚幾步跑上樓梯,跟著葉限一起上樓。

召南站在樓梯下搖搖頭,嘴一撇:「馬屁精。」

走上二樓走廊,盡頭是一扇窗子,也掛著厚厚窗帘,看來這裡保持著案發時的一切情景,霍中梁指著走廊四壁說道:「我那天來這就是這樣,所有的窗帘都拉著,屋子裡黑洞洞的,看著人。」

葉限問:「霍長官過去夜間可來過這裡?也都是拉著窗帘的?」

霍中梁想了想:「過去晚上開車來過,我記得燈火通明,從窗戶能看到裡面孩子跑來跑去,並沒有拉上窗帘,也許是因為那天是老穆請客?所以沒有拉窗帘?」

葉限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也許吧。」

葉限在牆壁處站住了,霍中梁說:「穆太太當時是倒在這裡的。」

「是,我看出來了。」

葉限摸了一下牆壁,那上面還有幾個褐色的小點。葉限用長指甲輕輕摳下那小點子,放在鼻子下聞了一下:「是血,應該是兇手的血。」

「對,穆太太看著沒有傷口,她指甲里都是血絲,可能撓到兇手了。」

葉限閉上眼睛,默默感受著房間里的磁場和空氣流動。

那個女人,那個死去的女人的形象就映在這牆壁上,她大張著嘴巴,眼睛里充滿了期待,像是要說什麼,可是什麼都說不出,雙手向前伸著,想要抓住什麼。

霍中梁發現葉限肩膀微微顫動,便伸手按住她肩頭,在她耳邊低聲問:「葉小姐,你怎麼了?」

他今天穿的也像是個棉花包,一身布軍裝,膠皮鞋子,還打著綁腿,是早上剛從練兵場上下來,沒有昨天黃呢子軍裝那麼神氣,身上還有灰塵和汗水的氣味。葉限深深地吸口氣,心裡想,臭男人臭男人,果然夠臭的,只是為什麼又覺得那麼好聞呢。這也許就是男性荷爾蒙發揮出來的氣味,充滿了雄性動物的蓬勃生機,以及濃郁的性吸引力,他在她耳邊說話,熱氣噴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葉限忍不住身子微微往後一靠,正好依靠著他寬闊的肩膀,那裡結實極了,想來憋口氣,一定都是小耗子一樣的肌肉疙瘩,不知摸上去的手感……

挺!盯著牆壁上那女子影像,葉限強迫自己停下來,不要想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卻沒發現自己的聲音充滿了嬌滴滴的誘惑:「穆太太並沒有走遠。就在這裡呢,只是……她什麼都不能說,好像很悲慘的樣子,嘴巴張那麼大要對我說什麼呢?」

霍中梁肩頭是溫香軟玉,可他忽然間覺得毛骨悚然,不由自主握住葉限的小手:「葉小姐,我可是當兵的,我是不信這些……」

話沒說完,葉限忽然扭了一下脖子,她的頭本來靠著他的肩膀,這麼一扭動,腦門蹭著他鐵青的下巴,能感覺到那裡碎碎的鬍子茬,他和她都是心裡一緊,呼吸都跟著粗重起來。

「你不信,那你怕什麼呢?」

霍中梁往後退了一步:「我不是怕鬼,我是怕你。」

「我比鬼可怕?」

葉限嬌笑。

「是,我槍林彈雨鬼門關打過幾個來回,都沒有在你身邊緊張,離得越近越緊張,你說你可不可怕。」霍中梁抹了一下腦門,濕乎乎的,有汗水冒出。

「嗨嗨。」樓梯口傳來召南的乾咳聲,「怎麼樣?有什麼發現?」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冤鬼契約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