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機械主宰 競技同人

某美漫的機械主宰

第443章 回家(8800字大章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12日 06:18 [字數] 98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猶如羅馬競技場一樣的建築,四周早已經坐滿了觀眾。綠皮的斯庫魯人正在歡呼雀躍地喊著羅夏聽不懂的語言。即使有即時翻譯功能,但也做不到同時翻譯成千上萬的斯庫魯人語言。

因此,在羅夏聽來,就像是數萬頭野豬在嚎叫,除了刺耳之外,半點熱血沸騰的氣氛都感受不到。

倒是羅夏的對手一副沉醉其中,已經被加了狂戰士buff似的表情,磕了葯都沒他這麼嗨。

這是羅夏參加的第八場榮耀競技,之前的七場都是預選賽,只能在地下賽場上玩籠斗。而連勝七場之後,羅夏這個新人也已經進入了八強的位置,所以決鬥就會在這個競技場上進行。

「接下來,八強爭霸第一常北面,是我們的毀滅者德斯克,他已經在競技場上獲得了三十八場連勝的記錄,是神卵的有力競爭者。」

主持人用擴音器聲嘶力竭地喊出這段話來,似乎是這位德斯克的腦殘粉似的。

觀眾們用更加瘋狂的吶喊進行歡呼,宣洩著自己對德斯克的喜愛和敬仰。

但當主持人接著宣布:「南面,是剛剛從那些懦弱者投靠過來的新人,對不起,我都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不過這不重要,因為很快他就會死在德斯克的手下,我們也沒必要記住一個死人的名字。」

這話就是完全不給羅夏面前,引來了觀眾們哄然大笑,雖然羅夏聽不懂這些斯庫魯人的嚎叫聲,但多半不會是什麼好話。

斯庫魯人殘忍冷血,崇尚暴力,共生體的寄生更是讓他們這種性格發揮到極致。

因此,對於那些試圖擺脫寄生的斯庫魯人,他們都會輕蔑地稱呼為懦夫。不敢擁有力量,生怕自己掌握不了這種力量,這簡直就是斯庫魯人的恥辱。

反倒是德斯克這種,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不惜留著有用之身,爭取神卵的擁有權,這種勇士才令人敬佩。

羅夏如今的身份是外來者,自然不會被他們所喜歡。作為外來者的身份,最體面的下場就應該是死在德斯克這種勇士手上,成為別人勇武榮耀的踏腳石。

德斯克相當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兩人距離上百米遠,但德斯克就對著羅夏咆哮說:「懦夫,你想要被拳頭打死,還是被我的腳踩死?這是我娜蝕取!

羅夏不想跟德斯克說話,並對他扔了一塊石頭,一塊用來鋪砌競技場,長寬高都超過了兩米的巨石。

「槽1

德斯克看到這猶如流星般飛過來的巨石,差點沒將眼睛都給瞪出來。

這塊用來鋪地板的巨石,最起碼有二三十噸重,是人力能夠舉得起來的?舉起來還不算,特么的還能扔出上百米的距離,這特么是開掛了吧?!

巨石帶著呼嘯的風聲掠過百米距離,砸向德斯克,後者連忙在地上打了個滾,非常狼狽地避過這能夠秒殺自己的巨石。

轟隆隆,巨石帶著可怕的慣性砸落在地上,然後彈起,滾動著撞向了競技場的邊緣。

巨大的煙塵揚起,恐怖的震動直入人心,直到巨石撞在競技場邊緣的圍牆上,砸出一個恐怖的大洞。原本喧鬧得猶如國足打入世界盃似的聲浪,被這撞擊的巨響完全壓制下來。

死一般的寂靜,所有斯庫魯人都被眼前這一幕嚇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過了幾秒鐘,比之前更大十倍的歡呼聲響起,所有斯庫魯人都陷入到瘋狂之中,甚至有很大一部分的斯庫魯人進入了共生體強化狀態,身上的黑色粘液化作無數觸手瘋狂地揮舞起來。

「巨石!巨石1

「最強的戰士1

……

之前主持人根本沒有介紹羅夏的名字,因此觀眾們自發地用這驚天動地的一擊為羅夏命名。

強大得猶如巨石的戰士,恐怖到極致的力量,令人血脈沸騰的一擊!這麼傳奇的故事在眾目睽睽之下誕生,讓所有觀眾都感覺到這輩子值了,只要這人不死,他必然會成為共生之城的大人物,而他們則見證了這個傳奇的發生。

觀眾都是善變的,看到羅夏展現出碾壓性的強大力量,馬上就一面倒地開始支持羅夏來。

剛剛還誇下海口要羅夏自尋死路的德斯克,此時也是冷汗涔涔,之前的氣勢早就在這巨石飛來的一刻被擊成粉碎。

羅夏卻不打算跟這傢伙浪費時間,雙腳邁開,以不可一世的氣勢沖向對手。

這一次,羅夏手上沒有抱著那數十噸重的巨石,但在德斯克看來,依舊狂暴得不可戰勝。

這場比賽,在羅夏扔出巨石之後,結果就已經註定了。膽氣盡失的德斯克只顧著躲避,連一次反擊都沒能做到,最後被羅夏抓住脖子直接懟到了牆上,砸出一個人形的大坑。

里啪啦一陣脆響,身上的骨頭斷了大半,直接連脖子都被撞斷,舌頭耷拉在外面,直接就被撞死了。

坐在觀眾席上,全身綁著繃帶的班尼看到這個情景,狂呼一聲:「就是這種感覺1

自己被懟牆上這麼多遍,終於能夠看到其他人跟自己一樣倒霉了,這種感覺簡直舒爽!

羅夏甩了甩手上沾上的鮮血,幹掉一個斯庫魯人並不會讓他有什麼特別興奮的感覺。這樣的對手,還是太過弱小了。

羅夏猶如是橫空出世的巨星,這麼狂暴的戰鬥姿態,一下子就讓所有斯庫魯人陷入了瘋狂。從來沒有人在競技場上見過這麼暴力的參賽者,簡直可以說是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接下來的四強賽也沒有任何的意外,羅夏的對手在看過競技場上那塊還沒來得及搬走的巨石之後,果斷地選擇了棄權。雖然這讓他被罵得很慘,但好歹保住了一條性命。

最後兩人已經決出,一般來說,還要等最後的總冠軍出現,才會進行寄生儀式。但這一次,神卵可是有兩枚,結果負責主持榮耀格鬥的那位竟然宣布說:「最後兩位強者,將在獲得神卵寄生之後再進行決賽。」

很顯然,這是因為羅夏實在太過厲害了,以至於完全影響了這次決鬥的可看性。無奈之下,主辦方只能先將獎品拿出來,讓兩人完成寄生。

共生體可以大幅度增強宿主的各項能力,尤其是共生體之神誕下的卵,力量更是超乎尋常的強大,這樣就能稍稍平衡兩個決鬥者之間的實力差距。

羅夏被送到一個畫著許多詭異壁畫的密室裡面,上面記錄的似乎是這個墮落者星球的歷史。羅夏對此並沒有什麼興趣,而是仔細觀察著密室中央擺放著的那隻神卵。

這隻共生體之神產下的卵,看起來有拳頭大小,金燦燦的倒是挺有賣相,跟那些黑乎乎的普通共生體一看就不是一個等級的東西。

只可惜,這隻神卵再漂亮,羅夏也並不打算讓他寄生到自己的身體裡面。那種觸手怪一樣的感覺,實在令人覺得噁心。

不過在參賽之前,羅夏就已經想好了對策,不就是寄生么,不一定非要寄生到自己的身上埃

傳送門打開,一團緩緩蠕動的液態金屬從傳送門裡面爬了出來。這東西就是羅夏讓莎拉和貝爾徹專門為共生體寄生而設計出來的替代品。

一團普通鋼鐵製造的液態金屬生命,屬於次級智能序列,跟蜘蛛機器人的只能等級差不多。對於這種次級智能程序來說,控制千變萬化的液態金屬實在是太過艱難,因此甚至無法成行

一般的火種源機器人身體是用金屬打造,無法被共生體寄生,只有特殊製造的液態金屬擁有細胞特性,可以被共生體寄生。

羅夏的想法就是用一個次級智能序列來替代自己被寄生,然後覆蓋到自己的身上忽悠過去。反正羅夏也不打算騙多久,能夠騙過這一段時間就足夠了。

但在羅夏讓這一團液態金屬去觸碰神卵的時候,還沒來得及關閉的傳送門裡面卻衝出來一個金色的身影,以極快速度朝著那神卵衝過去。

等到羅夏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就發現那神卵已經被一口吞了下去。

「搞什麼鬼?!給我吐出來啊混蛋,那玩意有毒1羅夏大喊一聲,但已經來不及了。

這突然出現的金色怪物是一隻獨角的小牛,只到羅夏的小腿高。這小傢伙,就是羅夏很久之前意外激活出來的機械生命。

跟羅飛他們不同,似乎在智商上面有很大的缺陷,像是嬰兒一樣只有非常基礎的本能。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覺。而且吃這方面,幾乎什麼都不挑,無論是血肉還是金屬,都來者不拒,不過最喜歡還是羅夏的火種源能量。

只是這小傢伙也是一個喂不飽的怪物,不管怎麼吃,都會一直喊餓。因為這小傢伙除了力氣大和堅不可摧之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再加上智商的問題,羅夏平時也就當成寵物養著,一般不會動用。

沒想到這時候竟然自己跳出來,將這隻神卵給一口吞了。這可是共生體之神產下的卵,只要是生命體,幾乎就會被強行寄生。

這金閃閃一樣的小牛將神卵吞了之後,卻是沒有半點不妥,反而是滿意地打了一個嗝,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七分飽的感覺。這可真是神奇了,畢竟這小牛的胃口不是一般的好,一艘航母下肚估計也就墊個底,但吞了這麼小的一個卵,竟然就有吃飽的感覺,確實令人驚奇。

過了一陣,這隻小牛就開始變大化作真正的公牛大小,同時從獨腳的模樣慢慢變成四腳,身上也開始變化出一圈圈神異的花紋,似乎再次開始進化。

羅夏的念頭延展過去,就感應到了其中的不同。心念一動,這巨大的金牛便自動分成數十塊金屬鎧甲,嚴絲合縫地套在了羅夏的身上。

羅夏活動了一下手腳,並沒有任何的阻礙,同時又看看自己的造型,讚歎一句:「喲,這是金牛座聖衣啊1

從外形來看,卻是跟某小強動漫裡面的角色造型很像。這一身厚重的盔甲繼承了金牛的堅不可摧,比震金的質地都要堅固,羅夏覺得自己甚至可以頂著這身盔甲硬抗暗星號的主炮而毫髮無損。

同時,這一身鎧甲,也獲得了類似共生體的能力,可以大幅度增加羅夏的本體能力。關鍵是,這一副鎧甲,能夠保護羅夏不會受到任何共生體的寄生。

哪怕再嚴絲合縫的裝甲,也不可能讓關節處的縫隙細緻到隔絕細胞通過的程度,只要有一丁點的縫隙,就無法隔絕共生體的入侵。

但這一副盔甲卻可以,任何一副到盔甲上的共生體,都會被盔甲吞噬成為養分,保證有來無回。

「看樣子,計劃可以改變一下了。」羅夏摸了摸下巴說。

羅夏來到這個共生體之城,是因為班尼說這裡是羅南的最終目標,所以他才打算守株待兔。同時,也因為羅夏的液態震金身體有可能會被共生體寄生,所以有點投鼠忌器,只好暫時偽裝成斯庫魯人的形態。

而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羅夏也不敢動用力量寶石的能力,這玩意就是個殲星炮一樣的大殺器,而且他自己還控制不了。之前是那寄生到自己身體里的共生體自己作死,觸碰到了力量寶石,爆炸的力量被束縛在羅夏的身體內部,這才沒有影響太大的範圍。

但也因為如此,羅夏用液態震金打造的身體都被炸開裂了。一旦這種能量沒有控制好,宣洩到這個星球上,只要觸碰到泥土,就會產生劇烈的連鎖反應。

一不小心,會直接將整個星球都炸飛,到時候不管旺達和羅娜在什麼地方,都會被波及。

這種種限制,讓羅夏有種束手束腳的感覺。但如今多了一身堅不可摧的盔甲,共生體對羅夏最大的威脅就消失了。這種情況下,還玩什麼無間道?

穿著一身酷炫到炸裂的厚重鎧甲,羅夏伸手往密室的大門一推。轟隆巨響,密室的大門直接就碎了一地。

「啊,忘了這門是拉的。」羅夏尷尬地說。

這樣劇烈的變化,讓外面守候著的斯庫魯人震驚地看過來,結果就看到羅夏一身晃瞎眼的黃金盔甲,登時就嚇了一跳。

「什麼人1

「快發警報1

……

嗚嗚嗚的警報聲響起,很快就會有無數帶著共生體的斯庫魯人蜂擁而來。但這時候的羅夏,已經沒有任何顧忌了。

只見羅夏舉起雙手,對準了這群斯庫魯人,然後大喝一聲:「巨型號角1

兩隻黃金色的拳套上綻放出一團金光,然後就是一片恐怖的腥風血雨。仔細一看,這些四處激射的金色並不是無形的光芒,而是從那黃金盔甲上延伸出來的金屬利刃,像是花朵一樣綻放,將身前一切都切割得支離破碎。

這是金牛吞噬神卵之後獲得的類似共生體一樣蔓延生長的能力,只不過材質從粘液變成了這種堅不可摧的金黃色金屬。

羅夏甚至很想試試將這些延伸出來的金屬凝聚成蠻牛的形態,這樣就cos得更加完美了。只不過這也只能想想,即使身上這盔甲有類似共生體一樣的能力,但畢竟是隔了一層操控,想要做到如臂使指是不可能的。

不夠只是這樣也已經足夠,沒有共生體的威脅,羅夏在這個星球上已經無所畏懼。

就如同真正的蠻牛一樣,羅夏認準了城市中央的位置,完全是直線前進。路上不管是遇到斯庫魯人還是什麼建築物,一招巨型號角打過去,用絕對的力量和堅固度摧毀一切。

一路狂飆突進,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共生之城的中央區域。這裡號稱是那位共生體之神與城主的居住地,在羅夏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指揮,早就已經被驚動。

等羅夏到達的時候,一隻超級巨大的共生體已經化作了蜈蚣的模樣,正嚴陣以待。

共生體的形態多種多樣,甚至可以按照宿主的想法來不斷變化形態。眼前這一條血紅色的巨大蜈蚣,腦袋跟小房子似的,身體足有百米長,爬行起來的時候煙塵滾滾,像是火車一樣帶著轟鳴與不可一世的威壓。

羅夏剛出現,這蜈蚣就沒有絲毫猶豫,身子一曲一彈就朝著羅夏衝過來。

那鋒利的利爪劃過來,才到一半,就已經變成電鋸一樣的形態。別看這共生體是巨獸形態,但操控他的宿主可是斯庫魯人,一個比地球人更先進的宇宙文明。

他們的人生裡面,也不僅僅是拳拳到肉的搏鬥和冷兵器互毆的野蠻,他們的科技武器同樣不容忽視。

四根利爪,化作電鋸形態,朝羅夏身上切割過來。只可惜,那些血紅利齒落在羅夏的盔甲上,只能劃出一溜火星,連給白印子都沒留下。

恐怖的力量沒能讓羅夏後退一步,反而被羅夏牢牢地抓住了一根爪子。腳下用力,羅夏整個人開始急速旋轉。

這巨大蜈蚣就隨著羅夏不斷旋轉,然後像是斷線風箏一樣被扔了出去。百米長的身體不斷翻滾,夷平了上萬平米的地面。

煙塵還沒落下,數十道能量光芒射出,所到之處幾乎摧枯拉朽地將牆壁地面都打出一個個大孔。這些能量光束完全鎖死了羅夏任何閃避的空間,讓他不得不硬接。

而羅夏只是用一隻手臂擋在面前,然後就冒著炮火衝鋒。

不過是眨眼間,羅夏就沖入煙塵之中,來到這隻怪物面前。雙手分出無數利刃,像是花朵一樣綻放,將這蜈蚣身上變形成炮管的利爪都切斷。

這些利刃一收一放,再次刺入巨型蜈蚣體內,將他死死地釘在地上。共生體之神發出凄厲的慘叫,這不僅僅是肉體上的傷害,那些刺入體內利刃正在不斷地吞噬他的力量。

這是一股同根同源的力量,就像是共生體之間的相互融合。只不過,這種融合是強制的,單方面的掠奪。

羅夏身上的金色盔甲開始流轉耀眼的光芒,而這隻巨大的蜈蚣則可是慢慢的縮校最後只剩下十分一左右的體型,羅夏從將刺在蜈蚣身上的利刃收回來。

一腳踩在這條縮小版的蜈蚣身上,羅夏用金色利刃剖開了那血紅色的外殼,在裡面找到了一個滿臉皺紋的斯庫魯人。

「你就是共生之城的城主?」羅夏俯視著這個斯庫魯人問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這個看起來半隻腳都要踏入棺材的斯庫魯人虛弱地問。

他靠的是共生體之神為他提供生命力維持這生存,但如果他的共生體被羅夏的盔甲吸走大半能量,他本人也到了生命垂危的階段。

「現在你沒資格提問,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完成得好,我可以饒你一命,也可以放過你的族人。如果辦砸了,那你們全部都要死。」羅夏攤開掌心,一道令人迷醉的紫色光芒從他掌心處亮起。

「這……這是,無限寶石?1共生之城的城主震驚地說。

「既然你認識這東西那就更好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羅夏語氣冰寒地說。

三個小時之後,共生之城就像是被灌了開水的蟻巢,數以萬計的斯庫魯人發瘋一樣朝著城外跑。一架架飛行器和懸浮車開足了最大的馬力衝出城門,然後朝著四面八方涌去。

這些難民似的斯庫魯人很快就輻射到了四周的城市,給同胞們帶來一個可怕的消息——共生體之神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發狂,開始瘋狂地屠殺其他平民,現在共生之城裡面九成以上的居民不是跑路就是被殺了。

這個消息,幾乎是在極短時間內就傳遍了整個星球。那些早就覺得共生體寄生是一種詛咒的斯庫魯人甚至有點幸災樂禍。看你們這群追尋力量的瘋子現在是什麼下場?當初的囂張勁哪去了?

其他斯庫魯人可能只是當笑話來看,但當這個消息傳到羅南所在的城市,就讓這位逃亡中的克里星人激動了。

難道上天真的這麼眷顧自己,之前還在想著要怎麼鼓動這些斯庫魯人自相殘殺,現在就掉下來這麼大一塊餡餅?

出於謹慎,羅南派出了幾架死靈戰機,飛到了共生之城上空。果然看到整個城市已經有小半變成了廢墟,一頭巨大的共生體蜈蚣正在城裡瘋狂地進行破壞。

這樣的損失是偽裝不出來的,就算是陷阱也不可能用這修建了數百年的城市來做誘餌,更不可能連城防設施都毀掉。這已經不是陷阱,而是自殺了。

得到了這個消息,羅南心花怒放,毫不猶豫就派出了自己最後的力量,親自帶領著他的部下們前往共生之城。他必須要用最快速度將這隻共生體之神幹掉,然後趁著其他斯庫魯人沒反應過來之前將暗星號修理完畢。

只要這強大的戰艦可以回復一半功能,他在這個星球上就立於不敗之地,完全可以花時間將這些斯庫魯人慢慢收復。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羅南將全部力量都用在這一次突襲之上。對共生體作戰,羅南是非常有信心的,畢竟他掌握了驅除共生體的辦法,只是對付一隻發狂的共生體,那絕對是手到擒來。

只可惜他猜中了開頭,沒有猜到結尾。

羅南帶著他們的大軍將那發狂的共生體蜈蚣包圍起來,然後拿出高音喇叭開始製造噪音。這種特殊頻率的音波果然對共生體有著極為強大的剋制效果。

剛才還咆哮著不可一世的巨大蜈蚣,在連續不斷的音波攻擊之下,很快就痛苦地蜷縮成一團,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一樣。

這種特殊頻率的音波會讓共生體不斷衰弱,然後被輕鬆幹掉。正是掌握了這種手段,羅南才敢在損兵折將的情況下來到這個星球。

就在羅南全力以赴對付共生體之神的時候,羅夏則躲在一個角落裡面,用透視功能不斷搜索天空上的這些死靈戰機。

只可惜,死靈戰機的設計似乎專門對這種窺視手段有反制設計,羅夏的透視效果只能穿透外面的一層黑色裝甲,卻怎麼也看不清楚機艙裡面的環境。唯一讓羅夏慶幸的是,他模模糊糊地感應到羅娜就在附近,一定是在某一架死靈戰機裡面。

這種感應非常模糊,而且距離不會太遠,否則的話,當初他也不需要滿世界地貼海報來找女兒了。

「女兒啊,你怎麼會被羅南那小子抓走的啊?爸爸沒教過你被陌生人帶走,一定要反抗的么?」羅夏焦急地自言自語說。

他現在也想不明白,以女兒的本事,是怎麼會被人綁架的?難道說出了什麼意外?羅夏絕對想不到,那是因為之前自己提過這麼一句,不能在抓羅南的時候使用超能力。

由此可見,孩子有時候太聽話也不是好事。

眼看著羅南就要幹掉那隻共生體之神了,羅夏急得恨不得衝出去將這些死靈戰機全部爆掉。

在這個關鍵時候,有人比羅夏出手更快。一道匹練似的緋紅光芒突然湧現,將其中一架死靈戰機的引擎刺穿。

爆炸幾乎在瞬間出現,這一架死靈戰機便失去了動力。原本可以輕鬆將死靈戰機撕裂的緋紅能量,卻將這一架戰機牢牢地包裹起來,然後平穩地送到地面上。

整個過程不過幾秒,其他死靈戰機還忙著對共生體之神進行音波攻擊,竟然沒能反應過來。

這一架墜毀的死靈戰機被緋紅能量撕開了艙門,露出了羅南驚恐的表情,還有他身後那被牢牢綁在桌椅上的羅娜。羅南的反應絲毫不慢,在那一道緋紅能量繞到身上,想將小蘿莉救下來的時候,他就果斷甩出自己的武器。

巨錘頂端炸現一團無形的能量力場,將緋紅能量擊退,然後羅南就一把將羅娜抓在手上。不管這是巧合還是陷阱,先將這個人質抓在手上是最穩妥的辦法。

旺達從廢墟中走出來,全身上下都是硝煙熏染的顏色,似乎走路都有點不穩。羅娜被挾持之後,她一直在自責,好幾次想要不顧性命地衝進那斯庫魯人的城市裡面救人,卻被炮火擊退。

原本充盈的能量又一次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這時候的旺達幾乎是憑著意志力支撐,隨時有可能倒下。

旺達一直隱忍至今,才找到了機會救人。剛才那一擊,已經是盡了全力,誰能想到還是功虧一簣。咬著嘴唇,旺達不甘地看著眼前的大敵,她已經失去了再戰之力。

羅南似乎也發現了這個事實,冷笑著說:「我殺過很多人,大部分都記不起來了,但我想我會記得你。你是個令人敬佩的戰士,只可惜,你選擇了與我為敵。」

羅南舉起了手中的巨錘,朝著旺達所在的位置用力一揮。一團能量力場便以極快的速度衝過來,將地面都犁出恐怖的深痕。

旺達竭力地想要支撐起一個防護罩,但卻發現自己已經連手臂都抬不起來。

要死在這個地方了么?臨死之前,還是想要在見上那人一面埃

旺達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但預料中的劇痛卻沒傳來,反而被抱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驚訝地睜開了雙眼,旺達便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那一道威力強大的能量力場落在羅夏的身上,撞成粉碎被完全隔絕在外,絲毫傷不了旺達分毫。這種感覺,就像是初次見面,羅夏為她擋下那導彈轟擊的情景。

「羅夏……」才喊出對方的名字,旺達便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如今兩人的身份實在是太過尷尬。

羅夏卻沒想這麼多,柔聲安慰說:「沒事了,剩下的交給我就好。」

只見羅夏雙手一揮,天空之上開出數十個小型傳送門,一根根炮管從裡面冒出來,對準了死靈戰機就開火。

無間炮擊!只要羅夏能夠看得見,就能在一瞬間同時攻擊無數個目標。只可惜共生體根本打不死,不然羅夏也不用拖延到現在了。

羅南麾下僅余的死靈戰機,全部被瞬間摧毀,化作火球落下。

羅南看得目眥盡裂,這可是他最後的班底了,竟然一瞬間就全部被幹掉。這樣一來,羅南手上能用的人就只剩下暗星號裡面幾個負責後勤的克里星人了。

看到天上炸出數十團煙火,旺達卻沒覺得高興,反而緊張地提醒說:「羅娜還在他的手上1

旺達生怕這個已經一無所有的克里星人魚死網破,對小女孩下手。這個距離,想要救人恐怕也不一定來得及。

羅南確實是這麼想的,他一把抓過小蘿莉放在自己的鎚子下,就想要用來威脅羅夏。卻聽到羅夏大聲地說:「女兒,就不要再玩了,知道爸爸很擔心么?」

無論是羅南還是旺達,都用驚訝的眼神看著羅夏,好像在看一個瘋子。

小蘿莉皺著眉頭回答說:「可是,爸爸你說這次不能作弊的,不然我們會輸,小娜不喜歡輸給哈利那個熊孩子。」

「傻孩子,都什麼時候了,大不了我們回頭再做別的任務補上。」羅夏很鬱悶地說,原來女兒是聽話過頭了,這還真是萬萬沒想到。

「好吧,我也覺得有點無聊了,爸爸我們回家吧。」羅娜說著就往前走,似乎忘了身後還有一個凶神惡煞的存在。

羅南只覺得手臂一松,竟然抓不住這個小女孩了。情急之下,羅南揮舞手中巨錘,狠狠地朝著小女孩的腦袋上砸去。就像是當初他屠殺山達星人那些孩子的時候一樣,巨錘會粉碎他們的腦袋,噴湧出紅白混合的腦漿,那場景令他回味無窮。

但這一次,巨錘落下,卻被一隻白嫩的小手抓祝能夠砸碎宇宙戰艦的恐怖力量,絲毫沒有任何作用,甚至連這小女孩腳下的灰塵都沒有震起。

緊接著,羅娜的手指用力一捏,那巨錘便像是被萬噸水壓機夾住一樣,裂紋遍布,然後碎了一地。

羅南手上還捏著巨錘的棍子,此時看起來卻滑稽得像是個小丑。這位克里星人的指控者,軍團指揮官,令宇宙無數文明瑟瑟發抖的戰爭狂人,最後看到的是一道金光,刺入到他的胸口裡面。

鋒利無匹的利刃穿透了羅南的胸口,讓他眼前一黑,然後就再也沒了聲息。

羅夏收回這道金色的利刃,一手抱著旺達,一手牽著羅娜,笑著說:「我們,一起回家。」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某美漫的機械主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