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如此嬌花 都市娛樂

我就是如此嬌花

717 合作(二)

[更新時間]2018年04月02日 05:50 [字數] 23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馮喬將茶斟入杯中:「陛下親賜的婚事,由不得我拒絕。」

「當真是無法拒絕嗎?」

蕭閔遠聞言微眯著眼看她,彷彿要看進她心底:「這事情的起因全在陳家,若非是陳皇后先讓人在宮中盛傳馮大人要替你擇婿選親,且所看重之人皆是京中權貴之後,並且那些人都與朝中皇子有關,父皇也不會突然替你指婚。」

「如若你當真不想嫁的話,我想你和馮大人應該是有辦法回絕的,只要你們能將此事跟陳皇后牽連上,並且讓父皇以為廖楚修與陳家早已聯手,想要借你入府逼迫馮大人妥協,那父皇定會收回成命,絕不會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馮大人將軟肋投於他人之手,以後處處受人鉗制。」

馮喬聽著蕭閔遠的話手中微頓,便直接將茶遞給了他:「王爺說的的確是辦法,可我們若如此做了,便是徹底與大皇子和陳家翻臉,且還會和鎮遠侯府為敵。」

蕭閔遠並沒有接茶:「我想馮大人為了你,怕是肯跟天下人為敵,正如當初你和我。更何況濟雲寺中柳慧如之事,你們不是早就與大皇子他們撕破臉了嗎?」

馮喬見他不接茶水,便直接將水收回來放在自己身前,然後坐回了桌前淡聲道:「王爺怕是誤會了,柳家的事情,我只不過是恰逢其會罷了,何來的撕破臉一說?」

「至於賜婚之事……」

馮喬輕抿了口茶水,任由那帶著幾分凌冽之感的茶香沿著喉嚨而下之後,才淡淡道:「這一次我和爹爹的確能想辦法回絕了此事,可是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以我爹爹在朝中的地位,我的婚事根本就由不了自己,鎮遠侯雖然跟爹爹有些嫌隙,可相交於隨便指給一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子弟,或者是毫無家世心高氣短的寒門才子,鎮遠侯無疑已經是很好的人選了。」

「逃過了這一次,下一次未必能比得上他,總不能每一次陛下賜婚,爹爹都想盡辦法的毀了,那以陛下的多疑,怕是要不了兩次,就會懷疑我爹爹對他存有疑心,屆時王爺覺得,我和爹爹會有什麼下場?」

蕭閔遠聞言眼中露出些暗沉:「可以你之才,你當真願意屈居后宅方寸之地?」

馮喬有些奇怪的看著蕭閔遠:「王爺覺得,我不居於後宅,又能去往何地,難不成以我一女子之身,還能走上朝堂?」

「有何不可?」

蕭閔遠擲地有聲:「若我為皇,朝中定有你一席之地。」

馮喬聞言微怔,這怔愣不像是之前裝出來的,而是切切實實的因為蕭閔遠突如其來的話而怔住,她沒想到蕭閔遠會說出這種話來,而且神色間還是那般認真。

馮喬微側著頭看了他片刻,輕笑出聲:「王爺為了達到目的,可真捨得下本錢。」

女子為官,並非是沒有,先朝還未被大燕取代之前,就有裕太后垂簾聽政,更有女相立於朝堂。

馮喬以前曾經看過先朝的一些雜記,曾在上面看過那些女子叱吒朝堂攪弄風雲的英姿,她的確是覺得那些女子活的精彩,也覺得那種生活聽之便讓人熱血沸騰,可是對於她自己來說,她卻是絲毫都不嚮往那種生活。

上一世,她雖然困於四方樓內,可也算是知曉天下之事,也能借四方樓之力攪弄風雲,她早就已經體會過那種每日都陷於陰謀算計的生活,更過夠了時時與人謀算的日子。

若非是環境所逼,她寧肯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過問,只安心的過自己的悠閑日子。

蕭閔遠聞言臉色一沉:「我說的是真的,馮喬,你的心計手段,才智胸懷,都不是普通婦人該有的,你也是有野心之人,我不相信你真的肯心甘情願的居於後宅,做那相夫教子之事。」

馮喬聽著蕭閔遠的話忍不住失笑。

她不知道蕭閔遠是怎麼看出來她有野心的,但是她的確是沒有興趣去做他口中所謂的「國士之人」。

不僅僅是因為她不願,更因為她很明白自己,她私心太重,在意的從來都是自己該在意之人,為了私心更可以越界。

她這種人若入朝堂,若是一生無憂不遇大難也就罷了,說不得還能做幾日青天大老爺,可若是有朝一日遇到天下與身邊之人必須抉擇之時,怕是十之八九都會偏了私心成為佞臣。

「你笑什麼?」蕭閔遠沉聲道。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王爺太過高看我了。」

馮喬笑著說完,見蕭閔遠還想要開口說話,她忍不住笑道:「而且王爺怕是忘了,太祖皇帝當年改朝換代建立大燕之時,立下的第一條聖訓便是,外眷女子不得入朝為官,否則視作妖佞,誅九族。」

「後宮嬪妃不得干政,若皇帝縱容后妃禍亂朝綱,可由輔政大臣並皇室族老廢之。」

她重新倒了杯茶遞給蕭閔遠:「太祖皇帝雖然已經不在,可他立下的規矩卻是鐵則,就連陛下都不會輕易冒犯。王爺如今還只是王爺,若叫人知道你存了這般心思,別說是皇位了,單是不敬太祖爺這一條,就足以讓王爺翻不了身。」

「王爺若是登基之後,想要改規矩倒還可以,可沒有登基之前,還是莫要說這話了,否則被旁人聽了去,害人害己。」

蕭閔遠聽著馮喬的話頓時噎住,看了馮喬一會兒,直接端著那茶就一口倒進了嘴裡,隨即卻是燙的險些噴了出來。

他臉上發僵的將茶杯蹲在桌上,被對面少女驚訝看著時,做不出來那等當場噴水的丟臉事情,只能強忍著燙意將嘴裡的茶水生生咽了下去,然後只覺得喉嚨口被燙的生疼。

馮喬見蕭閔遠喝茶之時,正想跟他說燙嘴,可見他一口飲盡之後面不改色,頓時覺得這襄王怕是異於常人。

她拿著茶壺又替他添了一杯,蕭閔遠見狀一哆嗦。

再開口時,聲音有些啞,蕭閔遠咳嗽了兩聲,好不容易才壓下了喉嚨上的不適,開口道:「既然你不願,我也不強求,人各有志,只是你今日既然願意來見我,就該知道我的目的。」

「我以誠心示之,過往之事皆可如那枚斷玉,一筆勾銷。馮喬,你覺得如何?」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就是如此嬌花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