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臨星空 都市娛樂

君臨星空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太初殿下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21日 05:34 [字數] 63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半個星年前,韓東離開辰河。如今韓東再歸來,與古蘇翁的初次見面,青袍依舊,神色如常,但開場開口第一句簡直霸氣如斯。

「等會我找他們帝主談談。」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

平平無奇的清淡語氣。

無論帝主古、還是蘇翁、亦或辰河帝國的高層全都被震住了。

有時候,一個人的真正強大之處往往在於細節,為人處事的方式,足可證明一切。

「辰河在上。」

帝主那雙淡金色眼眸,閃過微不可查的驚異之色,差點忍不住胡思亂想的猜測,剎那間又收斂思緒,不露異色。

「人族殿堂的尊貴天才,統稱殿下。」

「而殿下,又分為恆沙、原始、太初等三個級別。據我所知,韓東是原始殿下,應該命令不了一個帝國的帝主。」帝主心思萬千,只是不動聲色的迎向韓東。

蘇翁也是如此。

真論起來,蘇翁所知不多。

他畢竟天資隕落,很多事情根本接觸不到,所以只知天才之尊貴,不知殿堂天才也要分等級。

帝星氣層之外,無數人垂手佇立。

只有古、蘇翁兩人迎向韓東。緊跟著,便聽到蘇翁唏噓道:「韓東殿下。僅僅過了半個星年而已,你竟然已經是恆宮級了。」

「一般一般。」韓東笑了笑。

恆宮級絕不是終點。

他晉陞恆宮級的同時,意識節點正式突破一萬數目。這象徵著天才級別邁過重大關隘,韓東不再是原始天才,而是一名太初天才。

當然。

殿堂尚未承認這個。

所以此次休假結束,韓東打算回到荒古殿堂薪火區,立刻闖一闖薪火山,直接升入太初星門,得到更好的修鍊栽培。

隱藏,隱瞞,沒有絲毫意義。

身在人族殿堂,就要全力以赴,享受應有的待遇。

而蘇翁不清楚這些事情。

他走到韓東面前,仔細看了看,好言勸道:「我個人建議你以後晉陞境界還是儘可能的平穩舒緩。一時之快,萬萬急不得,先鞏固境界,穩固以後再晉陞,免得中間出了差錯。」

「恩,確實如此。」韓東神色微動的應道。

他心中自然明白:蘇翁之所以當面提醒,是因為蘇翁當年有過晉級時刻犯大錯的慘痛經歷。

漫長歲月之前,蘇翁在寰宇古國成為星光級恆沙天才。

臨近加入荒古殿堂的時候,聽信旁人謠言,蘇翁誤信恆宮級加入殿堂可以使起點更高的荒謬說辭。再加上種種緣故,蘇翁著急晉陞恆宮,結果出了大失誤,天才級別掉落,終生無法晉陞虛洞級。

晉陞之時,若有差錯,其後果確實不堪設想。

譬如星光級到恆宮級,半能量化變成通透能量化,實乃生命層次的躍遷。中途出了問題,導致境界有缺,哪怕人族的至高存在也沒辦法扭轉這等生命本質的缺陷。

念及此處。

韓東點了點頭:「我以後會注意的。」

「唉。」

蘇翁喟然長嘆一聲,沒再多言。

此時目睹韓東的自信從容,流露面對整片星空的篤定膽魄。

他不由得追憶起當年往事,愈加慨然,愈加悔恨,愈加感到兩相對照之餘、內心產生悵然若失的複雜滋味。

試想……

假如自己沒有天資隕落……

又何苦縮在辰河帝國,又何嘗不會如同韓東這般的瀟洒自在……可惜蘇翁不知。假使天資猶在,他最多恆沙天才。

這一刻。

蘇翁觀察韓東,韓東也打量著蘇翁。

事實上,早在啟程來到辰河帝國的核心帝星之前,通過星際網路,詢問帝主古,韓東就已經知道了蘇翁目前境況。

提前查清楚,也不費事。

何必非要到了帝星再問。

辰河帝國只是國力弱些,並沒有那麼落後。星際網路時代,信息互通有無,哪怕蔚藍地球也不至於信息閉塞隔絕。更何況一個貨真價實的星空國度……經過了解威爾龍冬帝國的來意,韓東只感到啼笑皆非。

側著身揮了揮手。

韓東關閉亞空間航行器的合金艙門。

緊跟著。

萬眾矚目之間,三人飛向辰河帝星。

「我這次來,打算逛逛帝都。」

韓東笑呵呵的注視帝主古,又看了看蘇翁。

與往常不同。

今日蘇翁沒有赤著上半身,反而穿上紅色戰鎧,顯得魁梧雄壯,猶如歷經滄桑的戰場將軍。

「蘇翁。」韓東打趣道:「看來你的魅力已經驚天動地了,居然惹來另一個恆星系帝國的密切關注。嘖嘖,這是真愛,跨越星系的婚約。」

「我哪有什麼魅力。」

蘇翁一怔,旋即苦笑。

搖了搖頭,他又吁了口氣,哪怕真愛也沒用。玩夠了玩累了之後的真愛,誰都不願意要。

再者,蘇翁的情況比較特殊。這輩子無法晉陞虛洞級,壽命只有尋常恆宮級的一半多些,偏偏實力可以媲美最弱虛洞級。

簡言之。

蘇翁等同一個有著固定壽命期限的虛洞級戰力。

估計威爾龍冬帝國看在這點,才非要訂婚聯姻。

蘇翁猜得出來,帝主古則更加通透智慧:「絕不是蘇翁你想的那麼簡單。恐怕威爾龍冬帝國打算動手了,將周邊帝國納入威爾王室體系。」

「什麼,不至於吧?」蘇翁震撼的看向古,不敢信。

帝國與帝國之間,有爭端。

但基本都是天余帝國與辰河帝國的對峙類型,很少有吸納屬國的事例。

「怎麼不至於。」

古沒解釋太多,只是淺嘗輒止的點出這個可能,然後撣了撣銀灰繚繞的帝袍。他即將卸下帝主席位,但這並不代表古從此不在乎辰河帝國。

古希望辰河永存。

但是,面對強大絕倫的威爾龍冬帝國,區區一個虛洞級壓根沒用。古僅能寄希望於韓東,雖然這個希望有點渺茫。

與此同時。

伴隨諸多權貴的四周簇擁,三人飛到了帝星氣層。

「這是我第二次來帝星。」

韓東負手輕嘆,目光掃過帝星。

這個體積龐大的生命星,由辰河帝國改造,適宜居祝而且星球表層繚繞無數道光環,絲綢般的光環蘊涵無匹引力,乃是人工重力流的科技產物,可以調整公轉自轉。

今時不同往日。

見識了殿堂的神奇之處,再看到辰河帝星,韓東並無震撼,僅僅嘖嘖稱奇:「辰河帝星竟有五個虛洞級,不少了。」

什麼!?

韓東隨口一言,帝主古臉色差點變了顏色。

核心帝星,除了古,常年坐鎮四個虛洞級。

而目前的帝星,算上來自威爾龍冬帝國的威語夙,共有六個虛洞級生命。

「韓東殿下。」古不由自主的用上了敬稱,拱了拱手:「殿下能夠感知虛洞級生命,不愧是殿堂天才。」

「帝主,別這麼客套。」韓東連忙擺手道:「我已是恆宮級,感應虛洞級不算什麼,很多天才都能辦到。」

「哦?」

帝主古狐疑的眨了眨眼睛。

旁側。

蘇翁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沉默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最怕欲語還休的難以啟齒之尷尬:難道我蘇翁不認識恆宮級天才嗎。初入恆宮級的天才,充其量抗衡尋常恆宮級巔峰。

以恆宮級的境界,感知虛洞級生命,怕是超越天才範疇了。

「……」

蘇翁感到自己有點猜不透韓東。

但韓東問心無愧——恩,他所言絕無虛假,太初天才應該都能辦得到。

……

聊了一會兒,三人談笑風生,步步演化光芒漣漪,從帝星氣層降落到了核心帝都,走向帝都寶殿,氛圍比較和諧。

帝國權貴們,伴隨左右。

聲勢之浩大,令無數人仰望矚目。

「那就是咱們帝國的傳奇韓東。」

「據傳聞,韓東一步登天,進入比寰宇古國更為高貴的人族殿堂,那可是整個星空人族的核心。」

沒吃過龍肉,總看過龍圖的。

恆宮級以上生命,基本都知道這則信息。而星光級、以及公民平民們,則是震駭敬畏的望著韓東身影。

……

逛了一圈帝星,韓東準備告辭離開了。

他還要進行原始星門的磨礪式考核任務,還要回到薪火區,升入太初星門……兩者並不衝突,就算升入太初星門,韓東也得優先完成第一重原始任務。

唰啦。

青芒一閃而逝。

韓東身形閃動,落在帝宮寶殿的正門口。古、蘇翁也跟著降落。

然而,還沒等古開口,就看韓東面色一冷。

「看夠了嗎。」

韓東皺眉,看向左方。

左側是帝宮牆壁,通往帝宮的瀑布花園。過了瀑布花園,則是涉外廳堂,用以接待古國或者其餘帝國的廳堂。

涉外廳堂之內,金髮貴婦威語夙正在眯著眼睛,悄悄觀察韓東。但萬萬沒想到韓東感應如此敏銳,透過帝宮牆壁,隔空注視,彷彿撕裂夜空的熾烈流星,嘯嘯沸騰,燾燾爆發,一下子命中威語夙的靈魂。

轟隆!

靈魂威懾!

最基本的恆宮級靈魂威能!

「嘶1

威語夙駭得臉色發白,眼眸瞪得溜圓:「這麼強!?「

嗡的一聲,耳邊轟鳴不息,威語夙腦門顫抖,金髮當場崩散,差點坐立不穩。至於站在旁邊的女子威璐璐,則是滿臉茫然,不懂祖奶奶為什麼忽然全身顫抖。

祖奶奶可是虛洞級存在。

她如此想到。

她是星光級,當然沒資格感知源自韓東的靈魂威懾。

「祖奶奶?」

威璐璐小心翼翼的輕聲叫道。

「閉嘴1

威語。

「嗯嗯……」威璐璐嚇了一大跳,連忙點頭,捂住嘴巴。

呼哧,呼哧,威語夙喘了兩口氣才緩過來,驚疑,震怒,又有敢怒不敢言的憋屈。

她調查過韓東資料,不願平白無故的招惹韓東。剛剛只是為了威爾王室籌謀,仔細觀察韓東,不料竟被韓東察覺,更被這麼一記靈魂威懾,震亂心神,幾乎難能言語。

這,這!

近乎真正虛洞級的實力啊!

「不可能1威語夙面色發白的站了起來,隔著百萬米,看向面色冷冽的韓東,下意識開口致歉:「抱歉,韓東殿下,我本無意打擾你。」

對虛洞級而言,百萬米近在咫尺。

帝主古、蘇翁,以及帝星的其餘四個虛洞級全都看向威語夙。

「哼。」

韓東冷哼一聲,低沉聲音在靈魂層面響起:「目光肆意審查修鍊者,這等行徑是冒犯。這點星空常識還用我教你?」

「我卻是忘了這點。」威語夙臉色有點難看,擠出一絲笑容。

她不想平白得罪一位殿堂天才。

但是。

整個威爾龍冬帝國,不會畏懼一個殿堂天才。要知道殿堂天才也分級別的。

威語夙這般想著,便聽到韓東淡漠道:「你好歹是虛洞級。記性這麼差,那就讓你們帝主教你罷。」

聞聽此言。

威語夙一怔,古蘇翁等人也都齊齊一怔。

顯然,韓東此言的帝主,指的是威爾龍冬帝國之主。但是威爾龍冬帝國遠遠強於辰河,其帝主乃是極盡強橫的虛洞級巔峰,據說快要晉陞宙合境了。

這等偉岸的存在。

這等強橫的一國之主。

便是古,都要仰望,都要謹小慎微的面對,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不敬或者挑釁。

「韓東殿下。」威語夙深深吸了口氣,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殿下你真是說笑了。我們帝主日理萬機,恐怕沒有閑暇。」

「哦。」

韓東瞥了眼威語夙。

「他會聯繫你。」

韓東負手淡淡道。

緊跟著,他扭頭看向神色擔憂的古蘇翁,露出笑容,聊了兩句,最後飛離核心帝星。

兩步踏出。

韓東就回到了亞空間航行器。

遠遠望著,造型獨特的航行器停留了一會兒,似乎在溝通什麼。

隨後嗡然震動,航行器啟動先進引擎,滑翔星空千萬米之後,進入亞空間航行狀態,一下子劃出莫名波紋,徹底離開辰河帝星。

此時。

只剩帝星的虛洞級們面面相覷。

「說完就走……」

「這麼自信,毫不回頭,韓東不怕被打臉嗎……」帝星的數位虛洞級低聲傳音,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韓東的話,他們不在意,根本沒人會當真。

包括那威語夙,無聲冷笑,自顧自的閉目養神。

與此同時。

目送韓東離開,消失不見,蘇翁與古對視兩眼。

「這……」

蘇翁扶了扶額頭,無言以對。

他作為天資隕落的天才,嘗遍了人情冷暖,世事苦澀,更加明白地位高低之分,這是不可僭越的規則。

固然,威語夙避讓三分,給韓東留了顏面。

但這絕不意味著威爾龍冬帝國需要顧忌韓東。前者只是虛洞級,後者則是整個星空國度,虛洞級強者數百!

「韓東未免有些信口開河。」

「雖然韓東是殿堂天才,但想要命令威爾龍冬帝國之主,恐怕還不夠這個資格埃」蘇翁低聲道,欲言又止,終究覺得韓東太過高估自身。

古何嘗不是如此。

「唉。」

那雙淡金色眼眸,劃過一絲明顯的失望之色。

「韓東埃」古嘆息:「我早就提醒過韓東,切忌妄自尊大,認不清自身位置。我本以為韓東用不著我提醒。」

可惜。

從人族殿堂歸來,似乎令韓東有了變化……

古沒有再多言,淡金色眼眸泛著黯淡,只是搖搖頭:「我想著拜託韓東,與威爾龍冬帝國溝通一番,免得辰河被迫捲入爭奪疆土的國度爭端。如今看來,恐怕韓東能力有限,幫不了咱們辰河的。」

「別多想了。韓東願意回來看看就證明他還念著情分,已經很不錯了。」蘇翁出言勸道。

「說得對。」

古點點頭。

深深吐了口氣,古強打精神,準備回到寶殿之內,處理帝國的繁雜事務。

正當此時。

涉外廳堂。

優哉游哉的威語夙,愣了愣,忙不迭掏出星際聯絡器,仔細瞧了眼,畢恭畢敬的接起來自威爾龍冬帝國之主、威梁的緊急通訊指令。

半空顯化一道模糊虛影,逐漸成型,逐漸清晰。

正是擇日晉陞宙合境的威梁!

威語夙連忙躬身:「威語夙,拜見帝主。」

垂首站在一旁的威璐璐也躬身行禮,略顯拘謹:「威璐璐,拜見帝主。」

嘩!

虛影顯化一個中年人的威嚴面孔:「剛剛韓東殿下親自聯絡我……威語夙,你怎麼回事,竟敢對太初殿下無禮1

太初殿下?

威語夙顫顫巍巍的抬起腦袋,金髮散亂,驚愕萬分:「那位韓東是太初殿下。」

看到威語夙還在磨蹭。

威爾王室之主、威梁更加憤怒,咆哮一聲:「蠢貨!冒犯了太初殿下,還不快去給殿下賠罪1

「他,他,他……我,我,我……」威語夙語無倫次,她隱約明白太初這兩個字的涵義,顫聲道:「可是殿下已經離開了啊1

「那就追上去!蠢貨1

「韓東殿下乘坐古國的亞空間航行器,我追不上,辦不到啊1威語夙幾乎帶著哭腔的喊道。

威梁:「……」

不遠處的古、蘇翁,以及辰河帝星的其餘虛洞級,全都目瞪口呆的聽著威梁咆哮,看著威語夙欲哭無淚的表情,只覺得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宇宙星空如此玄妙。

太初殿下啊!

古倒吸了口涼氣!

「太初殿下什麼意思。」蘇翁疑惑問道,古苦笑回答:「據我所知:太初殿下是最強的殿堂天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臨星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