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臨星空 歷史穿越

君臨星空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客氣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11日 12:35 [字數] 41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江南市、凈庭湖、別墅區。

唰啦。

韓東佇立天台,上半身穿著簡單黑色背心,雙腿略微彎曲,臨空演化武術,顯生諸多玄奇之光。

時而有風流寰繞,時而有微光瀰漫。

或是拳掌互旋轉,或是踏空而挪步。

玄奇!

無與倫比的微妙奇景!

但此地屬於習武人士的區域。除非用望遠鏡,否則普通人壓根看不到這麼玄幻的武術力量。

咚!咚!咚!

韓東左腳輕輕挪動,立地踏出一圈圈氣浪。

此時的他,懸空小半米,渾然無暇的步伐在空中改變了十九次,造成足足十九道泛白氣浪,以腳尖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

唰啦,唰啦,唰啦。

圈圈氣浪,延綿四五米才消散。

「唔。」

「我的震勁,竟然已經達到了這般程度。」韓東看著腳下空氣,若有所思的沉吟:「饒是隔著銅牆鐵壁,我一拳轟出,亦可透出虛影般的震勁力量。」

隔山打牛,怕也不過如是。

當武術到了如此境界,任何招式皆可信手拈來。所謂的精妙招式只是毫無意義的空架子,真正決定武力的東西,乃是一門門術。

譬如通玄之術。

當術的意蘊得以升華,甚至在習武人士的周身,顯化異象。

「通玄的狂暴雨落,演化簇簇火燒雲。」

韓東眸光閃爍,暗忖道:「當時達到出神層次的狂暴雨落,我便是在腦海里觀想點燃火燒雲、降落磅暴雨的畫面,如今顯化而出,實在妙不可言。」

想到這,他心有憧憬。

這麼簡陋的狂暴雨落,亦有玄奇難測的異象。若是白日登山、若是風流三千、若是南征千里行這些術達到通玄,恐怕真能籠罩方圓數百米。

但韓東並不著急。

眾所周知,武宗境乃是一個極其漫長的境界,務必穩紮穩打,不能有半點焦躁。

他雖有雄渾無比的根基,可在徹固內力上,依然需要仔細磨礪。因為武宗境的淬體,與武者武將截然不同,此乃血肉之軀轉為能量化性質的重要步驟。

稍有差池,便是終生止步。

略有疏漏,即有暗傷遺留。

「通玄術,極其重要。」

「而最為根源的東西,仍是武宗境掌有的徹固內力。若無內力,武宗境也只是力量龐大一些的普通人而已。」

韓東靜心思量,思緒愈加清晰。

總歸剛剛晉級武宗境,還需漸漸適應淬體過程。譬如目前,他感到周遭空氣的一些物質,似乎正在被身體汲取,以此產生裨益。

「哼。」

「青山宗之事,不必再等。另外那隻在前世記憶裡面殺害我妹妹小茜的猩紅鬼怪,也必須死1韓東眼底閃過一絲寒芒。

鬼怪必須死。

尤其這隻前世記憶里的鬼怪,窮盡畢生之力,勢必屠之!

這隻鬼怪的眼目,具有三角星形狀的特點,早已烙印在韓東記憶的最深處——此屆蓋世天驕戰的彌天陰謀,由附體劉圖昀的鬼怪策劃,製造礦礦石巨鍾,其內藏匿兩隻堪比高位武宗境的恐怖鬼怪!

沒錯!

那兩隻名為目八目九的鬼怪,眼目有著相似構造!

沒錯!

當時啟動了瘋魔態的韓東,仍然無法掩蓋刻骨銘心的仇恨,因此才產生了似曾相識的滋味,開口發問,是否見過。

「目八?目九?」

「它們兩個已經死了……雖然不清楚你是目七還是目六,亦或目五目四。但我在找你,我已經在找你了。」

找!到!你!

殺!了!你!

韓東眼底閃爍不可抑制的殺機。

時至如今,一年有餘。

自從去年三月份、春雨過後的武術理論課,他始終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練武,謹言慎行的生活,壓抑無時不在,沉重時刻皆有。

因為他心有畏懼。

死戰不退、蓋世武宗之韓東,也有畏懼——最怕信念成灰,最怕前世成真,最怕這些陪伴身邊的美好隨風消逝。

「小茜。」

「這輩子沒誰能傷害小茜。」韓東身軀漸漸騰空,遮蔽天日的蓋世之威開始瀰漫。

驀然間。

「咦?」

「這是小朦的聲音。」

韓東急忙收斂威勢,沿著小房子外壁的樓梯,直下十米,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女孩兒,正挽著烏黑秀髮,乖咪咪的翻著小書包。

大概正在找鑰匙。

小房子的鑰匙,張朦當然也有。

「咳咳。」

一聲咳嗽聲,從背後傳至。

呀!

女孩兒嚇了一跳,急忙轉身,驚喜看著韓東:「我沒敢打擾你,還以為你在練武呢。」

「嘿嘿,反正遲早都得打擾,有什麼不敢的。」韓東直截了當的橫腰抱起張朦,一腳踹開防盜門,走進小房子。

「哎,門都踹壞了。」張朦心疼極了。

韓東嘿嘿一樂:「我憑震勁,傳導這道合金門的內部,進而解鎖,絕對踹不壞的。」

簡直開玩笑!

他的力量掌控程度,極盡圓融,豈能用錯勁道。

下一刻。

合金防盜門發出嘎吱聲音,著實令人牙酸,最終狠狠砸落在地,彷彿砸在韓東的臉上。

「……」

韓東不由沉默了。

張朦勾著韓東的脖頸,也有點啞口無言。

「咳咳,看到你,我太激動了。」

「激動?」

「是的,我真的激動\≧▽≦/」

……

小房子的附近區域。

這裡皆是獨棟別墅,且臨近煙波浩渺的凈庭湖,空氣清新,屬於習武人士的居住範圍。

「唉。」

「剛剛那股威勢,你可有感應?」

一位穿著短袖的中年男子,面色沉凝的坐在沙發邊緣,目光透過巨大玻璃窗,望向韓東的小房子。

旁邊。

坐著一個戴眼鏡的長衣男子。

「當然感到了。」他扶了扶毫無度數的裝飾性眼鏡,苦澀道:「我好歹也四十多歲了,在天驕韓東的威勢之下,差點匍匐。真是後浪拍死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長衣男子,倍感驚心動魄。

須知。

韓東位於他們的百米之外,相隔這麼遠,竟能單純以氣勢鎮壓他們兩個武將境,簡直離譜萬分,不可思議。

「唉。」

「這位韓東,已成武宗,可謂是空前絕後的華國天驕。前推五百載,后延五百年,恐怕也沒有這般橫空出世的天驕。」短袖中年人吧唧兩下嘴巴,順勢搖了搖腦袋。

似感慨似讚歎,情緒難測。

氛圍有些沉寂,兩人無言。

而與此同時,但凡住在周圍的武將境人士,全都感應到了。若非他們已經知悉韓東武宗境的消息,定得轟然震動。

「武宗境。」

「晉級了武宗的韓東,更加深不可測了。」

閆蒼圖悠然坐在別墅天台,瞥了眼花容失色的妹妹,不由慶幸自己的選擇——得罪韓東,實乃死路一條。

……

江南省內。

位於江南市與蘇河市的中間,建有一座覆蓋方圓數千米的工廠,用於生產鋼鐵器械。

工廠地下室。

咚!

一個面龐清秀的少年,右拳砸在牆壁上,面色憤怒:「可惡,我龍炎資質絕倫,如今更是武者境巔峰,居然被區區一個將級妖魔困在此地。」

該死!

真是該死!

龍炎氣哼哼的甩了甩拳,但只能躲藏在地下室。

轟隆!轟隆!

幽暗的地下室,發生震顫。

將級妖魔在外轟擊,可一時半會也無法闖入這裡。

因為工廠主人乃是武者境,建造了這座固若金湯的地下室,哪怕大型切割儀器,也得花費數日光陰,方能穿透地下室的合金牆壁。

「可惜。」

「身為工廠之主的武者境,反應緩慢,慌亂間被那隻將級妖魔活生生撕碎了。」龍炎嘆了口氣。

在他身後,站著一些正裝人士。

這些身穿正裝的人,正在與工廠主人商談合作事務,沒想到忽然遭到將級妖魔的襲擊。

「咳咳。」

「尊貴的武者,我們該怎麼辦?」

有一名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中老年男子,邁步而出,氣宇軒昂,臉上無有絲毫驚懼之色,只有鎮定。

「恩?你心態不錯。」龍炎面色老成的點了點腦袋,負手道:「你們是官府領導還有投資商,大約知曉妖魔的存在。我可以告訴你們,外面這隻妖魔乃是異常可怕的鷹類妖魔,媲美高位武將境。」

「離開地下室,就是死1

鷹類妖魔,極其罕見。

它們具有觀察方圓數千米範圍的目力,翱翔速度堪比大型客機,鷹爪可以輕易撕碎鋼鐵合金。

「那我們怎麼辦。」金邊鏡框的中老年男子再次追問。

「沒辦法。」龍炎想了想:「若是你們有認識的高位武將境,可以懇請他們來此救援,否則只能碰運氣。」

高位武將境?

這可是貴為一方霸主的大人物!

金邊眼鏡的中老年男子,聞言臉色一黯,鎮定神色漸漸瓦解,最後化作慌亂:「怎麼辦?我們難道要困死在這裡?」

其餘人等,紛紛驚懼。

而站在後方的一對中年男女,對視了兩眼,悄然低聲:「青梅,我早已失去了查詢韓先生資料的許可權,他定是編製人員,定是高位武將境。」

開口者,正是姜沫章。

而藺青梅站在他身旁,則憂心忡忡的搖頭:「不行,絕對不行。以我對武術世界的了解,鷹類妖魔最為可怕,他還是個孩子,還在江南學府上學,怎麼能讓他平白涉險?」

「可,可是。」姜沫章還想爭辯。

「夠了。」藺青梅咬牙道:「這孩子給咱們的幫助,實在太多了。我們不能讓他冒著生命危險來此。」

咕咚。

姜沫章咽了口唾沫,最終糾結無比的嘆了口氣:「唉,你說得對。」

轟隆!

地下室繼續晃動。

顯然那隻鷹類妖魔,正在攻擊合金外壁,試圖穿透牆壁,闖進昏暗的地下室。

「喂。」

「你們剛剛的談論,我可全都聽到了。」

龍炎回身,走到藺青梅與姜沫章面前,清秀臉龐露出一口多日未刷的黃牙,流露一絲威脅之意:「我不管你們認識誰,立刻向他求助,否則別怪我對你們二位不客氣」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臨星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