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臨星空 歷史穿越

君臨星空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切問題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02日 12:14 [字數] 44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江南學府、女生宿舍正門口。

嗡隆!嗤啦!

發動機的轟鳴之音,與剎車的摩擦之音,彷彿依舊回蕩在宿舍正門口。

聲音刺耳,空氣似有震感。

全場希聲,冬日暖陽發黯。

這輛殷紅顏色的跑車,本已經引人注目,再加上加速漂移的猛烈場景,登時吸引了全場學府學子們的注意。

……

「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三四個互相挽著手臂的女生,嚇得心臟幾乎停頓少許,急忙駐足道邊,扭頭望去。

她們驚疑不定,目光轉為憤怒。

學府裡面漂移?

著實危險,簡直喪心病狂的行徑,不能饒誰…三四個女生互相看了兩眼,臉色氣的泛紅。

……

另一側。

一名穿著黑色棉服的眼鏡男生,急忙摟住自己的女友,情不自禁的暗自怒叱,心有激憤氣難順。

「飄移?」

「這是可是江南學府,他瘋了嗎!?」

江南學府之內,有明確標識:

凡是車輛,行駛速度不能超過三十公里的時速。但這輛跑車的飄移爆發,怕是要有四五十的時速,而且是瞬間啟動,更加增添了發生意外的危險。

倘若飄移失敗,該當如何?

可是。

這名男生扶了扶眼鏡,瞥了眼車輛型號,嘴角囁喏了兩句,終究牽著女友,垂首離開。

「怎麼了?」女生問道。

「那是寶馬超跑,至少要兩百多萬華國幣。」眼鏡男生眼底閃過一絲憧憬,搖搖腦袋,沒再多言。

與之相應的,女生也沉默無言。

簡略的概括當今社會價值觀——金錢至上!

沒錯。

金錢即正義。

雖然親眼目睹令人髮指的一幕,但眼鏡男生只能在網路上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若是擱在現實,想想還是算了,免得圖惹事端。

……

與此同時。

宿舍門口的其他學子們,基本如他們一般。

面帶慍怒的盯了兩眼,緊跟著在周圍人的提醒,自己內心的遲疑之下,選擇駐足旁觀,亦或轉身離開。

當然。

也有學子抬步上前,打算喝問。

但看到年輕男子與許葭薇的對峙,登時游移不定的止住步伐,顯然他們相互認識。

「王濤,你過分了1

許葭薇緊咬牙關,盯著年輕男子、王濤,內心翻騰憤怒的情緒。萬一飄移過程出現什麼意外,她豈不是要當場受傷。

輕則擦破肌膚,重則傷筋動骨。

此等行徑,已經超出玩笑的範疇。

「呵呵。」

王濤理了理衣襟領子,淡淡微笑。

「你到底想幹什麼?」許葭薇質問道,她與王濤是高中同學,曾經是親密有加的情侶,但因為性格不合的原因,最終分手。

性格!

王濤的惡劣性格,她煩透了。

「哼。」

「你好歹也是江南學府的學子,難道不清楚我想幹什麼?當初我給你花了至少十萬華國幣,你想分手就分手?」王濤抱著雙臂,抬起下巴,冷冷看著花容慘淡的許葭薇。

至於旁邊的韓東與張朦,他看都沒看一眼。

既是藐視,也是懶得搭理。

參照當前的畢業生水平,學府學子畢業也只是起步高些,前途潛力更好些,根本不可能與自己相比。

他王濤可是近百億富豪的兒子!

住豪宅,有豪車,天生高人一等,豈需忌憚普通學生?

雖然江南市藏龍虎,但王濤自認為在江南學府里惹不起的人,屈指可數而已。

許葭薇怒道:「你到底想怎麼樣1

「呵呵,再陪我半個月,分手事兒就算揭過。」王濤撇了撇嘴,打量許葭薇的妖嬈穿著,眼底閃過火熱:「走吧,上車。」

「你——」許葭薇氣的臉色發白。

但是,

休想兩個字,尚未出口。

韓東上前半步,似笑非笑的開口道:「你叫王濤是吧,誰給你的勇氣,在我面前作死。」

音調幽幽,無有起伏。

淡漠臉龐,流露震怒。

雖然韓東貴為護衛編製內的蓋世武者境,但活在當下,難以肆無忌憚。

華國律法,倒是無妨。

只是顧忌武術世界的鐵則,若敢違背,隔日必死。

但即便如此,不動用武力的韓東,亦能輕易解決一概問題。除非武宗境臨前,否則沒誰能扛得住蓋世之怒。

恩?

王濤心裡莫名一顫,退卻半步。

單單這道幽幽眸光,便有如幽邃難測的深潭,讓人心驚膽寒,憑空產生置身於寒風凜冽之間的錯覺。

此乃生命本質上的壓迫。

時至如今,韓東已非尋常人,血液具有金屬光澤,體內涵有呈液內力,況且誅殺巨量妖魔鬼怪的經歷,更賦予了韓東殺伐決斷的蓋世氣質。

王濤眼角狂抖。

這麼凜冽的目光,難道是武術生……自己父親百般叮囑,絕不可得罪武術生。

咕咚。

他咽了口唾沫,但周遭圍觀的學子們,給了他力量,至少內心畏懼情緒降低了一些。

光天化日之下,能奈何?

朗朗乾坤之下,能怎樣?

「實在抱歉……」王濤恢復鎮定,打量了一下韓東的衣裝,莫名鬆了口氣:「剛才嚇到你了嗎,呵呵,給你點精神損失費?你說個數字吧,我立刻支付寶轉給你。」

韓東淡淡道:「金錢?」

「恩,怎麼?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比如我可以轉給你一萬華國幣,讓你買件衣服。」王濤似乎面帶真摯,但聲音卻蘊涵一絲微不可查的鄙夷。

旁側。

許葭薇目睹韓東的冷漠臉龐,心裡一慌,下意識道:「王濤,趁著韓東還沒發怒,你最好快點離開——」

「閉嘴。」

韓東面無表情,仍舊淡淡道。

嘶!

許葭薇駭得頭皮發麻,雙腿差點站不住,塗抹嫣紅指甲油的纖纖玉手皆是顫抖了兩下……她真切的感到了恐懼,花容徹底失色。

實在沒想到。

溫潤如玉的韓東,發怒之時,竟然如同雷霆霹靂。

作為張朦的閨蜜兼舍友,許葭薇與韓東也能聊上兩句,只覺得韓東高深莫測,但性格萬分和藹,從未動怒。

「糟了。」

許葭薇心裡咯一聲。

她面色慘白,終於懂得韓東願意搭理自己,僅僅是因為張朦。

圍觀的學子們,也悉數打了個寒顫,似乎有一股蔓延全場的冷冽寒意,自心底升騰,瀰漫全身裡外。

蓋世之威,泄露絲毫,亦可鎮壓全場!

「你是武術生?」

王濤也意識到了不對,咬牙道:「衝動解決不了問題,武術生也不能隨意動手,你最好理智點。」

驀然間。

韓東眼眸冷漠,淡笑道:「武力是什麼,知道嗎。」

言罷——靈感壓制!

足可睥睨武宗境的恐怖靈感,只是流露一點點,也絕非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壓迫。

彷彿來自遠古的巨獸,睜開雙眸!

「這是什麼?」

王濤眼睛瞪得滾圓,當場窒息絕倫,驚駭的魂飛魄散,震怖的身體僵固,甚至心臟都已經停止了跳動,血液減緩了流動,生命盡皆不再運動。

有如雕塑,只能僵滯。

靈感臨前,如臨死寂深淵,仿似站在生死兩難的懸崖邊緣,令其腦海一下子炸開,旋即崩潰般的癱軟在地。

恐怖!

太恐怖了!

王濤癱坐在地上,隱約意識到了地面的冰涼溫度,尤其是涼意滲透到了體內,剎那間寒意貫體。

冬日陽光,無有絲毫和熙。

習習微風,帶有殘酷冷冽。

他只感到快要淪為昏迷,思維混淆無比,大腦一片空白,好似游移在峭壁之間。

然而韓東只是淡漠盯著他。

宛若蘇醒了的巨獸,寒冷無情的注視,並無任何憐憫:「武力,是解決一切問題的一概方法。」

緊跟著。

他掏出手機,給搬遷到江南學府附近的周展鵬,發了一條相對簡練的微信消息。

精神損失費?

等你再也體驗不了為所欲為的生活,當心精神崩潰。

「呵。」

韓東看了看無聲流淚的王濤,冷冷瞥了眼許葭薇,最後才面帶微笑的走向張朦,溫聲道:「剛剛沒嚇著?這麼鎮定。」

「我,我沒聽到哎。」

張朦抿了抿唇角,怯怯道……剛剛看到韓東,思緒被等會一起吃什麼的想法,全數佔滿,幾乎忽略了轟鳴聲與剎車聲。

韓東頗感無語:「走吧。」

「嗯嗯。」

張朦點點小腦袋,與許葭薇說了兩句,跟在韓東身旁,秀眸瀰漫美滋滋的情緒。

真好。

他大概是生氣了。

周圍約有十餘個學府學子們,面帶驚詫的看了看韓東背影,目光落在年輕男子王濤的身上,啼笑皆非。

簡直好笑。

囂張跋扈的年輕男子,竟然被嚇得痛哭流涕。

他們當然察覺不到韓東的玄奇靈感,只是感覺全場光線似乎黯了一黯。

「喂?」

許葭薇上前一步,蹙著眉。

雖然她比較厭煩王濤,但看到這麼凄慘的樣子,內心忍不住泛濫莫名其妙的同情。

「啊,啊礙…」王濤呻吟了兩聲,宛若溺水之人的劇烈喘息,腦袋嗡鳴不斷:「什麼?那,那是什麼目光??」

尋常習武人士,尚且不知靈感存在,何況普通人。

他只是以為,

韓東凶性大發,令自己恐慌沸騰。

呼哧,呼哧。

喘了不知多少口氣,王濤瞪了眼許葭薇,掙扎著從冰涼地上站了起來,身體酸麻無力,靠在自己的車子上。

「武術生,也不能這麼欺負人1

「我立刻給章叔叔打個電話……金錢終究能夠為所欲為1

想到這裡。

王濤撥通了章布治的手機號碼,這是父親的熟識好友,也是江南學府的校長。

嘟嘟。

電話接通。

王濤急忙簡練敘述了一番,哭訴委屈,化身弱勢一方,雖然在韓東面前他確實是弱勢群體。

章校長沉聲問道:「你得罪了韓東?」

「是啊,應該是這名字,章叔叔您也認識他?」王濤腦袋發懵,有點不妙的預感。

下一刻。

章校長悵然嘆了口氣,掛斷電話:「你自求多福吧。」

嘟!

掛斷之音回蕩在王濤耳邊,震耳欲聾似得,直到此刻,他終於感到了恐懼。

金錢,

也不能為所欲為?

武力,真能解決一切問題?

——

恩,總結一月份……約有四十二萬多的字數,假如最後一周沒有生病,或許能達到五十萬的更新量。

在此求一下訂閱。

每章都是花費三四個小時碼出來的,整整四十多萬字里沒有水過字數,捫心自問,對得起訂閱的起點幣,但近期成績大量下跌,是寫的不夠好嗎?還是更的太多了嗎?

拚命了,也累了,求起點正版訂閱。

假如喜歡看君臨,還請支持正版,這是君臨得以延續精彩的根本保證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臨星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