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臨星空 歷史穿越

君臨星空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將級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15日 10:43 [字數] 51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變了?」韓東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有些疑惑,看了眼默默念叨的焦凱鶯。

車外陽光,照在她的側臉上。

那養護較好的細緻臉頰,流露出了一股失望神色,幽幽嘆氣。

「是啊,變了。」

「網上有很多文章,點明了孕期的注意事項。其中老公表現最為重要的一條……當聽到懷孕的消息后,應該是什麼反應。」

她一邊失望輕嘆,一邊開車。

具體懷孕日期,焦凱鶯也不太清楚,但經過計算,差不多也就半個月左右。

可是。

上周自己開開心心的道出了喜訊,迎來的並非笑容與激動,而是尚樺的錯愕與皺眉。

而且在得知懷孕消息后,尚樺根本不與她過多接觸,含糊其辭的躲閃,緘口不言的沉默,甚至都不在家呆著,不知去了哪裡,不知去做了些什麼。

這一下。

韓東萬分驚詫:「他居然這樣?」

饒是韓東認為此事與自己無關,也情不自禁的搖頭,尚樺做的未免太過分了。

妻子懷孕,卻如此反應?

哪怕再怎麼不情願,沒做好準備,至少也要給出明確表態,絕不應該刻意冷淡的疏遠。

沉默片刻。

韓東追問道:「他去了哪裡?你沒追查過嗎?」

「不知道。」

焦凱鶯左轉方向盤,踩了一點剎車:「我對他太失望了。雖然他現在恢復正常,每天噓寒問暖。但越是這樣,我越覺得虛情假意,太虛偽了。」

韓東聞言,緩緩吸了口氣。

真是沒想到。

外表看似陽光溫和的尚樺,人品竟然這麼差。

嗡嗡。

車子飛馳,韓東望向白雲浮浮的天際,暗暗道:「虧我先前還覺得焦凱鶯有些無理取鬧,可尚樺做的太過分,焦凱鶯再怎麼生氣也都值得理解。」

他有些感慨。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因為有些時候的真相往往會讓人大吃一驚。

「不過。」

「在我的靈感內,尚樺卻對我具有善意。」韓東看了眼停在旁邊一起等紅綠燈的紅色寶馬車,心情難言。

對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都有善意。

那為什麼要對結婚數年的妻子,做出那般冷漠的行徑,難道其中有什麼隱情。

想到這裡,韓東吐了口氣。

隨著他的暗自沉思,焦凱鶯也轉移話題,浮出微笑,瞥了眼停在右側的紅色寶馬車,車窗開著,裡面坐著年紀輕輕的少男少女。

估摸著也就二十歲左右。

「唉。」

「還是你們學生好……韓東,你應該是在讀武術生吧?」焦凱鶯問了一句。

「恩,是的。」韓東點頭。

「那可真不錯。無論在讀武術生多麼強,皆不需參加邊界守衛的義務。」焦凱鶯讚歎了一句,隨後道:「不過你也要注意,武術生畢業季之時,強制性參加守衛義務。」

「死亡率極高。」

「只有百分之五六十的在讀武術生,能勉強撐過去,成為往屆武術生。」

她的聲音,蘊涵著告誡意味。

韓東靜靜聽著,等焦凱鶯說完后,才面帶感激道:「我曉得,謝焦姐提醒。」

武術生乃是比較特殊的群體。

正常而言,武術世界內的尋常武者境,每年必須參加為期三個月的邊界守衛義務。若是晉級武將境,更是務必立刻執行義務,巡防足足一年,然後再履行每年三個月的義務時間。

武術生則不同。

直到畢業以後,才需要承擔守衛義務。

嗡嗡。

車子繼續啟動,駛向礦山區域。

韓東並不過多擔憂,若是前往邊界守衛,單單以目前的武力便足可妥善應付,而等到四年後的畢業季,指不定自己會強成什麼樣。

……

時間點滴流逝。

車窗外不再是熱鬧喧囂的街道,沒有樓房,只有一家家泥石建造的小戶庭院,已經算是鄉鎮的郊區邊緣。

一座黑褐顏色的礦山,映入眼前。

嗡攏

車子停在礦山之外。

韓東下車觀察了一番礦山形狀……黑褐色礦山,宛若一片懸崖式階梯,齊整卻異常陡峭。

礦山入口,處於階梯中上位置。

韓東皺眉遠望,往前走了數步,暗暗皺眉:「這是什麼礦材?鐵礦似乎是這般顏色。」

另一側。

尚樺堆著滿臉笑意,急忙走到妻子焦凱鶯身旁,目光有著說不出的擔憂:「你就別進礦山了吧。」

「無妨。」

焦凱鶯瞥了眼尚樺,神情冷淡。

唉。

尚樺嘆了口氣,欲言卻止,抿了抿生澀嘴唇:「凱鶯,我上兩天有著不得已的苦衷……你看,難道我這些天的表現還不夠嗎。」

「不夠。」焦凱鶯搖頭。

「那怎麼才夠?」尚樺急忙問道,他臉龐似有滄桑之意,國字臉透露著自責與關切。

焦凱鶯合上車門,皺眉看了眼尚樺:「我們即將執行任務,這時候你還敢分心?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言罷。

她走向礦山入口。

尚樺留在原地,怔了一怔,垂首看了看自己的右掌,面色閃過一絲遲疑,不知在想些什麼。

呼呼。

似有白雲從南部天空漂蕩而至,流動一陣狂風,遮蓋熾烈陽光,礦山依然巍峨不動的立於眼前。

啪嗒。

四人站在入口前方。

韓東聲音低沉,開口道:「我們非要進入礦山內?萬一塌了,誰能逃得出來?」

「沒事,只要不是瞬間崩塌,我們武者有凝霧內力在身,足可逃出生天。而且這條通道的上方,只有十米厚的泥石層,質地相對比較鬆散。」那古銅色面容的青年男子王濤銘,淡淡笑著。

恩。

韓東暗暗頷首。

自己絕非尋常武者境……假如全力爆發呈液內力,哪怕遭遇山體崩塌的意外情況,也能避免掩埋。

「好,我沒問題了。」

韓東道了一句,看向焦凱鶯與尚樺夫妻二人。

他擔心,

這兩人可別在裡面發生什麼爭端,影響任務。

這時。

尚樺神情似乎有著愜意,開口道:「那我們就進去吧,儘快清殺鬼怪。說實話,若非凱鶯想執行任務,我都不想參加。」

「走吧。」

王濤銘嘴角扯了扯,直接走進入口。

他呼吸加重了一點,一馬當先的走在前方,然後是尚樺,其次是焦凱鶯,最後才是韓東。

如此順序,對韓東最為有利。

這是焦凱鶯的提議,畢竟韓東仍是一位在讀武術生,恐怕搏殺經驗太淺,她覺得理應照顧一下。

啪嗒。

啪嗒。

四人的落腳聲音,比較輕微。

偶爾有石子滾動的細小聲音,回蕩礦道之內。

古銅膚色的王濤銘走在最前面,低聲開口道:「這條礦道大約有三百餘米,盡頭便是中空區域,還有些器械擱在那裡。」

「工人們,我已經暫時休工。」

「我們直接走到盡頭,然後殺光潛藏在那裡的鬼怪,這次清殺任務就算完成。」

他的聲音很平淡。

聽不出警惕,也聽不出笑意,渲染一股閑庭信步的寫意感。

後方。

尚樺低哼一聲:「楊南鄉鎮比較發達,至少有三四位武者。你不找他們,反而在聯絡器上發布任務。估計鬼怪數量不再少數,哪有你說的那麼輕鬆。」

「呵呵,你說得對。」

王濤銘輕聲道了一句。

他走在最前方,誰也看不清王濤銘的臉色……一行四人,索性不再多言,安安靜靜的走向盡頭。

這條礦道,談不上狹窄,可也絕對不算寬闊。

「唔。」

韓東試著雙臂伸平,差不多可以夠到兩側的礦道牆壁,顯然兩人並排同行,比較困難。

嘩啦。

他指尖碰到礦石牆壁,碰掉了一些片狀岩石,砸在礦道里,發出嘁哩喀喳的聲音,碎的徹底。

「咦?」

韓東瞥了眼礦道牆壁,有點困惑。

或許用重物鑿擊,才能令碎成這般的岩石,勉強附合在牆壁上。

啪嗒。

啪嗒。

前面三人繼續走著,韓東搖搖腦袋,也沒太在意,全力催動己身的靈感,感應周圍的森森寒意。

可卻感應不到。

此處礦石太多,擾亂靈感。

「不過。」

「雖然靈感範圍大大縮減,但也約有一百米,完全足夠。」韓東眼底閃過警惕之色。

這些日子,韓東也接過兩三個任務。

經過上次的白狐妖魔事件,他每次執行任務皆是萬分謹慎,防止再出現類似情況,堪稱小心到了極點。

一百米…

兩百米……

三百米………

直到此刻,韓東的靈感範圍之內,終於感應到了一些相對孱弱的鬼怪,大概有十多隻。這些森森惡意相對不強,估計只是尋常鬼怪。

「呼。」

韓東吐了口氣,嘴角勾勒笑意。

趁著混戰之時,注意隱蔽程度,倒可以試試呈液內力的威力。雖然對他而言,無論之前還是現在,尋常鬼怪皆是一拳即可擊潰。

王濤銘打開盡頭的鐵門,沖了出去。

與此同時,尚樺與焦凱鶯也如同閃電般的射了出去,這是一片約有三百平米的施工廣場,最上方掛著探照燈,光線昏暗。

而在廣場中央,遊盪著十數只鬼怪。

嘶嘶嘶!

它們渾身冒著慘綠幽光,彷彿未可知的巨型螢火蟲,當察覺到有人類步入此地,登時連連嘶鳴,撲殺而來。

咚!

韓東最後走出礦道,掃了眼地面平整的內部施工廣場,一步竄出二十餘米,左拳嘯嘯作風,直接轟向一隻鬼怪。

嘶!!

那鬼怪渾身彌散慘綠光芒,似在驚恐。

轟隆!

簡簡單單的一記右拳,既砸也轟,拳面所過之處產生風壓,猶如迎風破浪的巨輪,打的空氣散亂,打的風聲入耳,摧枯拉朽的打炸了這隻慘綠幽影。

沒有嘶鳴,也無任何抗衡。

這隻鬼怪,瞬間便是崩塌潰散,化作星星點點的淡化幽芒。

「呵。」

「這麼弱的鬼怪,不如死。」韓東臉色凜冽,右腳轉動一步,左掌似握似松,猶如巨大無比的重鎚,再次當空劈下。

一拳,就該殺一鬼。

嗤啦!

空氣如若絲綢,彷彿撕裂。

這般沉重的拳頭,若是落在礦道上,甚至能轟塌那條狹窄礦道,蘊涵無與倫比的狂暴勁道,劈的讓人感到狂風撲面,劈的空氣皆在流動成風。

蓬!!

一聲軟綿綿的聲音,驀然響起——第二隻鬼怪,當場斃命。

轟隆!

韓東猶如疾馳的重型卡車,身軀再次轉動,正待撲向前方,眼角餘光卻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王濤銘……他垂著腦袋,一動不動,再加上探照燈如此昏暗,根本看不清臉色。

唰啦!

右腳肌肉緊繃,踏在地上。

一條顯眼至極的鴻溝,兩側泥石翻飛,顯露於地面之上。

「王濤銘1

韓東扭頭看了過去,喝問道:「你在作甚?」

下一刻。

古銅色面容的王濤銘,抬起臉龐,竟然熱淚盈眶,滿臉慚愧的向後暴退到了施工廣場的邊緣:「對不起,對不起1

什麼玩意兒?

韓東心裡一緊,明白這裡面有問題。

但究竟能是什麼問題?這座礦山即將崩塌?不會的,假如真的有崩塌傾向,王濤銘也不可能踏入此處。

況且。

附體說法也不可能。

執行任務之前,在酒店裡的商談可不只是相互溝通細節,也是確認在座武者有沒有附體之人。

「既然想不清楚——」

「那你就給我過來解釋清楚1韓東眼底閃過鋒利之色,右腳划動泥石地面,處變不驚,欲要暴射向王濤銘。

正當此時。

嘶!!!

伴隨一聲幽怨無情、冷漠無緒的殘忍嘶鳴,有一團翻騰不息的黑霧鬼怪,自施工廣場的最上方,直接撲殺焦凱鶯!

全場瀰漫震怖,時間猶如定格。

黑霧露出雙目,渲染血紅暴戾。

「這,這是……」

焦凱鶯橫推拍掌,擊退兩隻慘綠幽影,驚駭欲絕的望向上方:「將!級!鬼!怪1

細膩容顏,寫滿了深沉絕望。

將級鬼怪,可輕易橫掃任何武者境,除非入化層次的術,亦或者呈液內力才有作用。

難道,

這是要死了么?

生死危急的驟然降臨,讓焦凱鶯心沉海底,再也沒了任何念想,眼睜睜看著黑霧越來越近。

然而。

沒等韓東出手,另一道身影爆發了。

「滾!!1尚樺狂吼一聲,渾身上下湛耀光芒,這是堪比上方探照燈的光芒,瞬間撞上了這團黑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臨星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