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 武俠仙俠

大明春色

第六百零四章 憂國憂民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15日 00:17 [字數] 37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酉時下旨之前,朱高煦又召見了一個人:禮部侍郎胡。

胡自斜廊入內覲見,叩拜祝萬壽無疆。朱高煦一邊書寫著字,一邊抬起頭說道:「起來。」

朱高煦寫完了手裡的東西,猶自看了一眼,心道:這手字真不錯,不得不自誇一下。他利索地放下毛筆,將字跡未乾的紙遞給旁邊的曹福。

「胡侍郎,你拿著這聖旨,自個去禮部找蹇義,讓他給你辦任命狀等手續,從即日起,你做禮部左尚書、掌著禮部。」朱高煦不忘細心地提醒,「墨汁還沒幹,別弄花了。」

胡愣了一下,站在那裡有稍許時間沒反應過來。等曹福把聖旨送到他面前了,他才回過神來,忙再次跪伏在地,叩首道:「臣何德何能……聖上垂愛,臣叩謝皇恩1

胡表現得如此驚詫,可能是因為他還沒適應新皇的風格。每個人的性格都不一樣,朱高煦與前面幾任皇帝相比、當然辦事風格有差別。胡或許沒料到、朱高煦辦事會如此痛快。

朱高煦看了他一眼道:「平身。」

胡又是一陣感恩戴德,小心翼翼地從地板上爬了起來。

東暖閣里沒有外人,朱高煦便又徑直說道:「朕在『伐罪之役』期間,麾下多武將、少文官。如今伐罪討逆功成,治國不能只靠武將;所以,只消不是廢太子之黨羽首惡、你們的位置不會被取代的。」

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答覆,只道:「是,是。」

此時皇帝、大臣說話,很多時候都不會說在明面,得有言下之意讓人猜;朱高煦卻不一樣,直接就說出來,倒也省事了。

朱高煦也不想和胡說太多不相干的話,他馬上又開口問道:「胡部堂,你在禮部當官好幾年了,在國子監、直隸各縣學應該有很多士子稱你為老師罷?」

胡沉吟片刻,神情凝重地作揖道:「臣雖為人師,聖上卻是臣等之師。」

朱高煦點點頭道:「朕聽人說,建文朝兵部尚書齊泰、是不主張建文君臣削藩的。『靖難之役』時期,齊泰也多次出言勸誡。朕覺得他被定為奸臣,好像有點冤枉。」

胡的眉頭已經緊皺起來,神色非常嚴肅。或許他已領教了新皇辦大事、也是十分輕巧痛快的作風,此時已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果然胡沉喃喃道:「聖上所言極是,可是太宗皇帝『靖難』之時,齊泰的名字是上了檄文的。太宗皇帝名正言順……」

朱高煦聽出了胡的言下之意,立刻毫不顧忌地打斷胡的話,「朕不會給建文君臣翻案的。只說齊泰一個人冤枉,他其實在『靖難之役』時期,心是向著靖難軍的。你找人寫點文章,幫他平冤,辦得到嗎?」

胡想了一會兒,忙拜道:「臣領旨……辦得到1

朱高煦點頭道:「很好。胡部堂叫你那些門生寫文章,從氣節上、道德上、大義上,徹底給齊泰平反;把他寫成一個道德高尚、忠孝兩全、德才兼備、憂國憂民、大公無私的人!就算他做過啥不好的事、對『靖難之役』不利的事,你們也要著重寫他的苦衷、心是為國為民的,最多算是辦法不好。」

胡的臉有點紅,但還是斬釘截鐵地下定決心道:「臣必不負聖上重託1

「朕是個講信用的人。」朱高煦隨口道。

胡對這句話有點困惑,但沒有多問。

朱高煦這句話說出來、確實不合時宜。因為他是指在巫山桃源之時、許諾過齊泰的事;而這些事,胡顯然毫不知情,他也不可能理解朱高煦的意思。

朱高煦輕輕抬起手一揮,胡便作揖告退。

今日比較重要的事,都辦完了;朱高煦自問辦事還比較效率。但是御案上擺著的奏章,仍舊沒有批閱完,最近幾天的奏章特別多。

他瞧著那些奏章,忍不住開始尋思、想改革批閱奏章的制度。

別的革新,他現在不能急著做。但是批閱奏章的法子,並不涉及國策大政的定論,改一下應該問題不大。

大明朝從洪武年間之後、便沒有宰相了。太祖皇帝的精力特別好,七十多歲的時候每天還親自批閱奏章;而太宗皇帝,便沒有太祖那麼好的精神了。太宗的法子、是把日常批閱奏章的差事拿給太子做,然後派人監督太子,再定期檢查太子處理的政務。

朱高煦也沒有太祖皇帝那麼好的精神,他連太子也還沒有。他相當不習慣、成天在這裡處理政務。

因為朱高煦做藩王的時候,藩王府的那點政務根本不重要、地方上還有官員在操持諸事,他早就習慣幾乎不管政務的逍遙日子了。

只不過現在不能再那麼幹了,大明江山已是他的,當甩手掌柜必定不行;何況萬一被人從皇位上干下來,下場之凄慘可想而知。

朱高煦準備多想一下,望著那堆奏章怔怔出神了許久。

……

最近這些天,家眷全被逮進詔獄的人,只有袁珙、譚清、楊榮三家。別的「首惡」只是其本人進了詔獄,別的家眷都被看守在家中,等著三法司確定罪刑。

反倒是那些人家鄉的宗族、親朋,更倒霉!大理寺快馬送去公文,叫地方州縣官員看住那些親戚、不准他們出遠門;但地方官生怕走脫了罪人,徑直把人抓了關進了牢里看管。那些被牽連的人,毫無準備便吃了牢飯。

但凡與東宮黨羽有點關係的人,都是人心惶惶不得安生。耿浩也是其中之一。

在此之前,耿浩一直以為、明媒正娶的「袁氏」是太常寺卿袁珙的宗親。因此聽說袁珙涉嫌弒君大罪,錦衣衛在抓他的家眷親朋好友時,耿浩便嚇了個半死,因為他算是袁珙的親戚了;於是他趕緊隻身跑出了家門避禍!

可是京師最近還在戒嚴,城門查得很緊,耿浩便只能逃到一家客棧里、先躲一陣子再說。

耿浩出門的時候帶著一馬匹、一點錢。不料他在客棧住了才兩天,馬竟然被人從馬廄偷走了!錢袋也不知被誰摸走了!

他又怕又氣,在一座廟子外面的屋檐下住了一夜。結果他根本不想吃那個苦頭!只待了一天一夜,他便又冷又餓又怕,甚至還覺得廟子有鬼。

耿浩只能硬著頭皮回家。門子認出了他,急忙讓他進了大門。耿浩便垂頭喪氣地往內宅里走,想先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吃頓熱飯。

不料他剛走進去,忽然看見一個赤著上身的後生、從他的房間里跳了出來!那後生懷裡抱著衣裳,撒腿就跑。

「你娘的1耿浩愣了一下之後馬上明白咋回事了!他大罵一聲,便往前追。這時他的娘子「袁氏」漲紅了臉,只穿了一件紅艷的肚兜奔了出來,竟然拽住了耿浩。

耿浩見那後生正在爬圍牆、半天也沒爬上去,耿浩一邊想掙脫袁氏,一邊大罵:「老子要殺了他!你還護著他?」

袁氏一邊焦急地看那蠢得爬牆都找不到法子的後生,一邊求道:「是我引誘他的,你放了他罷。他也是個可憐人。」

耿浩怒極攻心,哪裡管袁氏的求情?他用力掙扎,不料一個婦人動起真格來、力氣也非常大,耿浩半天沒掙脫死死抓住他的手。

這時那爬牆的後生,終於找到了幾塊廢磚墊腳,往上一蹦、抓住牆頭翻出去了。

待耿浩終於掙脫了袁氏,衝到後門,打開房門出去時,哪裡還能見得那後生的蹤影?

耿浩回到房間里,看到裡面竟然放著歡樂椅、銅鈴、畫紙、丹青等物,那畫紙上面、居然還有一副讓人不齒的畫!而袁氏正一臉羞意,在悉悉索索地穿衣裳。

「天吶1耿浩大喊一聲,拿雙手抓扯著自己的胸襟,很快就把胸膛都抓爛了。他滿面淚痕,又氣又怒道:「我耿浩侯爵之後,誠心實意明媒正娶你!你竟然這樣對我,真乃奇恥大辱1

袁氏道:「你自己丟下家眷,倉皇跑了!我怎麼知道你啥時候回來?敢情我要守活寡一輩子嗎?」

耿浩哭道:「我才走幾天?你那麼快能勾搭上那小廝,必是之前搭上線了。」

袁氏沒有吭聲。耿浩見狀心道:果然沒有猜錯!

耿浩道:「通姦是甚麼罪?老子這就去報官,讓你們姦夫淫婦吃不完兜著走1

袁氏嚇著了,忙服軟道:「妾身知道夫君待我好,妾身知錯了。夫君饒我一回罷,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先坐下來消消氣。」

耿浩折騰了一陣也累了,氣呼呼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來,皺眉想著甚麼。

袁氏一邊給他捶腿,一邊道:「以前,妾身以為自己是不在意那事兒的,直到成婚之後,才覺得不是那麼回事。夫君實在不如更年輕的後生……」

「啥?1耿浩再次暴怒。

袁氏急忙道歉,又道:「夫君娶我之時,便知我並非清白之身,你說過原諒我的。這件事過去、就讓它過去罷,我發誓再也不做這等事了1

耿浩著實是打心眼裡喜歡袁氏這種婦人,打扮精緻、不青澀頗有風情。但是他一看到那個畫架子,頓時想到那小廝手裡可能還有妻子的畫像、每天欣賞著,心裡便惱怒不已。

「我耿浩絕不原諒,你這等忘恩負義的婦人1耿浩罵道,終於無法釋懷。

……耿浩難以釋懷,他抱著「反正都要被誅連」的心情,跑去應天府報了官。應天府的判官很快查出,耿浩那妻子不姓袁、而是袁珙府上的家妓;判官立刻知會了錦衣衛。

因為袁珙的罪太大了,凡是與他有關的人,都不能輕易放過!

錦衣衛本來根本不知道、原來袁珙還有個家妓在耿家;這時錦衣衛便立刻派人過來,把耿浩夫婦一起抓進了詔獄。

而那個小廝原來是個讀書士子,也很快被查出來。但錦衣衛不管這事兒,應天府只好抓了那小廝,給這個正在走科舉道路的士子、先寫上一筆「作姦犯科」再說;並削去他的一切功名、終身不得科舉!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大明春色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