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神直播間 歷史穿越

歌神直播間

第三百四十九章 轉機

[更新時間]2017年 10月06日 06:26 [字數] 52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怎麼了?」聽到鍾晉鼎說吳良近況不妙,鍾永溯心裡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也不知道是喜是憂,不過卻很快開口追問道。

「唉~」鍾晉鼎嘆了口氣,接著便把吳良最近一連串的事說了出來。

聽到吳良被政府的高官下令封殺,鍾老爺子也吃了一驚,著急地問鍾晉鼎:「你說的是真么的嗎,他現在情況這麼糟糕?」

「是。」鍾晉鼎挺同情地說道:「其實吳先生唱歌挺好聽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得罪了上頭的人,結果現在鬧得……唉1

「哼,他唱歌哪裡好聽了?」鍾永溯突然說道。

「閉嘴1鍾老爺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回了鍾晉鼎身上,問到:「他現在是被正式的封殺嗎?」

「不是的。」鍾晉鼎回答道:「聽說他在總政那邊也有挂名,所以那些人沒辦法正式封殺他,他們現在使的是陰招,在私底下封殺他,可並沒有得到官方的承認。」

「哦。」鍾老爺子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我想……」他說道:「阿良在米國那邊,幫了我們不少忙,這次我們應該幫幫他。」

鍾晉鼎訝異的轉過頭來,問到:「怎麼幫?」

鍾老爺子想了想,說道:「上次他在我們那邊開的那場演唱會,你不是有錄像嗎?你把這段錄像放到網上,幫他造一造聲勢。」

「大伯……」鍾晉鼎遲疑了一下,皺著眉頭說道:「聽說他這次得罪的,可是中/宣部的人……」

「中/宣部的人又怎麼了?」鍾老爺子脾氣上來了,不喜地大聲說道:「我們和中/宣部又不用打交道,聽我的,把那段錄像放到網上,我倒,中/宣部是不是就可以顛倒黑白,冤枉好人1

「是。」鍾晉鼎點了點頭,沒有再勸解。

倒是一直走在最後的鐘永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從鍾老爺子呵斥他閉嘴之後,他的眼神就一直在游移,嘴角也慢慢浮現出一抹笑意。

……

吳良的直播間里。

自從被彭建私下裡下達「江湖封殺令」之後,吳良的通告越來越少,這才沒過多久,他就已經回到了當初才開始直播時的狀態。

除了直播間里的人數與當時不可同日而語之外,他的其他活動、演出,都幾乎出於停滯狀態。

不過直播間里的觀眾們倒是挺高興的,因為這樣一來,吳良就再也沒有借口三天兩頭停掉直播了,他們終於可以像以前一樣,安安靜靜的在直播間里聽他唱歌。

這時吳良剛剛演唱完一首歌。

突然一個觀眾打字道:我靠,怎麼回事,主播什麼時候開演唱會了?

「什麼演唱會?」一群吃瓜群眾耳朵立刻豎了起來。

「快去網上看,有一段主播開演唱會的視頻被放出來了1那觀眾大驚小怪的叫到。

「咦,主播有開過演唱會嗎?」很多人都很吃驚,因為他們從來沒聽吳良說起過。

不過吳良倒是在微微一愣之後,很快反應過來。

演唱會?莫不是他在米國搞得那個「茶話會」?

可他什麼時候被錄了像?他怎麼不知道?

吳良跟觀眾們一樣好奇,於是暫時切換出直播間,點開了那個觀眾說的論壇。

果然,一段名為「吳良舊金山演唱會視頻」的錄像被人放了出來,而且瞬間就被論壇管理員加精、置頂。

人數一開始只有幾十個,可吳良剛刷新了一下網頁,立刻變成了幾千。

他點進去,發現這段視頻錄得還挺清晰,並不像是手機拍下來的那種,反而像是專業的攝像機拍下來的,至少也得是dv的像素。

難道是鍾老爺子他們找人拍的?

吳良心裡有些疑惑,同時也搞不明白,這段錄像是誰放到網上的?

難道這傢伙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近況,基本上已經快要在娛樂圈混不下去了嗎?

不過不管是誰,那傢伙在錄像後面的一段留言,倒是讓吳良挺感動的。

留言這麼寫著:一個能唱出《我的華國心》的歌手,卻成為媒體口中的毒瘤,成為某些人打壓的對象,華語娛樂圈,到底是怎麼了?

這明顯就是在為他叫屈啊!

此時的吳良,任何一個支持對他來說都是暖心的,所以他對這位上傳視頻的人,頓時充滿了好感。

說不得他要打電話到鍾老爺子那裡去問問,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這樣默默地幫他。

不過在他打電話之前,他的直播間里再次爆炸了。

「我次奧,主播居然還在米國開了演唱會?」

「厲害了我的主播,聽得我熱血澎湃,愛國熱情高漲啊1

「大愛《龍的傳人》,能把說唱和愛國結合起來,除了我主播還有誰?」

「兄弟,那是嘻哈搖滾……」

「能把搖滾和愛國結合起來,除了我主播還有誰?」

「更愛《我的華國心》,聽完之後心潮澎湃,久久不能自已1

「雖然音樂聽起來很老,但真的很好聽,我就不明白了,這樣的歌,居然上不了春晚?」

「這裡面任何一首歌,都比春晚那些垃圾歌曲好一百倍好嗎?」

「大兄弟,冷靜!別忘了春晚上面還有主播的三首歌呢……」

「唱的人都是垃圾,簡直白瞎了主播的歌1

「春晚出了名的垃圾,真不明白你們還有什麼可討論的?」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注意到劉天王也出現在錄像里了嗎?」

「大愛《華國人》,劉天王唱得真好,主播寫的也好1

「我感覺這場演唱會簡直就像是一堂愛國教育的大課呀1

「強烈建議學校別講什麼思想政治了,直接放演唱會的錄像吧1

「這個主意好,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逃學了1

「突然感覺思想境界得到了升華,我是不是要成仙了?」

「你快要渡劫了1

「一群白痴,給你們提個醒,趕快下載,不然視頻分分鐘被刪除1

「誰敢1

「哼,中/宣部彭部長說他敢,怎麼,你有意見?」

「呃……」

「垃圾彭,老子才不怕他,有種來抓我呀1

「就是,我一平頭老百姓,我又沒犯法,我才不信他敢來抓我呢1

「有種就把我們都抓起來,我就不信了,這個國家一點兒王法都沒有了嗎?」

「噓,小聲點兒,垃圾彭的走狗們正在監視著大家呢。」

「誰?誰是走狗?站出來,老子不打的尼瑪都不認識你1

「淦死走狗,垃圾彭滾蛋1

「垃圾彭滾蛋+11

……

網友們的支持讓吳良很感動,但他卻知道,這對於大局並沒有什麼幫助。

他的眼神透過屏幕,望向了未知的前途,他現在越來越迷茫,也不知道自己的歌神之路,到底還有沒有機會去實現了。

與此同時,在長安城郊外的某幢小別墅內。

「爺爺,吃飯了。」一個少婦端著碗熱氣騰騰的湯,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不吃1老人氣呼呼地看著電視,電視里的畫面在不停晃動,但他的眼神卻完全沒有聚焦於此,而是正耷拉著眼皮一副氣悶的樣子。

「怎麼了,還在想那個吳良的事?」少婦走到老人面前,笑吟吟地坐下來,挽著他的胳膊。

「唉1老人嘆了口氣,失落地說道:「你說,現在這個世道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好人不長命,壞人卻總能活千年?」

「爺爺。」少婦甜甜一笑,安撫他到:「你要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那什麼時候才到?」老人賭氣地問到。

「誰知道呢?」少婦嬌俏一笑,鬆手到:「說不定您吃完飯,馬上就到了,來吧,不管多生氣,您的身體要緊,先把飯吃了,啊?」

「吃不下1老人鬱悶地說道:「一想到那群小人,我心裡就不舒服,我現在什麼都吃不下。」

「……」少婦把手中的筷子放到了桌上,一臉無奈地看向老人。

就在這時,桌子上的手機突然嗡嗡地響了起來。

「爺爺,是祁叔叔。」少婦看了一眼手機來電,對老人說道。

「他還打過來幹嘛?不接1老人扭過頭,像孩子一樣在賭氣。

少婦苦笑著搖搖頭,伸手將桌上的手機拿了起來。

「喂,祁叔叔。」她甜甜的說道。

「爺爺,他正在生氣呢,不想接你電話。」她捂著嘴笑到。

「重要的事?什麼重要的事?」

「爺爺,祁叔叔說有很重要的事找你。」少婦把電話遞到老人耳邊,還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人總算結果了電話,語氣生硬地對著電話說道:「我老頭子屁大點兒事兒都辦不了,你還來找我幹嘛?」

「老師……」電話里傳來祁毅恆哭笑不得的聲音,討饒道:「您還在為那個吳良的事生氣呀?唉,您應該明白,我們也很難做啊,對不對?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您還要我怎麼樣?」

「你堂堂中/宣部的副部長,我敢要你怎麼樣?」老人發泄似的說道:「你們中/宣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肆意妄為,我這個糟老頭子,哪裡還敢說些什麼?」

「老師1祁毅恆加重了音量,嚴肅地說道:「我知道那個彭建沒給您面子,讓您很生氣,可是他後台太硬,我們誰也動不了,我們也是沒辦法呀!好了,我今天找您,不是為了談他的事,我是真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您商量。」

「什麼事?」老人不冷不熱的問到。

他雖然有脾氣,但終究是個識大局的人,知道祁毅恆不會無緣無故來找他。

祁毅恆抹了把汗,心想總算是把彭建的事給糊弄過去了,然後這才定定神說道:「是這樣的,3月份泥轟首相訪華,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一個代表團,其中有不少泥轟國音樂界的人士,我們這邊需要安排相關的工作人員去接待……」

「你們中/宣部,什麼時候干起接待外賓的工作了?」老人疑惑的問到。

「咳,您聽我說完。」祁毅恆繼續說道:「其實是外交部那邊找到我,他們知道您是我老師,想請您出面,跟那些泥轟的音樂界人士交流一下,聽說這次帶隊的,正是您的老對手,山木秀夫。」

「咦,那個老東西也來了?」老人臉色總算好了一點兒,眼中閃過一道感興趣的神采。

不過突然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激動地問到:「那個老東西這次過來,想幹什麼?」

「聽說泥轟首相這次訪華的目的,主要是為了雙方經濟和文化上的交流,其中音樂市場方面,他們也有意在華國進行開拓,所以這次來的,有很多泥轟國音樂行業的企業家,我估計,他們是想打開華國市常」祁毅恆根據自己所知道的回答道。

「打開華國市場?哼,我們自己都還一團亂麻呢。」老人聞言煩躁的念叨了兩句。

不過他眼中,那道光芒還沒消失。

「我不想去。」他施施然對祁毅恆說道:「最近天氣太冷,我身體不好,懶得去跟那群政客瞎扯。不過……我可以介紹個人給你們,有他在,你們肯定不會吃虧的。」

祁毅恆那邊沉默了一下,他似乎已經猜到了老人的心思,隔了好一會兒,才苦笑著說道:「老師,您這是怎麼了,那個姓吳的,就真的這麼值得您維護嗎?」

「你懂個屁1老人的小心思被揭穿,頗有些惱羞成怒的感覺,氣惱地罵道:「我這是在維護他嗎?我是在給咱們華國音樂人留個種!你們這群政客,整天只知道爭權奪利,什麼時候關心過國家的安危和老百姓的需求?再讓你們這麼胡搞瞎搞搞下去,我看啊,咱們整個華國音樂圈就要死透了1

老人雖然已經80高齡,但這一發起威來,依然有如老虎一般,那祁毅恆在電話另一頭耳膜都差點沒被震破,無奈地把電話拿到離耳朵遠遠的地方,即便如此,依然能聽到話筒里傳來的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等到老人徹底發泄過後,他才無奈地把話筒湊了回來,嘆了口氣道:「老師,現在的情況您也知道,我這樣做,那就等於是在跟姓漚,您可不能這樣坑我呀1

「我坑你?我才懶得坑你呢1老人不屑地說道:「你不是說了嗎,這次是外交部找到了你頭上,大不了你把鍋甩給他們,這種事,難道還要我教你?」

「我……」祁毅恆怔了怔,他沒想到,一向正直的秦瀾秦老爺子,居然也會給他出這樣的餿主意。

不過他也從老爺子的這番話,知道了他堅決要維護那個吳良的心思。

他這是破釜沉舟,不達目的不罷休啊!

想到這裡,祁毅恆也不免頭痛了,他那個老師的脾氣,他可是一清二楚,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他還有得拒絕嗎?

「行,我試試吧。」他最終也只好嘆了口氣,對老人說道:「可是外交部那邊同不同意,我可不敢打包票,老師,關鍵時刻,您還得頂上啊1

「我頂個屁1老人暴躁的說道:「我這把老骨頭,再頂就散架了!告訴他們,如果不用吳良,那我這個老頭子也不會去,我生病了,病得很重,馬上就要死了1

「老師……」祁毅恆哭笑不得,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拚命地撓著頭。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歌神直播間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