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鎮八荒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永鎮八荒 > 第六百六十六章:出發嘍

永鎮八荒

第六百六十六章:出發嘍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15日 03:50 [字數] 55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階戰團巨鹿戰團的校尉是一個豹首環眼的中年大漢,半步金丹的修為,渾身煞氣,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傢伙不是好人。】

「校尉,我們要不要找曉天戰團和幽光戰團聯絡一下?」一名似乎是副手的巨鹿武者小聲對中年大漢說道。

中年大漢擺了擺手,很隨意地說,「我蘇二什麼身份?能跟他們這群渣渣聯絡?」

這名疑似副手的武者很是無語,他很想撬開自己校尉的腦袋,問問他到底哪來的自信?呵呵,幽光戰團好歹也是句彰城麾下中階戰團中排在前列的戰團,而曉天戰團更是了不得,是蠻荒一等一的精銳,雖說這次來的只是曉天戰團中階戰團,但好歹……

還好歹個屁!排名第五的戰團傾盡全力打造的中階戰團,這本身就是bug級別的存在,這樣的戰團都是渣渣。

我的校尉,你對渣渣這兩個字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但這名疑似副手最終還是壓制了自己心中的洪荒之力,他對自己這名校尉實在太過了解,畢竟這名校尉在星河府可是赫赫有名的主。

注意,這個赫赫有名在這可不是褒義詞,而是貶義詞,充其量算中性詞。蘇二其實並不算是那種靠邊站的旁系,他是十足的嫡脈,至於一個堂堂嫡脈,為何流落到巨鹿戰團這樣的旁系戰團,那就是一個綿長的故事了。

好吧,簡單點說,就是這傢伙太能操了,惹事的能力比木森強一萬倍,逮誰懟誰。結果最後把自己懟到了旁系戰團,簡直了簡直。

「蘇宇,你去帶隊伍去營地,我去轉轉。」蘇二拍了拍蘇宇的肩膀說道。

蘇宇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這個校尉就是一個憨貨,自詡俠義,常常路見不平一聲吼,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廬山升龍霸。還記得當時一個主脈長老之子強買一名散修的靈物,散修不願,他直接動手明搶。

這件事被蘇二遇到,二話不說,逮住那個長老之子就是一陣狂揍,最後還把這名長老之子的靈石全部搶光,並留下一句很囂張的話,搶人者,人恆搶之。

蘇二這個逼裝的是很圓潤,但回到星河府就被這個長老找理由報復,被扣除了大量的修行資源。但蘇二依舊死性不改,當他又遇到一名長老之子欺行霸市的時候,他那無法壓制的俠義之心再次爆棚。

打人一時爽,打完火葬常

蘇二雖然沒進火葬場,但卻被從主脈身份一腳踢到了由旁系組成的戰團。不過來到旁系戰團后,他的性子也沒有收斂。最猖狂的一次,是他帶著巨鹿戰團去群毆一支主脈精銳戰團小隊,把這支精銳小隊打的是全身**。

沒錯,全身**,把這支小隊干趴后,他下令把他們的衣服全部扒光,以懲罰他們欺凌弱小的行為。

這一戰蘇二徹底成名!

這個成名褒義成分居多。因為當時他剛接手巨鹿戰團,那時巨鹿戰團就是一支散兵游勇,整體戰鬥力連『渣』這個詞都配不上。但在他的一番調教下,僅僅不到一周的時間,就如同脫胎換骨般,吊打主脈精銳戰團小隊更是摧枯拉朽,叼到炸裂天際。

他扒光精銳戰團小隊衣服這件事情鬧得很大,直接捅到了星河府高層。但奇怪的是這次星河府高層並沒有降下什麼懲罰,而是選擇了沉默。

本來蘇二已經打算接受懲罰,但一看高層沒有動靜,他就徹底放飛了自我,從此更加肆無忌憚。當然這個肆無忌憚的前提是巨鹿戰團在他的率領下越來越爆炸,原本和巨鹿戰團戰鬥力差不多的旁系戰團徹底被甩下,連灰都吃不上。

再往後,一些主脈戰團也開始被巨鹿戰團拍死在沙灘上。巨鹿戰團很像是一匹脫了韁的哈士奇,在強大的路上越走越遠。而隨著巨鹿戰團的越來越強大,星河府內部找蘇二麻煩的人也越來越少。

在巨鹿戰團挑翻了幾個享譽盛名的主脈精銳戰團后,蘇二不管再做什麼出格的時候,都被高層輕輕掀過。

所以,夥計們,實力是存身立命最重要的東西。只要你有實力,不管你處於什麼樣的環境,都能快速風生水起。

這個實力飽含的方面很多,技能是實力,專業知識是實力,修為是實力,不要臉也是實力。總之,你得有一樣能拿得出手的東西。

蘇牧以前對蘇二從不假以辭色,但隨著巨鹿戰團的耀眼璀璨,蘇牧再見到蘇二的時候也得笑臉相迎。這次要找羽林衛的麻煩,蘇牧斟酌了很久,選中了蘇二的巨鹿戰團,因為在眾多星河府中階戰團中,巨鹿戰團絕對是最佳選項之一。

蘇牧備了一份大禮去找蘇二,要求他在元狩行動中把羽林衛揍成豬頭,當時他還有些忐忑,畢竟木森現在的名頭開始蠻荒皆知,並不是每個星河府子弟都想因為蘇牧的仇怨去和木森硬剛。

所以他的大禮真的是大禮,差不多掏空了他的家底。他先找的是蘇二,其他還有幾個備眩但沒想到蘇二見到禮物后,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還諮詢蘇牧是打成哪種豬頭,是膨脹一點,還是緊緻一點。

聽到蘇,蘇牧當時就很開心,當場就表示等這次事畢,還要重謝。

其實蘇牧不知道的是,在蘇牧走後,蘇二就喝著茶翹著二郎腿罵蘇牧傻子,他又不傻,現在木祭酒深井冰的名聲整個蠻荒誰不知曉,讓自己去無緣無故找羽林衛的麻煩,嘿嘿,自己就這麼好騙?

事實證明,把別人當成傻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傻子。

這次元狩行動,蘇二的確想去會會羽林衛,但這個會會就是簡單的會會,不帶絲毫恩怨。都是出來混江湖的,以武會友不是很正常嘛。到時候肯定不能下狠手,但正常的切磋就夠了,到時候蘇牧找他的時候,他也有話說。

我們的確找羽林衛的麻煩了,但這不是技不如人呢。

嗯,這個解釋很好,很強勢。

……

相對於蘇二的花花腸子,幽光戰團校尉白三就純潔的像一朵小白花,他在擔任幽光戰團的校尉前,是白彥的貼身護衛。現在他的前主子下令,他肯定奮勇爭先,他已經暗自下定決心把狗屁的羽林衛打成狗屁。

「校尉,我們要不要去跟曉天戰團和巨鹿戰團通通氣?」幽光戰團的副手,一名銅鈴眼睛巨漢低聲說道。

幽光校尉白三皺了皺眉,「我們是句彰城麾下,哼哼,句彰城作為人族主城三大王城之一,什麼時候輪到低聲下氣地去和別人通氣?」

副手糾結了一下,然後說道,「可公子那……」

白三不以為然,「公子什麼脾氣我知道,他只是要羽林衛出醜,並不希望憑空低星河府和曉天戰團一頭,見按照我說的辦,想去找營地1

見白三說的如此篤定,副手也不再多說。老大說什麼就是什麼,尤其是老大做了決定以後。

嗯,知識點。

……

看著呼嘯而去的巨鹿戰團和幽光戰團,柳子誠心中有一萬句mmp想要說,他懷疑自己結了個假盟。特么這不是逗嗎?說好的三家結盟,結果其中兩家就像是失憶一樣,連聲招呼都不打。

「少將軍……」一名和普通曉天士兵完全不一樣的士兵站在柳子誠的身後輕聲道。這名曉天士兵的修為和柳子誠一樣都是開光巔峰,但他身上所散發的氣勢就像是山嶽凝實,又如星辰古。如果李懷若在這,他肯定熟,能散發出如此氣勢,說明他很可能是由高層次斬落修為而至,雖然修為被斬落,但他的戰鬥意識,靈力混凝程度都還在,所以要武者難纏很多。

至於李懷若為什麼知道?

很簡單,被他爺壓低修為揍多了。斬落修為和壓低修為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般都惹不起,惹不起啊!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柳子誠皺眉道,「可能是他們忘記了吧?」

這名明顯是斬落修為的曉天武者無語地看著自家少將軍,他們是不是忘了,你難道真的沒有一點逼數嗎?這明顯是特么不甩我們好吧……

被這名曉天士兵看了一會,柳子誠臉上驀地流露出一抹惱怒,「倫哥,做好你的事就成1

這名被柳子誠稱作倫哥的曉天士兵聞言面色一冷,不再說話。

見此,柳子誠心中忽有忐忑,這名曉天士兵叫李倫,是曉天戰團奉天營士兵。奉天營是曉天戰團的精銳戰營,享受著最好的資源和待遇。由他父親親自統領,他就算是少將軍,也無權調動奉天營。

這次他丟了曉天戰團的臉,他父親非常生氣,為了保證這次能一腳踩死羽林衛,就直接從奉天營調了兩名士兵前來幫助他。兩名奉天士兵一名就是這個李倫,另一個是一直沒有說話的趙照。

不管李倫和趙照原本境界都是元嬰,為了參加中階戰團的比賽直接斬落修為,降至半步金丹。他們的存在就像是保險,除了充當尖端戰力外,還擔任顧問的角色。畢竟奉天營士兵可不單單是士兵,他們個人武力,兵法韜略,就是一等一,帥到爆炸。

所以現在柳子誠很擔心李倫會在戰鬥中撂挑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還真有些心切。及時,他現在麾下的士兵修為全部在開光巔峰極其以上。

自從上次從青陽城折戟沉沙而歸后,雖然他發下宏誓,要把木森還有他的羽林衛虐成狗,按在地上使盡摩擦。但在即將再一次碰上的時候,他卻忽然有點慫。他覺得憑藉自己的力量恐怕奈何不了木森和羽林衛。

他是個深井冰,那是個牲口啊!

其實到現在柳子誠有時還會想,青陽城的那次經歷是不是一場夢。如果不是夢的話,為什麼威名震驚寰宇的曉天戰團怎麼會在一個下等部落草根出身武者身上吃了這麼大一個憋。這已經不是可以用『不科學、不蠻荒』這些字眼可以形容的。這簡直是喪心病狂,蒼天喝醉了酒用蒼蠅拍把大地扇出了一個裂口。

日,還有比這更扯的事情嗎?

沒有!絕對沒有!

「倫哥……」柳子誠強壓住自己心中的不情願對著李倫歉意道。

……

李倫接受沒接受柳子誠的歉意不得而知,反正黎烏、岑溪他們接受了木森的道歉。不接受也沒辦法,木森就像是一塊滾刀肉,在明非和淵莫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情況下,木森開始撒潑打諢。

沒錯,他就像是一個潑婦一般撒潑打諢,到最後他直接躺在地上打滾。一邊打滾還一邊指責黎烏、岑溪他們以大欺小,說人族戰盟沒有做到執政為民,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卻不幹正事。在這種情況下,黎烏、岑溪他們能怎麼辦?

當然是選擇原諒木森啊!

他們撕裂空間,氣咻咻地離開。明非和淵莫也回到三帆船上面,不再和木森多說半句。再次站到甲板上后,淵莫緊了緊自己單薄的衣衫。麻吉,整個世界都是惡意,只有自己腳下的小船和身上的單衣能給自己一絲溫暖。世界之大,都是寒流……

這個時候,明非還傳音給淵莫,再次問他,驚喜不?

淵莫當時的臉色都不好了,他再次緊了緊自己的衣衫,蕭瑟道,「驚喜你先人板板。」

「唉,你這承受能力不行啊!這點小事算什麼?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堅強1明非語重心長地說道。

淵莫豎起中指。

……

「排隊進入三帆船,我們要出發了1把黎烏他們搞定后,木森施施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並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對於木森的這種行為,眾多青陽師生目瞪口呆,但羽林衛依然如同雕塑般,別說流露出震驚的情緒,他們的呼吸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變化。

聽到木森的命令,原本列好陣勢的羽林衛就像是寒冰解凍,驀地流動起來。他們腳下步伐踏動,如同打鼓,赳赳昂昂地向著三帆船上去。

「唉,精銳,我有預感,羽林衛這次要搞大事情。」

「我覺得羽林要搞的事情不僅大,而且大到沒邊,這一戰,羽林衛、講武系、青陽學院、青陽城都將威震整個蠻荒。」

「是啊,沒想到有一天我們會沾講武系的光。我剛進青陽學院的時候,講武系都已經破敗了很多年。今一朝崛起,必將翱翔九天。」

……

見羽林衛排著整齊的隊伍上了三帆船,眾多青陽師生從目瞪口呆轉換到驚嘆連連。

而此時明非和淵莫也同樣是震驚非凡,羽林衛的一舉一動都在挑動他們的神經,他們再次開始懷疑自己這些年的歲月長到了狗或者其他動物身上。憑什麼一個組建才幾個月的戰隊能有如此威勢?

是他們訓練辛苦嗎?是他們抱有如鋼鐵般的精神嗎?

是的,沒有錯!

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羽林衛有錢啊!他們現在開始為眾多那些找羽林衛麻煩的戰團默哀,全梨花銀鎧甲,就問你們怕不怕?

不怕?

呵呵,不怕那是不可能的。這麼多參賽的中階戰團,能找出一支全梨花銀鎧甲的隊伍算我輸!

所以,顫抖吧!接受來自青陽城的惡意吧!

……

羽林衛上船的速度很快,有條不紊之下,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六千多名羽林衛便全部上了船。上了船后,羽林衛在船艙中依舊保持著整齊的隊列,他們席地而坐,橫平豎直,就像是一群經過訓練的猛虎伏地,那股氣勢依舊令人生畏。

木森此時來到甲板和明非和淵莫並肩而立,他看著給他送行的青陽師生,心中豪情萬丈,於是他就想抄一句詩,來抒發現在的感情,但是他想了又想,卻發現有些詞窮。最後,他摸著腦袋蹦出兩句,「我們走了埃」

走你麻痹啊,青陽師生心中吐槽。他們已經習慣於木森的長篇大論,畢竟在他們的印象中木森還是很能說的。但這次憋這麼久就憋出個『我們走了埃』你這也太敷衍了……我們把褲子都脫了,你就來這個!

木祭酒,你這不行啊,你這很容易被釘上歷史的屈辱架的!

看著眾人扎皮膚的表情,木森有點心虛,但心虛也比裝逼失敗強埃他木小森自從穿越蠻荒,裝逼無數次,哪次不是圓潤飽滿?怎麼能在這馬失前蹄。

不存在地!

所以他決定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走吧1他對著明非和淵莫點了點頭。

明非和淵莫對視一眼,然後同時點頭,他們身上散發出特殊的韻律,與天地相和,與三帆船相和。原本就如凶獸蟄伏的三帆船驀地醒來,就像是來自古時光的巨龍睜開眼睛,淡淡的光華流轉,把黑暗的虛空照的一片明亮。

三帆船晃動,整個天地轟隆作響,狂烈的能量風暴席捲,就如驚濤拍岸。下一刻,只聞一聲巨響,三帆船化成一道流光。

「出發嘍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永鎮八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