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鎮八荒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永鎮八荒 > 第二百三十章:好想有人來打我啊

永鎮八荒

第二百三十章:好想有人來打我啊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26日 07:16 [字數] 33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你習慣一件事,那時間就過得很快。因此,當甲子班和乙丑班習慣木森的心狠手辣后,日子就像流水一般。

心狠手辣的我舔了自己的手指,然後被辣哭了。其實木森也不想做惡人,但是很多時候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難不成你還去相信他們的自律不成?自律這種東西是分人的,也是看心情的。所以……

「兔崽子們,從集結號響起到你們全員站在這裡,你們竟然用了十個呼吸!你們一個個是豬嗎?」木森帶著一個墨鏡,然後雙手抱在胸前,語氣惡劣地喊道。

甲子班和乙丑班的一百多名學生波瀾不驚,沉穩如山地站在那裡聽著木森的訓話。經過這一個月的訓練,他們明白了兩個道理。第一,祭酒說的什麼都是詼,如果錯了,請參考第一條。質疑是允許的,但後果也是相當嚴重的。

前段時間還有人質疑木森晚上帶墨鏡的事情,但自從那名猛人被關了兩天小黑屋后,就算木森現在女裝,眾人都不會有任何反應。

「老規矩,五百圈。跑完正好趕上早飯。」

「對了,跑之前先安排一下今天的課程。上午練習隊列能基本軍事素養,下午學習兵法地形篇,晚上進行小組對抗。」

「還有就是,這次小組對抗的勝者將獲得由本祭酒親自烹飪的美食一份。」

木森聲音清越,在依舊漆黑的的演武場上久久迴旋。在過去最初的適應期后,木森已經不再一天到晚培訓他們基礎軍事素養,而是開始增加其他方面的課程,比如說講兵、實踐等等。既然想當將軍,那就必須做個全才。

木森最後那句勝者獎勵顯然讓眾多學生心動一震,現在誰不知道木森出品,必屬精品?不過由於已經根植在血液中的紀律,他們並沒有說話,而是一個個氣勢升騰,眼中露出明耀的火花。

這段時候以來,班和班之間、組和組之間進行過多次堪稱慘烈的對抗,每次對抗,只要是規則沒有明令禁止的手段,他們是輪番使用,無所不用其極。甲子班曾口放豪言,讓乙丑班從此去土裡面刨食吃,打到他們不敢抬眼望天。而乙丑班則揚言要把甲子班打成豬頭,然後直接拉到洛陽小店去鹵了。

除了班個班之間的火花,組和組之間也不是風平浪靜。甲組曾發誓讓子組洗一輩子的襪子,而乙組則要讓丑組去端三生三世的洗腳水。

見眾人激起火花,木森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背著手朝洛陽小店走去,該給這群牲口做早飯了。而且,洛陽小店也該營業了。唉,一個個就像飯桶,講武系早晚被他們吃破產。木森心中哀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窮文富武。為什麼相對於各大勢力、各大家族的武者,底層武者這麼難出頭?其實根本原因並不是天賦上的差距,而是資源上的不平等。大勢力大家族的武者從小不缺靈石、丹藥、功法等各類資源,修鍊起來當然相對容易,修為提升也比較快。但底層武者要啥啥沒有,除了那些的確天子卓越之輩,幾乎很難於同代大勢力大家族的武者比肩。

掰扯了這麼多,木森其實就是想表達,再不短缺眾人資源的情況下,真特么很費錢。這還是在乙丑班自費的情況下,如果要是乙丑班也吃白食的話,木森早就去賣血了。

且不管木森如何哀嘆,甲子班和乙丑班已經風風火火跑了起來,兩人一排,宛若一條長龍,滾滾蕩蕩,整齊的步伐踏動山河,猶如悶雷響谷。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

我曾聽過口號響,我曾見過兵馬壯。不管怎麼說,這段時間經過木森的調教,甲子班總算有了點精兵的樣子。至於乙丑班,因為有底子的緣故,早就有模有樣。

「我說胖子,你還成嗎?」在跑了三百圈后,和宮島並列一排的陳大帥有點喘地說道。由不得他不擔心,宮島現在的狀態實在有點不堪,渾身濕透,臉色蒼白,眼神也有點發飄。

宮島沒有說話,而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他不敢開口說話,他怕胸中的那口氣泄了之後,就再也提不起來。

「加油。」陳大帥說道。

其實陳大帥挺佩服宮島的,在剛來的那幾天,見宮島整體半死不活的樣子,他以為這個闊家少爺很快就會堅持不下去。但沒想到,宮島竟然咬牙待了下來,甚至期間連一句抱怨都沒有。要知道很多底層武者都在天天滿腹抱怨,認為木森這是在故意整大家。

對於這種說法,陳大帥嗤之以鼻,木祭酒是有多閑,才會白養一群武者?管大家吃,管大家住,還教大家兵法。陳大帥曾經在私下算過,算上靈藥汁液、丹藥、凶獸食物等等,講武系每一天的費用都是天文數字。雖然他也不知道木森為什麼讓他們練隊列這些看似完全沒用的東西,但他對木森的崇敬之意卻絲毫未減。

經過得失,才知得失。和以前過得生活相比,他覺得現在的日子就是天堂。至於辛苦,再辛苦能有渾渾噩噩活著更辛苦嗎?

不過陳大帥這種不知所以的堅持顯然不能讓眾人信服,眾人還是對木森不按常理的訓練有所抱怨,直到那豌江山。

「不按常理,你們懂個屁?!這才是真正的兵法1

「練了這麼久你們都沒有發現隊列這些基礎軍事素養的好處,你們的腦子都忘家裡了嗎?」

「你們也不看看,我們才用了幾天就有了戰團氣象。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用這種方法我們可以隨時隨地快速拉起一支隊伍1

「正常組建訓練戰團需要多久?這種方法組建訓練戰團需要多久?祭酒上來毫無藏私地教給你們這些東西,你們竟然還滿腹怨言,良心都被自己吃了嗎?」

……

作為宮家的繼承人,宮島的眼界顯然要比眾人高很多,所以當他一陣冷哂過後,眾多學生盡皆訕訕。他們又不是白眼狼,只不過是被他們不了解的重壓訓練搞得狼狽不已,才會心生怨氣。但當知道了真實情況后,他們又怎會再行抱怨?

從那天起甲子班的士氣明顯提高了不少,宮島也奠定了在甲組的地位,除了組長滿陽澤外,數他威望最高。由於他知識比較淵博的緣故,就連子組和乙丑班的學生都喜歡向他請教一些問題,他也是來者不拒,因此,他現在在講武系的人緣那是相當好。

宮島對著陳大帥點了點頭,然後繼續運轉靈力對抗強大的重力。現在在跑圈的時候,木森已經不再禁止他們使用靈力。有這麼好心?

是啊,就是這麼好心。

「這重力現在得有五倍了吧?」宮島心中暗道。木森在宣布跑圈可以使用靈力的時候,眾人一陣歡呼,只有他波瀾不驚露出一個看透一切的眼神。果不其然,跑圈允許使用靈力的前提就是提升重力,而且一上來就是三倍重力,很是簡直。

不算渾厚但很精純的靈力慢慢流轉宮島的四肢百骸,滋潤著他酸痛的經脈。其實宮島的修為並不低,在宮家龐大資源的堆積下,他在一年前就是築基巔峰。當然,這種築基巔峰和那種經歷生死的築基巔峰有著很大的區別,說白點就是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對上那種經常刀口舔血的武者,宮島估計連築基初期都打不過。

都說慈母多敗兒,其實慈父一樣。宮晏作為宮家的家主,見多識廣,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但知道又如何?他就是狠不下心去逼宮島這個獨苗去苦修。而宮島自己又不是一個自覺自律的主,所以他的修為就一直在那吊著,充充門面,直到他加入講武系。

宮島認為加入講武系是他這麼多年來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在這裡有最好的老師,有最美味的食物,有最天馬行空的碰撞。雖然苦點累點,但是要遠比他在宮府當金絲雀要好得多。而且最重要的是,進入講武系后他的進步肉眼可見。且不說兵法上面的進步,就單論修為上的進步,就足以讓他心花怒放。

講武系看似都是再教和兵法相關的知識,但是兵武不分家,一些訓練對他們的修為有著極大的增益。就拿這個跑圈來說,在重力的作用下,他們無時無刻不再淬鍊自己的靈力。別看現在宮島的靈力遠沒有以前渾厚,但單就精純度而言,完爆以前兩條街,實際戰鬥力也跟著噌噌上升。

其實甲子班和乙丑班大多數學生都和宮島的情況差不多,在靈力精純方面和戰鬥力方面都有著顯著的進步。所以他們現在老是想找人干一架,但可惜的是一個月來一個來找茬的人都沒有,搞得他們只能在對抗中過過癮。但模擬對抗怎麼有真刀真槍來的刺激?

好無聊,好想有人來打我埃

「怎麼,來砸場子?」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如驚濤駭浪般席捲四面八方。

聽到這道聲音,甲子班和乙丑班的學生先是一愣,繼而殺氣沸騰,攪碎天雲,繼而兩班合成一道洪流,浩浩湯湯,向著洛陽小店襲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永鎮八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