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高手在都市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護花高手在都市 >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神奇的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神奇的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05日 22:57 [字數] 33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天不想吃虧,即便今晚沒法讓夜玉媚變成他老婆,也沒法把夜玉媚變成丫鬟,至少也要看夠這死女人的好身材,所以,他馬上又有了主意:「我要先用逆天第四針幫你伐毛洗髓,這個需要脫衣服的。」

「你以為這就能騙到我嗎?」夜玉媚看著夏天的眼神裡帶著譏諷,「你若是願意幫我修復金丹,就快點,不然就乾脆點,殺掉我好了,別指望我會求你,我寧願變成凡人,也不會求你,更不會受你要挾。」

「喂,不要總以為我是想占你便宜,你那破衣服不脫下來,我的銀針根本扎不進去,怎麼施展逆天八針呢?」夏天有點不滿的說道。

頓了頓,夏天又補充了一句:「別再讓我說什麼穴道名字,施展逆天八針需要用到很多穴道。」

夜玉媚沉默了一會,然後淡淡的說道:「我現在身上不論是哪個穴位,你都可以施針了。」

「好吧,那你躺床上,我先幫你伐毛洗髓。」夏天決定不再去想著占這個死女人便宜,畢竟神仙姐姐才是最重要的,他不能冒著失去神仙姐姐的風險來貪這些小便宜。

更何況,其實在夜玉媚身上施展逆天八針,並不只是對夜玉媚有好處,對夏天自身來說,也有極大的好處,他的功力,肯定又會因此上升許多,那樣的話,他下一次面對白雲山那種級別的高手,勝算也就會更大一些。

這一次,夜玉媚倒是很配合的躺在了床上,夏天也不再猶豫,拿出銀針,直接就朝她身上扎了過去。

逆天第四針,洗髓!

洗髓對夏天來說,自然已經是異常簡單,他也很快發現,夜玉媚倒是沒說錯,她現在這間衣服,每個穴位都是可以刺入的,但若是刺在學位旁邊的其它位置,這件衣服便又成了刀槍不入一般,這讓夏天覺得很神奇,這到底是什麼神奇的衣服呢?

而一會後,夏天便發現這件衣服更神奇了,和以前的每次洗髓一樣,夜玉媚體內自然也是滲出無數的黑色淤泥,讓夏天驚奇的是,這些黑色淤泥,居然在滲出皮膚之後,又直接從夜玉媚那奇怪的黑色緊身衣里滲出!

本來還想著夜玉媚等會肯定要脫衣服洗掉這些黑色淤泥的夏天,頓時便發現,他的猜測應該又沒法成為現實了。

又過幾分鐘,洗髓結束,只見夜玉媚雙手一搓,接著手掌在臉上拂過,她手上臉上以及所有的黑色淤泥,突然間花費粉塵,消失得無影無蹤。

呆了呆,夏天便有點鬱悶的說道:「我繼續施針第五針吧。」

************

第二天上午。

月落湖附近的一間咖啡店。

角落裡,正坐著一對男女,男的四十來歲,打扮得很普通,長相也比較普通,而那女的卻是成熟美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嫵媚風情。

「程小姐,謝謝你答應跟我見面。」中年男子看著嫵媚女子,眼神有些奇異,似乎有同情,又似乎還帶著傾慕的味道。

「田組長,當初你對我照顧有加,我一直銘記於心。」嫵媚女子淡淡一笑,她的笑容也是分外嫵媚。

這兩人,卻正是田博峰和程玲。

田博峰和程玲相識於五年前,五年前的田博峰,就已經是岳南市警局重案組組長,五年前的岳南市,曾經發生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一對父子在這場事故中當場身亡,肇事司機逃逸,一個原本美滿幸福的三口之家,就只剩下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程玲。

交通肇事逃逸這種案子,自然是用不著重案組來查,田博峰之所以會知道這個案子,正是因為程玲到警局報案,說她丈夫和兒子是被故意謀殺的。

毫無疑問,程玲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也正因為如此,當時田博峰鬼使神差的接了這個案子,親自跑去調查,哪知道這不調查還好,一調查就發現,這案子真的有問題,真的不是交通肇事,而是有人故意開車撞死了那對父子。

但詭異的是,田博峰調查沒幾天,就被上頭調到了一個臨時的專案組裡,去調查另一個案子,而這個案子,也交給了其他人,而當他從專案組回來之後,卻發現,案子已經被定**通肇事,肇事司機也已經自首,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而程玲也很詭異的不再上告,似乎接受了這個結果。

但田博峰卻還在調查,這一次,他是暗中調查,而這一調查,讓他發現了很多驚天隱秘,發現了一個叫百花樓的組織,還發現了一個叫君少的男人,更發現岳南市不少案件,都跟這個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可正當他打算進一步深挖的時候,他受到來自上頭的壓力,還受到不知名的威脅,最終,他不得不放棄,因為,他只是個無權勢無背景的普通**,特別是當他那個上中學的兒子放學路上被人莫名其妙打了一個悶棍之後,田博峰便再也不敢去調查這件事。

但他從未忘記這些事情,從未忘記這個叫百花樓的組織,而現在,當被夏天催眠的他開始重新調查這個案件時,他便想起了程玲,他覺得,程玲應該還知道很多內情,不然的話,當初她不會那麼肯定的認定丈夫是被謀殺。

五年不見,程玲似乎更加成熟美麗,讓田博峰有些恍惚,恍惚想起五年前,程玲那一副凄楚驚慌的神情,不過,現在的程玲,臉上看不到凄楚,也看不到驚慌,她現在很鎮定,笑容也很甜美,看上去,她這幾年的日子,過得相當不錯。

「田組長,你昨天在電話里和我說,你想問問我老公當年的那個案子,是嗎?」程玲的發問,將田博峰驚醒過來。

「啊,是的。」田博峰連忙點頭,「程小姐,我記得你當初似乎跟我說過,曾經有人威脅過你,是吧?」

「田組長,五年前的事情,其實,我記得不太清楚了。」程玲臉色微微一黯,臉上有著一絲明顯的悲傷,聲音也低了起來,「我真的不想去回憶那些事情,對我來說,那,就是一場噩夢。」

「程小姐,很抱歉,我不是想故意提起這些讓你傷心的事情,只是,當年那個案子,有著很多的疑點,你當初也說,那不是交通肇事案,我知道你可能受到一些威脅,當年我也迫於一些壓力不能查下去,但我可以保證,這一次,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我只是需要一些線索,我相信程小姐你還知道很多內情。」田博峰一臉誠懇的看著程玲,儘管他現在其實嚴格說起來是被夏天控制了的,但在他的內心深處,他其實也是想為程玲討回公道的。

程玲端起咖啡,輕輕啜了一口,然後,就沉默起來,久久沒有說話。

田博峰倒也沒有催促,他知道,程玲正在考慮,或者說,她正在猶豫。

「沒用的,我們鬥不過他們。」半晌,程玲才低低的說道,臉上也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

「程小姐,你相信我,這次不管他們是誰,都逃不過去的。」田博峰連忙說道:「這次的事情,有京城來的人親自負責調查,不管當年那些害你的人背景多深,你都不用擔心。」

「天高皇帝遠,京城,離這太遠了。」程玲苦澀一笑,「田組長,我現在還活著,是因為我什麼也沒說,但若是我說了一些什麼,恐怕,你明天見到我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程小姐,只要你願意說,我會保護你的。」田博峰一臉誠懇的看著程玲,「相信我,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安全。」

程玲搖搖頭:「田組長,到時候,你恐怕連自己的安全也無法保護,又何談保護我的安全呢?」

見田博峰還想說什麼,程玲又搖搖頭,輕輕嘆息一聲:「田組長,真的很抱歉,我只是個普通的女人,和其他普通女人一樣,我膽子也很小,當年田組長對我照顧有加,若是你請我喝咖啡聊天,我是很願意的,但五年前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提。」

田博峰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程玲都這麼說了,他再說下去,似乎也沒什麼意義,好在,程玲也沒拒絕以後繼續見面,以後,或許程玲終究會說些什麼的。

程玲端起咖啡,一口氣把杯子里的咖啡全部喝光,然後輕輕放下杯子,優雅的起身:「田組長,我該走了,謝謝你的咖啡。」

說完這些話,程玲便轉身走出咖啡廳。

看著程玲那美好的背影,田博峰眼中,又多了一下特別的味道。

************

月落湖旁邊的別墅里,夏天坐在客廳,打了個哈欠,整晚沒睡,他有些犯困,可現在,卻不是睡覺的時候,因為,柳雲櫻那個瘦竹竿來了,作為她的姐夫,他不能不管,特別是剛剛,柳雲曼還特意打來一個電話,讓他照顧柳雲櫻,他自然是更加得用心點照顧這個小姨子了。

「姐夫,你又泡了個女警?」柳雲櫻此刻卻正看著胡菲菲,有些驚奇的詢問夏天。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護花高手在都市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