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24章 大壞蛋(第三更)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20日 04:17 [字數] 48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大殿出來,邁出殿檐,下面是十幾層的漢白玉石階,長道上兩排站立的挎刀侍衛眉目森然,宛若石雕。.

日頭愈的烈了,文天佑才走出幾步,身後就有人叫住了他:「恭喜文大人吶,今後可就是皇親國戚了。」

他一回頭,現『道喜』的人正是兵部侍郎兼新任內員--李秦。

此人四十,是個典型的武將,卻也有縝密陰狠的心思,不然老皇帝當年謀划的午門之變,就不會有此人出賣趙老了。

文天佑止步,他這人一向不會顧及旁人顏面,到處得罪人,他冷目一曬,道:「是啊,本官好歹也是個駙馬,不像李大人,將恩師置於午門斬不算,還霸佔了其女1

倏然間,李秦臉上的假笑消失殆荊

這是令他這輩子永遠也抬不起頭來的一件事。

可他若不配合先帝,如何又能掙到今日的榮耀,更別說迎娶心儀多年的女子。

他和她,曾一個是天上的雲彩,一個是地下的塵埃,怎麼都無法聯繫到一處的,這些年饒是掏盡了心思去寵愛,可兩人之間的隔閡人就如同萬丈懸崖,每日睡在枕邊的人怕是時時都想置他於死

地吧。

李秦惱怒到了極點,人到了一定的位置,就難以心平氣和的接受『誹謗』了。

文天佑這是明晃晃的鄙夷。

李秦唇線一抿,若不是此地正是大殿外,他極有可能會同文天佑較量一二,壓製片刻,他道:「文大人好記性,這等陳年往事我早就忘了。」

不斷有文武官員經過二人身側,傾耳就能聽出個大概,李秦是兵部侍郎,而文天佑將來是要接管半塊虎符的,這兩個人誰都不是善類,一旦打起來,就連褚辰也得思量著行事。

李秦甩袖而去,自不會和文天佑明著抗爭。

文天佑抬眼看了看漸漸往中天移動的太陽,他今日顯得格外的鎮定,就連周身的煞氣也似乎稍減,經過他身邊的官員都彷彿刻意的加快了步子,恨不得與他別道而行。

不管世道如何變更,旁人對他的看法一直定固在那個殺伐果斷,刀尖飲血的指揮使身上。

褚辰站在殿門鎏金的門廊處,負手而立,眯著眼看著文天佑走遠,那納畛漣盜擻職怠

這人如此冷靜,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喬若惜將小皇帝交給乳娘,挽著鵝黃色披帛,婷婷裊裊的靠近,每走一步如蓮花盛開,清香浮動。

她靠近后,抬頭側目,欣賞的看了一眼身側的男子:「褚大人這招實在高明,哀家也是刮目相看,你猜,文天佑會真的妥協么?」

他這就等同於入贅公主府了,今後若生下孩子直接繼承了爵位,長信侯府的歷代榮耀就會自然而然回到皇權的手上,還有他文天佑什麼事!

褚辰下意識的往前邁了一步,站在了迴廊上,遙望遠處的浮雲,道:「微臣不知,微臣做這一切不過是為了江山社稷,太後娘娘金安,微臣告退。」他拂袖而去,一品朝臣的官袍穿在他身上,

有種乎塵世的傲慢。

實在太傲慢,甚至讓她這個高高在上的皇太后也為止欽佩,喬若惜剛要開口,褚辰已經走遠,她的目光在他身後追隨,最後慢慢收攏,對這個男人越來越有興。

她就像草原的獵貓,看似溫順嬌弱,實則狠起來比豹子都厲害,越是讓她覺得有挑戰的事,她越是在意。

褚辰剛出宮門,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來者是兵馬司的守城將領,見到鎮北侯府的馬車,立馬跳下,拱手朗聲道:「褚大人,下官有要事稟報1

豆大的汗珠從身著鎧甲的男子額頭滴下,浸濕了披風上的紅纓,他焦急的抬頭,望著馬車上青帷的布幔,憂心忡忡。

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撩開了車輛:「何事緊要?說1

男子忙抱拳道:「城外聚集大量遊民,從太醫院運出的解藥前日還稍有見效,今日清晨也不知為何病患屢屢吐血,已出現昏厥癥狀,若再不施以救援,後果不堪設想。」

那就是真正的哀鴻遍野了!

且還是在皇城之外,這不是天要人亡,人不得不亡么!

馬車裡的人手掌一僵,眼底劃過一絲懷疑,瞬間消散了去,嗓音仍舊穩如泰山:「本官知道了,你先回去守住城門,解藥暫且停止放。宮裡會儘快給出法子。」

那男子喉結咽了咽,沒有聽出褚辰話中有任何異樣,還當真將懸在嗓子眼的心稍稍安置了下去:「卑職領命1

墨殤和王璞交換了眼神。

待兵馬司的人駕馬走遠,王璞對著馬車道:「主子,大奶奶的藥方子分明已經治好了皇上,太醫院調出的解藥也是按著步驟來的,按理說給流民百姓的湯藥不會有叉子,怎會無用?」

墨殤凝眸,望著馬車上的羊角,似乎想到了什麼。

這時褚辰的聲音從馬車內傳出:「即刻帶長老去一趟城門一探究竟1

三個時辰后,日頭開始西斜,守門的侍衛從外圍抬了幾具屍入城,待長老一一驗過,又拉去城外用火燒了,那幾個接觸過屍之人也被暫時監禁。

褚辰大抵看出了端倪,問:「長老,這毒可是會傳染人?」

長老搖頭:「老朽也不能斷定,此舉也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小十一的藥方子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這鈔瘟疫』著實蹊蹺,以老朽這大半輩子的閱歷,也從未見過這般厲害的『疫情』,要當

真是瘟疫倒是好辦了,我甄氏族中早些年就研製出了解瘟疫的法子,只怕不是啊1

褚辰也想到了,況且除卻京城周邊,旁的周縣再無『疫情』,就難鬧了水患的浙江也是安然無事。

他試探性問:「以長老之見,此障該如何解?」

長老捋了捋鬍鬚,他出自甄氏旁支,上回看了若素的藥方子已經是僭越了,況且他還真是沒有法子,絕頂制毒解毒的技藝只有甄氏傳人才能學到的。

可想到小十一眼下的狀況,他眼神古怪的看著褚辰:「能不能有法子,不是老朽說了算,還得看小十一埃」

「皇上既然暫時無礙,本官懇請長老去白府住一陣子,待研製出解藥再回寨中也不遲。」這是最好的法子,僅僅靠若素,褚辰於心不忍。

家國天下,本是男子之事,他不想讓她有任何負擔和操勞,有長老在側,她只要能想出哪怕一丁點的細枝末節,也有可能會成為拯救蒼生的關鍵。

長老應下,救死扶傷是甄氏的百年來的傳承,他忽然又嘆道:「要是換作做早些年前,李神醫在世那會,或許就不用為難小十一了。」

去白府之前,褚辰親自上了一趟城樓。

望眼望去,仍舊是一片大好河山,只是內力早就千瘡百孔,四川的水災,北疆韃子騷擾,浙江沿海倭寇肆起,奸佞貪墨橫行,從京城到各地州府,沒有一處是光明的,朝廷早就入不敷出,猶如

空殼。

就算是這樣滿目瘡痍的江山,竟也有人不息代價去爭,去奪。

褚辰沉沉吐了口氣,如今這個爛攤子就在他手上,他本可以不管的,本可以帶著心上人遠走高飛,過神仙一樣的日子,遠離朝堂,遠離那些事事紛擾,可到底,他還是放不下,放不下上一輩子

的忠心報國的夙願。

可對她呢?

他本來這輩子只想為了她而活的!

然,他的素素早就不在了吧!此刻,那人才是他的妻,他也想護著她一輩子,只要還有這個機會。

不!是一定有這個機會。

誰也不能從中作梗!

她曾今不是一直寄人籬下,過著庶女的日子么?

那麼這一世就讓她成為這天底下最為尊貴的女子,叫誰也不敢在她面前吐露半個『不』字。

他以為給她滿城榮華,就是對她最好的喜歡。

褚辰和長老趕到白府時,若素正在垂花門后的院中草坪上放紙鳶。

白府年代已久,院中植有多棵參天大樹,實在不宜操控紙鳶。

褚辰踏入府內,就看見一女子身姿窈窕,容色明媚,雪肌瑩亮,穿著打扮倒是極為尋常,只是眉目之間流露出的風情叫人見之難忘,一見便就再也舍不下了,她就在不遠處著急的跺著腳,小樣

子十分可人。

「小姐,您別急,奴婢找護院來給您摘下來就是。」巧雲忙安慰道。

如今的小姐要是急了,整座白府也得跟著搖三遙

眾人抬頭往上看一看,就現那蜻蜓狀的紙鳶卡在了一株榕樹中央,下不來,也上不去,這可急壞了嬌嬌女兒家。

墨殤見勢,竟也忘記了和褚辰彙報,腳尖一提,輕步往上一跳,輕而易舉就到了榕樹榦上,取了紙鳶跳下后樹后,恭敬的遞到若素跟前,低著頭只看著她的繡花鞋。

了牡丹的白色鞋面上沾染了污漬,墨殤皺眉,很想彎下腰給她擦乾淨。

若素瞪大了一雙美眸,不敢置信的瞅著墨殤。

這也太厲害了吧。

她要是也能來去自如的飛,誰還能困住她?母親更是抓不到她了!更別提那醒來的西席老師。

這樣一想,內心敬仰之情如濤濤江水,一不可收拾,正欲對墨殤大力讚揚一番,也好讓他教她兩招時,褚辰冷喝的聲音傳來:「退下1

墨殤身子一僵,低著頭悄然退至後面,若素見狀,惡狠狠的瞪了褚辰一眼,但知他也不是好惹的,倒也沒有惡言相向。

只是適才,若素看著墨殤那股欽佩,甚至帶著些許崇拜的眼神,叫褚辰見了著實難受的緊。

玉蔥一般的指尖捏著紙鳶,連玩的心情都沒了,很想撒腿就跑,可是母親今個兒才教導過她,女兒家不能那般的,得小步小步的走才成。

她忍了忍,還是站在原地,學著今日女先生教她的姿勢,向著褚辰微微一福:「給褚大人請安。」面上卻是一臉的不樂意。

「」褚辰嘴角一抽,以拳抵唇,假咳了幾聲,示意身邊的人都退開。

才一日未見,好像又變了樣兒了!

巧雲擔心自家小姐會因心智不足而受了褚辰的欺負,一時不想走開,卻被站在游廊上的白靈叫了過去:「讓小姐和姑爺說會話。」

不能因為害怕受傷,就躲著避著,那樣永遠也無法解決問題。

白靈這人看的通透,卻也是極為心狠的,哪怕眼下褚辰再做出一星半點薄情寡義的事來,她都會帶著若素離開京城,再不復反,她說到做到,萬里江山都能舍下,沒有什麼她不敢辦的。

榕樹下,綠茵匝地,轉眼又是一年初夏。

夏風吹拂起女子耳邊的碎,有種人從畫中來的意境,怎麼看都不會膩。

若素眨巴著大眼,看著褚辰靠近,他抿了抿唇,實在太想她了,夜裡時常睡不著,尋著她的貼身衣裳放在懷裡才能稍稍緩解。

他靠近后,低著頭,那納嚴也被柔情盡數取代。

差點就忘記了今日是來和她談正事的,竟無從開口,嗓音都開始沙啞了:「你喜歡紙鳶?」

若素覺得他好生奇怪,後退了一步,靠在了榕樹粗大的枝幹上:「嗯。」她認真的點了點頭。

『咕嚕』一陣清淺的聲音從女子腹部傳出,若素揉了揉腹部,咬著唇看了一眼褚辰:「聽母親說你和寶月樓的掌柜很熟?我給你二兩銀子,我帶我去那裡吃一份淮南的豆腐宴可好?」

她是餓了?

怎麼又餓了?

午膳沒吃么?

褚辰突然很想將她帶回去,放在自己身邊,起碼能看到她有沒有老實吃飯。

「呵呵二兩銀子?」寶月樓的特色包子都不止二兩銀子一盤,褚辰目光幽幽的看著若素那兩片小巧櫻紅的唇,雪白的小齒在下唇咬過,有種叫人奔潰的吸引力。

他眸光越深幽,覺得今年格外的熱,遂壓低了嗓音:「銀子就不必了,我可以帶你去寶月樓,想吃什麼都成,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他原先還擔心若素會不肯配合著尋找藥方,可眼下似

乎可以徐徐誘之,將她引到那條路上,又不至於讓她不高興。

「你說說看,你可忽悠不了我。」若素饒有自信的道。

褚辰靠向前邁了一步,近到可以看清她眸中自己的倒影,才堪堪止了步,明明很想擁上去,就是擔心她會有半點不高興:「也不難辦,你回來后幫我看幾本醫書就行。」

天底下有這麼划算的事?

若素斷定此人一定是在詐她!

「算了,那我給你五兩銀子,這總成了吧1若素認為自己已經做了很大的妥協,要不是寶月樓要事先預約,她才不要跟這大壞蛋『談交情』呢!

褚辰失語:「」夏風吹亂了他的眼,當朝輔臣凌亂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