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302章 歸途路(二合一)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31日 16:39 [字數] 49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農舍里燃了柴火,外頭是雨夾雪,陣陣寒風吹的枝頭亂串。

一身穿米蘭色短襖的小婦人推門而入,她進門后,忙合上門栓,使命搓了搓手后,捧著幾塊山芋架在火堆上烤了起來。

小婦人雖穿著農家小襖,曼妙的身形還是隱約可見,腰上系了根墨綠色長帶,上面還掛著一隻荷包,裡頭鼓鼓的,大多是小藥瓶。

她梳著盤雲髻,絲柔光順滑,白凈的耳垂影在高領里,鼻尖凍的通紅,更顯楚楚可人。

墨殤醒來后就看見這一幕,他動了動身子,卻是一觸即疼,渾身骨架似散開,疼的牙根疼,只可惜他不出聲音,倒吸了一口涼氣,復而又躺下。

小婦人見他已醒,拿厚棉帕包著手提了火爐上的葯倒入碗內,做好這一切才走到炕邊,低頭問:「你醒了?除了腿動不得,可還有哪裡不妥的?」

墨殤睜開清目,看著小婦人絕艷的臉,一時不知所措。

小婦人又道:「你已昏迷七天七夜,那日落下山崖,是你擋在了我身下,我這條命是你所救,多謝。」她說話極為平淡,唇角隱著淺笑,連眉眼也一片清明。

墨殤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大奶奶。

他又是一怔,想坐起來,萬萬不能讓大奶奶伺候喝葯的。

弄清楚了大概,墨殤知道自己還活著,那雙七寸金蓮的主人也還活著,他破天荒的竟然笑了。

若素看出他想幹什麼,也不強求,就從榻上抽了枕頭,又將他扶起,讓他靠坐起來,再將葯碗放在他手裡。

換作一般人能活下來就是奇,墨殤在北疆長大,身子骨很是硬朗,雖是渾身無力,還是自己喝了湯藥。

他努了努唇,唇上並不幹燥,在他醒來之後,每日也是若素喂的葯。

「你是想問我怎麼沒有回去?」就算從這裡走到侯府,一日功夫便已足夠。

墨殤點頭,詫異與若素竟然什麼都看得出來。

若素又道:「我給你治好傷便會離開,在此之前你且安心在這裡歇著。」

她還是沒說自己到底是回?還是不回了?

墨殤有些擔心,礙於無法言語,只是心中微慌,按理說他現在就算是爬到主子身邊,也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可眼下他連爬的力氣也沒有。

他動了動,額頭冒了汗,若素怕他徹底傷了筋骨,淡然如實道:「別費勁了,我給你餵了麻醉散,可止你眼下疼痛,卻也令你無力,不過你放心,幾日後你自會康復,待你回去復命,就說我已

死便是了。」

若素知道墨殤的心思,乾脆同他說個清楚。

這人到底是衷心還是傻,在茫茫人世,有幾人能捨命相救的?

那日從山崖跌落,她仍記得有人拉著她,往上一拋,再後來她就跌落在一塊結實的胸膛上,聽到了骨折的聲音,卻不是她的身子。

說來也是命不該絕,落下之時,身子幾次被崖壁的枝椏擋住,否則就算有十個墨殤墊在身下,她也經受不住那樣大的撞擊。

如此,她也不會蠢到當真會用這條命去賭褚辰的心意!

墨殤喝了湯藥,再抬眼才驚覺到若素妝容同那日在山崖時全然不同,眸中露出恐慌之色。

莫不是大奶奶被旁人欺壓了不成?

這時,若素將烤熟的山芋用小刀剝了皮,又切成塊狀放入一隻粗瓷盤中,見他怪異眼色,便淡淡道:「你身子需用藥物調養,吃些東西果腹吧,山野之物,比不得侯府豪食,你且將就些。」

說著,若素自己吃了起來,墨殤哪裡會矯情。

大奶奶都能吃,他還不能吃么?

不過,聽這話后,鼻尖一酸,她估計是拿身上的貴重之物去置換了銀子吧。單是大奶奶所穿衣物的料子就是主子花了大手筆購置來的,別說是幾味藥材了,就是換個百兩銀子也不在話下。

他默了默。

主子放在心尖寵著的女人,她怎能受這種苦?

墨殤想著,吃的更快,想盡量恢復,讓大奶奶回府。

若素哪裡不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揭穿。

回去?

呵呵,都已經互相『休』了一遭,還回什麼?

又過了七日,墨殤腿上的支板被拆除,旁人傷筋動骨少則一月,多則數月方可好轉。

但他體制不同,加之有若素細心針灸調養,如今已能下地行走。

前幾日的積雪已融,外頭是暖陽高照,墨殤坐在農舍外的小木樁上,拿著細枝在地上畫道:「您不必管我,可先回城。」

若素端著一籃子山藥,那些都是農家戶從山頭采來的,正好家中孩子生病,若素便順手給他治好,這才得了些草藥。

她算了算日子,估摸著是時候走了,笑了笑,未說話,七寸金蓮抬起,將地上那幾字踩的一乾二淨:「我給你多備了幾份方子,記得按時服用,否則留下病症就與我無關了」。

大奶奶看似無情,實則這番話都是為他好,他點了點頭,卻對若素的行為有些不解,直至傍晚十分,鎮北侯的護院找到此處時,他才現若素不見了。

王璞親自領人趕來,找到大半個月生死未名的墨殤,可算是鬆了口氣:「大奶奶人呢?沒有同你在一處?」

墨殤搖頭,又打手勢問他如何尋到此處。

王璞將幾日前有人去玉石鋪子當了一隻玉簪子說起,這才一路找到了這裡,他其實也早不存任何希望了,只是沒想到人當真都還活著。

這一下,墨殤全都明白了,大奶奶心思縝密,她知道簪子一旦被人當了,遲早有人會尋過來,所以她才趁夜走了。

她一個女兒家,能去哪裡?

墨殤懊惱的一拳頭捶在了牆上,內心複雜。

王璞將四周勘察一番,又從農家戶家中,將若素的衣物搜了出來。

那農家戶哪裡見過這陣勢,下跪磕頭:「官爺饒命吶,我家男人也是那日砍柴在路上遇見了貴人,那飾衣裳也是貴人自願給咱們家做補償的,絕無侵佔貴人財物埃」

這廂,質問了一通,王璞獲知了大概,也好回去對主子彙報:「行了,行了,沒你們什麼事了,滾吧1臨了又給了一錠銀子給農家戶,幸而他們沒有責難大奶奶,否則這家人算是半腳踏上閻

王殿了。

墨殤被侯府的人帶入城中,未至侯府,半道即被褚辰擋住,他剛從宮中出來,身後還跟著忘川。

眼下新帝尚未周歲,所謂新帝師,也不過是褚辰找了借口將忘川歸為自己麾下,成為他的心腹。

墨殤不能言語,王璞同他共事多年,尚懂啞語,況且褚辰實在沒有耐心讓墨殤一字一字寫在紙上,他急切想知道更多,得知那簪子被人當了,是又驚又喜,在宮內與群臣周旋也是力不從心。

這一廂,他讓人連夜通知了白啟山,這層關係,能修復自要修復!

不到半柱香,墨殤比劃手勢,王璞一一解說,大抵他二人如何落崖,如何被農家人所救,若素又是如何醫治他,今日最後一次見到她又是穿的什麼衣裳,皆描繪了一遍。

褚辰臉色大驚,當即下令:「來人,去通知五城兵馬司,現任何可疑之人,立馬捉來見我!記住不得傷她分毫。」胸口一陣陣起伏,她是抵死也不相認了是吧?

墜入懸崖,『死』了一回,還想著要走?

總覺得自己的深情萬丈在旁人眼中不值一錢。

他突然又吩咐道:「去和守城將領季大人說一聲,從今夜開始,城門封閉,只可進不可出1

低沉沙啞的嗓音被夜風吹亂,忘川從黑暗中走來,接著琉璃宮燈的光線,他的臉略顯蒼白,只道:「她不想回來,怕是尋不回來,此事還需另尋它法。」

褚辰唇角一顫:「呵忘先生倒是很了解她,本官偏就不信1既是他的妻,就該安分待在後院,豈能說走就走?

褚辰堅不可摧的鎮定在遇到若素的事時,崩潰的一瀉千里。

此刻,他的縝密,已被懊惱和氣氛取代,更沒有現他到底氣的是誰?他自己?還是若素?

忘川未語,他不是這個世界的本地土著,對這裡男人也已經算是深刻見識過了,只是那人怎麼看都不屬於這個世界。

她此番此舉,倒是在他意料之內。

只是,她眼下怕是還未出城,那麼會去哪兒呢?

是夜,宮裡專門伺候貴妃娘娘的畫師被褚辰『請』出宮,十來位畫師,連夜趕出百張妙齡女子的肖相,身上穿的正是米蘭色小花襖,精緻的容顏,臉上極為的淡定從容。

尤其是眼角處微微上揚的弧度,媚到剛剛好。

褚辰親自監畫,但凡畫師有出錯的地方,哪怕是細微的異點,他也撕了畫像,讓那畫師重新持筆。

在眾人看來,輔政大臣已然『瘋癲』了。

第二日,京城大小街道皆貼上了若素的畫像,甚至臨近義渠衚衕的承恩伯府外也沒能倖免。

白啟山拿著女兒畫像,滿腹愁緒,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上:「這個褚辰究竟是何意!既拿為女兒去交換,還這般大張旗鼓是作何?偽君子1

他是個讀聖賢書的,能罵出這句話已經是難為他了。

白靈挺著大肚,在一邊寬慰:「夫君,昨晚褚辰身邊的心腹被救回,已能確定素姐兒眼下好端端的活著呢!管他褚辰想幹什麼,咱們只管把人找回來便是,到時候您實在不願意她再入侯門,咱們就帶她去嶺南。」她深知白啟山愛女如命,也只能先哄著。

至於褚辰所作所為,她這個師姐也是不齒!

這一點,不打算站在他那邊了。

白靈凝眸又道:「素姐兒不回侯府也就罷了,怎麼連娘家也不回?夫君,以您看,這其中可是有什麼誤會?」

白啟山也覺得此事蹊蹺,再過些時日,他便要啟程去嶺南,當即啟程去了宮門外,就守在那裡,等著褚辰出來,將他當鈔逮』住,問個清楚!

褚辰之妻尚在人世的消息一夜之間傳遍京城小巷,如果說在此之前,若素是名動京城,眼下就是全京城皆知她長的什麼樣了。

很快,連米蘭色小花襖也盛行了起來。

不少為了賞銀的百姓,專門蹲點尋人,以往在這個時候大街小巷都是購置年貨的場景,今年卻是在找人。

喬府裡頭的幾位女眷也是坐不住了,林慧晴和喬若嬌按耐不住,想幫襯著出去找找看,興許還能碰碰運氣。

可褚氏下令誰也不準出府門半步,她早就盼著若素出事,沒成想小妮子命還挺硬,這樣都死不了。

「你辰表哥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送出去的妻,豈有再找回來的道理1褚氏看了看還未出閣的喬若嬌,喬若雲這個棋子算是廢了,可是喬若嬌就算是繼室也沒什麼不妥之處。

念頭在她腦中一閃而過,就聽到門外傳來長子陰沉的嗓音:「嬌姐兒出來,我有話問你1

他連褚氏的房門都不想踏足半步。

喬若嬌眨巴了幾下眼,早就想從褚氏身邊逃走,這下來了機會,立馬就出來了。

褚氏無法,只得任由兄妹二人說悄悄話,

「大哥,你找我何事?可是表妹她有消息了?咱們辰表哥真不個東西1喬若嬌心直口快,當下就將褚辰貶到了塵埃里。

喬魏孟找她正是為了此事,他心急如焚,也欣喜萬分,直言道:「我問你,你素日與表妹走得近,可知她在京城有什麼藏身之處?」

喬若嬌不會拐彎抹角,更是直言道:「最好是藏起來,難不成還讓辰表哥找到不成?他現在可威風了,就連宮裡頭的太後娘娘還得看他臉色,什麼事是他做不出來的!就叫他找不到人1

一語驚醒夢中人!

是啊,為什麼要急著找她出來。

最好是別讓人找到才是!

可喬魏孟心裡不放心,那人還小,又是這樣的寒冬臘月天,最起碼最起碼也該讓他知道她在何處?

「嬌姐兒,告訴大哥,你到底知不知道?」喬魏孟抓著喬若嬌的胳膊,追問道。

喬若嬌支支吾吾,還是安奈不住,想了好一會才說:「表妹她可富有了,京城有好幾處她的田莊,當初王家少公家與她也有生意往來,她還有幾家鋪子,具體是哪裡,我就不知了。」

有藏身之地!

如此,也好!

喬魏孟懸著的心總算得以好轉,他鬆了口氣,近日來疲倦劇增。

喬若嬌看著兄長似笑非笑的樣子,驚呼道:「大哥,你添了白了。」她指了指他的鬢角。

喬魏孟笑了笑,步履生風而去,彷彿一下子就輕鬆了。

這廂,褚辰剛從議政殿出來,小黃門上前稟報:「褚大人,白大人已在宮外等您多時。」

白大人?

褚辰眸色一凜,大步邁向宮門,身後的同僚瞧見了皆是面色各異。

輔政大臣,可謂權勢滔天,卻也有畏懼之人。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301章 執念兮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303章 鳳歸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