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68章 還敢狡辯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15日 05:57 [字數] 41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裝睡不成,反倒被熱的無法入睡。

若素扭動了幾下,想把禁錮在腰上的大手掰開,她這一動,無疑讓褚辰察覺到她並沒有睡著。

一雙手捏著她的肩膀,把她翻了過來。

他低頭摁住了她的肩,露出的青色鬍渣在裸露在外的肩頭蹭了蹭,刺的若素酥癢難耐。

「素素聰慧至廝,理應知道我想做什麼,你不打算配合一二?」褚辰的吻落在下來,彷彿燎原之火,寸寸生灰。

若素熱的有些難受,他身上滾燙,壓在人身上喘不過氣來。

這樣下去總是不行的。

身上的中衣被剝離,若素很配合的抬手也去解褚辰身上的中衣,她的主動讓褚辰的動作微微一頓,以為她還是跟自己較量。

當真是不到最後不服輸。

她這是打定了自己不會真的做出什麼事來,才這般肆無忌憚。

可當兩條修長白皙的腿纏在自己腰上時,褚辰眸光泛紅,凝眸看著身下的人,已經不確定她是不是還在『偽裝』。

「你」他撐著臂膀,盡量不壓到她。

若素躬起身子,親了上去,堵住了他的唇,現他一動不動了,心中竊喜,便起身反過來將他壓祝

手漸漸下移,指尖勾起了褻褲上的細帶,再輕輕一扯,她抬起臉,笑的嫵媚傾城:「太傅大人,還要繼續么?」

褚辰躺在荷花紋絡的絲綢錦被上,仰著頭倒吸了一口涼氣,頓了頓,一把將身上的人撈進懷裡,摁著她,不讓她動了。

半晌才道:「你還」

「不需要我配合了?」若素趴在他胸前,能聽到強而有力的心跳,每一聲都是驚人的強勁。

褚辰揉了揉她的耳垂:「嗯。」聲音幽綿清淺。

若素漸漸睡意來襲,很放心的就睡著了,可不久后的某一日,她才現,什麼叫還,某人根本就不在意,還是想幹什麼就幹了什麼。

兩日後,應天府府尹親自設宴。

考慮到只有若素一人是女子,葛大人便讓自己的夫人,連同金陵大官員的正室也召見了過來,為的就是陪同太傅大人的未婚妻用膳。

可謂,一心奉承,全面周到。

酒饋分男女席面,用的是四方八仙桌,菜色也極為講究,八葷八素,其中女席還備有梅子酒。

若素一口也沒有飲,文天佑坐於男席的位置,看著她越是避諱梅子酒,越覺得有問題。

是他太過大意,太過想當然了。

他心愛的那人如淺月青荷,眉目淡雅,彷彿時光在她身周也變得靜止。

而白若素卻恰好相反,她嬌艷的轟轟烈烈,每一處存在都是奪目的驚艷。

一個如五月玉簪,另一個則是八月薔薇。

這二者不該有任何相同點。

可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才遮住了他的雙眼,當初,他還有心置她於死地他竟然想殺過她!

心口絞痛般難受,他忘了呼吸,半晌才悶聲一杯酒下肚,他拍了拍手掌,聲音清脆,便有丫鬟婢女端了托盤上來,上面由紅絲綢鋪蓋,擺放著一枚金制的牌子,『藥王』二字尤為醒目。

文天佑此番南下,身兼欽差一職,由他親自頒『藥王』金牌也實屬正常,無人非議。

只是褚辰的目光難明。

葛大人炯目金燦,舉杯對褚辰道:「太傅大人,白姑娘乃天之嬌女,蕙質蘭心,他日入了侯門,定能旺盛家族,相夫教子,堪為美妻埃」

褚辰續了酒,這一點他絲毫不懷疑,別是什麼旺盛家族,相夫教子,更不是她的美貌,只要她還活著,還在他身邊,他便覺得足以。

文天佑起身,欲親自上前,聞言后胸口堵的慌,又命隨行的司禮監太監宣布藥王所屬之人。

他依然穩坐上位,司禮監太監尖銳的嗓音傳入耳際,有人恭敬向褚辰道喜,文天佑彷彿什麼也沒聽見,憋屈到了極點。

葛大人招呼著褚辰,自然也不能忽略了文天佑,可他現這二位京官大老爺似乎那裡不太尋常,全程無交談也就罷了,連眼神交流也全無。

他尷尬的收杯,一時也不知該討好哪一邊較好。

文天佑是斷然不能惹的,可皇帝龍體有恙,眼看著新君就要登基,褚辰的地位可謂水漲船高,葛大人也是不敢有絲毫怠慢了。

加之,又聽聞了周家一事,他更加畏畏尾,好在褚辰身邊的隨從侍衛曾過來暗示一二,他後腳就去除了周墨科考的資格,這也算是『投其所好』,正好得了奉承的好機會。

若素聞聲,上前領取金牌,她今天穿了一件水紅撒虞美人花亮緞粉紫鑲邊偏襟長褙子,襯得五官更加明艷動人,在場的官員不敢直視,皆低垂眼眸迴避。

文天佑突然起身,從托盤上取了金牌,欲要親手頒。

「多謝文大人。」若素已然伸出手,指甲上還塗了淺淺的鳳仙花汁,圓潤可愛。

文天佑雖是武官,面相卻很消瘦,他不笑的時候,叫人望而生畏。

若素不知道他又想幹什麼,可起碼那日被困山谷之後,已經確定他對自己沒有害意,否則又豈會多此一舉的帶她一併逃離!

「聽聞白姑娘愛聽《牡丹亭》,本官倒是認得幾位大家,白姑娘不介意的話,今日傍晚可與褚太傅一道前去秦淮河岸的歌舞坊,本官做東。」文天佑唇角泛著不明意味的笑意。

若素一時沒看出來他的用意,眼下又有旁人在場,不宜拖延,便客氣道:「多謝文大人好意,我與褚哥哥會去的。」

她接過金牌,明顯感覺到文天佑收手時用了幾分力道,她轉身離開之際,看見他薄唇處的淺笑在漸漸放大。

若素心頭咯了一下,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卻一時沒能想明白就回了自己的席位。

女席的眾婦人皆是打扮『淳樸』,家中夫君特意交代,一來,萬不得露了財力,二來,斷不能搶了褚太傅未婚妻的風頭。

不過眼下一看,哪裡有可比性。

婦人們當中最為年輕的也有三十大幾,早就過了華信年華,再看相貌才學,更是沒有可比性。

而更加比不得的則是她們傘

這些婦人十分清楚,就算自家夫君牟足了勁,對褚辰的地位也只能是望塵莫及。

眾人對若素皆是畢恭畢敬,不敢多言,也不敢冷常

席間,若素想去凈房,就離席了,反正她也不太習慣南方的口音,那些婦人也不會與她什麼體己話,多半都是哪家的成衣鋪子的師傅手藝好,哪裡的瓔珞兒可以嫩膚,若素對這些俗事不太感興趣。

有專門的丫鬟領著她往後院走,入了夾道,可以聞到深秋桂花的香味,不遠處就種著幾株碗口粗壯的八月桂。

身邊的丫鬟突然止步,低著頭退了下去,若素瞬間是一驚,這絕對是出於本能的反應,很快她聽到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還未來得及回頭,手腕一緊被人握住,她腳步不穩,很快被一股強力拉到夾道后的抱廈里。

若素看清了那人一身的緋紅色蟒服官袍和他腰上的春刀,一股憤怒襲來:「文大人,你又想做什麼1

文天佑終於停下來,卻還是捏著她的手腕,二人在抱廈的涼亭站定,他目光冒火:「幹什麼?你我幹什麼?喬若素1

頭頂的秋陽斜斜的照入,刺的若素的眼眸有些睜不開,心頭猛然間一滯。

她很快調整了情緒,文天佑的猜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不急,慢慢解釋:「文大人你什麼?我姓白,你可是喝多了?」

還想狡辯!

當真是狡猾!

「《牡丹亭》還記得么?白家姐自頑皮,從不愛聽曲,這是全京城人都知道的事,當初只因戲子饒了她的清靜,她就把人剃光了頭送進了尼姑庵,試問她又怎麼會答應我去歌舞坊?喬若素,你打算狡辯到什麼時候?覺得把我玩的團團轉很好玩是吧?」

他手下用力,把她拉近了些,想去親近她,確切的想親她。

若素被這種力道鉗制的手疼,她竟不知白若素還有這樣的狠毒『過往』。

要她承認?她自己都已經不記得喬若素了,還承認什麼。

「文大人真是好生奇怪,你一口咬定我是喬家三表姐到底是想幹什麼?她是你的貴妾,你總不能是想讓我」她做出難以啟齒的表情。

文天佑一怔:「你若是她,我自會娶你,我現在就娶你1

他的臉靠了過來,這張嬌艷的臉撓的他幾度喪失理智,現在便不要理智了。

若素眼看著他不講理了,一面撇過臉去,一邊從腰間取了銀針扎了他一下。

文天佑沒有得逞,他手臂吃痛,眸中的火焰燃的更高,彷彿要將若素燃燒成灰燼:「你還是不承認?褚辰比我好是么?他比我好看?還是比我更矜貴?」

白嫩的手腕很快就出現幾道觸目的紅痕,若素又想扎他,另一隻卻也被他抓住,他慢慢逼近,若素退無可退,最後抵在一張石桌邊,再無退路。

這人當真不可理喻!

「你瘋了是么?我是褚辰的未婚妻,與你那貴妾毫無干係1喬若素早就死了,就算重生,也不是她了。

鼻端是女兒家身上的幽香,像她這樣的女子真的是叫人賞心悅目,掌心貼著她的手腕,觸感柔軟細滑,除了容色,文天佑越來越覺她很有趣,與一般的女子不同。

「我是瘋了,瘋了才會相信你還沒死,瘋了才會只想娶一個庶女做正妻,我瘋了,也是被你逼瘋的。」

他已經氣到了極點,是氣她,同時也是氣他自己。

總是後知後覺後知後覺!

「你放開!我真的不是你以為的那個人1若素心急如焚,也羞燥無助,如若被旁人看見,丟了她的尊嚴不要緊,卻不能有損了褚辰的顏面。

褚辰的未婚妻怎麼能被別的男子這樣威逼著!

她不介意自己被旁人數落,唯獨介意他。

清澈的眸子里潤了一灣清水,從眼角輕輕滑落。

若素強忍著不哭,終是沒忍祝

是委屈么?

她不委屈,絲毫也不。

只是在想,為什麼她都死過一次了,怎麼還不能安生。

意志力在這一刻脆弱到了低谷。

那一串晶瑩順著鬢落在了石桌上,彷彿掀起了千層的巨浪,映著照進的秋陽,刺瞎了文天佑的眼。

讓她難過,不是他的初衷。

正如那時候,他本不想傷她的,可還是一次又一次最終毀了她。

文天佑慢慢站直了身子,雙手也鬆懈了去,若素趁機推開他,拎著裙擺跑了出去。

人走了,風起了,吹散了他滿腔的怒火。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267章 秋波暗送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269章 毫不吝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