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58章 不忍棄她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10日 10:53 [字數] 37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比試場地就設在應天府大院,錦衣衛指揮使親自監賽。

除了若素在內,加上各地層層選拔出的參賽者共有二十四位,最為年長者已高達耳順之年,若素年歲最小,也是唯一個女大夫。

大街小巷,賭坊妓院的看客,早就開始下注,賭洛陽李家勝出的人佔三成,支持晉陽王家的也近三成,另外三成則在若素身上下注,畢竟她身後是當朝一品大員,身份地位擺在那兒!另外少數人還在觀望,待第一局結束,再下注也不遲。

眼下,二十四名參賽者面前各擺了一方白布鋪成的案桌,上面則躺著一個活死人。

之所以說是活死人,便是半死不活,這些葯人也是從刑部運過來的死囚,第一輪就是看誰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半死人』救回來。

類似於現世的急救。

所謂藥王大賽,除了用藥之外,銀針,推拿,掐脈,只要涉及岐黃之術皆可用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甄氏一門並非是中原人士,只是後來與中原人通婚已久,才繁衍出了如今的甄家。

洛陽李家推崇《黃帝內經》,又在這上面去糟留精,獨創了李家一絕,代表洛陽李家出賽之人已是祖師爺輩的白須老者,最是擅長研製救命之葯,李家也有獨門秘方,能活死人,起白骨,千金難求。

當下,眾參賽者,有挽袖操刀,有施針喂葯,也有凝神思索的。

不過,不管他們如何施展醫術,皆是一致往若素的方向瞟了幾眼,生怕有人在背後搗鬼,讓白若素無故勝出。

故而,一定要盯緊了!

洛陽李家給葯人餵過藥丸,就開始摁捏脈搏,他看上去很有把握。

這廂,若素先是給葯人把了脈,確定還存了一口氣在,就尋思著這些人是如何被弄成這般活死人樣?

表面上看去並沒有外傷,甚至在此之前還被『餵養』的極好,根本就不像從死牢里剛拉出來的死囚。

她在想:莫不是朝廷為了這次藥王大賽,有意將這些人好生圈養著的?

可又是如何成了這般?

如果不是因外傷,那只有一個可能中毒。

是以,若素便先給那人放了血,再服用了百花玉露丸,待毒解了,再施以法子救治才是上策。就算無法徹底解毒,也能讓他這條命多耗一陣子,這個時候直接用藥只會錯上加錯。

她渴望勝出之心並不強烈,故而心平氣和的慢慢鑽研。

觀賽台上搭了碩大的涼棚。皂吏,丫鬟伺候眾官員左右,褚辰,文天佑與葛大人位列上座。

葛大人坐在二人中間,紫藤木椅之間只隔著兩步遠,仍舊覺得壓力甚大,如同被做成了夾饃,叫人好不僵硬。

「咳咳」

藥王大賽比不得龍舟賽,更不像摔跤那般叫人熱血沸騰,場下是一片死寂,只有動作,沒有聲音,葛大人終於耐不住左右兩邊權臣的威壓,假咳了幾聲,又道:「下官聽聞太傅大人已告假數月,不知打算在金陵逗留幾何?太傅大人若不嫌棄,下官可安排幾處精緻極好的莊子,陪同白姑娘與大人共賞秋色。」

拍馬屁也要拍到點上。

葛大人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察言觀色之能可想而知,連他都看出了褚辰『愛美人』遠遠超過愛權勢。

倘若自己能提供良辰美景讓太傅與其未婚妻花前月下,豈不是一樁美事?

葛大人這邊思量著,未沒有得到褚辰答覆,文天佑清冷的嗓音中帶了少許溫怒:「葛大人掌管應天府,乃我朝之重臣,理應日理萬機,竟不知還有閑工夫作陪?當真是賢德之人。」

錦衣衛指揮使此行,同時身兼欽差之職,此話已經是在警告且示威。

葛大人端著青花鎏金茶盞的手愣是顫了一顫。

得罪了言官,充其量被上書臭罵一頓,可是文天佑惹不得,不能惹埃

可一旁的褚辰只顧目不斜視的盯著佳人,根本就無心解圍。

葛大人只得話鋒一轉:「皇上看重藥王大賽,奪魁者可獲贈宅院一座,這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規矩,白姑娘師承甄劍神醫,幾年前也是他得了魁首,想必白姑娘此番勝算頗大。」說話,他還押了若素五百兩紋銀!

文天佑聞言,堅挺的鼻樑微動:「哼1他幾不可聞的嗤鼻一笑。

場下,妙齡女子,絲帶束腰,那把細腰未免也太細了,簡直一捏就斷,盤起的髮髻下面是白皙的晃人眼的脖頸,更襯得胸前的飽鼓,饒是帶著面紗,也能瞅見楚楚風情,尤其是她專心致志的模樣。

文天佑只覺一股燥熱向下腹涌去,突然坐立難安。

算她運氣好,有了褚辰這個未婚夫,否則他會叫她徹底『臣服』!

觀賽台上十來位官員坐在下首,皆是面不露色,既然沒有能力給當朝權臣留下好印象,那不如什麼印象也別留下,各個正襟危坐,能低調則低調,連喝茶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萬般安靜之中,一陣咳嗽聲場下傳來,眾人的目光皆投到了洛陽李家大夫身上,只見他手下的葯人明顯有了蘇醒的跡象。

當眾人屏氣凝神之際,那葯人一口暗紅色血跡噴了出來,染紅了白巾三尺。

有皂吏和仵作上前查探,須臾折返稟報上座上三位大臣:「回稟三位大人,此人已斷氣,經脈俱損,五臟已毀。」

一言至此,葛大人陷入艱難,這到底是算救活了?再死去?還是壓根沒有救回?

洛陽李家的這位德高望重的大夫,臉色微曬,按理說第一輪的規則,是誰先救回活死人,誰便是贏了,而第一輪取得便是前七位。

雖然此人終究還是死了,可到底還是喘了幾口氣才死的。

說來也怪,他明明下藥不重啊!

上回藥王大賽,也是用的此法,他恰好得了第三。

褚辰未答話,他滿心滿眼,只瞅著自家的未婚妻,她認真的樣子,非常的可人。

這廂文天佑卻是浮躁難耐,他難得動情,還是自己討厭的女子動情!也不知為何揮了揮手,讓仵作與皂吏下去,縣丞以為自己嗅到了準確的信號,朗聲道:「洛陽李家敗1

是以,李家代表被帶了下去,只能無緣第二輪,當場差點氣的老命嗚呼。

半柱香后,若素手下的活死人睜開了眼,褚辰唇角微揚,有種與有榮焉之感,若素的動作,他全程都看進了眼裡,步步細緻,穩重謹慎,他褚辰今後的妻,大抵只有她能配得上。

若素回眸朝著觀賽場淺淺一笑,面蒙白紗,只能看見一雙盈盈的水眸,叫人看見了,產生了她是在看自己的錯覺。

文天佑神情一滯,或許咳嗽會『傳染』,他以拳抵唇:「咳咳」。

眾官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褚太傅的未婚妻,那褚大人肯定是向著白姑娘的,而文大人此舉,無疑是在召喚各位:趕緊投簽!

縣丞收到了葛大人傳來的眼神,朗聲道:「白若素第一局過1

聲音朗朗,悠長且響亮,若素由丫鬟伺候凈了手,繞過迴廊,去了後院暫且歇著。

一個時辰后,前七名盡數評出,晉陽王家也在其中。可惜的是,除了若素醫過的死囚,其餘皆沒有活過半柱香便咽氣了。

第二場比試在城南曠地,參賽者需用有限的藥材,配置出一味藥物,每次大賽所定藥物皆不相同,此番大賽是針對肺癆而定下來的。

要知道肺癆是沒有根治的藥物可取,這一次算是給勝出的七位佼佼者出了一個難題。

所能用上的藥材也極少,要當場想方子,當場配置,配藥並不難,難的是藥材有限,且能用上的實在是極少,要考慮藥物相剋相聲,此消彼長,每一個細節都不能出錯,否則配出的就極有可能是毒藥了。

三足麒麟瑞獸香爐中,計時的香料已經點燃,秋風吹過,落下塵埃,隨後隨風而逝,只能看見點點的火星。

時間一點一點逝去,褚辰毫不懷疑若素的能力,他靜等著,等著牽著她回去,然後接著『練功』。

有官員忍不住打了哈欠,突然,一聲巨響凌空而起,瞬間煙塵漫天,刺鼻至極。

威力之大,遠超神機營的銅炮。

褚辰猛然起身,卻突然被人擋住,數十人,甚至上百人之多,皆是會武功的,文天佑快一步趕至比試場地,隔著濃煙,他第一時間找到了事出緣由。

有人在搗鬼,在此地點燃了火藥,且是數量驚人,加了迷藥的火藥。

「咳咳」

女子清越的嗓音在身側響起,文天佑本想折回,讓身邊的下屬極力追趕歹人,卻是身子一滯,他腳步不受控制邁了幾步,想都沒想,終於摟上了那把肖想了好些日子的細腰。

「我帶你出去。」

他不容分說的摟著就走,腳步輕盈快速。

周邊立刻陷入嘈雜,濃煙滾滾,伸手不見五指。

煙霧有毒!

高處煙霧稀薄,文天佑便往上走,行至半山腰,濃煙漸漸變得沒那麼刺鼻,若素咳個不停,那玲瓏曲線貼在身上,能感受的明顯,還有起伏的傲挺,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剛立足,腳下一空,瞬間是快速的下落。

若素一驚,卻咬了牙沒叫出聲,二人雙雙墜下,她以為這次定要摔個不輕,誰料落腳之時,文天佑緊緊抱住了她。

四野俱黑,什麼也看不見,唯能聽見對方強烈的心跳和不穩的氣息。

文天佑直覺不妙,已經開始後悔救了若素,可他自己騙不了自己。

他不忍棄她!半生迷糊說ps:中午12點第二更。謝謝136**095和161**956美眉的月票哦。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257章 正面交鋒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259章 雙雙被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