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46章 致命撩撥 2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02日 15:29 [字數] 25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的掌心生了薄繭,若素被他握著時,手背痒痒的。

若素心細,發現褚辰果真不對勁,從京城一路走來,她從沒自己動手剝過橘子,褚辰在她身上的耐心是用完了么?

她莫名的想到了這一點,但與此同時,她也暗自勸告自己,萬不可猜忌賭情。

有時候,萬般情深,也抵不住一絲誤會。

若素深知她自己是個敏感的人,她不喜歡這種性子,也極力在改變,玉蔥一樣的指尖很靈巧的剝了橙黃色的橘子皮,她掰下一片的遞到褚辰嘴邊:「褚哥哥,你先吃片橘子潤潤喉,我一會就讓你瞧瞧,怎麼收拾了這登徒子。」

褚辰咽了咽喉,拒絕不了,也接受的不自然,二人的相處,一直是他對她好,他的付出和照顧成了習慣。

此刻,褚辰薄唇微啟,迅速含了柑橘,臉色微微泛紅,王璞等人簡直不敢直視。

甄童又是重重的一聲『哼』!

「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依我看,你這妮子是唯恐我的存在,會對你造成威脅吧,論腦子,論資質,論血脈,我哪一點都比你更有資格繼承祖上的衣缽1

「當真以為我是被蒙在鼓裡?你這是以色/侍人以色/謀私,你敢說你沒有故意誘惑當朝太傅,讓他暗中替你賄賂了族裡的人?1

甄童越說越氣,就是看不慣若素的嬌媚態,她身上哪一點有甄氏傳人的樣子?丟進風月場上倒合適的緊。

若素品著柑橘,安靜的聽完了他的宣洩,待得手中橘片盡數吃完,她拍了拍手,骨子裡原屬於白若素的『野性』騰的一下被甄童刺激了出來。

她仰望著遠處屋檐下垂掛的紅縐紗的燈籠,一臉的不以為然:「是又如何?不是又當如何?我且問你,我若無德無能,那你呢?一個採花賊,也敢說自己是正統的甄氏血脈?祖師爺在外偷香竊玉,也是借著開枝散葉的名頭,試問你無故玷污良家女子到底是出於何心態?該不會是以身試藥吧?」

若素挑釁的鄙夷一笑,又道:「素素有一事極為好奇,師叔這嗓子可是天生的?如若是從胎裡帶出來的,唯恐是那裡出了問題。」她往甄童下身瞟了幾眼,滿目不削,叫『師叔』二字時,吐詞明顯貶低。

這無疑是掐住了甄童的七寸,他一怒而起:「好傢夥!你他/娘/的還敢跟我提這事?小妮子,我問你,你謄寫的那些個藥方,到底有沒有解藥?」

若素輕笑:「師叔啊,原來月前丟失的幾本醫書真是你拿去的,你想要師侄的醫學精髓,你早說呀,我送你一整箱。至於解藥我差點忘了跟師叔您說了,這些都是師侄私底下研製的方子,還在試藥階段,您聽懂了么?」

她看著甄童,搖了搖頭,沒給甄童開口的機會,接著說:「嘖嘖看師叔這樣子,怕是師侄的藥方子出了岔子,不過師叔大可放心,師侄斷不會叫師叔白白『試藥』,過幾日,待族中長老到了金陵,師侄會將您老人家親自送到前輩們手上,您的過錯全由他們定奪。不過師侄在此之前,有件事想驗證一下,還望師叔配合。」

若素巧笑嫣然,美目流轉,彷彿千萬風華都在她一顰一笑之間。

可甄童卻覺得她笑的高深莫測,他牙關發顫:「你你想幹什麼?」

他很清楚,但凡鑽研甄氏醫術的人,行為皆大同小異的古怪,甄家的醫者,為了證『醫道』,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若素調皮的眨了眨眼:「我只是想知道,自從那日客棧一遇后,師叔怎滴後來就沒出現過,可是因為我登船的緣故?您怕水么?您是江南人士,怎會怕水?真是好生怪哉?」

話鋒一轉,若素對墨殤吩咐道:「將此人拖下去,扔進後院荷花塘了,看看他是沉是浮1

墨殤一愣,在得到了褚辰的眼神示意后,拎著甄童就往後院走去,很快就傳來了他尖銳的歇斯里地的狂叫聲。

廳堂內,氣氛古怪,王璞撓了撓腦袋,不明白這是玩哪一出,既然採花賊抓到了,要不就是送衙門,要不就扣下來試藥,『沉潭』算哪回事?

若素的每一個動作,褚辰可謂都能看明白,可這一次,他也不解了。

原先,他也猜測過,甄童之所有遲遲未曾露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怕水。

「素素,他若真淹死了,對你無益。」褚辰道。

甄童犯了再大的錯,他也是甄家人,理應由甄氏族長出面處置,藥王大賽在即,這是一個讓甄家人徹底接受若素的最佳時機,也是讓那些不服氣的人徹底閉嘴的好時機。

斷然不能因為甄童這隻蒼蠅給攪合了!

若素明白褚辰關心她,他每一個考慮也都是站在她的角度,說實話,她感動,也心動,這一生能有一人視自己如珍寶,護在掌心,好生憐愛,如此,足以。

「褚哥哥,你放心,我自有打算,你還要吃柑橘么?我看你唇角有些干,眸中還有血絲,你張開嘴,我檢查一下你的舌苔。」若素一隻小手很快就湊了過來。

滿屋子的人皆如身處烈日下,備受煎熬。

若素也意識到她的變化,順道解釋道:「舌苔乃胃氣所生,五臟六腑皆稟氣於胃,觀舌苔,可察臟腑寒熱虛實,有無病邪癥狀。」

眾人穩穩的站著,一動也不動,聞言后,心道:是啊,白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又是個大夫,給人看診實屬正常,她怎會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太傅大人?一定是想多了。

柔弱無骨的小手在褚辰緊抿唇邊一劃而過,還帶著茉莉的清香和她身上淺淺的女兒香。

褚辰覺得他確實有疾了,有大疾!

「都出去1他悶聲低喝,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怒氣,鷹眸中的血絲愈加明顯。

王璞等人紛紛屏退,廳堂內很快空無一人,若素暗自納罕:褚辰到底是簪纓貴胄,又是個自詡清高的,他在下人面前肯定羞於吐出舌頭。

這般想著,若素為自己方才的言行舉止深感歉疚,他事事為她考慮,可是她卻差點損了他高高在上的面子。

看來,今後入了侯府,要注意的地方還有很多。

「現在可以查看了?」若素問。

褚辰俊朗的腮幫子動了動,下巴處刮的非常乾淨,讓他看上去清爽儒雅,若素正等著他張嘴,卻在下一刻被他拉了起來,猛然一拽,整個人被他帶入懷裡。

若素碰觸到他堅實的胸膛,隔著薄薄的夏裳,她都能感覺到他的熾熱。

「你?唔1

親吻來的突如其來,直接略過了淺嘗慢品的步驟,翹入貝齒,就開始攻城略地。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