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05章 夜來探 2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11日 19:32 [字數] 34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燭火隱隱。

褚辰健碩的臂膀格外的寬闊,若素麵若無事,實則心跳如鹿,還是頭一回這麼近距離的看著一個男子的軀體。

光線昏黃,映的他結實的腹部顯得那麼的不真實。

這人不是文官么?怎麼?跟武將似的?

若素只看了一眼,就覺得看不下去,她悄悄撇過了臉去,站在腳踏上,被銀勾勾住的帷帳悄然的拉下。

褚辰抬頭,就看見她背對著自己,嬌小的身段俏生生的站著不動。

他笑了笑,寧眉縫了傷口。

「有金瘡葯么?」褚辰嗓音疲憊。

若素轉過身,從藥箱里給他取了一瓶甄氏獨創的藥粉,見他已經處理好了傷口,就把帶血的衣裳拿下了榻。徑直走到火盆前,扔了進去,點火燒了。

褚辰敷過葯,見若素謹慎的程度可與他分庭抗禮,好看的唇角揚了揚,到底是他褚辰心尖上的人,不是一般女子能比肩的。

做好這一切,若素繞過屏風,將隔扇稍稍開了縫隙,好讓難聞的燒焦味儘快散去。

她身上只穿了中衣,在外頭待了一會,便又走進了屏風后。

由白玉和翠玉嵌成的百鳥錦屏,華麗精緻。可不知為何,若素此時總覺得這略顯奢華的屏風看上去有些『輕腐。

她依舊面不改色的拿了外裳,正欲打算穿上,褚辰身受重傷,不問也知道此事關係重大,能對當朝太傅下如此重手的人,絕對是身處高位的,甚至可能是

若素沒有接著想下去,她打算今晚就讓褚辰歇息一晚,自己則暫且去西次間過一宿。

腰間陡然一緊,若素嚇的一凜,磁性低沉的嗓音像是隱忍著某種情緒,低低道:「素素別走。」

褚辰當然明白她在想做什麼。

沒等若素開口,他又道:「你是我褚辰的妻,就算旁人瞧見了又如何!陪我別走好么?」

褚辰上身的衣物都被燒了,她屋裡又沒有男子的衣裳,這是要面對著他『坦誠相待』一夜?

腰間的那隻大手結實有力,若素的手漸漸也搭在了腰間。

一隻兩隻,她將褚辰的手指一隻一隻掰開。

褚辰比她高出了一個半頭,他微微側目就能看見懷裡人兒絕美的雪白通透的小臉,若素心中如萬馬奔騰,一來是在思量著褚辰到底出了什麼事,二來,她已經不太確定對褚辰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了。

方才,她看著他滿目驚心的傷口,明明有那麼一瞬的著急,揪心,甚至是心疼。

她若有所思,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可看在褚辰眼裡卻成了眉目含嗔。

莫不是害羞了?

這兒念頭一閃而逝,懷裡的人較弱無骨,僅僅這樣摟著,就覺得放不開手了,某種壓抑已久的原始的*騰的一下湧起。

褚辰將若素掰了過來,一手捏起了她小巧精緻的下巴。

果然,她是雙眸籠霧的,這不就是羞澀了?

褚辰一喜,低頭正要做些什麼時,若素醒了神:「什麼?你剛才說什麼?」

「」無邊的熱情就那麼被一盆涼水澆灌了下去,褚辰如若無事的看著她,發現她已經伸手撐在了自己的胸膛了。

這是要保持距離么?

褚辰劍眉一皺,低啞的聲音帶著埋怨:「我疼了。」

若素眨巴了幾下水眸,以為看錯人了,這傢伙也知道疼?

他不是冷硬如刀,乾剛獨斷,矜貴清高的么?

就算疼,也應該裝著不疼才對!

若素本著醫者的一顆善心,雙手緊緊抵在他的胸膛上,象徵性的寬慰了句:「你放心,我師門祖傳的金瘡藥效果很好,現已止血,明日早起,便無大礙,你只要忌口,忌辣,忌忌色,不出幾日便可痊癒。這葯可是千金難求的,你運氣好,我恰好預備了一瓶在屋裡頭。」

兩人已有婚約,相處的狀況遠比之前『和諧』了不少。

不過,褚辰知道,他的素素善於偽裝。

『忌色』?

她難道是怕自己輕薄了她,估計這般說的?

褚辰同樣面不改色,全然當做沒有捕捉到她話里的重點,手還是摟在她纖細的腰。

這腰身也太細了,一手可握就是如此吧。

她這樣孱弱,也不知道什麼時侯能長大?如此才能承受的住他

若素仍在堅持,她推了推褚辰:「你去躺會吧,你本失血過多,我去讓巧雲給你煮些參湯,伯府都是舅舅的人,你大可放心,不會有人泄露半句。」當然,她也不會讓旁人察覺褚辰的存在。

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大半夜屋裡頭藏著一個男子,這要是傳出去,祖墳上都能被人罵的冒煙。

褚辰終於放開了她,他當真復而又躺在了床榻上。

女兒家的被褥就是不一樣?還是他的素素格外的香甜?

總之,他一沾被子,就不想下榻。

「素素,你過來。」他看上去有些虛弱,朝著若素招了招手:「我有話要問你,再者,你如果今晚出去睡,必然會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這一點,他倒是說的一點也沒錯。

若素垂眸思忖少許,就搖了床頭的鈴鐺。

巧雲聞聲,走進了屋,一見到褚辰,也是頗為驚訝,不過自家小姐和他已經有婚約了,她抿了抿唇,低聲問:「小姐,您有何吩咐?」

而來,褚辰也不是第一次夜闖小姐的閨房了。

「去煮碗參湯來,記住,要五十年以上的野人蔘,還有明天一早去向春夏要一身舅舅的衣裳過來。」若素吩咐了句,看著褚辰的腹部還有鮮血溢出,又道:「再去拿些布條來。」

巧雲應下,悄聲退了出去。

等到門從外頭被人合上,若素回頭看了褚辰一看,他卻一抬臂,握住了若素的手腕,一拉一扯,將她帶進了懷裡,老老實實的趴在了他胸膛上。一隻手摁著她的肩,另一手輕撫著她披散的長發。

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跳,這種真實存在的感覺真好。

不是棺槨,不是白骨,是鮮活的觸感和香甜的味道。

若素本能使然,想起身,褚辰將她摁在死死的,恨不得塞進自己的體內,這樣她就永遠是他的了。

「別亂動。」他氣息又不穩了。

若素感覺到某處的抵觸,她立馬再也不動了,忙是找了個話題:「你還回嶺南么?」

褚辰無比憐惜的撫摸著她濃密柔滑的三千青絲,今夜冒著生命危險來看她,是值得的,他聲音柔和:「我會消失一陣子,不久會光明正大的出現,你父親一切安好,你不用惦記。」

夜半寂寥,室內燭火灼灼。

褚辰闔眸休憩,鼻端傳來絲絲縷縷的楚楚女兒香,好半晌沒聽到若素說話,他睜開眼看見她瞪著大眼,一動也不敢動的樣子,覺得很可愛。

她到底還是顧及自己的。

換作尋常,又豈會安分的讓他抱著?

「跟我說說,喬魏遠是怎麼一回事?」褚辰想到了什麼,捏了捏若素的耳垂:「你是不是還沒告訴喬家人,你已經與我褚辰有婚約在身?」

若素抬起頭,對上了他一雙凝視的眸子,像是很有意見。

「你不是也沒對外說么?萬一被侯夫人知曉了,我可不敢保證,她會不會來攪了葯堂的生意。三表哥也是一時糊塗,我會讓他知難而退。」若素被侯夫人拿喬過,褚辰未回京之前,她還不想鬧得人人皆知,更何況如若事情有迴旋的餘地,她也不一定非嫁褚辰不可。

褚辰聞言,心有些疼。

她想的比他還多。

「此事你無需操心,褚家一切由我,你要是介意,成親後分出來即可。」他也想單獨購置一套院子,只有他和她就行,要那麼多旁人同住作何?

若素不敢置信的愣了愣,褚辰可是褚家嫡長子,又是爵位的繼承人,他分出來?

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你這樣做,世人會怎麼看我?」定會指責她以色侍人,勾的褚辰連家族榮耀都不顧了。

褚辰飽含溺愛的笑了笑,摟的更緊了些:「都隨你,只要你嫁我,你想幹什麼都可以。」

真的么?若素感覺自己產生了幻覺。

前世聽聞過褚辰的威名,簪纓世胄,聖眷優渥,淵渟岳峙,皇上選定的最完美的輔臣,今後定是權傾朝野的。

他的這顆心也會留給兒女情長?

巧雲敲門而入,若素忙推開褚辰起身,褚辰也不攔她,沒成親前,總得給她適應的機會。

褚辰喝過參湯,調息的一下身子,氣色很快就恢復了不少。若素又給他的傷口綁上了布條,直到他穿上白虎的衣袍,才算了事。

眼看天就快亮了,他硬是拉著若素小憩了一會。

又是日晒三杠,若素醒來時,身側已經沒有人了,床榻上只有被躺過後留下的痕,還有一些血漬。

她驚訝的發現,有褚辰在身邊,她竟然還能睡得著?還睡的那麼香?半生迷糊說感謝220***23美眉的月票啊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204章 夜來探 1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206章 山雨欲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