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94章 只為你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3日 03:25 [字數] 49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十三王爺的處境與邱言仁相比,可謂截然相反。

皇上要借反賊領殺一儆百,十三王爺這條命還能活著再返京城。

白虎讓手下的副官記錄了其相關罪狀,賜封承恩伯的聖旨還未下來,他此次出兵實屬師出無名。

不過,這並不妨礙白虎的慣常做派。

十三王爺自被驅逐至嶺南,燒殺搶掠,做的都是有損於民的勾當。

白虎早就想一舉剷除了他。

絕非因為十三王爺是朝廷通緝的反賊。

權勢與他而言,也是可有可無的身外物,他不懂長姐,也就是白靈為何那麼想去京城。

還想要他一道進京。

「你再不來,我都快等不及,打算自己動手了。」白虎眼角的餘光瞥見了褚辰,側身給他讓了道,調侃道:「我那外甥女你沒把她怎麼著吧?」

褚辰鷹銳的眸掃在了被捆綁的十三王爺身上,對白虎的揶揄視而不見。

很明顯,白虎也不打算放十三王爺活著回京。

「師兄,你不下手也無妨,正好我眼下還不是朝廷命官,自然不必受皇帝的旨意,就讓我一刀了解了他,給素姐兒報仇。」他是想給嶺南百姓報仇。

白虎膚色略顯麥黃,是那種健碩的沙場男兒本色。

他最瞧不起白面書生,卻對褚辰極為敬重,當初三人在師傅手底里求學,除了兵刃這一塊,他是樣樣都比不過褚辰的。

褚辰側過臉,與白虎對視,嗓音雄厚:「師弟,你還是先回去等著接聖旨吧。」

十三王爺必須死!

而且,只能死在他手上,才不枉嶺南這一趟千里迢迢。

白虎與褚辰年紀相當,真要論起身份背景,竟然一個是臣,一個是君。

褚辰收斂了眸中的異色又道:「小女子,總是要哄著點才行,這人還是由我來殺吧。」

他這是明言,要親自為若素報仇。

聞言,白虎驀的一愣,頓了頓才仰面大笑:「哈哈難為師兄了,聽聞我那外甥女還是個倔脾氣的,你多保重。」

白虎很快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地牢。

收拾了十三王爺,他無比開心與釋然,總算能對得起嶺南百姓了。

地牢里除了褚辰之外,還有王璞。

「主子,您真要」王璞欲上前制止褚辰,違背聖意,罪名可小可大。

此時,十三王爺被堵住了嘴,肥厚的腮幫不住的搖動,像是求饒。

自古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褚辰不會和這樣的人浪費唇舌,連一個字也懶得和他說。

「主子,還是屬下來吧。」王璞替褚辰做了一切會污了雙手的事,這對他而言,也是使命。

褚辰卻一手擋住了他:「不必,你退下。」正當取了長劍對準了十三王爺的胸膛刺下去時,一陣急促如閃電的箭風傳來。

是黑白羽靈箭!

文天佑的專用!

箭風如赤如電,自褚辰身後飛來。

褚辰耳郭輕動,瞬間側身,幾乎是一個電花火石之間,箭身從眼前飛馳而過,剎那間十三王爺的額心出現一點紅,緊接著才見鮮紅的血液順著額頭流的滿臉都是。

這一幕生的太快,王璞做好護主攻勢時,文天佑已然收了弓弩。

他站在牢房門口,鷹眸帶笑:「來人1

「屬下在1文天佑的得力手下似早就有備而來。

「傳信出去,十三爺有違聖恩,對造反一事供認不諱,已畏罪自殺,本官看守不利,還望聖上降罪1文天佑吩咐一番,與褚辰四目相對。

「是!屬下領命1

這無疑是在宣戰,文天佑是想讓褚辰知道,褚家和文家誰也別想逃了皇上的監視和懷疑。

文家要想安然無恙,褚家就得和文家一直明爭暗鬥下去。

皇上最喜隔山觀虎鬥。

雖然斗得辛苦,可也是最安全的法子。

褚辰深幽如古潭的眸眯了眯,四周靜若無聲。

他和文天佑都心知肚明朝堂權衡的道理。

可這一次,從私心出,他是真的只為了搏紅顏一笑。

說出來,誰會信呢?

既然如此,他就藉機利用一次,好讓皇上對他不那麼忌憚,一個為了女人會違背聖意的臣子,實在是難成大器。

多好的機會!

卻不想被文天佑給半路阻撓。

「太傅大人該不會忘了,本官與白姑娘也算是有交情的。」文天佑也不知哪裡來的興緻,突然想在褚辰和若素之間攪合一二。

「這就算是我對白姑娘的道歉禮吧。」文天佑又道,眉宇間的玩虐實在明顯。

他這樣一個人不該有如此態度!

褚辰凝眸:「那我倒要替素素多謝文大人了。」

文天佑將手中的弓弩交給了手下,好整以暇的看著褚辰變了臉色,卻故態復萌道:「謝就免了,哪日當面向白姑娘討要幾副膏藥才是真的,那天在林子里,要不是太傅大人追的急,我早就將白姑娘送回去了,也不會被瘋馬巔著。」

文天佑有無事生非的嫌疑。

他一個整日騎馬的人會被瘋馬巔傷?

褚辰唇角劃開一抹高深莫測的淺笑:「文大人當真立馬萬言,不過實在是不巧了,我確有窮追不捨的理由,她是我未來的夫人,我當然不能勞煩文大人親自護送。」

言罷,他的臉色綻開一種闊別已久的欣喜。

未來的夫人!

這輩子,她一定會是他的!

文天佑囊焐在一瞬間消失殆盡:「太傅大人行動倒是快那本官要先恭喜了。」

褚辰能當面說出這番話,已經是在宣示他與若素的關係了。

是呢!

白啟山入閣拜相又近了一步。

誰不想與他結親!

更何況還有一個承恩伯。

文天佑突然又覺得無趣了。

不過是個女子罷了,定沒定親?又和誰定親?與他何干!

都是凡塵瑣事,與他無關的瑣事!

文天佑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幾乎出了地牢就帶著錦衣衛在趕往京城的官道上絕塵而去。

王璞狐疑,小心問了句:「主子,文大人起先讓您留了十三爺活口,可怎麼又親手殺了他?還宣稱是畏罪自盡?屬下實在不明白文大人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他不明白,可褚辰卻是心中瞭然。

在瀰漫著血腥的牢房中默了默,褚辰從袖中取了一條雪白的錦帕拭了拭手扔在了青石地面。

「他這是將了我一軍1褚辰提步轉身走出牢房:「無礙,以後有的是機會。」

王璞還是未能領悟,抓著腦袋,似懂非懂。

十三爺畏罪自殺的消息,以最快的度傳到白啟山耳中。

他略顯懷疑:「十三王爺貪財好色,又是個貪生怕死的,豈會自殺?這如此也只能如實稟報皇上了。」

此時,若素也在白靈的院中,她聞言,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中盤旋。

該不會是褚辰吧?

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褚辰殺了十三王爺。

不是若素對褚辰的痴心過於自信,而是這人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出來。

所以,便讓巧燕去照壁守著,一旦褚辰回府,就去通知她一聲。

有些事還是要問清楚的。

於是,巧燕還特意帶了支芙蓉色蠟花在髻上才去了前院照壁。

直至紅日落了日山,褚辰的馬車才停在了朱門石階之下。

巧燕遠遠的就瞧見了騎在高頭大馬上的王璞,只覺一身黑衣的他英姿颯爽,風度凜然。

她的跑下石階,喘著粗氣看著王璞道:「我們家小姐想見見你。」

而這時,褚辰正撩開帘子下了馬車,聞此言,看著王璞,劍眉一皺。

王璞被這麼一看無意識的咽了咽口水:「燕姑娘,你把話說清楚?」

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萬一鬧出了什麼勞什子誤會,他只能洗乾淨脖子,等著主子來砍了。

巧燕笑嘻嘻的看著王璞,眨巴著大眼,驀然醒悟,轉爾對著褚辰,屈身福了福小聲道:「世子爺,小姐小姐說有話要問您。」

這樣才對嘛!

王璞暗自唏噓,這姑娘損人的本事可不小,下回見了她得繞道走。

褚辰俊顏冷傲,那股子與生俱來的力挽狂瀾的氣魄在這樣的黃昏愈明顯。

他一語未,踏進府門朝著西廂院走去。

巧燕知道自己犯了錯,待褚辰遠去,才抬起頭,再想瞅瞅王璞時,人已經不知蹤影了。

「哎!剛才還在的,怎麼說走就走了1巧燕左顧右盼之後,跺著腳有些氣餒。

殊不知,王璞正在門外牽著馬,褚辰去的是若素的院子,他是不敢跟著,也不能跟著的。

可燕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姑娘說話怎麼一向沒頭沒尾的!

王璞悄然的牽著馬,一路從角門進了馬廝,心想堅決要遠離白姑娘身邊的丫鬟。

褚辰興緻盎然的坐在花廳靜等,眼看就要立春了,他心頭的某種異樣越來越強烈。

若素知道他來了,手中拿著幾張事先寫好的紙,很快就坐在了褚辰對面的杌子上。

「是你殺的?」第一張紙,若素開門見山。

褚辰先是欣賞了她的小篆,而後才頗為閑情愜意的搖了搖頭:「不是。」

「你想殺他?」這是若素拿出來的第二張紙。

褚辰不得不承認,他的素素很聰明,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若素想問什麼,他也很清楚:「嗯,我確實想,卻還是晚了一步。」

若素垂眸思忖了片刻,持筆在白紙上寫到:「你在謀划什麼?」

既然決定要嫁他了,總得確定此人不會誤了她大半輩子的期許吧。

她問的很直接,明知這樣似乎不太妥當,可還是問了。

和褚辰這種人打交道,耍心機才是真的找死。

「你不相信我這麼做只是為你了?」

夕陽西下,落了滿院的霞光,褚辰的臉埋在一片暈黃下,冷峻的傲然中多了幾分溫和。

他又道:「你放心,什麼沒謀划。」

她是擔心他了?

褚辰心尖像是被什麼柔軟的東西碰觸,又像冰凍的川原開始了融化的痕。

他伸手,不容反抗的握住了若素的小手:「素素,我」

情到深處,總是想和喜歡的人多親近。

更何況還是肖想了兩輩子的人兒。

「咳咳咳」

若素正要抽出自己的手,月門處傳來白啟山尷尬且帶著溫怒的輕嗑。

二人幾乎同時一僵。

若素站起身,朝著白啟山福了福。

白啟山面色不善的款步而來,他回憶方才這一幕,怎麼覺得若素和褚辰早就暗生情愫?

他到底是蒙在鼓裡的。

竟然是最後一個看出來的!

褚辰卻沒覺得有多尷尬,上輩子,若素總愛找理由粘著他,恨不得就賴在他身上。

他是一個以國家為重的七尺男兒,當初只會將她推開,避著她,。

而如今,他也不想顧及男女大防。

褚辰替白啟山倒了杯茶:「白大人請坐,我與素素的事已經談完了。」

白啟山不情願的落座,心裡頭五味雜陳,他捏了捏手中的信,對若素道:「素姐兒,京城喬家來信了,估摸著是你外祖母寄來的。」

外祖母!

若素欣喜難掩,接過信箋,當場就想打開看,可看著褚辰和白啟山大有不肯就此離去的意思,她也就作罷了。

「不打開看看?」褚辰抿了口茶,眸光溫和。

白啟山斜睨了他一眼,慈愛的笑道:「是啊,素姐兒,你外祖母許是想你了。」

若素看著二人似乎並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這般謙和,心中暗道:看來說不了話也並非是壞事。

起碼眼下,她說什麼都會是錯的。

若素單手摸了摸喉嚨,作痛苦狀。

為了逼真,秀美一蹙再蹙。

白啟山見勢,平日最喜歡的漢陽霧茶也不品了,起身吩咐道:「還愣著幹什麼,扶小姐進去歇著。」

巧菊應下,愣愣的攙扶著若素進屋。

褚辰也起身,欲跟上前,卻被白啟山擋住:「褚辰!你且隨我過來,清風寨聖旨已到,想必此事你也已經知曉。樹大招風,我白家恐怕今後不會再太平。」

這是在告誡褚辰。

想反悔還來得及。

褚辰垂眸看著白啟山摁在自己胸前的手掌,四兩撥千斤道:「這天下的事,何事太平過?」他語氣堅決。

白啟山欲言又止。

二人僵持片刻,一道離開了西廂院。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193章 親事定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195章 道迷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