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79章 有何意義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9日 06:50 [字數] 46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79章有何意義

喬魏遠的馬車剛到影壁,喬老太太屋裡的婆子就迎上去,恭敬道:「三少爺,老祖宗讓您過去一趟。」

馬車帘子被人掀開,一張舉世無雙的少年郎的臉露了出來,雪天的微光映的他俊朗的面容盈盈如玉。

婆子暗嘆:三少爺繼承了二爺和柳姨娘的所有優點,還是個解元朗,這樣的翩翩佳公子竟出在了喬家,當真是祖上積德。

「嗯,我知道了。」喬魏遠認出人來是容嬤嬤,一向冷傲視人的他,略顯謙和了些。

喬魏遠下了馬車,身後簇擁了幾個隨行的小廝,看這架勢,頗有幾分家主之范。

老太太屋裡點了濃重的檀香,才幾個月下來,人已經乾癟如枯枝,只是因心裡惦記著某些人,某些事,她強硬著撐著最後一口氣,暫時捨不得撒手。

「孫兒給祖母請安。」喬魏遠撩開衣擺,雙細齟罄瘛

喬老太太悶咳幾聲,給秦香使了眼色。

她似乎說話都顯得費力了。

秦香忙給喬魏遠端茶送水:「三少爺可算是回來了,您去田莊的這些日子,老祖宗可惦記著呢,又尋思著那邊伙食不佳,生怕您餓著凍著。」

「孫兒讓祖母挂念了,是孫兒的不是。這不,事情一料理完,孫兒就趕著回來了,過幾日,便是除夕夜,孫兒還想著陪您守夜呢。」喬魏遠對喬老太太是真的敬重,這個老者不僅待那人心善,待自己也是極好的。

喬家子嗣中,也只有喬魏孟和喬魏遠可以撐起門楣,喬老太太眼底透著欣慰,面容疲憊:「你也別怪祖母狠心,讓你接手田莊的庶務,歷練一番也是好的,等到了來年去了國子監,你又要一心撲在舉業上,咳咳與你同歲的隔壁王家二公子上月剛訂了一門親事,你也不小了,成家立業成家立業,先成家才能立業。」

喬魏遠端著茶盞的手微滯,心中頓時明白喬老太太叫他來的目的:「孫兒不該讓祖母操心,等三年後殿試結束,再作考慮也不遲。」

那人不在了,他娶不娶親又有什麼意義。

喬老太太語重心長:「你是二房的嫡子,你母親又是個不爭氣的,現在半瘋半傻,哪裡會為你操那份心,至於王鳳就更別指望了,祖母也知道門當戶對與你今後的仕途而言有多重要,白大人怕是遲早有回京的一日,以你看,素姐兒如何?」

這才是正題吧!

喬魏遠邪治的唇幽幽揚起,似自嘲,似不以為意的淺笑,與他溫文爾雅的面容實不相符:「祖母,表妹是個奇特的女子,也生的好看,不過孫兒不喜歡她,也從未想過娶她,祖母還是不要花這份心思了。」

喬老太太深幽的眸子一下了陰沉了下去,喬魏遠要是不娶若素,難道讓皇家的子嗣娶她?不行,她的嬌嬌外孫子絕對不能成為下一個喬莫儀。

「為何?你與素姐兒有什麼過節?她哪裡不好了?外頭那些個謠言都是不可信的,素姐兒的為人,你還不清楚么?」喬老太太不甘心,在她眼裡,喬魏遠和白若素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若素到底是喬莫寧的骨肉,喬老太太這裡的用意多半是讓女兒的骨肉再度回歸喬家,當然她當初也有為若素打算,原以為白啟山仕途坎坷,可如今看來,興許還有扶搖直上的一日。

喬老太太心下百轉千回,自己此刻這番用心是不是自私了?

喬魏遠站起身,走到老太太面前鞠了一禮,猶是恭敬道:「祖母,此事無關表妹,是孫兒不喜歡她,更不想娶她。」

決絕的闡明了自己的想法,喬魏遠便告辭道:「孫兒還有幾筆賬目沒有清算,還望祖母體諒。」

言罷,喬魏遠一如既往的走的悄無聲息。

喬老太太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深知這個孫子性子極為剛烈,家中是無人可以改變他的想法的,連連嘆著氣:「真是我做錯了么?」

容嬤嬤也大為驚訝:「按理說三少爺當初不願娶素姐兒還存了原因,多半是白大人與他的仕途無益,可現在但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皇上還是器重白大人的,怎麼三少爺還是油鹽不進?老祖宗,老奴覺得三少爺或許真是不中意素姐兒。」

屋裡檀香未盡,几絲涼氣從窗欞的縫隙穿了進來。

身子骨弱的人對寒氣最是敏感,喬老太太冷的一顫,目光憂鬱道:「不娶也得娶!你以我的名義寄封信去嶺南,就說我老太婆子挂念素姐兒,讓她開春就回來。遠哥兒不懂事,素姐兒還是明理的,我相信她也不願入宮門。」

容嬤嬤擔憂喬老太太的身子,讓秦香伺候著服用藥后才退了出去寫信。

「眼下恰是年關,怕是沒個把月也寄不過去。」容嬤嬤收了筆嘆了句。

此時,秦香正匆匆走進了下人房,雙目含淚,緩緩從袖中掏了條帕子出來,嗓音哽咽:「那嬤嬤明個兒一早就該把信寄出去了。」

雨雪天,天色昏暗,屋裡頭點了蠟燭。燭火下,那條著蘭花的方帕上,鮮紅的血跡比以往每次咳血都要多。

容嬤嬤怔了怔,饒是見慣了,還是有些觸目,像她們這樣伺候了主子一輩子人老僕,主子一走,她們大抵都是賞賜了銀子,從此放出府去。

若素去了后罩房,東去和東來緊隨其後。

她步子頓了頓,望著天際的浮雲思忖一二,轉爾吩咐道:「請先生去長亭一敘吧,記住,不得對他無理。」

東來和東去應下,去了后罩房解開了忘川身上的繩索。

忘川自醒來后,既不惱,也不氣,任由著幾人鬆綁了他,又領著他朝著外頭走去,剛踏出房門,刺目的陽光令的他眯了眯眼。

片刻,便可見黑瓦白牆的水榭長亭,長亭之中,纖細玲瓏的身影婷婷而立,女子美目流連,顧盼生姿。

忘川面上淺笑,抬步走近:「你膽子很大。」這是他對她的初次印象,那日,在賭坊,敢挑戰他忘川的賭徒少之又少,她卻力挽狂瀾,第一局就勝了自己。

若素微斂眸,淡淡一笑,再度抬眼時,方才還是美艷的眼波里多了一份堅定:「舅舅說你手上的兵器十分獨特,殺傷力很大,你可知官兵士卒都是有家室的,他們家中也有父母妻兒。」

她直入正題,直覺告訴她,虛與委蛇的手段用在忘川身上只能是白費唇舌。

忘川好像有些失望:「你非要跟我談這些?」

若素擰眉:「這也是我抓你來的目的。」不然,還能談什麼?

水榭邊也種了墨竹,這個時節竟還蒼鬱的很,風一吹,沙沙作響。

忘川的手很是修長白皙,他低頭摩挲著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整個人儒雅淡漠,用梅蘭竹菊來形容他極為恰當。

這樣一個人不該是不顧眾生生死的。

「呵呵你很直接。」這是忘川對若素的第二個印象,在他的那個世界,大多數年輕人都是直接的。

二人的談話始終沒有進展,東來和東去就直立在不遠處,若素正要說什麼,忘川突然打斷了她:「要想讓我幫你你們,也不是不可以。」

他的妥協並未讓若素有半點釋然,她感覺忘川提出的要求肯定是她,又或者朝廷滿足不了的。

「那你說說看,你要怎樣才能不助紂為逆?」若素追問道。

忘川搖頭失笑:「助紂為虐?你還有些事根本弄不清。這個世界上沒有惡人和壞人一分,所謂善惡也只是立場不同罷了。」

說她小?

她可是活了兩輩子的人了!

不過,若素對忘川的見地卻不置可否:「你說的沒錯,善惡不過是個人立場而已,可無辜的百姓又有什麼錯?我並非讓你投靠朝廷,只是希望你能顧及百姓和無辜的性命。」

聞言,忘川像是陷入了沉思,風拂起他的長袍,傾長的身影被日光投下的光線拖得老長,有一種滄桑過後,不問世事之感。

半晌,才道:「你覺的我是個好人么?」問完,他自己都覺得無比幼稚可笑。

若素一愣,好看的唇瓣劃開一抹美艷的弧度:「當然。」如此堅定,亦如她方才指責他時一樣的堅定。

「素素,過來1一個低沉略顯溫怒的嗓音傳來。

若素抬目望了過去,褚辰不知何時已經越過東來和東去朝著她走來,大步流星,氣度決然。

忘川劍眉緊蹙,似乎對褚辰頗為反感。

須臾,若素被褚辰拉到身後,畫面倒有些護犢情深。

手腕吃痛,若素掙扎了一下,褚辰身子一怔,頓了頓鬆開了她,轉爾對東來和東去命令道:「此地風大,請忘先生回去1

見東來和東去上前,欲再度將忘川押回去,若素喝道:」住手!他是我請來的客人,不是犯人。」若素與忘川對視,像是傳達某種最後的機會的意思:「讓忘先生自己走。」

東去和東來面面相覷,得到了褚辰眼神的首肯之後,方才一前一後,將忘川帶回了后罩房。

水榭旁很快再無旁人,若素靜靜的等著褚辰的大發雷霆,她知道擅自放了忘川出來很有可能誤了褚辰的大事,可她也十分清楚,像忘川這樣的人,若非真心配合,就算殺了他也無濟於事。

可她等了一會,褚辰對著水面,迎風凝視,再無動作。

若素站在他身後,只能夠到他的後背:「你沒有把人押進地牢,是不是在提防文天佑?還是你想獨享忘川的兵器法門?」她總覺得褚辰在謀划著不為人知的事。

褚辰忽的轉身,居高臨下,帶著賞識卻也好奇的眼神看著若素,性感的唇努了努,有些話還是沒說出口,只道:「你不必過問,總之,我褚辰這輩子負誰都不會負你。」

上輩子一世繁華,卻與一朝落荊

衷心?報國?

忠誰的心?報誰的國?

若素小巧殷虹的唇張了張,面對褚辰如此誓言,她的內心十分複雜,一半是白若素原本的情緒,似在抵抗,另一半是她自己的心緒,她非常清楚,嫁給褚辰定是比當了皇家人要明智。

而且,繼母白靈和褚辰又先後給她灌輸了她不願去想的姻緣,說毫無觸動肯定是假的。

「我還可以再試試。」若素話鋒突轉,試圖掩蓋二人之間無端升起的異樣:「你讓我再與忘川談談,他不是奸詐之人。」

「不行1褚辰想都沒想,直接否決,世態炎涼,人心難測,他斷然不會讓他的素素和這類人相處一刻。

在他眼裡,她只是個還沒及笄的姑娘家,除了憐惜和不舍,還有不信任,對旁人的不信任,對年紀尚小的若素的不信任。

他讓若素去見忘川,純粹是因為他覺得若素在意她那個朋友而已,他要是知道若素會擅自把忘川放出來,他定會先把她給關起來。

「為何?」少女毫不退讓!

若素此刻,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在褚辰面前的任性,這份任性像是習以為常。

她自己都為止驚訝。

褚辰抬手捋了捋她耳際被風吹亂的鬢髮:「我這都是為你好,你是我要娶的人,我還能害你不成1

若素只覺兩腿發軟,他又在信誓旦旦了。

再說,誰說過一定要嫁他了!

若素撇過臉去,抬手摘了片竹葉下來:「地牢里關著的那人還活著么?文天佑問出實情,該不會留著他的吧。」

褚辰上前一步,擋住了吹在若素身上的西北風,輕笑道:「你是想套我的話你真正想知道的不是那探子是否還活著,而是文天佑有沒有問出什麼你不知道的事情。」

一語成戳!

若素抬頭看著褚辰,那黝黑深沉的眸子彷彿看透了她所有心事:「你知道1

褚辰輕笑,好看的唇似乎想要施以侵略才能安穩,男人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總會想著挑逗對方:「我的確知道,不過要是告訴你,我能有什麼好處?」

二人目光在半空交織,風一吹,龍延香的味道撲鼻而來,若素臉色微紅,眼眸里倒影出的那張臉實在是可惡至極。

她伸手在他身上一推:「我不稀罕知道。」

褚辰任由她推了一下,依舊穩穩的站著:「那我可要去衙門了,你莫要後悔。」幽若古潭的黑眸似笑非笑。

若素瞠目結舌,還真拿她當不懂人情世故的女娃了!想誘惑她么?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178章 我欲沉淪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180章 暗度陳倉(4500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