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35章 矛盾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27日 20:43 [字數] 46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客忘闌珊,越往南邊走,秋色-來的越遲,蒼天的柏樹猶是蔥鬱。pbtxt

離開京城已有數日,押送朱允弘的官吏在一處驛站歇下,再過幾日便要到白啟山管轄之地了。

褚辰有潔癖,出門在外,他鮮少會睡床鋪,一般都是端坐在圓椅上,他閉目假寐,濃密的劍眉緊鎖,那雙修長堅韌的手很有規律的敲擊著椅臂,屬下皆是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打擾。

女為悅己者容,男人也是如此。

離她遠了,他都懶得刮鬍子了。

褚辰乾淨的下巴儼然已經長出了鬍渣,看上去竟也豪不猥瑣,反倒平添了俊逸之外的穩重氣度,千層山般的葳蕤。

朱允弘踏門而入,雖是被誣陷殺人,精神卻好了不少:「太傅,本宮給你帶了好東西,都道嶺南窮苦,以本宮看世人傳言有誤埃」他手裡拎著一隻色澤多變的似禽類的畜生。

太子雖被皇上處置,可名號卻還在,這令的朝中大臣更不敢枉加揣測。

褚辰睜開眼,眸中帶著輕微的血絲,今日-是她的生辰他挽袖給朱允弘倒了杯茶:「太子狩獵的習慣,出了宮該改改了,嶺南不比得京城。」皇家的獵場外層層護衛暗守,想行刺幾乎沒有可能,除非有位高權重的奸佞之臣掌控了大內侍衛和衛所的人。

朱允弘坐在圓椅上,喝了褚辰遞過來的茶,依舊是從宮裡頭帶出來的銀制茶器,他解了渴方才道:「太傅未免過於小心了,本宮如今淪落到此種境地,八哥總不會還把我當眼中刺。」他說話時,打量了褚辰的臉色。

在褚辰面前,他常以『我』自稱,褚辰知道朱允弘也並非表面看上去這般童趣無知。

「過幾日-就不會太平了,八皇子再怎麼心急,也會等到你進了嶺南境地才動手。」褚辰輕描淡寫了一句,右手摩挲著銀制茶杯的杯口,他這一走也不知何時才能回京,他念及若素,竟將喬魏遠和王重林也一併記了起來。這就是吃醋么?

不安,可不是他的做派!

褚辰輕笑著搖了搖頭,橘黃-色的光線把他深邃的眸染成了暗黃-色。

朱允弘問道:「太傅笑什麼?你也以為八哥這次不會放過我,所以才等我到了嶺南境地才動手?」

嶺南流寇肆起,朝廷雖派了官員鎮壓,卻屢次失利,再之先皇的第十三子起兵造反,被文大將軍一路從京城逼到了嶺南,這個地方實在算不得太平。太子若在此地遇害,皇上就是想查也沒那麼容易。

褚辰未語,朱允弘也並非一知半解,他沉默了稍許,笑道:「在宮裡頭從未吃過野味,今日太傅陪本宮烤了這隻雞如何?」

那年往事不堪提,褚辰想起了上輩子若素吵著要吃烤雞的事,他嫌麻煩,便讓王璞去寶月樓包了一隻現成的回來,小姑娘倒也不嫌棄,一個人吃了大半隻,還沒到一個時辰就開始鬧肚子。

他那會子教訓道:「明知你這身子吃不得太多,你還吃1他又不會跟她搶。

小姑娘眨巴著大眼,眼看淚珠子就快掉下來了,未及笄的她已經出落的清麗美艷,她小小的委屈的拉著他衣袖的一角:「我我怕吃少了,會惹你不高興。pbtxt」

褚辰的心也是肉做的,說不動容是假的,可他是褚辰啊,男子生於世,豈能兒女情長?再喜歡她,也放在心裡。

所以這輩子才給她配了藥方,裡頭添了助眠和調理腸胃的藥材。

「也好,今晚換換口味,過兩日-進了嶺南,萬事皆要小心了。」褚辰思緒在外,透過漏窗望著驛站外的行腳商,有一處疑點,他重生以來一直沒有想通。當初皇上到底是想將若素許配給誰?

是太子?還是八皇子!將來儲君的位置又會是誰的?很多事悄無聲息的發生了變化,與他經歷過的大不相同。

褚辰看著朱允弘年輕的臉龐,眸光泛著凌人的寒光。

喬家這日-在祠堂里燒了高香,除卻大房的喬魏孟,喬家這一代的希望都寄托在喬魏遠身上。

放榜之時,正值桂花飄香,故又稱桂榜。

不過,大房倒是冷清的很,連燒火的婆子都知道二少爺鐵定不能中舉。

另一頭,陶氏顧及臉面,饒是知道喬魏遠就算髮跡后,也不會待她如生母,卻還在喬魏氏面前做足了戲:「媳婦已經派了小廝去衙門口打探了,聽二爺說遠哥兒此次中舉是板上釘釘的事,母親莫要焦心了。」

她說罷,連喝了幾口熱茶,這幾日-命丫鬟去西廂院探了探,也沒看到五娘的影子,陶氏安慰自己全當是看錯了,當年的事怎麼可能還有人記得!就算記得,和白若素又會有什麼關係!

一定是想多了。

喬魏氏手腕上纏著佛珠,對容嬤嬤道:「把素姐兒叫過來,今個兒是遠哥兒的大日-子,讓她別去葯堂了,回頭派個小廝去向她師傅告個假。」

容嬤嬤剛邁出月門,門外就響起了一陣動靜,陶氏忙放下茶杯,她這個母親與喬魏遠再怎麼不親,也是二房的正室,喬魏遠若中了舉,她的顏面也會好看些。

打探的人還沒趕回來,衙門的衙役已經快馬登門了,丫鬟領了他跪在喬魏氏面前,他喘著氣拱手道:「老祖宗!天大的喜事啊,貴府三公子中了,還是第一名吶1

喬魏氏深吸了口氣,臉上憂色很快散開,笑著讓大丫鬟打賞了衙役二十兩銀子,又問:「可還有呢?二少爺如何?」雖知喬魏荀中舉是不太可能的事,她還是問了句。

那衙役眯著笑把銀子揣進懷裡,果然中了解元就是不一樣,一般人家也就打賞幾串銅板而已,他捏了捏鼻子道:「二公子怕是還得等三年了。」

褚氏剛進門就聽到這麼一句,當真是晦氣,她想了想還是走了進去,喬大爺上早朝之前交代過,喬魏遠也是喬家的子嗣,今後入了仕,指不定還能幫襯著點長子,左右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衙役每隔三年都往這些世家跑一趟,誰家有人應試,誰家又有誰考中或者落榜,他再清楚不過,瞧見褚氏一臉不悅,他躬身對褚氏道:「大夫人,林家公子也考中了,中的是第十九名1

林慧晴是褚氏未來兒媳婦,而林錦濤又是林慧晴堂弟,這也算是喜事了吧。

褚氏讓婆子打賞了幾兩銀子,便揮揮手讓衙役出去了。

容嬤嬤到了西廂院時,若素正靠在窗前描著花樣,師傅膝蓋不好,她想趕在入冬前給他縫一對護膝。

「姑娘,快別忙了,咱們三公子中了!中了第一名的解元1容嬤嬤喜笑顏開的進了屋。

若素放下手裡的筆,將心裡的喜悅掩蓋了去,她抬起頭,雙眸沉靜無比:「外祖母可是讓我去給表哥祝賀?若素還沒來得及備什麼禮呢。」他出息了,想巴結他的人不在少數,自是不需要自己去獻殷勤。

再者,遠哥兒那樣的性子,送再好的東西,也會被他束之高閣吧。

容嬤嬤笑了笑,湊了過去看了幾眼若素描的花樣,贊道:「姐兒天資聰穎,倒也是手巧的」只可惜從小沒了母親,白啟山又不在京上,要不是自幼缺了教誨,也不會幹出那些事來。

若素讓巧雲把東西收進了竹簍里,遂起身隨容嬤嬤去了東院。

這個時節,景園沿途的桂花樹上已經結了燦黃的星星點點的花骨朵了,今年的花期似乎比往年晚了些。

還未到東院,丫鬟婆子的嬉笑聲就傳了過來。

三少爺中了解元,喬魏氏讓管事撒了銅板和栗子糖。

喬若嬌從大房過來湊熱鬧,碰到若素就拉著她道:「我三哥這會可風光了,前院來了不少大官來恭賀呢,你可備了禮?我把這事給忘了,一會祖母又得訓我。」

若素被她拉著的胳膊肘有些疼:「表姐,你慢些走,我也沒備禮呢。」

這下喬若嬌算是放心了,不過立馬又像捕捉到了什麼信息,睜著大眼問:「表妹,你和我三哥不是正好著么?三哥這麼大的喜事,你多少也該上點心。」

若素撇開她拽著自己的那雙肥肥的手:「我什麼時候與遠表哥好過了?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難怪外祖母一心想給喬若嬌找個簡單的門戶,她這張嘴要是進了侯門,不知要死多少回!

容嬤嬤意味深長的在兩人身後道:「二位姑娘別鬧了,你們都是自己人,備不備禮也不打緊。」

若素進了廳堂,喬魏遠已經端坐在喬魏氏下首的東坡椅上了。

寶藍色紵絲直裰,髮髻上插了竹紋的玉簪子,身形愈發挺拔,只是側臉看上去消瘦了些,不過這絲毫不影響他的俊美,他正垂眸喝著茶,水霧籠著他臉,彷彿一夜之間,整個人變得不太一樣了。

「素姐兒坐到我身側來,你表哥這次中了解元1喬魏氏眉開眼笑的對若素招了招手。

若素聽話的坐了過去,剛坐定便聽到喬魏遠似笑非笑道:「表妹,你不說我要是能進前十就了不得么?如今你可有什麼想說的?」喬魏遠明知若素上回用的激將法,還是質問了一句。

廳堂里除了喬家女眷,還有魏茗香和同住石橋衚衕的王夫人。

眾人聞言,皆以為這對錶兄妹是鬧了天大的矛盾,以至於一個看不起另一個,這會倒好,被瞧不起的三少爺中了解元,這次倒白若素怎麼周旋。

喬魏氏溫和的斥責了一句:「你表妹不過是與你開了個玩笑,怎麼還當真了,如今可是舉人老爺了,莫要與你表妹置氣。」

喬魏遠放下茶盞,指尖在桌案上叩了幾下,復而彈了彈膝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勾唇笑道:「祖母說的是,是孫兒唐突了。」他轉爾看向若素:「表妹可是失望了?」

這個遠哥兒!

若素心中輕嘆,面上沉浸如水道:「表哥說笑了,我自然是盼著你好的,那日-是若素不好,說錯了話,還望表哥別見怪。」

王家夫人看了若素幾眼,打心底的看不起:喬家三少爺中了解元就是不一樣,像白若素這樣倔性子的姑娘也知道服軟了,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還是自家的姑娘有眼光!

王夫人臉色不太好看,要知道王家兄弟二人一個也沒考中,下次秋闈還得等上三年,今後有幸中舉,也和喬魏遠不在一個層次了。

喬魏遠眯了眯眼,若素這般乖巧,他突然覺得沒意思了,便起身對喬魏氏道:「祖母,孫兒還得去前院招呼幾位大人,大伯尚未回來,父親一人怕是忙不過來。」

畢竟有外人在,喬魏氏也不好真的斥責喬魏遠,便放他走了:「你去吧。」改日再找他好好談談。

魏茗香看著喬魏遠踏出月門的背影,心跳的不太平穩,少年解元,過幾年春闈就是進士了,他日-定能扶搖直上,封侯拜相。

她本來對喬魏遠沒多大好感,如今看來也是個可依附的良人,只是她不敢表明心跡,萬一被喬魏氏摒棄了又該怎麼辦?

喬魏遠一走,喬若嬌胳膊肘搗了若素一下:「表妹,你哪裡得罪我三哥了?瞧你這張標誌的臉,真是浪費了,你知不知道王夫人今天為什麼這麼早就過來恭賀?她早就盯著我三哥了,聽說王家小姐對我三哥有意呢,你可要仔細著,別讓旁人鑽了空子1

這是哪兒跟哪兒!

若素心裡苦笑:「表姐,你誤會了,我不喜歡錶哥。」她直截了當的澄清,有些事傳來傳去,就容易成真了,她可承受不起那樣的結果。

喬魏遠再怎麼優秀俊朗,在她心裡,永遠都是遠哥兒,是嫡親的胞弟!

「表妹,你怎麼說胡話了?我三哥可是解元!解元你懂不懂1喬若嬌也不知是哪裡受了刺激,一個勁的給若素灌輸喬魏遠如何的前程似錦:「再過三年指不定還能趕上我大哥呢!這樣的男子怕是京城也找不出第二個了,我那辰表哥雖是出類拔萃的人物,到底也是個不正常的,哪有二十有二的年紀還不娶妻的,我母親說他至今連個通房也沒呢,你可別惦記他了1

「」若素喝了口龍井花茶潤了潤喉:「表姐,我也不喜歡褚世子。」她再度直言澄清!

喬若嬌『隘了一聲,摸了摸髮髻上的鎏銀鑲珍珠的簪子,一時想不通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134章 相中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136章 對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