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11章 世外(5300字)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14日 01:56 [字數] 60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銀月如勾。

透過高麗紙,可見院外的樹影斑駁。

若素側著身子,一眼望去,那模糊的景象像是看不穿的世道。

她也算是個有幸之人了吧,得天垂憐,重活一世。

可饒是看似心知肚明的一切,還是有她意料之外狀況,除了品性古怪的遠哥兒,褚辰的屢次出現也成了她不知如何處置的孽緣。

她畢竟不知真的白若素!

如此這般輾轉反側,直至翌日一早,若素才淺淺的睡去。

眼下已是八月,再過幾日便就要到秋闈了,八月初九,十二,十五分三場舉行。

也不知遠哥兒的八股破題可進展了?上回聽喬魏氏提及,他是今年貢生裡頭頂尖的,想必若是不出意外,定能考中。

若素難得早起,她讓巧雲拿了小過來,接著『狀元及第』的圖案,上面童子的輪廓已經可見。

「表姑娘,白家大管家在外頭,說是有事要對您彙報。」秦香端了玫瑰花露水進來,看著若素繡的花樣,笑道:「姑娘這手藝倒是沒的說的。」

若素放下小,抬眸看著外面,天也才大亮而已,潘叔要不是有什麼急事,也不會這個時候來找自己。

她遂道:「請潘叔去花廳稍坐,我一會便過去。」若素對巧燕吩咐道。

秦香用花露水給若素洗了臉:「聽容嬤嬤說,姑娘和淑妃娘娘長的很像呢。」

若素望著銅鏡中的自己,淡淡一笑:「這話今後不要再提了,淑妃娘娘千金之軀,豈是你我這些人可以妄加議論的。」

聞言,秦香也察覺到了自己所言有誤,對若素又多了幾分喜歡,心道就連大小姐也抵不上她的聰慧呢,這樣的女孩兒又怎麼會真的喜歡上有婦之夫?

若素洗漱一番,剛踏入花廳,便見潘叔一個勁的來回踱步,神態焦慮。

「小姐,出事了1潘叔見著若素,便看口道:「大人不在京上,這事老奴是實在沒辦法才來找您的。」

若素坐在石凳上,給潘叔到了茶,方道:「潘叔先別著急,有事慢慢說。」急也沒有用,已經發生的自是無法挽回了。

凡事泰然處之,靜心而論才是正理。

潘叔上前,並沒有坐下,而是微弓著身道:「是這樣的,城郊那處田莊昨個兒出了人命,衙門裡的官爺已經抓了阿慶去問話,阿慶是老奴看著長大的,他斷然不會做出殺人的行徑,小姐,您看這如何是好?」

阿慶是白家族裡的人,算是潘叔的遠親,因自幼雙親不在,他便跟著潘叔來京城拾荒,後來找到了白啟山,才得了安生。阿慶沒什麼本事,又是個木納的人,於是潘叔就把他安頓在了田莊里幫忙打雜。

若素聽了潘叔一番話,算是得知原委,她思忖了片刻說道:「潘叔莫急,阿慶既是被衙門的人抓了,想必也沒有那麼快定罪,我先與你去一趟田莊吧。」總歸是要找個機會去的,擇日不如撞日。

也不知為何,潘叔在若素的身上看見了已故夫人的影子,哪裡還是個未及笄的小姐,說話間那股子淡漠超然的氣度不是一般女子能學會的。

他不由得當真稍稍放鬆了心情。

近日諸事不利,有關文天佑的流言蜚語倒是一時止住了,有人以為她是急中生智,尋了自救的法子,才出此言。也有人當她是年幼,又無過庭之訓,全當是看了笑料了。至於喬大爺和喬二爺更是不當回事。而喬家女眷向來不喜她,若素也不在乎多出一份敵意來。

對於不在意的人,就算他們翻了天了,還也不過是場鬧劇。

若素精神不太好,自然沒了食慾,巧雲備了一份冰鎮的酸梅湯帶上了馬車。

除了巧雲一個大丫頭之外,若素還帶了兩個護院和幾個粗使的婆子,巧燕則留在了西廂院,她話多,最易惹事。

至於秦香,雖是喬魏氏的人,若素只信她七分:「秦香姐姐留在院中看著藥罐,外祖母的葯膳還是由你親自照看,我才能放心。」

秦香猶豫道:「姑娘,老祖宗個交代過,您去哪兒,奴婢就得跟到哪兒」

她話音未落,若素已經出了月門。

秦香翹首望了望,忙回東院彙報於喬魏氏。

「素姐兒去料理白家田莊的事了?也好,她早些長大成人,我也能安心些。」喬老太太心裡十分清楚,她護不了若素一輩子,與其依仗男子,還不讓她自己羽翼豐滿。如此,今後才能守得住她的男人。

未出閣前歷練一番也是好的:「白家如今也只有她這麼個主子在京上,也難為她了。」喬魏氏嘆道。

青維馬車上了官道便開始搖搖晃晃。

巧雲低眉斂目,一語也不敢發,小姐今日讓她同乘馬車,且沒有帶巧燕,這定是有事要問她了。

可她不是已經盡數交代過了么?

「味道不錯,也是他交代給你做的?」若素小口嘗著青銅細頸壺裡的冰鎮酸梅,眉眼沉靜的問道。

巧雲當即驚愕:「小小姐,奴婢奴婢知錯了,這酸梅湯雖是從寶月樓的廚子那學來的,可可奴婢是真心為小姐好的。」

若素又接連喝了幾口,入口帶著淡淡的酸甜,卻也甜而不膩,像這樣的時節極是開胃。

她道:「他還讓你做什麼了?」

不知己知彼,怎能戰勝那偽君子!

好一個堂堂太傅大人,惦記誰不好,惦記上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兒!他倒是不知羞燥!

越這般想,越感覺自己像是旁人養大的童養媳,若素上輩子受夠了被人利用,低人一等,凡事遵從的日子,她再也不想被任何人控制!

再也不想

巧雲看著自家小姐,既不像生氣,又不像若無其事,心中十分沒底,她小聲道:「其實小姐的衣食住行都是他安排的,就連」

「說1若素冷冷道。

巧雲被嚇著了,忙道:「就連小姐每日必用的羊乳杏仁茶也是世子爺特地交代的,說是您身子底薄,不好生將養著,活不過十六1

若素剛喝進的酸梅湯差點噴了出來,她自然不會知道白若素上輩子只活到了十六。

「小姐!小小姐,奴婢說的都是實話,求您不要趕奴婢走,奴」巧雲說著,就哭了出來。

若素扯開車簾,讓自己透了透氣。

她以為這輩子總歸還是會一個人的浮世清歡,可

然,世態涼薄,她不去想,也不敢想。上輩子,文天漠就是最好的例子,往日誓言噹噹,臨了了還不是空歡喜一常

自古女子都是依附了男人生存,可她偏就不信了!縱使此生孑然一身,也要隨了自己心意,後院爭風吃醋的日子實在不是她想要的。

在若素的眼中,除了父親白啟山之外,還從未見過沒有三房四妾的男子。

而褚辰那樣處於雲端之上的人,想給他暖床解夢的女子該是門可羅雀吧!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趕你走了1若素一邊腹誹著褚辰的『居心叵測』,一邊對巧雲吩咐道:「下次不管他問什麼,你皆回複本小姐一切安好1

活不過十六?!且看著吧,這輩子定要壽終正寢。

鋁礁齠涫背膠螅便在一處驛站歇下。

潘叔吩咐東來和東去二人去買些糧草和水,這種日頭趕路,饒是千里良駒也是扛不住的。

馬車停在一棵枝葉茂密的榕樹下,若素坐在馬車裡能聽到蟬鳴鳥叫,比起喬府的四方天地,倒是愜意極了。

「小姐,奴婢備了松仁餅,您早膳吃的少,將就著用些吧。」巧雲取了一條幹凈的錦帕從攢盒裡包了一塊松仁餅出來,態度誠惶誠恐。

若素接過帕子,嘗了口后淡淡道:「你是我的丫頭,又是個衷心的,我斷然不會像旁的主子,一個不順意就把你發賣了去。再者此事你也是被褚辰逼迫,從今往後你若只認我這一個主子,我也不會虧待於你,你家中之事,我尋了機會就讓潘叔去處理了。」

先給了巴掌,再賞塊糖最是能收買人心。

巧雲淚珠子落了下來,看著自家小姐感恩戴德道:「奴婢省得了,今後一定盡興伺候小姐。」

馬車的帘子拉開,有和風吹了進來,這時,一行騎著高頭大馬,帶著瓜皮小帽的布衣男子從官道慢慢靠近。

而尤為顯眼的卻是唯一一個沒有戴帽,髮髻上插了一隻竹簪的男子。

這人長著一張消瘦的臉,高挺的身軀,若素一眼就認出他來。

忘川!

賭坊的神篩子手!

他怎麼會在這裡?

東來和東去訓練有素,見有人靠近馬車,二人皆是匆匆而至,護在了若素馬車旁。

潘叔對這一行看似行腳商販的男子道:「勞煩各位於他處歇息,我們家主子怕吵。」馬隊的靠近,引起了漫天的塵埃。

忘川看了一眼華蓋青帷的馬車,再看馬車周圍是幾個粗使的婆子,便知馬車內定是哪家的小姐,難怪這老翁要讓他們一行人避開。

再一看,那馬車帘子里露出的一張小臉,忘川劍眉一皺,這雙眼睛實在是眼熟的很。

幾乎是一瞬間,若素和他四目相對,見他唇角勾著笑,心中雖不確定,但忘川給她的感覺就是一個世外人,能看透一切的因果是非。

「我找你好些日子了,沒想到」忘川頓了頓才啟齒,那日在賭坊的黝黑少年竟是個女兒家。

忘川的話令得若素一凜,同時也尤為震撼,旋即若素透過微開的帘子淺笑道:「讓你見笑了。」

誰家的姑娘會打扮成那樣去賭坊下注?

著實是『見笑了』。

忘川似乎並沒有多大的震驚,更沒有貶斥若素非淑女的做派,他對身後的人低語了幾句,那行人便紛紛去了驛站的另一頭,給若素留了一片清靜。

「呵呵白展堂?小姐好名字?」既然女扮男裝,名字定然也是假的,忘川看似隨口一說。

若素回道:「彼此彼此。」這世上哪有人真叫『忘川』的?她博覽群書,也未見過姓『忘』的!

「哈哈小姐果真不是尋常人,不知」忘川仰面大笑,來到這個世界十餘載了,無盡的孤寂令得他期待著尋著『同類』,只是他不知若素到底是誰?又是否會與他所想的一樣。

自那日後尋『他』多日無果,京城中還真沒有皮膚黝黑,且又是奇才的少年。

原是她藏的太深了。

這個世界與他來的那個世界是不同的,忘川收回了方才的話,勒緊了韁繩抱拳道:「在下還有要事,且先走了,若是有緣再見,小姐保重。」

若素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一語畢,忙是放下了帘子,幸好沒有帶上秦香,這事要是傳到外祖母耳里,指不定她老人家又會憂心了。

巧雲努了努嘴,一雙眼睛儘是是不知所措。

若素看了她一眼:「無事,你儘管與褚辰說了便是,讓他知道我絕非良善,也並非循規蹈矩的深閨小姐,既然他想知道,那就讓他徹底知道了去吧。」

巧雲抿了抿唇:「奴婢奴婢省得了。」

稍作歇息,馬車再次駛向官道,又過了一個時辰,便可見出了穗的高粱和滿地的玉蜀黍了。

無邊的曠野中,風吹起來是滿目的綠色波浪。

白家的田莊不一會功夫就到了,馬車一停,便有庄頭上前恭迎:「小姐大駕光臨,奴才怠慢了。」

那庄頭約莫四十來歲,長的虎背熊腰,一臉的貪-欲之相,他就是古世仁,白家田莊雇傭的庄頭。

若素目光清冷,從他的眼中看出了他並沒有把自己當回事。

表面功夫做的太好,細微的表情還是能出賣一個人的真實所想。

田莊里出了人命案,他竟如此輕鬆,甚至是眉飛色舞?

當真把她這個正經小主子不當回事了吧?

若素淡淡道:「無礙,我不過是來隨意看看。」她臉上的漠然和超出年紀的孤傲倒是讓古世仁微微一驚。

不過片刻,他又嬉笑著領了若素去了田莊里的一處宅子。

一路上可見綠油的莊家,因昨個兒出了事,田地里沒有農家做活。

不一會就到了一處四合院,院里種著一株碗口大的楊奎,裡屋有炕頭,比不得京城宅院,倒也可以安息幾宿。

「小姐稍等,奴才這就讓人上茶。」古世仁躬身道,十分的奴才樣,這樣的人沒有送進宮裡凈身倒是可惜了。

巧雲將東坡椅擦拭乾凈,才扶著若素坐下,馬車勞頓,她這小身板倒真是乏了。

少傾,一個穿著葛花粗布衣裳的女子端著漆盤走了進來,女子梳了婦人髻,頭上簡單的插了一隻茶花,模樣消瘦的很。

若素突然抓住了巧雲的手,再度朝那女子看去。

這不是前世伺候過她的青墨么?她怎麼會淪落到白家田莊里?

「還愣著幹什麼!快給小姐上茶。」古世仁對青墨喝道。

青墨似乎很是畏懼古世仁,連連點頭,嘴裡『嗷嗷』了兩聲,便將茶端到若素麵前,她手上那道燙傷尤為醒目。

若素記得是喬若婉用燒爐子的火鉗燙上去的。

青墨是陶氏和喬若婉安插在她身邊的丫頭,時日久了倒也對她生了衷腸,竟引得喬若婉極為不滿,屢次找她麻煩。

「站住,抬起頭來。」若素說道:「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青墨一怔,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古世仁的臉色,見他沒有意見,便抬起了頭。

果然是青墨!

如今,她雖面色蠟黃,身子骨也似乎大不如前,若素還是認出了她。

「嗷嗷」青墨支吾了幾聲,什麼也說不出來,又悄悄低下了頭去。

她啞了?

怎麼好端端的人會啞了?這才多久?若素算了算她死後也才小半年的光景!

當真是物是人非!

「小姐莫怪,她是奴才五個月前花了幾兩銀子買來的小妾,就是不會說話,其他倒是極好的。」古世仁咧出一嘴的黃牙,好像覺得自己得了多大的便宜。

若素抓住巧雲的手越來越緊。

青墨被賣了?喬若婉!你夠狠啊!

「哦?是么?你花了幾兩銀子買來的?」若素好聽的嗓音這時卻是極其的冷。

「不值錢,她就是一個啞巴1古世仁回道。

若素無意間看見青墨手腕上的淤青,突然冷笑道:「既是不值錢的玩意,本小姐就跟你討要了去,古庄頭可有意見?」

古世仁一聽,嘴角不停的抽搐,他倒不是捨不得幾兩銀子,倒是青墨這女子生的水靈,比他見到了鄉下姑娘要滋潤的多,他這個年紀得了這樣的寶貝兒,夜夜抱著她尋-歡都嫌不夠的,要不是他那正妻狠厲,又藏了家中銀子,他倒是不介意把青墨給扶正了。

若素話音剛落,青墨噗通跪倒在地,朝著若素連連磕了三個響頭,之後便是喜極而泣的點頭。

可見她有多想離開這個地方,離開古世仁!

「你這個賤人,老子待你還不夠好么!你轉眼就想走,我讓你走1古世仁言罷,便有上前動手的意思。

若素忙喝道:「放肆!來人,把古世仁給我壓起來。」她說著,讓巧雲撫起了青墨,又讓東去把田莊的賬本翻了出來。

有這樣的庄頭,必有背後的鬼蜮伎倆。

「小姐您這是作何?奴才不曾犯錯,您不能這麼對我1古世仁語氣變得不太友善。

白家已是落敗,一個十二歲的女娃子還想在他的地盤撒野?

「我怎麼不能這麼對你了?東來,古世仁既是不信本小姐的狠厲,你就讓他信服一次1若素表情尤為冷冰道,看著青墨的現狀越發的氣結。

本是花兒一樣的女子,被折磨成樣子?

東來應下,將古世仁拖到院中,拳打腳踢的一頓,才將人再度拎了進來。未完待續。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110章 籌謀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112章 有緣(5600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