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風月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22章 納妾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02日 22:26 [字數] 303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暮色四野,飛檐斗供的屋檐下點燃了紅縐紗的燈籠,風止樹息。

喬若婉站在垂花門旁,她身穿一襲淡藍色的纏枝紋褙子,粉色的十二幅湘裙,丫鬟碧玉提著八角宮燈站在她身側輕聲喚道:「夫人,世子爺恐怕今晚依舊不回來,春寒未盡,這夜裡頭最是冷了,您還是先回去歇著吧。」

碧玉是喬若婉的陪嫁丫頭,長的溫順恬靜,重點是她對主子忠心耿耿。

喬若婉神遊在外,聞言,她轉過臉看了碧玉一眼,當真是韶華時光,生的一副好顏色。

她在想,幾年前,自己也是如此貌美的。

「夫人?要不奴婢回頭給您取件披風過來?」碧玉見喬若婉未回應,提心弔膽的又說道。

這一個月來,文府上下的氣氛著實嚴肅了些,世子爺整日夜不歸宿,文大將軍兩月前才班師回朝,近期更是軍務繁忙便留在了宮裡的值班房過夜,文家三公子也因戰事殉職了。

而碧玉心知自家主子之所以夜不能寐,也非全是因為憂心府中庶務所致。

橋姨娘喬若素的死恐怕會折騰小姐好一陣子。

她總能聽到小姐夢中尖叫的哭訴求饒。

其實,她也不好過,葯是她親手熬的,毒也是她親手下的,她雖不是主謀,卻也逃不了干係。

昏黃的燭光下,喬若婉略顯蒼白的容色有些警惕的問道:「青墨那丫頭處理乾淨了么?」

青墨是喬若婉在若素被抬入文家之後,特意安排在她身邊的人。

碧玉咽了咽喉嚨,漂亮的臉蛋微微動容,小姐至始至終是不相信任何人的,她回道;「夫人放心,奴婢已經讓她永遠也說不出話了,她大字不識一個,待在文家的田莊里老實安份的很。」

喬若婉輕嘆了口氣,所有的一切她都細細想過,確保萬無一失,沒有任何證據留下,才稍安心。

她又看了一眼碧玉,被燈火映照的目光看不清裡面的情緒,只是淡淡吩咐道:「我和你提過的事,你記清楚了么?服侍好世子爺,今後便不再為奴為婢,要是能生下個一兒半女,我也一定不會虧待你。」

碧玉心中瞭然,從剛一開始,陶氏就明裡暗裡提到過讓她成為文天佑通房的意思,只不過喬若婉一直沒有給個明話,而是選擇了喬若素那個庶妹。

說起文天佑,碧玉嬌好的臉頰泛起了紅暈,這世間就沒有那個女子不愛慕像文天佑這樣的公子哥的。

文韜武略,仙人之姿,二十五歲就已經是錦衣衛指揮使,正三品的官銜。

像他這樣科舉出生,卻又從武的人,可以說是曠世奇才。能與他分庭抗禮的人也只有褚辰了。

世人皆知,這天下就沒有錦衣衛夠不著的地方,凡是招惹上錦衣衛的人,不死也得脫層皮。

單是文天佑這三個字就讓足以讓京城小兒止啼,可偏生這樣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人物,卻長的玉樹臨風,溫文爾雅,詩詞書畫更是頗為精益。

他笑起來,有一種風和日麗,江山如畫的感覺。

只不過,他很少會笑。

又或者,他已經很久沒笑了。

碧玉猶記得第一次見到文天佑時的場景,那日正是小姐和世子爺大婚,她看著穿著大紅色吉服,配著正三品紋絡腰帶的新郎官,他身形挺拔,眉宇俊雅,看著床頭蓋著紅蓋頭的女子,痴痴的望著。

那日,他的嘴角一直是在笑的。

就連殺厲已久的目光也是柔和至極的。

可不出半個時辰,碧玉卻看見了另一個文天佑,他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提步甩門走出了洞房!

思緒正縹緲著,喬若婉又吩咐道:「進了世子爺的屋子,千萬要記得不要提及喬姨娘。」

碧玉羞燥的應了聲:「奴婢省得了,一切聽從夫人安排。」

這聲音嬌滴滴的如初夏的鳥鳴,喬若婉一眼也不想再看她,這就是女人的天性,誰會容忍任何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

當初挑了喬若素是不得已,如今讓碧玉爬上文天佑的-床-還是走投無路。

一個沒有孩子的主母,能算的了什麼!

這時,隱約有馬車木輪在青石甬道上滾動的聲音傳來,還有邏鍘的聲音,節奏深沉且凝重。

少傾,一輛青帷小油車駛到了影壁,馬車上掛著兩掌八角彩繪的玻璃燈籠,裡面點著油燈。

趕車的護衛見到喬若婉,便回頭對著隔在帘子內的人說了幾句。

喬若婉也不等文天佑下來,就上前走了幾步,寒氣使得她的嗓音有些顫抖的說道:「世子爺,你可算是回來了,妾身已經等你很久了。」

碧玉在她身後,低頭不吭聲。

如何卑微乞憐,如何討好關係,是小姐最拿手的把戲。

在喬府時,小姐不就是因此讓老太太和二爺視她如掌上明珠的么!這一點是那個美貌的喬姨娘無論如何也學不會的。

不過碧玉想錯了,這一世的若素恐怕也是個虛與委蛇的高手。

當然,這是后話。

安靜了片刻,文天佑修長的手撩開了馬車帘子,他一躍下了馬車,高大的身影瞬間擋住了喬若婉的視線。

他穿著大紅紵絲麒麟服,腰間插著春刀,眉眼巍峨如山,只是他總是皺著眉心的。

喬若婉真想上前替他撫平了那個『川』字,可是她不敢,即使站在面前的人是她的夫君,她也不敢。

因為她心虛。

彼時,是她騙了他,說自己是喬若素。

也是她下毒殺了他最心愛的女子。

所以,她不敢,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漏了餡。

「你有什麼事?」文天佑言簡意賅,他對她說話,從來都是這樣。

沒有刻意冷淡,但也從不溫-存。

喬若婉仰著頭看著他冷峻的臉,一時失語,頓了頓才說道:「妾身親自頓了枸杞老鴨湯,世子爺這些日子公務繁忙,妾身想給你好好補補。」

說著,她又上前了一步,想挽住他的胳膊。

下一刻,喬若婉的心都快開花了,沒想到文天佑絲毫沒有制止,不似以往不動聲色的避開,而是任由她挽著。

就這樣,兩人去了喬若婉所住的院子,碧玉跟在其後,眼色複雜。

用過飯菜,喬若婉又親手為文天佑凈手洗臉,她想著陶氏的話,兩人共處的機會多了,懷上孩子還是有希望的。

文天佑健碩的臂膀突然向前伸直,將喬若婉一把撈進懷裡,語氣冰寒刺骨,挑著眉問:「夫人這些天盼著我回來,就是為了這個吧?」

他呼出的熱氣噴在了喬若婉的臉上,帶著淡淡的薄荷香。

她甚至能聞到他身上那股子從東廠帶出的陰寒之氣。

被心儀的男子這樣抱著,喬若婉再怎麼矜持的當她的大家閨秀,也難免失了分寸。

她大喜若狂,以為自己的夫君真的回心轉意了,她就知道喬若素一死,文天佑總會回到她身邊的。

「世子爺,妾--妾身」二十有二的年紀,她已經不算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姑娘家了,可是因為兩人之間的房-事過少,她不由得面紅耳赤。

可是下一刻,文天佑倏然之間又臂膀一松,喬若婉沒有助力,一下就跌落在地。

她仰著頭,弄不清狀況的看著他。

文天佑彈了彈正三品的錦衣衛紅袍,眸中掩不住的冷意:「喬若婉?從天上掉入地獄的感覺如何?怎麼?嚇到了?你可要給本世子好好活著1他的聲音如來自地獄的喪鐘,字字如針:「因為只有你活著,才能體會我的感受1

語罷,他也一刻也沒有再逗留,轉身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碧玉也是愣住了,忙上前扶住了喬若婉:「夫人,地上涼,奴婢扶您起來吧。」

喬若婉猶處在驚慌失措之中,吐詞不清的道:「他他這是什麼意思?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1

(快捷鍵:←)侯門風月 第21章 遠表哥 侯門風月目錄(快捷鍵:回車) 侯門風月 第23章 斥責(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侯門風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