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於情 女生小說

問道於情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地法則

[更新時間]2017年 05月02日 19:11 [字數] 34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可知道邪術為何會稱之為邪術?僅僅是因為其施展后的效果極為歹毒嗎?」藍姬似笑非笑的望著霍驚雲問道。

後者則顯然被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弄得愈加迷糊,抬起頭茫然答道:「難道不是嗎?邪術就是邪門歪道們練就的術法啊,用極為殘忍的方式來害人。」

「殘忍的方式?」藍姬嘴角溢出一抹諷刺的笑容,「如果只以行為後果來論斷一種術法的正義與邪惡的話,未免過於草率了。」

「術法難分善惡,施用術法的人才分善惡。」

猛然間聽聞這句與我觀點驚人一致的感慨,如果不是確定自己不曾開口的話,我幾乎都要以為是自己的脫口而出了。

扭轉頭毫無意外的撞見溫子曦的笑顏,突然發現,原來兩個彼此相愛的人,並不是毫無來由。很多時候,很多看法,我們都保持著高度的相似,無論誰發言都能代表另一個。

「仍然不夠準確。」誰知藍姬並不買賬,卻收起了微嘲的笑容,「名門正派中有的是殘暴無度之人,也有的是虐殺人命之事,可他們沿用的術法依舊是正大光明的術法。而哪怕邪派中人的行事再友善,也被定義為受人唾棄的邪術。」

「這種現象的存在,莫非不是由於受到傳統世俗法則中正邪之分的禁錮嗎?」溫子曦也露出困惑並深思的神色。

「不完全是。」每一次面對子曦,藍姬都格外的有耐心,正色解釋道:「正術邪術之分,首先要弄明白何為正邪。並不是依據施用者的行為做評判,最根本原因是看修鍊狀態,或者說是按照每種術法修鍊后所呈現出的弊端來界定。」

「不懂。」霍大少雙手抱胸,一副已然放棄了思考直接聽取答案的憊賴模樣。

被他哧」一笑,藍姬這才接著詳談道:「比如正教的術法,只要依法修鍊,不貪功冒進、不雜念叢生的話,輕易不會發生走火入魔。當然對於除卻遠古神袛這種天地寵兒之外的其他各族生靈,我們不曾擁有得天獨厚的體質,修鍊本就是逆天而行。所以無論正術邪術,在其路途上都會生出重重的障礙,也就是所謂的劫難。但是相比邪術,正術的劫難要渺小得多,而且一旦闖過大劫,則意味著前方就是通天大道。」

「邪術難道闖過劫難之後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嗎?」我依舊不甚明了的喃喃自語著。

耳聰目明的藍姬自然聽到了,大笑著搖頭答道:「無情啊無情,莫非現如今的你仍然堪不破生死之劫嗎?」

我一愣,生死之劫?她的言外之意是唯有凡人才會在乎嗎?

見我默然不語,藍姬再接再厲的說道:「六道輪迴不休,只要靈魂不滅,世間的每一個生命體都可稱之為永生的存在。」

「可即便是神魔至尊,也終究是在乎著自己的一世因緣啊1我與子曦近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荒唐。」藍姬不由得失聲笑道:「真正的巔峰強者,是不會計較自己這副皮囊歸屬的,他們看中的只會是永生的靈魂。就比如已然消逝於天地間的遠古神袛們。」

怎麼可能呢?難道是無情一貫理解的謬誤嗎?武修者不同於道家的元嬰飛升,所求的不應該是靈肉合一的渾然一體嗎?這些道理雖然不曾有武修者親口說給我聽,可是無情早已在摸爬滾打的歷練中得到了感悟。

「或許只是因為他們在最初不曾歷經過六道輪迴。」我聲音微弱的反駁道:「聽聞三界六道並非與天地同壽,乃是異寶玄黃輪迴盤降世后所設定。」

「你錯了,無情。」藍姬眼眸中閃爍著深幽的光芒,「玄黃輪迴盤問世之前,固然不存有三界六道,但並非沒有輪迴。」

「什麼?」我與溫子曦駭然失色的相互看了一眼,齊聲追問道:「輪迴竟然不是由玄黃輪迴盤而定的嗎?」

藍姬不知是想到了什麼,慨然嘆了口氣反問道:「輪迴盤不過是件法寶,你們覺得它能夠強大到代替天地制定法則的地步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世間法則乃是由天地而定,豈能任憑一件法寶的左右呢?那麼玄黃輪迴盤的降世,又是意味著什麼呢?」

「輪迴之路,自天地初分之際便已開啟,是世間的初始法則。」藍姬在我們的默然中緩緩開口,「在那時候,天地萬物各類生靈盡數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內,所以輪迴是按照物種而定的,非是現今的六道輪迴。」

「物種輪迴,六道輪迴。」我低聲默誦著這兩種殊途同歸的輪迴方式,在眾生平等的世間法則下,無論哪種輪迴都無損於天地的公平公正。

「輪迴……六道……寶盤……」也在喃喃自語的溫子曦,突然間雙手一拍,眸光大亮的說道:「莫非那玄黃輪迴盤的輪迴之力,乃是取自於天地?」

藍姬複雜的神色中沾染上一絲來自遠古的哀愁,「因著女蝸大量造人後導致天地能量的失衡,所以才引得天塌地陷的大災禍。虧得女蝸用她本體獨有的五行元力鍊石補天,才能醫治好天地的傷勢,同時又在流失掉的能量中灌注了大量的五行能量。最終使得天地的本源力量除卻陰陽二氣之外,還多了一種五行元力。」

她的這段話,與無情所了解的絲毫無差,我聽得暗自點頭。有關於玄黃輪迴盤的由來,是月神月讀命親口講述的,居然也存在有些許的謬誤。而魔君易水寒提及的女媧補天之事則與藍姬所言完全吻合。看來這些遠古時期的掌故,因著年代久遠的緣故,即便是壽元長久的月神也難保知之不詳。

那段時期的歷史真相,唯有親身參與的遠古神袛才會清晰的知曉。像月讀命這種後來的神袛,即便是知道一些被塵封的過往,想必也是以訛傳訛的道聽途說而來,只要稍微接近於歷史的真相就足以作為談資了。

那麼藍姬,她身為凡界中人,即使有著極其深厚的修為也不過是人族的後天修者,又是從哪裡得知的遠古秘辛呢?

「天地因女媧造人而元氣大傷,那麼是否即便後來女媧回饋以五行元力也無法盡數彌補那種損傷呢?」我家溫大夫身為一名醫者,率先醒悟到這種可能性。

果然見藍姬點頭稱是,「子曦你從醫者的角度來揣測天地之傷,的確說的一點沒錯。天地造創,就像凡人的重傷一般,哪怕最終痊癒也終究是傷損了元氣,至少也需成千上萬年的休養。」

「居然需要恢復這麼久1霍驚雲倒抽了一口涼氣,失聲說道。

「這個時間對於普通物種來說自然是過於久遠了,可對於古永存的天與地,則不過是一須臾的時光罷了。」子曦淡淡的代替藍姬解答道。

「不錯。」藍姬臉上瀰漫著滿意的微笑,「女媧的五行元力固然彌補了天地的創傷,但由於牽動了根本,所以只是勉強維持住了天地的平衡,卻不夠繼續維持住所有的世間法則。」

「世間法則?」霍驚雲一頭霧水的追問道:「除了輪迴還有什麼是天地制定的世間法則?天罡倫常嗎?」

「那不過是紅塵中的小法則罷了,是人族歷經數載之後的種族文明,還遠遠達不到天地法則的高度。」藍姬不以為然的否定掉。

「那到底是什麼呢?」霍大少顯然完全不在修者的狀態,此刻的樣子猶如個迷路的小孩。

「我們的紅塵世俗僅僅是凡界的人族法則,也是一種精神與道德準則,卻絕不是一旦有違會遭到雷劫的天地法則。所以你仔細的想一想,哪些才是無可更改的**則?」我有心要領小霍悟道,遂用眼色制止住藍姬的開口,耐心啟發道。

「**則?」霍驚雲茫然的抬起眼眸思索著,「比如日月更迭、四季交替嗎?」

「還有呢?」

未曾聽到反駁聲音,霍大少不由得信心大增,「生命的衍生與沒落,光陰的流逝,山川河流的自然變化。」

「總算不是太笨。」藍姬懶洋洋的語調中透露出一絲揶揄,但是神色的嫌棄也阻擋不住那份欣慰,「天地間的一切自然規律,都可算作是天地法則。天地重傷初愈,不足以支撐所有的法則運轉自如,所以那些年時有規律錯亂之事的發生。尤其是輪迴法則,由於需投入的天地元力過多,率先發生了異變。」

「輪迴法則的異變?」溫子曦挑高了眉毛問道:「豈不是會發生極為嚴重的後果。」

「那是自然,所以天地匯聚了最純粹的精元煉製了一項法器,就是現今我們說到的玄黃輪迴盤了。」藍姬兜了個大圈子,總算是回到了重點。

原來玄黃輪迴盤乃是天地所制,並且為天地精氣所煉化,怪不得能夠憑此盤來判定因果、轉世輪迴了。

「喂喂,聽你東繞西繞的說了大半晌,這些究竟與那魂術毒巫的術法有何關聯啊?」霍大少將這些隱情默默回味了良久,方才如夢方醒的質問道。

「哼,我發現你這人毫無慧根1藍姬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如若不先讓你們搞清楚魂魄對於生命體的重要性要遠遠大於肉身,怎麼會明白我後面要講到的魂術弊端呢?」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問道於情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