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都市娛樂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290章 指鹿為馬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09日 08:08 [字數] 24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廖炎潼指向陳陽,眾人的目光,頓時都看了過來。

袁征禱面露冷色,沉聲道:「這位小友原來是煉丹師,剛才卻是沒看出來。不過,能把蘊脈丹認成毀元丹,想必你的本事,也不怎麼樣?」

廖炎潼冷笑道:「陳陽,沒有那個本事,以後別胡說八道。不然的話,被人當眾打臉,可不好了。」

廖遠冷笑一聲,對廖廣道:「大哥,我說此人圖謀不軌,說不定他是想要激怒袁丹師,不讓袁丹師給你煉製丹藥。」

廖君辰站出來,激動地解釋道:「不,如果真不讓袁丹師煉製丹藥,陳陽讓別人把靈草劫走了,而不是救我們。」

廖廣面露無奈之色,對袁征禱道:「袁丹師,一切都只是誤會,這位陳公子,也並非是與你做對。」

袁征禱自傲道:「論丹道,整個雲鑒星,還沒人有資格與我論道。」

「呵呵,你的丹道,是指鹿為馬,把毀元丹說成蘊脈丹嗎?」

在這時,陳陽冷笑道。

袁征禱怒目而視,沒等他開口,陳陽接著道:「如果你的丹道,是指鹿為馬,那我還真沒資格與你論道,這方面的知識儲備,我不太足。」

「大膽,竟敢頂撞袁丹師1

廖炎潼騰地站起,指著陳陽吼道。

廖遠更是直接威脅道:「小子,立刻跪下來,給袁丹師道歉,不然,我拿你人頭。」

氣氛頓時變得凝重,廖廣面色難看,正欲打圓場,陳陽已是開口道:「袁丹師,我且問你,蘊脈丹有何用?」

袁征禱並沒有被陳陽的氣勢所震懾,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回答道:「蘊脈丹蘊養經脈,可令經脈溫和,緩解經脈各種痛症。尤其是修鍊剛猛星訣、功法的修者,可用蘊脈丹養護經脈,避免經脈受損。」

見袁征禱開口回答,廖遠不再多言,以為袁征禱自有辦法應對陳陽。

陳陽又問道:「那毀元丹,又有何用?」

袁征禱道:「毀元丹可以無聲無息毀滅經脈,讓人自行散功。」

「好,袁丹師說的很對。」

陳陽拍了拍手掌,笑著問道:「那麼,兩顆蘊脈丹,若是以真元融合,會有什麼效果?」

一聽此言,袁征禱面色微變,暗道不好。

陳陽笑道:「想必袁丹師,不會不知道,更不會騙我們吧?畢竟,這種常識,隨便找個煉丹師問問便知。若是你騙人,那可名譽掃地了。」

袁征禱心思一轉,伸手去拿桌的丹瓶,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給你演示一下,讓你知道效果。」

顯然,袁征禱是想耍手段。

不過,陳陽並不會給袁征禱機會,立刻將丹瓶拿起,道:「袁丹師,你若是來實驗,會被人說閑話。不如,讓君辰來如何?

君辰毫無修為,不能使詐,讓她來實驗,是最公平的辦法,想必袁丹師不會不同意?」

袁征禱面色略有幾分難看,此刻是進退兩難。

若是答應,那一瓶毀元丹,哪裡能達到蘊脈丹的效果。

到時候,他真的名譽掃地了。

「小子,羞得胡鬧,袁丹師豈是你可以質疑的。」

這時,廖遠怒喝一聲,突然出手,一道星芒,直接把陳陽手的丹瓶轟碎。

「毀滅證據嗎?」

陳陽不屑一笑,對方的行為,已是證明袁征禱和廖遠串通一氣。

「找死1

廖遠眼閃過殺意,猛然出手,攻向陳陽。

陳陽昨天破壞了他的計劃,若非廖廣阻攔,昨天他把陳陽殺了。

而且因此,害得他花費了大量的資源,甚至是許諾成為家主之後,給袁征禱分割十分之一的利益,袁征禱這才答應他,煉製假丹藥,暗害廖廣。

所以,廖遠對陳陽更恨了,他要現在殺了陳陽。

「住手。」

廖廣早料到廖遠可能出手,立刻爆發,身形一動,擋在了陳陽的面前,將廖遠的攻擊化解。

廖遠面色冰冷,對廖廣道:「大哥,讓開,此子故意激怒袁丹師,是不想讓袁丹師給你煉製解毒的丹藥。」

噗。

廖廣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顯得十分虛弱,吐出的血液竟是帶著幾分綠色,顯然是毒性蔓延已經非常嚴重。

「大哥,如果你再不服用解毒丹藥,你……」

廖遠還想說什麼,卻被廖廣打斷,沉聲道:「你不用多說,我自己知道該怎做。」

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廖廣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轉頭看向袁征禱,從納戒取出十塊赤星石,道:「袁丹師不遠萬里而來,我感激不盡,這裡是十塊赤星石,作為你的報酬。至於煉丹,不必了。」

聞言,眾人都是一愣。

廖遠可是想藉此機會,儘快把廖廣殺害,連忙勸道:「大哥,袁丹師是你唯一的希望,你若是拒絕,你的毒怎麼辦?」

廖炎潼也道:「對啊,大伯,你不能因為陳陽,和袁丹師鬥氣埃」

「你們的心意,我領了。」

廖廣不冷不淡地說了句,對門口守衛的徐馳暢喊道:「送客。」

「哼,廖家不歡迎我,我記住了。」

袁征禱身為雲鑒星第一煉丹師,心高氣傲,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氣,冷哼一聲,便往外走去。

當然,他走的原因,不僅是心高氣傲。

還因為,廖遠的目的,十有被廖廣看出來,他留在這裡,萬一廖廣搏命一戰,他很可能被波及。

所以,他乾脆放棄了廖裕選擇離開。

而沒有解毒丹,廖廣早晚會死。

到時候,他便可以讓廖遠把資源交出來,不然對廖家公布廖遠的陰謀。

打著如意算盤,袁征禱騰飛而去。

見此,廖遠對廖廣道:「大哥,你……」

廖廣打斷道:「你和炎潼先出去。」

廖遠皺了下眉頭,給廖炎潼使了個眼色,往外走去,心裡暗道:「哼,廖廣,你現在也不過是多活些日子,剛才你強行運功,千年青加劇,最多一個月,你必死無疑。」

等眾人離開,廖廣拂袖吹風將殿門關,整個人身子一歪,便跌倒在地,奄奄一息。

「父親。」

廖君辰一臉關切,連忙前將廖廣扶起。

站!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