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4289章 袁丹師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09日 08:08 [字數] 24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夜過去。!

令陳陽完全沒想到的是,修鍊的效果,他預期的好了太多,他竟是進階了遨星境八重。

還有二十九天,如果不出意外,他覺得自己進階遨星境九重絕對沒問題。

手還有至尊石,提煉至尊魂之後,說不定有機會衝擊至尊境。

到時候,以至尊境的修為,返回月華聖府,救楊雪薇的機會,大了許多。

他不打算浪費時間,當即便欲繼續修鍊。

不過在這時,外面卻響起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嘎吱。

房門打開,站在門口的廖君辰愣了下,一臉狐疑地盯著陳陽,道:「陳公子,你……你的鬍子怎麼不見了?」

陳陽摸了下已經恢復的面容,笑著道:「之前為了躲避仇家,所以易容,現在才是我的本來面貌。」

「原來如此。」

廖君辰喃喃了句,見陳陽突然面容變幻,英俊瀟洒,卻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陳陽問道:「對了,你這麼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廖君辰道:「陳公子,袁丹師馬要到達,你說的毀元丹,得讓他鑒定一下。」

「你不相信我?」陳陽笑了起來。

廖君辰連忙解釋道:「不不不,我不是不相信陳陽,而是……」

「怎麼了?」

見廖君辰吞吞吐吐,陳陽問道。

廖君辰皺眉道:「昨天我回去后,把毀元丹的事情告訴了父親,誰知道消息傳到了三叔那裡,今天一大早,三叔找我,說我污衊他,讓我今天把毀元丹交給袁丹師鑒定。」

陳陽眉毛一挑,沉吟道:「我確定那是毀元丹,如果廖遠敢把丹藥交給袁丹師鑒定,那麼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袁丹師並非有真才實學,無法鑒定;

第二,袁丹師已經被廖遠收買,會幫廖遠說謊,證明毀元丹是蘊脈丹。」

廖君辰沉思道:「袁征禱丹師是整個雲鑒星最高明的煉丹師,是雲鑒星的丹藥權威,他應該能認得毀元丹。」

陳陽道:「那麼,這位袁征禱丹師,十有是被廖遠收買了。他不僅會撒謊,說這是蘊脈丹,還會給你父親煉製假的解毒丹藥。」

廖君辰面色難看,道:「毀元丹事小,但若是父親無法解毒,那可怎麼辦。」

陳陽沉思了下,問道:「伯父的毒,應該是千年青吧?」

「你怎麼知道?」廖君辰驚訝道。

「從他的癥狀判斷的。」

陳陽面露凝重之色,千年青是一種極為稀有的劇毒,毒之後,修者的修為會會逐漸散盡,然後肌肉、骨骼枯萎,逐漸死亡。

按理來說,達到至尊境的層次,修鍊成至尊神魄,完全可以在毒性完全發作之前,奪舍重生。

這千年青卻不同,不僅是身體,連神魄也會毒。

哪怕是換一具軀體,一樣會死。

廖君辰一臉希冀地看向陳陽,問道:「怎麼樣,陳公子,你有沒有辦法?」

陳陽問道:「你們搜集的,是那些靈草?」

廖君辰道:「頑石草、養神花、綾羅菇、不念草……」

「夠了。」

不等廖君辰說完,陳陽便道:「不用別的,只要有頑石草和不念草,我便可搭配其他的靈草,煉製出解毒丹。」

「真的1

廖君辰一臉驚訝之色,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畢竟整個雲鑒星,也只有袁征禱可以煉製解毒丹。

袁征禱,那是至尊境六重的修為,至尊級的煉丹師。

而陳陽,能行嗎?

「君辰,袁丹師已經到了,你還不快去正殿。」

在這時,陳陽昨天見過的那位廖炎潼,在不遠處喊道。

不等廖君辰回答,廖炎潼便一臉冷笑地離開。

昨天陳陽已經了解過,這位廖炎潼是廖君辰的堂兄,正是廖遠的兒子。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會會這位袁丹師。既然廖遠昨天想殺我,那我今天,陪他玩玩。」

陳陽玩玩一笑,對廖君辰道。

廖君辰還有些發愣,聽到陳陽的話,回過神來,兩人立刻便前往正殿。

正殿,此刻廖廣、廖遠、袁征禱、廖炎潼等人,已是齊聚於此。

廖廣面露感激之色,對坐在身側的袁征禱拱手道:「袁丹師千里迢迢而來,廖廣不盡感激,事成之後,必然重謝。」

「廖家主,大家老相識了,無需客氣。」

袁征禱擺了擺手,臉帶著淡淡的笑意,給人十分友善的感覺。

旁邊的廖遠,嘴角閃過一抹冷笑,暗道:「廖廣,現在讓你高興,等你吃了袁征禱的丹藥,到時候,哼哼。」

「袁丹師,事不宜遲,我這讓人把靈草取來,請你開爐煉丹。」

廖廣被「千年青」折磨已久,此刻一切緒,饒是他老成持重,卻也按捺不祝

袁征禱擺了擺手,道:「不急,我聽說令嬡有枚丹藥,需要我鑒定,等我鑒定了丹藥之後,再煉丹也不遲。」

聞言,廖廣皺了下眉頭,看向廖遠,卻見廖遠把頭轉開,閉目養神,根本沒看自己。

他不知道毀元丹的真假,此刻心裡卻希望那真是蘊脈丹。

廖遠終究是親弟弟,廖廣不想撕破臉皮。

「來了。」

廖炎潼指向門外,興奮道。

只見門外,陳陽和廖君辰,走進了大殿。

廖君辰對眾人行禮之後,和陳陽一起,坐到了下首的位置。

「君辰,聽說你有枚丹藥需要我鑒定,現在拿出來吧。」

袁征禱看向廖君辰,開門見山道。

廖君辰不敢遲疑,當即把毀元丹從納戒取出,整瓶都交給了袁征禱。

袁征禱取出丹藥,仔細觀察了下,脫口而出道:「這不是蘊脈丹嗎?」

聞言,廖廣鬆了口氣。

袁征禱的話是權威,至少證明,廖遠雖然對家主之位有野心,但還沒喪心病狂到傷害廖君辰。

至於陳陽的說法,或許是他判斷錯誤。

袁征禱把丹藥放入丹瓶,對廖廣問道:「廖家主,這的確是蘊脈丹,現在竟然有人質疑,我想知道,是哪位高明的丹師提出的這個質疑?」

廖廣不動聲色道:「只是別人的傳言罷了,袁丹師切勿當真。」

「大伯,這可不是傳言。」

這時,廖炎潼站了出來,指向陳陽,道:「那位質疑蘊脈丹的人,在這裡。」

站!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