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紈 歷史穿越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歷史穿越 > 重生之大紈 > 第三十四章 過大年——年前忙活

重生之大紈

第三十四章 過大年——年前忙活

[更新時間]2016年06月01日 08:48 [字數] 40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春節,一個在億萬中國人,奧不,是無數華人心中最重要的節日。

無論你是身處在何方,無論是身處在何時,無論是身處何種境遇,當這個節日來臨時,你總會感覺到有一種歸屬感緊緊地環繞著你。

是的,這是一種認同感,一種對相同文化和血脈的認同感,也許整個世界只有中華民族——這個古老而又生生不息的種族,才有這麼大的向心力。

蘇辰雨喜歡這個時代的春節,喜歡這個年代大家過大年的氛圍。因為這個時代的春節不但有表面上的年味,還有一種可以沁入靈魂的年味。

經過很多後世的那種「食」之無味的春節——雖然大街小巷掛滿了紅燈綠彩、商場超市也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年貨,電視機里也在不斷地提醒著你距離某晚會還有多少天、多少小時,這一切似乎都在昭示著「年」要到了。

可是難道這就是真正的年味么?

在前世,蘇辰雨覺得卻再也找不到在如今這個年代過年所有的發自內心的「溫馨和幸福感」。

過年不是忙著買東西走親訪友、梳理人脈關係,不是簡簡單單地全家人聚在一起吃一頓年夜大餐,更不是傻乎乎地坐在電視前看著某台已經提不起胃口卻不忍放棄的「雞肋」晚會。

過年是讓忙碌了365天的你放緩腳步去和家人享受歲末的溫馨和幸福,它不是在五星級飯店吃一頓大餐之後匆匆的離去——那不是年。

以前,蘇辰雨喜歡在春節的時候去火車站,他喜歡看乘客們的一張張不同的面孔,這些不同的面孔卻有個千篇一律的有個共同的特點——著急而又期待。

他覺得只有這一張張期待回家,著急而又幸福的臉才能讓他嗅到幾分「年味」——因為他們在回「家」的路上。

蘇辰雨張開雙臂神經病一般地站在擁擠的集市中央,周圍忙著購置年貨的人都離他遠遠的,還都在心裡嘆息著這麼好的一個孩子居然是傻子。

從商店裡出來的馮穎一看蘇辰雨這個樣子,趕緊揪著地他耳朵,一臉尷尬地離開這個「案發現潮。

對於馮穎的打擾,蘇辰雨顯然很不爽,他可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對,要知道他是在用心去嗅這濃濃的年味。當然只不過自己的方式太過於文藝化罷了,於是他只能在馮穎的扭耳朵攻勢之下放棄了自己的「文藝青年范」。

其實這幾天蘇辰雨也很忙,要知道春節是走親訪友、梳理關係的好機會,所以這幾天蘇辰雨就跟著蘇振邦和馮穎四處地走親戚。

蘇辰雨跟著蘇振邦和馮穎最先是去姥姥、姥爺家送節禮,這是一個出嫁的女兒每年必須要去做的。

隨後蘇辰雨又跟著蘇振邦去le幾個長輩和朋友家「串門」,其中就有李長軍和譚偉等人,這些都是蘇振邦必須要經常聯繫的關係網。

當然,蘇家這幾天也挺熱鬧,光是蘇仲平那些來看望他的「徒弟」就來了好幾撥,當然還有一些他的老戰友和老朋友。

今天,蘇家又有人來了,不過不是什麼「關係戶」,而是蘇芸和文昭林帶著孩子來送節禮。

蘇芸對坐在對面的石毓秀說道:「媽,哥他們一家人都去哪兒?」

「今天早上就去小雨他乾媽乾爸家去了。」石毓秀手裡一邊擇著菜,一邊說道。

文昭林問道:「大哥的油站這幾天不幹了?」

「你葉伯伯在那看著呢,這幾天你哥忙著各處走親訪友呢。」

蘇芸就是個希望熱鬧的性子,看家裡人都不在,有點賭氣地說道:「我爸呢?怎麼都不在家?」

「你爸去值班去了,死丫頭還生氣,誰知道你們什麼時候來啊?也不提前說一聲。」石毓秀一聽蘇芸的語氣就知道她是什麼意思,於是笑罵道。

蘇芸嘀咕道:「我哥也是,什麼時候去不好,非得趕到今天。」

「你哥這幾天哪有時間呆在家裡,一些人都要趁著這個機會走動一下,還有你爸的那些老同學和老戰友也都得他去看望看望。」石毓秀看著自己的女兒說道。

石毓秀是說著無心,文昭林是聽著有意,心裡好一陣羨慕和嫉妒。他是知道自己老丈人的那群老戰友、老同學現在好多都是在各處身居要職,所以對於這些關係他是眼紅的緊,可是顯然這些和他並沒有關係。

於是文昭林有些悶悶地點了一根煙,過了一會才又問石毓秀道:「大哥明年還是繼續干油站么?」

「油站肯定還得干,這麼掙錢,至於還干不幹其他的我就不知道。」石毓秀對自己的女兒女婿沒什麼隱瞞的,於是照實說道。

蘇芸一聽石毓秀的話,不禁有些好奇地問道:「媽,大哥干油站這幾個月掙了多少錢?有沒有一個數?」

「一萬啊?應該比這多吧?」石毓秀具體不知道有多少,只是聽蘇仲平提了一句,反正是很多。

「這麼掙錢啊?」文昭林真是有點驚訝了,要知道當時一個萬元戶要比後世一個百萬富翁還要稀奇。

「差不多吧?」

蘇芸看了看丈夫,於是像是說笑話似的說道:「媽,讓大哥也帶我們一個唄?」

石毓秀看了看蘇芸,她是知道自己的閨女心裡想的是什麼,但是也不點破。只是說道:「小傑他爸干那個建築公司就挺好,干那麼多也忙不過來?」

蘇芸和文昭林一聽石毓秀這話,就知道她還是心裡向著自己的兒子,於是兩人也不再好說什麼了。

蘇振邦不知道文昭林一家子現在就在蘇家,他們一家現在正在田明理家呢。

也算是難為蘇辰雨了,給自己這個身份特殊的乾爸送節禮還得注意個影響。反正他是沒送什麼貴重的東西,就是田裡產的一些蔬菜、家裡自養的草雞和河裡新抓上來的鮮魚,當然還有一些過節的點心和酒水。

很不巧上午的時候田明理不在家,越是過年的時候他這個古城縣一把手就越忙,這個會、那個會他都要參加,還得去看望基層的一些工作人員。不過雖然田明理不在家,但是蘇辰雨一家還是受到了隆重的招待。

于越秀拿著電話,笑著說道:「振邦和馮穎,你們先坐著,我給老田打個電話問問下午他有沒有事?沒事就讓他趕緊回家。」

「大姐,要是田書記忙的話就別讓他回來,我們坐會就走。」蘇振邦趕緊說道。

「怎麼能坐會就走呢,吃完晚飯再走,讓老田回來和你喝幾杯。」于越秀撥了號,小聲說道:「你們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也得好好招待一下吧。」

「大姐,我們又不是外人,還要什麼招待。」馮穎也說道。

「電話通了,你們先坐著,我問一下老田。」

蘇振邦和馮穎一看勸不過於越秀,也不再勸了,兩人坐在客廳里端起茶杯看著于越秀打電話。至於蘇辰雨和李雨涵兩位童鞋,他們早就跑到田筱璐的房間里去了。

幾分鐘之後,打完電話的于越秀笑著說道:「老田說下午沒什麼事,他中午就回來,咱們先坐著聊聊天。」

於是,三人坐下來聊了一會,快到中午的時候于越秀才起身去讓保姆準備午飯,而馮穎自然要上去幫忙。田明理也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真的沒事,反正中飯前就回家了。

簡單地吃了一下中飯,下午的時候于越秀和馮穎忙著親自準備晚飯,而田明理和蘇振邦則是一邊抽著煙、喝著茶,一邊聊著天。至於蘇辰雨童鞋,則是人五人六地在旁邊作陪。

「乾爸,聽說我們縣裡正在搞什麼全民所有制企業改制?」蘇辰雨看著兩個光顧著抽煙的「煙槍」說道。

田明理又看了蘇辰雨一眼,然後又抽了一口煙才說道:「你小子知道的還不少啊?」

「我還聽說似乎上面和下面的壓力都不小啊?」蘇辰雨不確定地說道。

這下子田明理有點動容了,彈了彈煙灰,然後說道:「你小子從哪聽來的?」

「看來應該不錯,這個時候全國從上到下已經開始了長達數年的姓『資』還是姓『社』問題的爭論。」蘇辰雨心裡暗說道:「看來自己得給自己這個乾爸指點一下,讓他可以有個先知先覺。」

蘇振邦看田明理喊了蘇辰雨幾聲都愣在哪裡不動,於是說道:「哎,你小子想什麼呢?這麼入迷?」

「奧,沒什麼。就是在想王爺爺說的話。」蘇辰雨借坡下驢地說道。

蘇振邦問道:「那個王爺爺啊?」

「就是爺爺的老戰友,我們前幾天去的那個。」

蘇振邦這才知道蘇辰雨說的是誰,就是蘇仲平的老戰友、蓬城市委副書記王戰雲。於是蘇振邦問道:「我沒聽你王爺爺說什麼話啊?他老人家說的是什麼?」

「他跟你談到我們縣機械廠的時候,不是說一些全民所有制的企業如果效益實在不好,不妨進行一下改變。如果任由這些企業和工廠放著任由它他虧損,那是比嗣竦牟桓涸稹!彼粘接暌桓北涌醋潘照癜睿然後悠悠地說道。

「是說了,怎麼了?」蘇振邦還是沒領悟透地問道。

蘇辰雨耐心地給自己這個政治敏感度如此差的老爸講解道:「平常人說倒是沒什麼,可是站在王爺爺的位置上這麼說就不一樣了。」

這時候蘇振邦才恍然大悟,一想正是如此。這時他看到田明理投來疑問的目光,於是說道:「小雨說的王爺爺就是我爸的老戰友,市委的王書記。」

「市委王書記真這麼說啊?」這次田明理不禁有些動容地說。

蘇振邦補充了一句道:「是的,王叔叔確實是這麼說的,他倒是很支持改革的。」

田明理聽了蘇振邦的話,不禁陷入沉思之中,深深地抽了一口香煙。蘇辰雨一看田明理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心裡肯定在思量著這件事的政治價值,不過為了兩家都好,他決定推上一把。

「爸,你的政治敏感度太低了。在我們這個國家就算不從政,以後進入商界也得時刻保持著政治敏感度。」蘇辰雨先是對蘇振邦說道。

「雖然現在改革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壓力,可是看看這幾年的變化就知道改革這件事是勢在必行。雖然這其中會有很多的阻撓和艱難,可是只要那位老人家他還在,那麼改革肯定是會進行下去的。」蘇辰雨站起身,學著大人一般踱著步說道:「而且要知道我們東海可是歷來走在改革的最前沿。」

田明理聽了蘇辰雨的話,眼裡的精光一閃,之後迅速隱去,然後狠狠地掐掉了煙頭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重生之大紈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