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 女生小說

清妾

第九百九十三章

[更新時間]2017年 10月13日 02:16 [字數] 44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九百九十三章

日落暮鼓,天色漸漸放晴,一顆顆星星,稀疏地掛在天際,點綴著如黑幕般的夜空。

爾芙穿著一襲半新不舊的家常袍子,長發鬆松垮垮地挽在腦後用白玉簪子固定著,身側燃燒著香味清幽的熏香驅蟲,很是慵懶地躺在美人榻上,望著天空中星星點點的繁星乘涼消食,跟前還並排躺著小七和弘軒。

「躺會兒就回去房間里做功課,別再被風吹著著涼。」吃飽就困,躺在舒適的美人榻上,爾芙揉了揉有些睜不開的杏眼瞟了眼身側正在說悄悄話的弘軒和小七,輕聲催促道,這雨後夏夜的涼爽,還真是讓人捨不得離開呢!

「額娘,小七今個兒的功課都已經做好了。」小七笑吟吟地抿著果汁。

「孩兒的功課,也早就做好了1弘軒也是滿臉笑容的答道。

其實他們都知道爾芙今個兒的心情不大好,特地跑過來陪爾芙解悶的。

爾芙也知道孩子們的好意,並沒有點破,笑著點點頭,吩咐宮人取來搭腿的薄被,免得小傢伙們著涼,便也不再拘束兩個小傢伙兒了。

約莫又在外面躺了有小半個時辰左右,小烏拉那拉氏就主動登門了。

對此,爾芙只得無奈地從美人榻上坐起身來,使勁揉了揉已然笑不出來的臉蛋兒,擠出一抹還算誠摯的笑容,邁步來到了上房前邊兒的涼亭里,這倒也不是她不願意在上房接待小烏拉那拉氏,實在是在外面吹風吹得有些久,猛然回到房間里,總覺得有些悶,所以她還是選擇在涼亭這邊接待小烏拉那拉氏好了。

涼亭里,兩人分主次落座,一壺熱茶,兩盤點心,頗有幾分開座談會的架勢。

爾芙嫌熱地搖著扇子,瞧著眼前哭喪著臉的小烏拉那拉氏,好一會都沒等到小烏拉那拉氏開口,臉上的笑容也掛不住了,扭頭瞟了眼身側伺候著的詩蘭,詩蘭識趣上前,一邊替爾芙續茶,一邊輕聲提醒道:「主子,時間不早了,您看要不要奴婢先去準備準備1

「胡鬧,去外面候著吧。」爾芙裝模作樣地教訓道。

小烏拉那拉氏出身名門望族,又在喜塔臘氏跟前學過幾天規矩,哪裡看不出她們主僕二人在演雙簧,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清了清嗓子,將在嗓子眼轉了幾個個兒的話,一股腦地就都說了出來,「福晉,婢妾是來找你求救的。」

爾芙傻愣愣地聽完小烏拉那拉氏的一番敘述,尷尬地撓撓頭,有些心虛道:「那你希望本福晉如何幫你呢?」她也是真沒想到烏拉那拉家的處置會如此果斷,直接就將小烏拉那拉氏當做棄子給拋棄了,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個兒能幫到小烏拉那拉氏什麼,左右她不會將小烏拉那拉氏挪到自個兒院子里添堵就是了。

事實證明,當真是越怕什麼事就越來什麼事兒。

小烏拉那拉氏之所以猶猶豫豫地不開腔,便是因為她也知道她自個兒的要求過分,她果然選擇了最有利於自己的方式,直接就抱起了爾芙的大腿,打著要住到爾芙跟前兒近水樓台先得月的主意,想要做爾芙房裡伺候的格格。

這福晉、側福晉房裡的格格,不同於分居其他院落的格格,看似獨居一院的格格風光些,但是沒有福晉和側福晉的提攜,又沒有強勢的娘家做靠山的小格格,那基本上就是府里的透明人一般,連稍微得臉些的奴才都能給這些小格格臉色看。

而傍上福晉和側福晉大腿的格格就不同了,首先是她們輩畹逆酒途湍芨加硬氣些,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何況是四爺的妾室,一旦生下一子半女的,不愁沒有出人頭地的那天,只要飛上枝頭變鳳凰,誰還會翻出她們在福晉和側福晉跟前做小伏低的糗事,小烏拉那拉氏之前不稀罕往爾芙和其他側福晉跟前靠,那完全是因為她有著強勢的娘家做靠山,現在娘家要把她當做棄子丟棄,再不會提供給她銀錢、人脈幫襯,她就不能不彎下腰桿求爾芙提攜了。

只可惜,爾芙根本沒有想要拉攏格格固寵的想法,所以聽完小烏拉那拉氏的話,她沉默了好一會兒工夫,這才整理好說詞,盡量委婉地拒絕道:「烏拉那拉氏,我和你說句心裡話,我這正院寬敞得很,別說多你一個人不對,便是將府里所有女人都塞到正院來,也絕對放得下,可是你要想明白,一旦你搬到我的正院來伺候,那你娘家那邊會是怎樣想,先不說你娘家是否已經徹底拋棄你,起碼會讓你父母在烏拉那拉族中抬不起頭來,所以我要是真讓你搬到我跟前來,那才是害了你。

不過你也是可憐人,正值好年紀就被送到四爺府來伺候,現在稍有不如意就落得個被家族捨棄的下場,讓我完全不管你,我也真是狠不下這份心來,稍後回府,我會特別交代管事嬤嬤,所以你就還是安心住在你原本的院子,保管不會有人敢去為難你。」說完,她瞄了瞄小烏拉那拉氏的臉色,瞧著小烏拉那拉氏流露出思索的神態,總算是安心些了。

「福晉仁慈,婢妾先謝過福晉了。」雖然沒有能夠達成目的,但是爾芙說得懇切,也有些道理,所以小烏拉那拉氏還是很愉快地接受了爾芙的這種安排,勉強笑著,恭聲應道。

「同為府中姐妹,你實在不必如此客氣。」爾芙神情淡然地點了點頭。

只要小烏拉那拉氏不再提要搬到正院做自個兒房裡的格格,爾芙寧可厚待她幾分,想自個兒好不容易將正院經營得水潑不入,她怎麼可能做出引狼入室的事情來,雖然她相信四爺不會輕易被小烏拉那拉氏勾搭到床上去,也相信小烏拉那拉氏沒那麼容易就近水樓台先得月,但是她院里還住著連話都說不利落的小米團,萬一有個疏忽,讓小烏拉那拉氏傷到小米團,還不得活活後悔死她……

所以,小烏拉那拉氏就甭動往正院湊熱鬧的心思了。

爾芙又耐著性子,安慰了一會兒小烏拉那拉氏,好不容易打發走了小烏拉那拉氏,往林虛桂靜後面去看了看,兩個小傢伙兒都已經各自回院里休息了,她也沒心情繼續躺在美人榻上看星星了,隨手撿起她之前丟在美人榻上的薄毯子抱在懷裡,又往小米團住著的院子里轉了圈,她也就回到房間里去休息了。

回到房間里,即便是牆邊擺放著冰山降溫,爾芙還是覺得悶熱悶熱的,尤其是那股沾染在帷幔上的川鍋味道,讓她不自覺地蹙起了眉心,連忙躲到了更加涼爽的窗邊,招呼著詩蘭等人點燃熏香熏屋子。

她眉頭緊蹙地盯著已經冒出縷縷青煙的香爐,抿了兩口清茶,輕聲發著牢騷:「早知道這味道這麼難散出去,便該領著小七她們在涼亭那邊吃,你們倆別光盯著外間和東次間這邊,內室里也要好好熏熏,尤其是被褥、床幔,我可不想做夢都聞到一股子火鍋味道。」

說著,她還嫌棄地撇了撇嘴兒,那叫一個矯情。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按下圓明園這邊的眾女不提,小烏拉那拉氏和先福晉烏拉那拉氏的娘家,烏拉那拉家的祠堂外面,緊貼著祠堂東南邊的院落里,頭上束著抹額,身著暗褐色褂裙的喜塔臘氏正坐在燈火通明的書房裡,和烏拉那拉家的老族長達哈蘇一塊翻看著族老送過來的畫像,一幅幅半人高的畫像,畫的都是烏拉那拉家的適齡貴女,不論嫡庶,也不講究出身門第,但凡是歲數合適,選秀落癬自行嫁娶的女子,全部能在畫像里找到,其中最為出挑的就是江南分支上的一個名為媚兒的姑娘。

「我瞧著這姑娘挺不錯的,年紀正合適,十六歲,不大不小,模樣媚而不俗,身段也玲瓏有致,據上面描述,還頗為精通琴棋書畫這些附庸風雅的本事,唯一的缺點就是她的家世太低了些,阿瑪才是區區縣令,難怪如此出挑的姑娘會在大選的時候落眩」喜塔臘氏挑出這幅有些舊的畫像,手指輕輕滑過畫像中的嬌媚女子,輕聲說道。

「你覺得好,那必是個不錯的苗子。」達哈蘇站在男人的角度,也頗為滿意這個叫媚兒的長相,點頭贊同道,只是他怕這個媚兒和珍珠一樣,也是個虛有其表的俗物,收不住四爺那顆已經遺落在嫡福晉爾芙身上的心。

「如果按照我的本意,那我自是希望能將她接到身邊兒,親自把把脈,但是現下四爺就在去往江南的路上,與其是咱們親自將這丫頭送到府里去給四爺做妾室格格,還不如讓她主動出擊,爭取能讓四爺主動開口帶她回去,這樣情分上,也和咱們主動送過去不同,也免得珍珠他們家繼續鬧騰你。」喜塔臘氏抬手捋了捋耳邊的鬢髮,嘴角閃過一絲古怪的笑容,說出了她心裡琢磨好的法子,這也是她在看到媚兒的畫像以後,才想到的主意。

達哈蘇聞言,沉默片刻,微微點了點頭道:「那就讓咱們大小子跑一趟江南吧。」顯然,他也是覺得喜塔臘氏的主意不錯,不過還是不放心媚兒的品行和本事,所以打定主意讓自家比較沉穩的老大去親自看看這個叫媚兒的丫頭,如果不錯就按照喜塔臘氏的安排去做,如果媚兒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話,也好不驚動媚兒一家,直接放棄這個很好的主意,再安排其他合適的姑娘去定缺,左右烏拉那拉家的姑娘那麼多,總能挑出不錯的來。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他又讓喜塔臘氏挑了幾個備選的出來。

「這些日子,你再辛苦辛苦,親自教教這些丫頭規矩,免得個頂個都好似珍珠那樣不成器,連累咱們闔族上下跟著一塊丟臉。

即便是最後不需要她們去四爺府伺候,嫁出去,也能為咱們烏拉那拉家多拉幾個得力的姻親來。」達哈蘇不捨得自家孫女、曾孫女嫁到高門大戶去聯姻,卻很捨得折騰其他叔伯兄弟家的閨女,瞧著堆滿茶桌的畫像和孤零零放在喜塔臘氏腿邊兒的那副畫像,很是痛快地從中挑選了幾個人選,拉著喜塔臘氏的手,緩聲囑咐道。

「行吧,左右我身邊也需要幾個端茶遞水的丫頭。」喜塔臘氏無可無不可的應道。

她並不反對達哈蘇這樣的安排,只要不讓自家孩子去聯姻,其他人家的姑娘是否能有門好婚事,她根本不在意,唯一讓她覺得有點彆扭的事,就是她頤養天年、含飴弄孫的自在日子就要一去不復返了。

不過聯姻順利的話,對自家孩子的前程也是有好處的,她也就不那麼反感了。

就在爾芙領著小七和弘軒痛快吃喝的時候,達哈蘇身邊的常隨已經按照達哈蘇的意思去各府傳話,正領著一個個年華正盛的姑娘往祠堂聚集著,瞧著這些花骨朵兒似的姑娘說說笑笑地湊在一塊,連老常隨都覺得自個兒年輕了不少呢!

同時,達哈蘇的長子英哥,也連夜趕到了通州府的碼頭去搭船了。

為了讓一切都顯得更加真實,他必須要趕在聖駕到達之前就將自家老爹達哈蘇安排的事情都辦好,若是落後在四爺身後,那就要弄假了,坐在連夜出港的船上,英哥只有一個心愿,那就是這個媚兒真如畫像上的那般嬌媚動人、滿腹學識,不然他這趟的罪就算是白受了。

只可惜事實有意外,他出京的事,毫無意外地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所以第二天天明時分,得到消息的伊爾根覺羅氏就急急忙忙地趕到圓明園來給爾芙送信了,她倒是沒有聯想到旁的事情,只當烏拉那拉家是不甘成為八旗笑料,派人去找四爺告狀的,所以為了不讓爾芙在不知不覺間吃虧,她當然是來勸說爾芙快給四爺送信的。

而爾芙得到烏拉那拉家派人下江南的事兒時,第一反應和伊爾根覺羅氏一樣,隨即她自嘲的笑著搖了搖頭,耐著性子勸說伊爾根覺羅氏不必擔心,又將四爺寫給她的家書給伊爾根覺羅氏看了,伊爾根覺羅氏才放下心來,她有留下伊爾根覺羅氏和小七、弘軒坐在一塊吃了頓不算太講究的午飯,這才送著她這個便宜額娘上了回府的馬車。

(快捷鍵:←)清妾 第九百九十二章 清妾目錄(快捷鍵:回車) 清妾 第九百九十四章(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清妾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