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娘 女生小說

鐵娘

第一百三十章:四郎

[更新時間]2016年06月29日 05:37 [字數] 47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關於銀子和楊香寒的事,三郎一家誰也沒有提起,只是破天荒的居然留下來過夜,口中說的是老早就想回家,只是之前因為房間的問題,只能遺憾的連夜回到鎮上。

如此一番話,說的金蔣氏是內疚不已,怎麼也是自個的兒孫,在家裡居然連個房間都沒有。她聽后連忙就起身收拾房間,新哥兒兩口子之前住下的房間本來就是留給三郎一家。

只是三郎兩個兒子這般大,再和爹娘住在一起肯定不行,於是她乾脆讓雙胞胎兩個喊到了他們屋裡,讓永嘉永利睡到雙胞胎的房裡。

如此一安排,舒氏沒有氣才怪,只是從許氏一家子來到金家后,她是一句話都沒有插嘴過,就是許氏有意和好,她也是板著一張臉,無視到底。

金蔣氏卻不同,難得高興一場,子孫又有那般大的福氣,第二日一大清早,就親自跑去買了半斤肉,早上就是豐富的一常

按道理,像他們農家,早上雖然也吃一餐,可都是吃的前日的剩菜,可金蔣氏知道,兩個孫子都是讀書人,清早就起身讀書,餓著肚子就不好了。

飯桌上,她是殷勤的夾著菜,不住的往永嘉永利碗里去,都快堆冒尖了。

小孩子饞肉,這都是知道的,可金蔣氏不知道的是,永嘉永利早就養挑了嘴,就這白水燉的肥肉是一點都不覺得好吃,甚至看到兩個雙胞胎堂弟一口吞下的樣子,還有些反胃。

連忙吞下兩口白米飯壓下心中的不適。

沒錯,因著今年收成好,金蔣氏特意留下一些稻穀自家吃,沒想到才不過幾天,就有了用常

白米飯帶著撲鼻的香味,還沒入口就感覺到一股饞意。

雙胞胎更是連肉都沒有那麼愛了,一張小臉差點埋在飯碗里,拿著筷子的手使勁扒著碗里的米飯。

金蔣氏一邊吃飯,一邊時不時往旁邊的空碗裡面夾著菜,米飯是盛的中間最軟糯的一團,肉是夾的瘦肉。

許氏心中有些不明,她問道:「娘,這是給誰留的飯?」

「給你小妹帶去的。」金蔣氏說著,眼睛還是在那碗里,她又伸出手夾了一些,小女兒現在幹得活累,沒吃飽可不行。

「對了,小妹呢?一天到晚都沒見著她的人影,可是身體不舒適?」許氏這才想起家裡面少了一人,雖然金芸是娘很寵的一個,可她這個小妹不但沒被寵的刁蠻跋扈,性子到軟弱的很,是一個很好拿捏的人。

因為礙著金老爺子的面子,金蔣氏是一直忍著氣,如今好不容易有個能說話的,在飯桌上便也不管不顧的說了出來:「你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讓一個閨女去打鐵。」

「打鐵?」不知許氏就是金啟雙都有些詫異,許氏更是好笑,她道:「就小妹那瘦胳膊她能抬得起手錘嗎?」

一聽這話金蔣氏就不樂意了,雖然心中是有不滿,但她偏偏容不得別人來說,再說了瞧著小女兒打鐵的做派,不知道的覺得還以為是個老手。新哥兒好歹也當了十幾年的學徒,和芸兒比起來完全就像是個生手。

因著疼愛的女兒和長孫都長待在爐房,她沒事也會往那邊走走,時不時就看到新哥兒低垂著頭向小女兒求問,那架勢,就像是個師傅在教導徒弟呢。

她臉上的笑容漸消,說道:「怎麼說話的,如果你小妹不是託身個閨女,你爹准得高興壞了。」

許氏最為明清,金蔣氏臉一沉,她便知道她說的話定是引起了老娘的不滿,她賠笑說道:「娘,您也別怪我說的不中聽,可您也知道,小妹以後畢竟是要嫁人的,如今當個鐵匠,身子骨承不承受得了不知道,就是身上的肉也會變的粗硬,這以後如何相看人家。」

這話到是說中金蔣氏心中的不安,她瞧著老頭子做在一邊,不聲不響。

同時也想到了女兒這些天的做派,更拿不定主意該不該去管,老頭子曾經不止一次的跟她說過,小女兒以後定是有大造化的人,讓自個別亂插手,她雖然不是很明白,但知道老頭子也是有他的道理。

所以上次金芸上後山,她雖然滿心擔憂,卻也沒有阻攔,金蔣氏重重嘆了一口氣,她放下筷子,端起那碗飯菜站起身,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再看吧,指不定新鮮感過去,你小妹自個也不樂意去了。」

看著金蔣氏離去,許氏也沒在開口,飯桌上又是寂靜一片。

她低垂著頭,想了許多。

才不過一晚的時間,許氏就驚訝著老家的變化。

這才過多久,房屋修補了不說,家裡還添了一頭母牛,兩個小侄子更是上了書塾。雖說家裡日子好過了些,對他們來說利肯定是大於弊,可是對於優越慣的許氏來說,滋味並不是很好受。

因為相公是個童生,是家裡最有出息的人,兩個妯娌也都是指望的他們這一房,平日里相處,雖說沒有太過,可許氏也能感覺到兩個妯娌時不時的討好。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鎮上的生活好了一些,她就有些擔憂老家的人會跟著來拖後腿,這才生出了分家的念頭。

上次的事發生的太過突然,恐怕老家的人都能感覺得出來,這才對他們這一房感到了生疏。

如果早知如今,當初許氏一定會再多觀望一段時間,也不至於現在弄的上不上下不下。

而至今呂氏帶來的話,許氏並沒有開口去提去問,如果她先開口,不管怎麼樣,爹娘都會認為她心有想法,還不如等金老兩口提出來,到時候在根據他們的話,慢慢做決定。

雖然上午帶話的人並沒有說要用多少銀子來贖回楊香寒,許氏也不清楚金蔣氏手中到底有多少家底,可施家是什麼人?是鎮上排的名號的富貴人家,想要再這樣的人家裡面去贖回一人,應該不易。

再來了,老家人像是突然做的這個決定,怕是在施府得到了什麼消息。

要知道,之前楊香寒帶回來的消息都清楚她在施府過的並不差,而現在金蔣氏突然向要贖人,怕是楊香寒在施府出了什麼差錯,所以,許氏根本就不急切。

如果真的如她所想,想要在施家將楊香寒帶回來,就算有銀子也不見得有希望,那樣的人家又怎麼會缺那麼一點的銀子。

而現在對於許氏來說,最急切的是要將金蔣氏的心在籠絡過來,還有的便是將老家的家底給摸個清。

呂氏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本想拉一個戰友,卻不想來了頭狼。

村裡的空氣好,環境也很優美,可對於住慣鎮上的一家子來說,卻有些煎熬。

永嘉永利更是以讀書為由,不想踏出去一步,村子裡面都是土路,只要一出門,衣角上定會沾上一些泥土。要不就是碰到村子裡面的野孩子,玩的渾身是泥的那種,看的兩兄弟臉頓時就變了色,想也不想就專進了屋,閉門不出。

許氏看著也心疼,卻還是絲毫不提起會鎮上的打算。

當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后,金啟雙頭一個受不了。

他從小就在農家長大,自然不會不適應。只是在外面結交廣,突然處在這麼個狹小的地方,難免心中有些憋屈。

好在,就在金啟雙快要收不住時,金蔣氏再次召集全家人商討了起來。

金芸更是第二次從爐房內被叫了出來。

已經第七次的摺疊鍛打,而她給自己的目標是八次,也就是說在最關鍵的時刻被打斷,可想而知,金芸是黑著一張臉進得堂屋。

經過七次的摺疊鍛打,圓球大的生鐵現在不過兩個拳頭的大小,裡面的雜質經過不斷的捶打,漸漸排了出來,生鐵的顏色也不復灰塵更加的明亮起來。

沒有使用一點的異能,光用她的一雙手,她身上的力氣,就將雜鐵變為如今材質不錯的鐵塊。

金芸比起其他人有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她雖然沒有使用異能,卻能去感受生鐵中的雜質,這正是如此,她才能將生鐵裡面的摻雜的雜質如此之快的排出去。

摺疊鍛打主要就是排除雜質,既然金芸能掌握,她便也不在這上面再下功夫,便給自個定了個八次的摺疊鍛打,八次之後,便又是下一個階段。

在爐房的時間待得越久,越是動作嫻熟,猶如魚得水般,所以她真得不想在時間浪費在這個上面。

而這時,金老爺子開口了,他的第一句話讓大家不由面面相覷。

「當年四郎為何會被充軍1

如一滴水滴入熱油中,在心中炸裂。

沒有人開口,內疚的、心虛的還有不以為然的。

「那時候家裡拿不出銀子,所以。。。」呂氏輕輕道。

「金家兒郎可是四人,你們可還知當年四郎多大?」金老爺子再次問道,語氣中並沒有威嚴,卻再次讓人一怔。

沒錯,金家兒郎可是四人,當年金家被指派一個名額,並不是指定的金啟全一人。

金啟全那是只有十五歲,還是一個剛剛定下親的半大小夥子,就這麼一個小夥子被派去充軍,面對殺戮的戰場,可想而知能平安回來的幾率有多校

大朗的愧疚,二郎的默默無聲還有三郎的心緒不寧。

金老爺子知道,將這話說開,三個兒子定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可他沒有其他辦法,唯獨將以前划傷的傷口再次割開,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及時的清醒過來。

其他人也許並不明白,許氏卻恍然大悟,她趕緊道:「爹,當年四弟可是自個跑出去的。」

沒錯,充軍有多大的危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金家拿不出銀子,只能交出一人,就在大家萬分為難之際,金啟全沒有留下一字一句,偷偷一人跑去報名參軍而去。

可是。

「那他這般做是為了誰?」金老爺子痛心說道。

是啊,他這麼做是為誰?賭上了性命去到那個地獄般的戰場是為了誰?

為了他的三個哥哥!

大朗二郎成了家,也有了不大的孩子,三郎更是馬上就要成親。在這些人之中,最不該去的便是他,十五歲的小夥子,面對精壯的敵人,還怎麼去對抗,說不定拿刀都拿不穩。

三個妯娌頓時對望一眼,老爺子再說下去,這件事怕真的無力挽回了。

「為何不說話?」金老爺子望著眾人,眼中充滿了悲涼。

「爹,您別說了。」金啟武首先支持不住,他本就是個軟耳根的人,說的現在是燥紅了臉。

「你們不是覺得我老糊塗嗎?為了楊香寒一個外人,居然願意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金老爺子微微搖著頭,繼續說道。

「爹,我們也不是不願意幫,如果真是,在第一次的時候,我們也就阻攔您了。」三個妯娌互相使著眼色,舒氏是學聰明了,乾脆閉嘴不言,呂氏想說卻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沒法子,只能許氏開口。

她接著道:「香寒雖然與四弟定下親,雖然沒有嫁過來,我們也把她當做親人,可這一次兩次的,到底會寒了我們的心。」

「寒心,寒心的是我1金老爺子驀地拔高語調,他道:「我和你們娘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只有香寒那閨女還沒有忘記四郎,將他掛記在了心裡。」

這一番話說的許氏啞口無言,其實她心中也是敬佩。

楊香寒並不是沒有尋個人家的機會,就是在施府也聽說過施府的老夫人很是看重她,還出言要給她找個好歸宿。施府老夫人口中的好歸宿自然也不會是一般的尋常人家,可楊香寒卻拒絕了,毫無猶豫的拒絕了。

金啟全充軍走了十五年,楊香寒獨自一人十五年。

金老爺子這時弱下聲,他說道:「就算不為香寒,也看在你們弟弟的份子上幫一把吧,如果沒有。。。現在和四郎相伴,為他生兒育女的那個人便是她。」

「我明日就回鎮上,尋個關係去探探施府的口風。」此時說話的居然是金啟雙。

旁邊的許氏也是詫異的很,她連連打著眼色,金啟雙卻不為所動。

其實,如果不是四郎偷偷跑去,最有可能充軍的便是他。

雖然他只不過是一介書生,卻在軍隊里能做個文職,比起上戰場殺敵來的輕鬆的多,可當時他心中不願,他想的是科舉這條路,所以在家人萬分為難之時,他什麼也沒有說。

四弟的死,他的責任是最大的吧,如果他去,活著回來的幾率很大很大。

金啟雙低垂著眉眼,心中閃過的是一絲悔意。未完待續。

(快捷鍵:←)鐵娘 第一百二十九章:曹先生 鐵娘目錄(快捷鍵:回車) 鐵娘 第一百三十一章:上鎮(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鐵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