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行天下 都市娛樂

俠行天下

第八章:醉漢

[更新時間]2017年 06月22日 00:34 [字數] 39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達應雄抹了一下頭上的草籽,從草地上站了起來,同時還打了一個哈欠,在這清爽的早晨,怎麼看都彷彿是睡了一個好覺,如果拋除在他睡覺不遠處滿地的死屍的話……

「到蘇南城了,距離中央祖脈還有三天左右的路程,說起來,黑家應該已經知道我回來了吧,他們的應對會是怎麼樣的呢?」

達應雄沒有理會滿地的屍體,就彷彿這些人與他無關一樣,雖然這些人中包括了兩名內氣境,至少二十名內力境,已經是蘇南地區五分之一的總戰力了,他們的滅亡,也就意味著蘇南地區五分之一的世家和門派要崩潰的地步,影響到的是至少數百萬人,乃至上千萬人生死的巨大變化,說句不好聽的,當這裡的消息被外界所知曉后,蘇南地區會引發一場恐怖的大地震,這一地震足以改變黑海至少三十分之一地區的版圖。

達應雄回歸黑海已經一個星期左右,他是心相境,若是全力爆發行動的話,恐怕此刻已經穿越了整個黑海,但是他不敢這麼做,因為在他的死敵中有兩名神相境,一個雖然遠在青海,貴為人類聯盟三位大長老之一,但那可是神相境,千里之外對其來說就如近在眼前,而另一位就直接在這黑海中,更是黑海最高統治者家族的族長,這兩人都與他有深仇大恨,一旦他全力爆發行動,內氣消耗過大,被這兩人布下什麼陷阱,他可真是危險了。

所以他寧可從容而去,既然連樹皇都說墜落之物與其有緣,那麼想來在他找到墜落之物前應該不會死掉,而且這兩名神相境都有顧及,一個顧及世無雙,不敢隨意離開青海,一個則被藍竟陵給打得瀕死,一年中最多只有數小時可以自由,這些年估計恢復了些,但是想要遠離其閉關場所來奔襲他,也不知道這人會不會立刻猝死,所以他對此行還是有少許把握的。

唯一的憂慮其實不在這個,他最大的憂慮是同為他死敵的那數名心相境,這幾人可不會如那兩名神相這麼顧及,只要有機會一定會圍殺他,一旦他被拖在一個地方真逃不掉,那兩名神相就可能發力了,那樣他就真的會遇到大危險。

「不管怎麼說……先去吃早飯吧。」

達應雄心頭豁達,反正車到山前總有路,人總不能被尿憋死吧,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他一路急趕,終於在睡醒后兩小時內趕到了蘇南城,這個最為靠近綠海的最大城市。

在黑海,城市可是不能亂叫的,一般來說,黑海遍地管理奴隸生產的地方名為村,而村之上有下層奴隸主所住的地方名為鎮,這些下層奴隸主一般都是某些小世家的旁系,或者某些內力境的親屬所組成,而再這之上則是城鎮,城鎮的規模就很大了,通常一個城鎮有三十萬人左右,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奴隸,剩下的百分之十為自由民和奴隸主,這些自由民通常都是武者的後代親屬,或者自己就是武者,擔任奴隸主手下的各種職務,無論是武士也好,文士也好,他們並非奴隸。

而城鎮的奴隸主往往都是小世家本身,或者是中型世家的子弟擔當,當然了,中小門派的親傳子弟也可以擔當這個地位,這已經是黑海的中層階級了。

再城鎮之上則是城邦,城邦分為小城邦和大城邦,但無論是任何一個城邦都有至少五十萬以上,乃至一百萬以上的人口,通常都是中型或者以上世家門派的駐地,是其核心領地,一個城邦下轄三到五個城鎮,城鎮下面又有鎮子,如此層層疊疊,構成了整個黑海的社會生態。

而在城邦之上的最高級單位則是城市,每一個城市都是大世家,大門派的核心駐地,整個黑海一共也只有二十多座城市,而其標誌就是每一個城市都至少有一名內氣境才可以被稱為城市,同時,城市也是外來海洋的商人們進行交易的地方,因為每一個城市都有內氣境坐鎮,而且是傳承長久的大世家,大門派的駐地,所以在城市中反倒是講究公平和禮儀起來,至少不會輕易出現虜人為奴,或者黑吃黑的事情發生,正因為如此,也才有了這些城市的繁華,黑海畢竟是地大物博,物資豐富,外來的商人們為了利益可不會怕區區的死亡,青海,綠海,乃至是澄海的商人們都在這裡有出現。

蘇南城就是這附近最大也是唯一的城市,由大世家蘇家所掌握著,這裡的商人普遍都是綠海來的商人,也有部分青海來的商人,因為地理原因,在這裡很難看到澄海來的商人,但是也已經足夠繁華了,確切的說,任何在黑海能夠被稱為城市的所在,都是那方圓周邊最為繁華的所在地。

達應雄毫無任何變裝或者遮掩的走入到了蘇南城中,除開門**了入城費之外,沒有任何人跑來盤問他,而達應雄也毫不在意,他本就是黑家大世家達家出生,對於黑海的一切其實都了如指掌,雖然他在黑海很出名,但是真正知道他長什麼樣,有什麼特徵的人其實不多,在黑海大部分地方流傳他的形象一半都是身高九尺,腰圍九尺,血盆大口,一頓要吃十幾頭牛羊外加上百個奴隸,揮手之間都可以拔山毀城的魔王形象……

「蘇南城啊,上次過來喝酒已經是三年多以前了,還被人追著打了一場,今天可得喝個痛快……話說回來,我真的確定不是出來喝酒旅遊玩耍的嗎?」

達應雄自言自語著,摸著自己下巴就來到了一處城中大酒館前,這一家酒館裝潢華麗,佔地極大,大門處來來往往都是客人,一個個客人衣著華貴,能夠來這家酒館消費的人基本都是非富即貴,普通的平民階層可沒有足夠財富來消費,至於奴隸……呵呵,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還真可以吃……

達應雄進到酒館的第一層,就看到有一個大桌上有正烤著一個人形,在這大桌旁有大約七八個人,他們正邊吃著東西邊喝著酒,也等待著這個人形烤好。

沒錯,就是人類……確切的說是奴隸,在黑海中奴隸是不被當成人的,是一種比牲口更低賤的生物,當然,多數奴隸主或者平民們是不會吃奴隸的,畢竟他們雖然不把奴隸當人,但是潛意識裡也不會吃同類,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長時間洗腦的可不光是奴隸,奴隸主們也是被洗腦了的,還真有不少人把奴隸當成了另一物種,而奴隸中也有一些從小被挑選出來精心培養,無論是拿來做葯人,拿來做裝飾品,拿來做傢具或者服飾之類,也有拿來做菜肴的。

對於黑海的奴隸主們來說,奴隸真的只是數字,真的只是一種資源……

達應雄看到這一幕,他的拳頭捏了一下,腦海里閃過曾經在達家所擁有的城市中所看到的那些,以及他作為達家嫡系所知道的那些……要作為菜肴的奴隸,一般都是從出生就開始挑選,經脈,身體,血統等等都有講究,從小也不會讓這些奴隸勞作,更不會讓其吃粗糧,甚至最為講究的人家還會教導這些奴隸知識,讓他們從小練武,每天所食更是藥材居多,都是調養溫養身體的藥材,據說……只是據說,黑家所飼養的最頂級菜肴奴隸,還會每隔一段時間餵養他們低級天財地寶,非得要讓他們成為準內力境后才會開始食用。

而且作為菜肴的奴隸,雌性為佳,雄性為次,食用年齡在十二歲為最佳,更早更老都不合適,而每一具食用奴隸價格都很是昂貴,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食用的。

達應雄又多看了那一桌几眼,當下也不動聲色,就在附近找了一處坐了下來,自有服務人員上來招呼,他就點了一些餐點,又點了兩大壇綠海美酒,就著這些餐點喝著美酒,同時眼睛也時不時瞟向這一桌人。

從服飾,裝飾品等等來看,這七八人都是世家或者門派子弟,其中一人是蘇家服飾,估計他是東道主請客,而其餘幾人看起來也不簡單,這七八人都是內力境,看他們的年齡約莫都在二十多歲上下,都沒有悟神,這也符合大世家大門派的特徵,壓抑悟神時間,凝聚更深層次的底蘊,這些人都是出身不凡。

但……那又如何?

達應雄只是冷笑,靜待這幾人吃完,然後再解決掉他們,但就在這時,一個中年人跌跌撞撞的從這一桌旁走過,看起來這中年人似乎是喝多了,居然硬生生向這一桌人撞了過去,當下達應雄就準備出手了,因為這個中年人明顯是一個普通人,腳步虛浮,渾身無力,而且看那身衣服都洗得翻白老舊,估計是一個窮困的自有平民,得罪了這一桌子的權貴,他估計直接會被當場打死。

但是下一幕,達應雄直接被震懾得連動彈都做不到,明明是肉眼清晰可見的動作,每一個細微動作都被他看在眼中,這個中年人身子撞向了其中一名青年,這個青年頓時露出滿臉的怒色,轉身就一拳打來,但是這一拳還沒抬起來,這中年人就在這青年身上輕輕一撞,接著彷彿被這青年給撞開了一樣,整個人在另一個青年身上撞了一下,又是另一個,連環翻騰,但動作又自然而然,直到這時,第一個青年的拳都還沒打出,而中年人卻已經跌撞著向酒館大門走去。

這一切發生在眨眼之間,這時達應雄才回過神來,而這時他已經看不到那名中年人的身影了,而剛剛那一切只發生在一霎那之間,不,是連一霎那時間都沒有,幾乎只是彈指而已,達應雄自己都做不到,他的心相也做不到,剛剛那一瞬間,他至少從那中年人身上看到了不下十種高深武藝,種種都可以輕易將這幾人碾成渣,但是這幾人卻看似完好,至少從表面上來看就是如此,內里如何就不是達應雄所能夠知道的了,或許死了,或許沒死,總之這幾個青年彷彿沒人事一樣,彷彿剛剛那中年人不存在一樣,繼續在那裡喜笑顏開的吃喝著……

達應雄腳下一踏就衝出到了酒館之外,舉目四望,但是那裡還有那中年人的身影,那怕是他的心相靈覺都感應不到丁點,中年人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就彷彿之前的那一切都是幻覺一樣。

就在達應雄東張西望時,距離他很遠的一處高樓頂端,一個身穿破舊白衣,滿臉的胡茬,看起來就是一個落魄的中年男子站在了那裡,他的腰間有一柄破舊木頭為刀柄的破舊長劍,渾身上下都是落魄氣息,滿身的酒味,看起來實在是不怎麼樣,這中年男子呼出一口酒氣,喃喃說道:「小夥子人品不錯,只是死兆已現,不過不應該礙…他的去向是……黑海北方?那星辰墜落之地?有趣,浪潮將起嗎?」

「百年未曾回俗世,今夕不知是何年……去看看吧,這般洶湧的浪潮,有趣,有趣。」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俠行天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