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女生小說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

第804章:遲來的洞房花燭【3】

[更新時間]2016年06月02日 01:12 [字數] 21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鳳獨舞說的兒子,自然是他們的小兒子,因為是純陰之體,有事龍身的緣故。小殿下對輔助修鍊的東西要求也是極為苛刻,不像鳳獨舞那麼有優勢,再加上水鏡月已經答應將符篆總綱交給秋,所以他們夫妻倆無不希望讓自己的兒子能夠修鍊加快。

提到小兒子,鳳獨舞便不由想念起他來。水鏡月一看鳳獨舞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伸手緊緊抓住她的手:「走吧,我們去問問澤兒。」

夫妻兩突然變心情有些沉重起來,離開了空間,去尋了小太子。

恰好小太子和雪池在一起,這五年的事情都是二人在處理龍宮以及外面的事情,一見夫妻二人,便將事情全部告知了他們。

「夏侯儀還有父親和傾兒同時失蹤了?」鳳獨舞聽完之後,不由驚呼。

「是的,當日夏侯儀和父親在天宮傾力一戰,應該是他們兩的力量過大的碰撞,撕裂了空間,現在不知道落到了哪個位面,我已經嘗試用傳音符,也倆系不到父親。」雪池有些無奈的說道,「至於傾兒,應該是追著我們去,不慎捲入了父親於夏侯儀的大戰,才隨著父親一道消失的。」

鳳獨舞一聽這個話,不由心臟緊縮。強者的對決,毀天滅地的力量撕裂了空間是正常的,可她那父親和夏侯儀可千萬不要落到她曾經去過的那個地方,否則他們會給那個地方帶去多麼可怕的災難?

畢竟是夫妻,水鏡月大概能夠猜到鳳獨舞心中所想:「你放心,如論他們去了何處,都要遵守位面的生存之道,不會大肆濫殺。」

聞言,鳳獨舞也就放心了一點,反握住水鏡月的手:「鏡月,我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聯絡到父親和傾兒?」

雖然水鏡月感覺得到兒子並沒有隕落,可是鳳獨舞沒有親眼見到,就一點也放心不下來。

水鏡月沉默了片刻道:「我會想辦法。」

與鳳獨舞一樣,作為父親,他也擔心兒子。

既然水鏡月這樣說了,鳳獨舞相信水鏡月是有辦法,並且有一定的把握,否則不會應承她。

接下來幾天水鏡月就有些繁忙,鳳獨舞知道水鏡月是在竭力讓她能夠與兒子見上一面,也就沒有打擾水鏡月,水鏡月既然沒有尋她,自然是不需要她出力。這樣一來,鳳獨舞就閑了下來。

這一日,鳳獨舞經歷了幾番內心掙扎,對水鏡月交代了一聲,便去了上三天。

從雪池那裡知曉,現在天宮還是有著瓊源三人暫時管理,而炎燁雖然被瓊源三人尊為聖君,可卻沒有留在天宮,他依然留在上三天。這五年,也是因為他的壓制,瓊源等人並沒有對龍宮出手,他成了平衡兩邊的橋樑,這一個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由他一人打開。

雖然,表面上炎燁是在令兩邊平衡,但實際上是在保全他們。沒有了她水鏡月的龍宮,天宮若真要壓制圈禁還這不難,即便有雪池在。也是因此,鳳獨舞才決定去見炎燁最後一面,也算做一個了斷。

上三天,五年的歲月依然一點沒有改變,唯有天台缺了一塊,鳳獨舞邁上白玉長梯,透過繚繞的雲霧遠遠看到,不禁愣了愣。之所以會特意的去看一眼,而是那個地方她的記憶有些深刻,是在那裡她看到了懸命樓。

而炎燁一早接到鳳獨舞到來的消息,第一是欣喜她終於蘇醒,第二便是濃濃的苦澀,聰明如他,對於鳳獨舞這個時候的到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大概也能夠猜到。他這是第一次,炎燁不想見到鳳獨舞,不見還有一絲幻想,一旦見了,什麼都說穿了,那就是真正的一刀兩斷。炎燁萬般不行面對這個的局面,可惜卻不得不去面對。

鳳獨舞沒有去炎燁的宮殿,而是情不自禁的去了天台,她知道自然會有人通報炎燁,她就在這裡等他便是。

等了許久,終於在輕雲緩涌之中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她的目光依然看著遠遠的龍宮,輕聲道:「你來了。」

炎燁的身子一頓,最終還是邁步上前,正如同昔日他和水鏡月一樣,兩人並排而站,都沒有看彼此,遙望遠方,抿著唇,炎燁並沒有說話。

鳳獨舞搭在玉雕的柱子上的手微微收了收,目光閃動了一番,才側首看向炎燁。他還是昔日的那個他,一樣的高貴美艷,沒有一點歲月痕的容顏上卻多了一絲疲倦。鳳獨舞看著心裡有些異樣,卻什麼也沒有說。

而是緩緩的伸出手:「我來,是有一樣東西物歸原主。」

炎燁側首,目光落在鳳獨舞的掌心,瞳孔一縮。靜靜躺在鳳獨舞掌心的是一塊碎裂的本命牌,那裂開的字跡,不難看出夏侯烈三個字。

原來,當日鳳無雙將滅魂符融入在這塊本命牌上來算計千雪,千雪在禁不住滅魂符灼燒的時候,這個本命牌掉入了空間,後來就落入鳳獨舞的手中。許多的事情都源自於這一塊本命牌,而現在就也讓它成為終結者吧。

炎燁明白,鳳獨舞將這個東西交給他的意思,是還他的情。這塊本命牌對他的人自然沒有用,對於現在的他也絲毫沒有意義,可一旦他神魂覺醒,這塊本命牌就可以要他的命!這一點,鳳獨舞自然不會不知曉,卻依然還是還給了她,這意味著從此真的是兩清,再見面便是狹路相逢。

炎燁張開嘴想拒絕,可卻他卻沒有拒絕的權利和資格,只能目光晦澀的伸出手,顫抖的從鳳獨舞的手中接過。

「不論將來我們的命運如何,我都不會忘記,炎燁於我而言,是至親之人,且無人可替代。」鳳獨舞忍住心中微微的刺痛,綻開笑容,然後本上前,抱了抱炎燁,又快速的鬆開,「再見了,炎燁。」

這是道別,也是訣別。對炎燁,那個讓她感動過,虧欠過,信賴過的炎燁,從此以後在她心中再無炎燁這個人,唯有——夏侯烈。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傾城毒妃:壓倒妖魅陛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