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齡 女生小說

君九齡

第十八章 你難逃

[更新時間]2016年 12月21日 01:40 [字數] 33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楚九齡。

這個名字她想讓一些人知道一些人喊,比如姐姐弟弟。

也有意外的不曾預料的人知道和喊出來,比如朱瓚。

但有個人她絕對不想聽到這個名字從他口中喊出來。

君小姐站在原地沒有回頭,身後的腳步也停下來。

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動作,天地間一瞬間凝滯。

身後的視線如同一條蛇盤踞在她的背上,沒有蠕動,只有不斷浸透的陰寒冰冷。

怎麼辦?

她曾經為了掩飾埋下的師父的手札不被陸雲旗發現而裝作楚九齡。

那現在她為了不讓他認為她是楚九齡,她應該裝作什麼?

她聽錯了,沒有聽到楚這個姓,只聽到九齡,這是她熟悉的名字,所以誤答應了。

這皇宮她來過一兩次,她記性好,所以就算沒有人引領,她也能如履平地。

如履平地。

念頭閃過,君小姐拔腳向前飛奔。

跑出去,跑出這裡去,只要到了人前就能有千萬種說法解釋,絕對不能落在他手裡。

身後並沒有腳步追來,前方也沒有人阻攔,宮門就在眼前,已經能看到禁衛們走動,隱隱能聽到宮門外官員們的隨侍們說話。

但下一刻身後破空聲傳來,她的後頸一麻。

這次真是大意了。

最後一個念頭閃過,君小姐悶哼一聲眼前一黑向前栽去。

她並沒有栽倒在地上,斜刺里奔出一個錦衣衛,單膝跪地一手穩穩的接住她,一手將猩紅斗篷一甩將人罩住抱起退開。

宮門前恢復了安靜,路過的內侍無意識的看過來,見夾道內陸雲旗負手而立,整個人隱沒在高牆投下的陰影里,只有猩紅斗篷隨風翻動,內侍們打個寒戰忙移開視線縮頭疾步走過。

寧雲釗莫名的打個寒戰,耳邊隨之響起啪的一聲。

皇帝將手裡的奏章摔在了几案上,堆著的奏章被大力打到頓時倒下,里啪啦的聲音回蕩在殿內。

「朕不信1皇帝喝道,神情悲憤,指著跪地的兩個將官,「朕不信你們說的話。」

「陛下,臣等句句屬實。」兩個將官叩頭,「如有虛言天打五雷轟。」

「陛下,臣知道這件事太令人震驚,先帝和陛下都如此信任成國公,實在是難以相信,但是人證物證俱在,這不是臣的私仇構陷埃」黃誠說道,神情亦是悲憤跪下來,「請陛下明查埃」

皇帝站起來來回的踱步,驚恐又憤怒又不安。

「朕不信。」他只是重複,「朕不信你們這些人證,不信你們這些物證。」

他猛地停下腳步。

「朕要聽成國公說。」

說罷抬手。

「陸雲旗,叫陸雲旗來。」

要聽成國公說,且讓陸雲旗去問,那自然就是要押解進京了。

黃誠俯身就要喊陛下聖明,但有人再次搶先。

「陛下。」寧雲釗轉身躬身,「臣認為不妥。」

竟然說的不是聖明二字?

黃誠愣了下,旋即冷笑。

果然,靠著諂媚站到這裡,絕不會滿意只說聖明二字,看吧開始要說自己想說的話了。

不過小子,就等著你開這個口呢,你以為你能勸阻皇帝對付成國公嗎?只不過是讓陛下知道你們姓寧的叔侄果然是跟成國公蛇鼠一窩罷了。

皇帝很顯然也有些意外,視線居高臨下的看向寧雲釗。

「陛下,臣認為讓陸大人去不妥。」寧雲釗不待皇帝詢問就主動說道,神情認真坦然,「應該讓大理寺出面。」

竟然不是勸嗎?黃誠沒有微皺。

皇帝的神情則稍緩。

「大理寺,那豈不是要問罪。」他說道,搖搖頭,「朕只是要先問問他,朕不信他有罪。」

「不,陛下,如果陛下不想問他罪,就只有讓大理寺來辦。」寧雲釗說道,「讓陸大人錦衣衛出面,反而會讓百姓們議論紛紛,更會被人謠傳為構陷。」

錦衣衛的名聲是不好聽,但卻也是皇帝最信任的。

皇帝神情猶豫。

「成國公被告謀逆事關重大,必將天下喧嘩,臣不想陛下明明是對成國公的信任之心,愛護之情,卻被人猜忌。」寧雲釗說道,再次上前一步,「陛下對成國公問心無愧,就看成國公是否敢於大理寺對峙問心有愧與否。」

是啊,這件事一旦宣告必然天下嘩然,在天下人面前,這種事還是讓別人出面的好。

皇帝點點頭。

「寧大人所言極是。」他說道,深吸一口氣,「朕信他,既然如此就更要不遮不掩,這才是真正的信他。」

他視線看向殿內的一位官員。

「著大理寺接王充,張貴告成國公朱山謀逆案。」

官員的臉色雖然不好看,很顯然不想接下這倒霉的差事,但也無可奈何的俯身應聲是。

原來是要讓大理寺來審案,這又有什麼用呢?

讓錦衣衛緝拿,還是讓大理寺緝拿,對於結果來說沒什麼不同。

黃誠看了眼寧雲釗,停下了邁出要阻止的腳步。

難道以為大理寺比錦衣衛的詔獄能更公道嗎?真是年輕人。

安排這一切皇帝似乎疲憊不堪,連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在大理寺審查之前,你們什麼都不要說了。」他坐下來扶著額頭,「朕誰的話都不信。」

說罷擺手。

眾官們俯身施禮魚貫退出,一個個心神不寧神情複雜恍惚,並沒有看到皇帝在他們身後抬起頭,視線也落在正低著頭退出的將官張貴身上。

張貴似乎察覺微微的回頭,看到皇帝的視線,神情卻並沒有先前的戰戰兢兢,只是越發的恭敬的立刻身子佝矮几分,似乎在施禮又似乎在應答什麼。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內侍們也小心翼翼的掩上殿門,直到這一刻皇帝鬆開了撫著額頭的手,滿臉的疲憊悲憤一掃而光,人靠回龍椅上,將腳抬起三下兩下將几案上散落的奏章踹下去。

殿內響起里啪啦的聲音。

外邊的內侍們聽到了只認為皇帝還在發脾氣,神情緊張的忙垂頭噤聲。

皇帝靠在龍椅上,神情卻是無比的舒暢。

「十年。」他自言自語,「他成國公經營北地十幾年,難道朕就不能嗎?」

他翹在几案上的腿輕輕的抖動著,似乎面前有嬌滴滴的美人在撫琴吟唱。

「朕掙了那麼多錢,你們以為朕為什麼還這麼窮?錢,放在那裡沒用,錢就是用來生錢的,有錢,事情才好辦。」

他說著又帶著幾分惱恨,將几案狠狠的一踹,發出當的聲音。

「我在外邊做了多少事,籠絡的多少人,營造了多少年的關係,說我是廢物,真以為我是廢物,真以為這江山是你一個在後宮玩弄手給我掙來的。」

「沒有錢沒有人,我怎麼知道那死鬼什麼時候犯病,那死鬼每天做了什麼。「

「我怎麼能寥寥可數進京卻能在很多地方進出自如?」

「成國公將北地經營的鐵桶一般,我怎麼能聖旨一下北地的官兵說退就能退了?」

「說我是廢物,這天下是我這個廢物爭來的,你們才是廢物,你們才是。」

當一聲,几案翻滾倒下,響聲蓋過來皇帝的自言自語。

而走出勤政殿的寧雲釗已經將這件事拋在腦後,並沒有和其他官員們議論這件事,而是疾步走向宮門。

「君小姐可出來了?」他問一個禁衛。

禁衛點點頭。

「半個時辰前已經走了。」他神情木然的說道。

走了啊,寧雲釗看向不遠處,九齡堂的車馬和隨從果然已經不見了。

他沒有再停留騎馬向九齡堂而去,雖然現在這個時候去不合適,但已經顧不得挑選合適的時候了。

但看到他尋來,陳七嚇了一跳。

「君小姐還沒回來埃」他說道。

沒回來了?寧雲釗的臉頓時就變了,心猛地墜下。

糟了。

糟了。

君小姐悠悠的醒來,雖然意識還有些混亂,但第一個閃過的念頭依舊是糟了。

然後她打個激靈徹底的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觸目一片黑暗,而身子手腳都被綁祝

還沒等她適應黑暗,一簇火光亮起,照出陸雲旗瓷白的臉,近在咫尺。

她躺在床板上,他蹲在一旁俯視著,一隻手裡舉著火捻子,而另一隻手則握著一把匕首。

「九齡。」他聲音低沉又帶著沙啞,眼裡跳躍著火光,「你怎麼藏到這個人身體里的?我把你放出來吧?」未完待續。

(快捷鍵:←)君九齡 第十七章 言出驚人 君九齡目錄(快捷鍵:回車) 君九齡 第十九章 你懂的(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九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