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齡 女生小說

君九齡

第六十二章 有話當眾說

[更新時間]2016年 07月21日 03:46 [字數] 32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次的殿試,正趕上西南一件案件,寧炎忙於處置沒有參與,當然他昨夜也沒有回去,就在衙門裡等著殿試結果。

殿試結束已經入夜,唱名結果已經報回去,新科狀元寧雲釗卻並不想回去,回家也是一個無眠之夜,乾脆拿著今日做的文章來寧炎這裡研討一番。

民眾們尚不知道狀元是誰,狀元已經將自己的身份忘卻,叔侄二人研討了文章,又探討寧雲釗即將得到的官職,帶著暢快又帶著輕鬆,不知不覺竟然到了天亮。

因為早已經知道結果,叔侄二人也不再關心,天明后倒頭睡去一覺睡到此時,還是伴當們催促才醒來回家去。

他們叔侄酣睡不知外邊發生的事,隨從們已經看了半日的熱鬧。

「是成國公世子和陸千戶打起來了,來勸架的五城兵馬司也跟著混戰。」一個隨從眉飛色舞說道。

對於成國公世子和陸千戶,寧炎都沒什麼好感。

「成何體統。」他說道。

隨從忙收了眉飛色舞。

「白大人已經喝止他們,陛下也讓人來訓斥了。」他整容說道。

寧炎肅容沒有說話邁步要走,寧雲釗卻看著那邊沒有動。

「他們為什麼打架?」他問道。

不管為什麼打架,總歸打架就是荒唐,這有什麼好問的,寧炎看了眼寧雲釗。

隨從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九齡堂的君小姐。」他壓低聲音再次眉飛色舞說道。

九齡堂的君小姐。

寧炎的臉色更難看了,寧雲釗皺起了眉頭。

九齡堂君小姐年前年後都是京城人的焦點,先是因為痘瘡,然後便是與陸雲旗的糾葛。

君小姐的身份,陸雲旗的身份,再加上男女之事,這三個要點讓整個京城都熱鬧起來,到處都在談論,不止街頭民眾,高門大戶,官府衙門中的官吏們也是談論不休。

寧炎就算不想知道,也不得不知道。

雖然隨從只這一句話,就讓人猜想到發生了什麼事。

寧雲釗的視線穿過人群,隱隱看到帶有九齡堂標誌的車馬,以及散落在地上的箱籠,被人踩在腳下的紅絹。

陸雲旗天天往九齡堂送聘禮,據說還有九黎公主寫的親筆信,而九齡堂則次次將聘禮扔回陸宅門外。

雙方不吵不鬧,你來我往的拉鋸戰。

很顯然,沉默的拉鋸戰被成國公世子的歸來打破了。

「這不是第一次。」人群里有一個小吏低聲說道,「以前就因為君小姐打過架。」

「我也聽說過,好像是君小姐惹惱了陸千戶,陸千戶去砸九齡堂,然後成國公世子就不幹了,跟陸千戶打起來。」有人也湊過來低聲笑道。

這話引得更多的人湊過來。

「那這麼說陸千戶跟君小姐是不打不相識?」

「君小姐到底喜歡哪個?」

「看來是喜歡世子爺,畢竟世子爺還沒成親。」

「怪不得一直不答應呢。」

嘈嘈雜雜竊竊的低笑在人群後方散開。

寧炎皺了皺眉頭,看著身前的寧雲釗,似乎察覺他的視線,不待他說話,寧雲釗就轉過頭來。

「這樣鬧起來。」他低聲說道,「兩人可能都受罰?」

成國公世子囂張跋扈,將他留在京城,也是要給成國公一個告誡。

而陸雲旗陰私下作屬於佞臣。

這兩人的行徑都是正道官途所不齒。

官事上這兩人都善於狡辯無法拿住他們的錯,如果從個人私事上來呢?別的時候可能不行,但這次涉及的女子是君小姐,君小姐如今的聲名可非同一般。

寧炎明白了寧雲釗的意思,卻搖了搖頭。

「陛下知道。」他只是說了一句話。

寧雲釗也明白了他這四個字的意思,這意思就是說陛下不管,他眉頭皺了皺,再次向前走了幾步,似乎要看清內侍要怎麼處置這兩人。

寧炎張了張口最終沒有喊住他,將來在朝中為官,免不得要跟這兩人打交道,關注一下也是正常的。

場中的內侍被朱瓚纏的有些狼狽,但還是死死的咬住口。

「世子爺,陛下不見你們,陛下也不管你們的事,你們當眾鬧事,你們就對當眾解釋吧。」他喊道。

「這種事有什麼解釋的。」朱瓚說道,「自然是陸千戶做出天怒人怨的事,大家誰心裡不明白。」

「我不明白。」陸雲旗的聲音隨之響起。

一直沉默不語的陸雲旗走過來,嘴角的血跡擦去,但淤青更明顯,在白瓷般的臉上顯得有些猙獰。

朱瓚的眉頭一揚,臉色沉下來。

站在人群中的寧雲釗也面色一沉。

「我不明白世子爺為什麼來鬧事。」陸雲旗神情木然說道,「砸了我被鎮撫司的大門。」

視線看向散落在地上的箱籠。

「用的還是我的聘禮。」

他又看向朱瓚。

「我的聘禮怎麼惹到世子您了?」

人群變得有些騷動。

陸雲旗很少說話,在人前更是幾乎不說話,在場的人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這麼多話,看起來還要接著說。

而且要說的是男女之事。

「我對君小姐心悅之,誠心求娶,世子爺您是為了什麼?」陸雲旗的聲音接著說道。

說出來了,說出來了。

要將和君小姐的男女之事在人前說了。

人群的騷動一瞬間平息。

這話陸雲旗這種人敢說,成國公世子可敢說?成國公世子要怎麼說?

所有人都神情興奮的看向朱瓚。

會不會講一講他們三人的糾葛?怎麼認識的?誰到底喜歡誰?

成國公世子也會說心悅之,求娶君小姐嗎?

陸雲旗無父無母,婚事除了皇帝就他一人做主,不管是青樓女子還是他人妻妾,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家中無人管,但成國公世子可不同。

有成國公夫婦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從世子出生那一刻起,就有很多人家來說親,這麼多年成國公夫婦拒絕了無數親事,就連皇帝和太后的說合就推了。

這般強硬的家長在,朱瓚他可能自己做主?

成國公夫婦再怎麼縱容寵溺他,婚事肯定也不會亂來,畢竟朱瓚是要承襲成國公爵位,關係朱氏一族的延續。

如果成國公世子說了,將來成國公夫婦不同意,君小姐就成了一個笑話。

如果成國公世子不肯說,又怎麼解釋自己現在的行為?如同在青樓為花魁相爭?

不管他怎麼說,一個女孩子被兩個男人拿來當眾爭鬥都是一個笑話。

陳七的臉色發白。

陸雲旗是絕對不會在意小姐的名聲的,對他來說,毀了小姐的名聲更好,就更難逃他的手心了。

真是歹毒下作無恥埃

場中的凝滯被一聲呸打破。

「你心悅之求娶怎麼了?」朱瓚神情冷嘲,「你做這種事,是個人都要唾罵。」

陸雲旗神情木然看著他。

「為什麼要唾罵?」他說道。

朱瓚看著他笑了,眉眼變得犀利,鬆開那太監。

「因為她」他說道。

話剛出口,就聽到一個清朗的男聲傳來。

「因為她是我未婚妻。」

未婚妻?

場中凝滯一片,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聞聲看去,只見一個年輕男子緩步從人群中走出來。

他額頭飽滿,鼻樑高挺,相貌出眾,神情和煦,穿了件青色長衫,日光下長身玉立,俊逸洒脫。

「陸大人可能不知曉。」他對著陸千戶微微一笑,「我與君小姐自幼有婚約,所以大人的行徑委實不妥當,勿怪世子爺不平。」

朱瓚眉頭挑起,.

陳七張開口,啊

而站在人群里的寧炎則一瞬間茫然。

他現在是在做夢嗎?

是不是還在官衙里酣睡?

要不然為什麼會看到聽到這麼荒誕的事?

感謝南方的冰一打賞和氏璧。

感謝大家,今天出發去參加閱文一年一度的年會,因為在外碼字不便,更新可能會有些波動,還請大家見諒,每日都會更新的,可能偶爾會少一些,回來後會補償的。

謝謝大家,謝謝你們的打賞訂閱投票,謝謝你們的點點滴滴為我彙集成海,任我遨遊。

合手,鞠躬,感謝。未完待續。

(快捷鍵:←)君九齡 第六十一章 成何體統 君九齡目錄(快捷鍵:回車) 君九齡 第六十三章 他是不是瘋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九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