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齡 女生小說

君九齡

第四十九章 臉要撕破

[更新時間]2016年 07月14日 14:30 [字數] 28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九齡堂里詭異的氣氛已經散去,街上有孩童們的笑鬧聲傳來。

如今城中的孩童們基本上都種痘,再也不用懼怕的躲在家中屋子裡,享受著該有的童年歡樂。

柳掌柜站在窗前輕嘆一口氣。

「老天爺真不公道。」他低聲說道。

給人帶來歡樂的人總是要承受無休無止的麻煩事。

「不。」

洗漱過後又走進來的君小姐聽到這句話說道。

「事實上這很公道。」

陸雲旗能做出今日的事,是源自於她那日刻意的引導,而她之所以要這樣刻意的引導,是要拿到師父的手札而不被發現。

這是代價,這就是公道,對於今日出現的麻煩,她並不覺得後悔和煩惱。

「這也沒什麼煩惱的。」她說道,接過柳兒捧來的茶,「這種事也算不得什麼大事,男女之事總是要兩情相悅的。」

柳掌柜含笑點點頭。

「是的,這件事說麻煩也麻煩,說簡單也簡單。」他說道,「且不說婚嫁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君小姐你的聲名,逼婚這種事哪怕是皇帝也不行。」

陳七跟著點頭連聲應是。

君小姐笑了笑沒有說話。

陳七的視線落在堆放在一起的箱籠上。

「這個怎麼辦?」他說道。

事情的真相大家知道了,被突然上門的聘禮驚嚇的一顆心落地,但接下來怎麼處置這件事,還是件讓人頭疼的事。

「還跟上一次給了一萬兩銀票那樣嗎?」陳七說道。

那一次君小姐給出的解釋是,拒絕不敢,改名不能,所以就乾脆裝沒這回事。

方錦繡皺了皺眉頭。

「這個不能裝,這可不是錢的事。」她說道。

聘禮收了可就是意味著接受了,到時候人上門來迎親,你再說你不敢拒絕,那就是個笑話了。

「這有什麼怎麼辦的,退回去就是了。」柳掌柜笑道。

陳七從椅子上站起來。

「不知道怎麼送回去。」他說道,「送是一定要送回去,關鍵是怎麼送。」

柳掌柜和方錦繡看向他沒說話。

「這東西送來的時候可沒人注意。」陳七接著說道,「雖然看到錦衣衛上門搬了這些東西下來,但大家不會多想,只會認為是感謝君小姐賀禮什麼的。」

「所以呢?」方錦繡說道。

「所以咱們一定要再靜悄悄的送回去。」陳七說道,「你們說天黑的時候,還是晚上?到時候扔下就走,車也不要了。」

方錦繡橫了他一眼。

「你以為這件事還能不讓人注意啊?」她說道。

陳七哦了聲。

「也對,陸千戶既然用了這手段,就是要讓人盡皆知的。」他說道,眉頭擰緊,一拍手,「那乾脆這樣,反正也是要人盡皆知,那還不如我們先下手,我們將東西直接扔在陸千戶的門前,讓大家看看我們的憤怒。」

方錦繡還沒說話,喝茶的君小姐放下茶杯。

「好埃」她說道。

陳七反而愣了下。

「什麼好啊?」他站起來說道。

君小姐走到了箱籠面前抬手拍了拍。

「將東西直接扔在陸千戶的門前埃」她說道。

陳七神情一怔。

「真這樣干啊?」他說道。

他很想說他只是隨口說說。

要是那樣做,可就鬧得人盡皆知,也和陸雲旗撕破臉了。

君小姐走過去抬手將箱籠上的紅絹掃了下來。

「臉?不是早就撕破了嗎。」她說道,「還需要客氣嗎?」

柳掌柜哈哈笑了。

「沒錯。」他說道,「誰需要臉埃」

陸雲旗這種人從來都沒有臉,但那又如何,九齡堂也從來都不是靠臉的。

不管是走街串巷當鈴醫,還是宣稱只治別的大夫治不好的病,九齡堂從站到京城的那一天起,就沒在意過臉面。

倒是常讓別人沒臉面。

柳掌柜又笑著看向陳七。

「七掌柜,你去還是我去?」他問道。

陳七也笑了。

「柳掌柜說笑了,咱們分著你我呢。」他說道,「我們九齡堂的事怎麼勞煩你們德勝昌來。」

說罷抬腳向外走。

「我去備車叫人。」

方錦繡卻喊了一句等等,將一張銀票拿出來。

「把這聘禮送回去的時候,上次那八千兩銀子也還給他。」她說道。

陳七嘿嘿一笑接過銀票大步走了出去。

而此時的陸雲旗也走進了陸宅內,丫頭僕婦們難掩歡喜有些忙亂。

陸大人也好久沒回來了,不過值得高興的是,陸大人這期間也沒有去外宅。

如今朝廷的事一忙完最先回來還是這邊。

到底這裡是家埃

九黎公主也聞聲走出來,在廊下迎接。

「公主。」陸雲旗在幾步外施禮。

九黎公主還禮。

「回來了。」她說道,雖然沒有離人歸來的驚喜,但也臉上的笑意也濃了幾分,她伸手做請,「晚飯已經準備好了,大人請吧。」

九黎公主的廳堂里春意濃濃,丫頭僕婦輕快的進出,將美酒佳肴一一呈上。

「大人辛苦了。」九黎公主說道,親自將一杯酒遞過來。

陸雲旗起身接過。

「並不辛苦。」他說道,坐下來停頓下,「懷王殿下再過三日會再複診。」

九黎公主眼中的笑意更濃。

「辛苦了。」她說道,自己也斟了杯酒,「沒想到這位君小姐竟然能剋制痘瘡。」

陸雲旗垂目飲酒,沒有答話似乎沒聽到。

九黎公主將酒一飲而盡,這喝酒的姿態倒不像她一向的端莊。

「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她放下酒杯含笑看著陸雲旗。

陸雲旗的酒慢慢飲盡放下來,依舊沒有說話。

旁邊站著的僕婦心裡有些焦急和不安。

大人久別歸來,問候關切一下大人多好,怎麼公主卻只問別人,問痘瘡的事有什麼意思。

雖然可以理解,九齡公主關在這深宅內院,對於痘瘡被克制這麼稀罕的事也很是好奇,但明日再問也可以埃

有僕婦決定打個圓場,但還沒開口,有男人疾步進來。

男人可以徑直來到內宅,對於陸宅的人來說沒有什麼驚訝,在場的僕婦丫頭都忙垂目後退一步,九黎公主也沒有再說話,看著那男人在陸雲旗耳邊低語一句。

陸雲旗神情依舊木然,人卻站起來。

「我出去一下。」他說道。

九黎公主含笑點點頭,看著陸雲旗轉身走出去了。

僕婦們這才上前一步。

「公主要等等大人嗎?」一個僕婦低聲詢問。

等大人回來再一起吃,還是公主先用?

九黎公主笑了笑。

「不用那麼多規矩。」她說道,「大家各自隨意就好。」

隨意?

這夫妻之間怎麼隨意?

僕婦心內不解,但看著已經拿起碗筷的九黎公主,也並不敢勸說。

畢竟是個公主,雖然已經落魄。

外邊腳步碎響,一個丫頭面色慌張的走進來。

「公主,不好了。」她說道,「外邊出事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君九齡 第四十八章 乍見荒唐 君九齡目錄(快捷鍵:回車) 君九齡 第五十章 我敢你不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九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