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九齡 女生小說

君九齡

第九十七章 戲說的荒唐

[更新時間]2016年 05月04日 18:17 [字數] 28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為南方的冰一打賞靈獸蛋加更

**************************

「暇日攀今弔古,多有好男兒,履危臨有神機,但不僅男兒,婦人也有權奇。」

「緹縈救父古今稀,代父從戎事更奇。今日要說的這位奇女子,便是這方家的少奶奶,忠義青天君應文之女,君小姐。」

茶樓里坐滿了人,一面吃著桌上的吃食,一面看著台上,店夥計拎著茶壺穿梭其中,因為是新說的書,他們也不時的抬起頭去聽。

君小姐,對於陽城的民眾來說並不陌生,還真是一位奇女子。

自從來到陽城,這位君小姐給大家的生活增添了無數的樂趣和談資,尤其是與她有關的人也是一個陽城民眾熟悉且最樂意談起的人。

「…君小姐終於在八月十五燈節上見到了寧十公子,那當真是驚為天人,從此更是相思成災,當即作詩無數…」

說書人將摺扇合起,做出女子嬌羞思索,提筆寫詩。

「東邊一盞燈,西邊一盞燈,恨不為月下燈,照到玉人頭。」

茶樓里一陣鬨笑。

………………………………….

啪的一聲,寧大夫人再次拍了桌子。

講述的僕婦停下了話。

寧三夫人和寧四夫人也停下笑。

「什麼噁心的事,還拿來被人這樣說,她不嫌丟人,雲釗還丟人呢。」寧大夫人冷著臉說道。

寧三夫人輕咳一聲。

「還真是,方家為了轉移注意力,竟然拿出這種事來說,這可是她們家的兒媳婦,丟人不丟人埃」她鄙夷的說道。

「說她們家的事,怎麼說都行,幹嘛扯上別人。」寧四夫人亦是惱怒說道。

「老爺。她們要是再這樣下去扯著我們雲釗,可不行。」寧大夫人說道,看著寧大老爺。

寧大老爺倒是神情依舊,抬手示意那僕婦。

「繼續說。方家還要怎麼扯這奇女子我倒要聽聽。」他說道。

僕婦應聲是,怯怯的看了寧大夫人一眼,寧大夫人閉目養神不予理會了,僕婦這才繼續開口。

君小姐先前的荒唐事也並不稀奇,無非是那些因為婚約時鬧得熱鬧。上吊啊,去官府鬧埃

這些事經過說書先生的描述更加誇張,引得茶樓里一陣陣笑。

「哎哎,不對,不對埃」有人笑著笑著反應過來,拍著身邊的同伴,「這這拿方家少奶奶的事做樂,方家現在可是有聖旨的,這可怎麼行1

同伴也反應過來了。

「是啊,這可有點過分了。」他說道。神情幾分驚慌,「方家可是連縣令說殺也就殺了的,咱們可別受了池魚之殃。」

念頭轉過的大廳里漸漸的笑聲都沉寂下來,大廳里只有說書人高亢尖亮的聲音回蕩,顯得幾分詭異。

這場景有些熟悉。

曾經不久以前,那位君小姐還是個笑話,方家在陽城還只是一個有錢的商戶的時候,陽城最令人害怕的勢力錦衣衛為了慶賀他們京城裡最大的靠山陸千戶,挾持一群說書人在酒樓茶樓宣講陸千戶與九黎公主的婚事。

要所有人都同賀同喜,膽敢不喜不賀的人。事後都遇到了莫名其妙但又順理成章的不幸。

那這一次,看起來是要大家同賀同樂方家少奶奶的前塵過往。

方少奶奶的前塵過往可不是多麼光彩的。

一個女子荒唐的可笑的往事被人拿來演說,這可不是什麼善意的表現。

那這是方家還是錦衣衛的意思?

他們到底是該同樂還是同情?這真是個問題。

……………………………….

「如果是錦衣衛的意思,那就是說上邊對方家的行為不滿意了。」寧大老爺敲了敲桌面慢慢說道。

講述的僕婦再次停下。安靜的站在屋子裡,聆聽著寧大老爺的說話。

寧大夫人寧三夫人和寧四夫人都露出幾分喜色。

「不過,二弟那邊並沒有這個意思傳來。」寧大老爺又皺眉說道。

「錦衣衛那些人行事,本就是見不得人,二叔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寧大夫人說道。

寧大老爺沒有接話,沉吟一刻。

「如果不是錦衣衛的意思。那就是方家的意思。」他說道,「方家..」

他敲著桌面。

「方家是不想要這個方少奶奶了吧。」

一直乖巧溫順如同不存在的站在一旁的寧雲燕的眼猛地亮起來。

那個惡毒的下賤的君蓁蓁,終於要被方家踹出去門,像用過的抹布一樣丟掉了嗎?

…………………………………………………

「端的是這君小姐鬧得不可開交,一根繩索弔死在客棧,幸得眾人發現的及時方救的一命。」

「方老太太趕來抱著君小姐大哭一場,我喪夫又喪子喪女,只餘下你和承宇兩個血脈,承宇是活不得,你是不想活。」

「罷了罷了,命不由天由人,我認了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命,你想死便去死,你生不能進寧家的門,死了我便送你入寧家的墳。」

說書人站在高台上如同一個老婦捶胸頓足,對著蒼天訴衷腸,無奈又悲戚。

縱然台下的人鴉雀無聲精神緊張,但也忍不住隨之而幾分難過傷心。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確是世間最悲的事,而想活的活不了,能活的不想活也是世間最痛的事。

悲和痛都被方老太太遇上了,也是倒霉的沒法說了。

但很顯然這悲痛感受很多時候也只是與自己無關的人的感覺,比如對於寧大夫人來說,不僅沒有絲毫的悲痛,反而只有憤怒。

「什麼叫死了送入我寧家的墳?」她豎眉氣道,「我寧家什麼時候輪到她做主了?」

「也不一定做不了埃」寧大老爺說道,「方家有聖旨埃」

拿著聖旨抄他們寧家的家不可能,但拿著聖旨逼他們寧家接受一份婚約倒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畢竟婚約是真的。

寧大夫人語塞,拿過扇子用力的搖了遙

「還有呢?又說了什麼?」她看著僕婦說道,一向柔和的聲音變的有些焦躁。

「接下來就是方老太太這一番哭訴,從黃泉歸來的君小姐聽到幡然醒悟,想到雙亡的父母,想到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外祖母,於是舍了執念,不再糾纏寧家。」僕婦說道,「再然後便是決定嫁給表弟方承宇,親上加親,圓了外祖母和舅母的心事,也為表弟沖喜。」

「再然後呢?」寧四夫人冷笑說道,「可謂善有善報老天開眼,方家就此否極泰來,大仇得報,方少爺也病體痊癒,這都是那君小姐沖喜的功勞嗎?」

「說了半天還是宣揚他們方家多麼得天之佑,多麼功德無量好運連連。」寧三夫人亦是嘲笑說道,「何必這麼費工夫,拿出一半身家,讓念智和尚直接說她們方家是神明庇佑天星轉世不是更讓人信服。」

「真是荒唐。」寧大夫人搖著扇子笑道,「我看著方家是瘋魔了。」

*************************************************************

感謝MAX石頭打賞兩個靈獸蛋づ╭?)

感謝軍&amp偉、凌小七、南方的冰一打賞和氏璧。

感謝感謝,雙倍還在繼續,打擾大家了,辛苦辛苦。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君九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