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 女生小說

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

2638章 為何姓氏不同

[更新時間]2017年 04月10日 04:57 [字數] 23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爹,你認識那位虛塵子前輩嗎?」江奕淳正好也在問道,白若竹敲門走了進去,同樣看著高璒,等著他的答案。

高璒一臉的獃滯,「我怎麼會認識她?話說我剛剛也沒跟她打招呼,你們怎麼都問我身上了?」

「剛剛我回來,她看到我似乎很吃驚。」江奕淳提到。

「不止呢,後來阿淳喊你爹,虛塵子前輩腳步都頓了頓,怎麼看都像是認識你,從阿淳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白若竹補充道。

「不會吧,我第一次來扶桑國,你們認識誰我都未必認識呢,哪裡會有其他認識……」話還沒說完,他的臉色就變了變,隨即換成了欣喜之色,「會、會不會是初霜?」

高璒說完突然站起來,要朝屋外走,白若竹急忙拉住了他。

「你別衝動,待會晚飯也能看到人,萬一不是,你這麼衝過去該如何解釋清楚?」白若竹說著還朝江奕淳使了個眼色,江奕淳也急忙勸了起來。

其實白若竹倒不擔心解釋不清楚,而是擔心高璒空歡喜一場,她冷靜下來好好想了想,那虛塵子的樣子和阿淳沒有半點相像的地方。

還有她滅絕師太的性子,怎麼都不像高璒描述的初霜吧。

之後的時間白若竹和江奕淳都陪著高璒,江奕淳也委婉的說了下,說虛塵子長的跟他不像,應該不是他娘。

高璒卻說:「就算不是初霜,或者是跟她認識的人,否則一般人哪裡能認識我?」

這一點白若竹也想過,只是擔心不是他們猜想的那樣,豈不是讓高璒空歡喜一場了?

轉眼到了晚飯時間,高璒煎熬的內心總算平靜了一些,大步朝廳堂走去。

白若竹和江奕淳相互看了一眼,希望能有個好結果。

白若竹親自去請了虛塵子和珊瑚出來,隨即她想到了什麼,急忙去了趟廚房。

「烏丫,把魚湯去了,還有這個刺身不要端上去……」白若竹指著幾盤菜,一下子竟去了三分之一。

烏丫有些不明白,「主子,這樣菜就不夠了。」

白若竹也知道,可是沒辦法,她之前心中有疑惑,忘了跟烏丫交待不要做那些氣味大的菜,否則珊瑚在吃飯的時候又有了孕吐反應,豈不是要被她師父發現了?

「沒事,你先端這些菜過去,我再添幾道菜。」白若竹掃了一眼剩下的食材,飛快的處理起來。

剛好馮瀾影來幫忙端菜,烏丫就乾脆讓她端菜,自己幫白若竹打下手配菜,兩人速度提高了不少。

白若竹忙活了半天,總算又添了幾道菜,還有開胃能讓孕婦舒服一些的酸辣湯,但考慮到珊瑚現在的情況,味道還是偏清淡的。

等她忙完過去,虛塵子竟還衝她笑了笑,說:「讓小友辛苦了。」

白若竹知道是馮瀾影跟他們說自己要露兩手,她急忙笑著回道:「做的不好,前輩不要嫌棄。」

「你太謙虛了,這些菜色香味俱全,我去過不少地方,還沒吃過這麼精緻的菜肴。」虛塵子說道。

高璒眼睛亮了起來,「不知道Y陽師大人都去過哪些地方,有去過中原的丹梁國嗎?」

虛塵子聽到他的聲音,表情就僵了幾分,「那倒沒去過,中原隔了茫茫大海,實在不好過去。」

白若竹不想氣氛太尷尬,笑著說:「大家一邊吃一邊聊吧,不如先舉杯歡迎一下虛塵子前輩的到來。」

眾人紛紛舉杯,珊瑚有些猶豫,見白若竹悄悄對她使眼色,她也舉杯,隨即酒杯湊到鼻子下面,她就聞出不是酒,而是白水了。

她急忙一飲而盡,害怕身邊的師父發現了。

大家碰了杯之後,也就隨意了一些,等著虛塵子這位客人動了筷子,眾人也跟著動了筷子。

丘志則一直低頭扒拉碗里的米飯,竟是一口菜都沒夾,人也不知道再想什麼,那樣子不知道多傻了。

還是唐楓在桌下悄悄踢了他一腳,幫他夾了一筷子的菜,丘志才反應了過來。

但隨後他又是埋著頭,恨不得把臉塞進碗里,這孩子臉都紅了起來,怕被珊瑚的師父看出了端倪。

好在他在這些年輕人中樣貌不是一等一的,氣度也不是最好,虛塵子根本沒注意到他。

過了一會兒,虛塵子突然看向高璒問:「高使臣和江使臣是父子嗎?聽說中原人是子隨父姓,你們父子怎麼不是一個姓氏?竟然樣貌也不是很像。」

高璒有不少話想問虛塵子,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太過莽撞,如果對方不是初霜的熟人呢?

「我本名叫江學瑞,因為機緣巧合,我化名高璒,又易了容四處行醫,多年下來也是習慣了。」高璒說著摸了摸臉頰邊緣,他還戴著人皮面具。

虛塵子有些驚訝,「既然你們都離開中原了,你為了不以真面目示人?我聽聞長期戴著人皮面具可不怎麼舒服。」

高璒笑起來,「Y陽師大人說的極是,最近是難受了些,明日就不戴了。」

虛塵子沒再說話,繼續吃起來飯。

「不知道玉塵宮在海上的哪座島上,Y陽師大人過來可方便?」高璒找了機會又問道。

不想虛塵子臉色冷了下來,「不便奉告。」

這話說的無比生硬,讓珊瑚有些緊張,她歉疚的對高璒笑笑,解釋道:「這個是玉塵宮的門規,不能對外說門派的位置。」

白若竹適時的開口打圓場,「前輩別放心上,我公公就是隨口問問。」

「無妨。」虛塵子冷冷的說。

氣氛瞬間尷尬起來,大家說話也不敢太隨意了,畢竟虛塵子一副「滅絕師太」的表情。

珊瑚大概是太緊張了,突然又有些反胃,臉上一下子變的慘白,她急忙拿起飯碗朝嘴裡扒飯,生怕自己會幹嘔出來。

白若竹看的心驚,在想要不要給珊瑚弄點止吐的葯,但是葯三分毒,能不用就不用的好。

這時,她看到了旁邊的酸辣湯,急忙盛了一碗端給了虛塵子,「前輩嘗嘗這湯,味道挺特別的。」

她說完又給珊瑚盛了一碗,珊瑚反胃犯噁心,卻喜歡酸的東西。

某孕初期就是各種乾嘔,後來好喜歡酸的味道,就給屋裡放了一碗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