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輪盤

末日輪盤

210 夏狗

[更新時間]2016年03月26日 14:18 [字數] 47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葉鐘鳴心中是驚訝的。

因為前世養成對危險的敏銳感知,還有服用腦蟲后精神力大漲帶來的無形精神觸手,都讓他對敵意或者攻擊有著準確的預感。

可是這一次攻擊,他卻一點都沒有感覺。

雙腳在地面被這股熱力擊穿的前一刻輕輕一點,身體就斜著飛了出去,在地面被炸開的瞬間,貼到了不遠處的牆壁上,同時手裡現出一把同質強化過的手槍,槍口斜對著地面上的大洞。

啊!啊!

慘叫從下面傳來,有男有女。

「東哥1

「還不快鬆口,你M的1

「別拉!疼1

「尼瑪的,我打死你1

「夏姐不要這樣1

「燒死她,燒死她1

一些混亂的言語從下面一樓的房間里傳來,讓葉鐘鳴皺起了眉頭。

好像,是一場意外?

葉鐘鳴聽了幾句,下面正在發生某些事情,自己好像是受了無妄之災。

悄然走到大洞旁邊,順著洞口看了下去,葉鐘鳴就見數個光@著@身@子的男女圍在一張被血和某些液體弄髒的床上,那裡一個健司在上面,而一個女人正半趴在他的雙腿之間,嘴裡咬著……

讓葉鐘鳴有些動容的是,此刻這個女人的半邊臉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連這一側的肩頭也一樣,一股烤肉的香氣彌散在房間里,和男@歡@女@愛的味道混雜在一起,卻讓人聞起來隱隱作嘔。

女人雙手緊緊扣住了男人的雙腿,嘴巴在用力,可是因為半張臉都被嚴重燒傷,她的顎骨和咬肌都已經遭到了破壞,以至於她無論如何用力,也沒有把身為進化者和職業者的這個男人那裡咬斷。

只是她一直在努力著,被燒沒的眼皮之下,是帶著無比仇恨和憎惡的目光。讓上面看著的葉鐘鳴都為之震動。

這個女人,是真的不在乎生死了。

這樣的人,哪怕是個普通人,都是可怕的。

「只要你張開嘴。我放你一條生路。」

被咬著關鍵部位的男人疼的渾身發抖,可是卻不敢做出什麼動作,生怕發生意外,讓他自己做不成男人。

葉鐘鳴目光集中在這個男人的手掌上,上面正燃著火焰。對著女人有些躍躍欲試,卻又擔心傷到自己。

「夏姐,你別這樣,嗚……」一邊一個女人露@著白@花@花的身體,儘力地去拉這個豁出性命的女人,卻被一個男人一腳踢飛了出去,普通人的體質在進化者的攻擊之下,立刻塌了一片肋骨,撞到牆上口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眼中的神采漸漸消失。一些液體從嘴裡流出,象是對這個世界最後的告別。

「鬆開,要不我打爆你的頭1

另外一個男人穿上了內褲,拿著一把槍指著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的女人,惡狠狠地就要開槍。

「滾,你給我滾,你想我成太監嗎1

站著的男人對著手下揮舞著火焰之手,大喊大叫,他真的怕手下衝動之下開了槍,讓這女人臨死之前給自己來一下狠的。

這件事情發生的很快。到現在也就不到半分鐘,這個男人逐漸冷靜了下來,喘著粗氣道:「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鬆開。我給你一瓶進化藥劑,今天就當什麼都發生過。要麼,我去把你們那幫女人都宰掉,正好,我還想知道你們進化的秘密,我把你們那棟別墅全部拆掉。地下室也拆掉,就不信找不出來你們的秘密,別逼我啊!別逼我1

男人也發了狠,殺心漸濃。

葉鐘鳴一直都在安靜的看著。其實他知道,之所以造成現在的這種情況,只是因為末世初期,人們剛剛成為進化者,經驗、技巧、心理,還保有和平時期的習慣,如果是一個在末世生存了兩三年的人,有一百種方法瞬殺這個女人而保證自己不受到傷害……直到,他聽見了地下室三個字。

砰!

槍聲響起,子彈被同質強化過的灰色級別手槍擊發,帶著高速旋轉印進了那隻燃著火焰的手掌,巨大的威力讓男子愣在那裡,紅色的液體和骨頭碎片濺射去了四周,灑在了周圍那些男人的身上,也灑在了那個女人被燒得不像樣子的臉上。

屋子裡的時間出現了短暫的凝滯。

肖東愣愣地看著自己被打爆掉的手掌,幾秒鐘后才發出痛徹心扉的絕望哀嚎。

葉鐘鳴輕飄飄地落了下來,手裡的槍在這個過程中開了兩次,兩個男人被直接爆頭。

一個男人是職業者,耳朵在發現葉鐘鳴的時候就開始變大,另一個人則下意識地去了摸了腰間的槍。

對於威脅,葉鐘鳴的原則一向是盡量扼殺在萌芽之中。

當,別墅的門被撞開,數個男人衝到了房間里,看到這種情況有的發愣,有的則就要發動攻擊。

可是面對葉鐘鳴,這些人除了被收割性命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結局。

還活著的都怕了,紛紛後退,身體貼在了牆上不敢亂動,生怕引起這個從天納幣狻

「面牆、蹲下、抱頭。」

葉鐘鳴隨意一指,這些人立刻老老實實地照做,屋子裡數具屍體告訴他們,不照做,就是死。

走到依然咬著肖東某部位的女人身邊,伸手在下巴上捏了一下,這個被毀容的女人就軟到在地,頭臉上滿是被濺到的鮮血腦漿碎肉,看上去異常恐怖。

「夏姐1

一個女人先是驚恐地看了葉鐘鳴一眼,然後湊了過來,扶起了至少在視覺上猙獰可怖的女人,眼淚里啪啦地掉了下來。

屋子裡的四個女人,一個在葉鐘鳴沒有來之前就被這幫男人蹂躪致死,一個在出事的時候被殺,剩下的,只有這兩個。

「告訴我,你說的地下室在哪?」

葉鐘鳴的槍口指著肖東的頭,冷聲問道。

肖東還在為了自己失去的手而陷入巨大的混亂中,聽到這句話。只是愣然地看了看葉鐘鳴。

手指微動,葉鐘鳴下一刻就要扣動扳機。

「等一下……」

那個毀了容貌的女人掙扎著坐起,身無寸縷之下,卻帶著一股衝天的戾氣。

「我告訴你……不過。他……要給我1

「夏姐1魯顏驚叫了一聲,地下室是這些女人唯一的資本,也是生存下去的唯一依仗,她難以想象被人知道后,這些姐妹的下常

「求你……只要把他給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夏白的聲音很平靜,甚至都沒有被半張臉和肩頭被燒毀的痛苦影響到,更沒有試圖去遮掩她的身體,她跪在了葉鐘鳴的面前,哀求著。葉鐘鳴卻從她那隻沒有了眼皮的眼球里,看見了滔天的恨意。

掃了一眼這個女人身上那些因為某些變態行為留下的痕,葉鐘鳴有些理解這個女人的選擇。

這是一種被點燃的仇恨,要麼帶著仇恨死不瞑目,要麼報了仇恨,管它天毀地滅!

這個女人選擇了後者。

葉鐘鳴抽出了一把匕首扔給了這個女人。

夏白撿起。半舉著,幾乎是爬到了肖東的身體前,直接朝著剛才的某個部位刺了下去。

肖東本能地想要把這個女人扇飛,迎接他的是另一顆子彈。

肖東另外一隻手也被打沒了。

噗!噗!噗-…

利器刺入**的聲音在屋子裡有節奏地響著,除了葉鐘鳴以外,凡是看到了這一幕的人,都臉色發白,嘴唇顫抖。

這是一種怎樣的仇恨啊!才能讓一個女人,沒有歇斯底里地瘋狂,沒有發泄似的咒罵哭喊。只是帶著一種平靜的面容,一刀,接著一刀地刺入男人的身體。

鮮血流下,澆了女人全身都是。她卻笑著,雖然那毀掉的面容因為這個笑容看起來異常詭異。

她彷彿在享受著仇人鮮血的溫度和味道。

肖東終於站不住了,他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變成了和這個剛才他肆意蹂躪的女人面對面。

他想反抗,卻沒有一絲力氣。眼珠只是隨著那把匕首,刺入,拔出……

門口出現了一群女人的身影,其中還有一些男人也趕了過來,只是明顯和這些女人不是一路的,雙方涇渭分明,看著葉鐘鳴的目光也躲躲閃閃。

夏白仰著頭,看著呼吸越來越微弱的肖東,竟然探過了頭,吻在了這個男人的眼睛上!

門口的女人們都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接著,她們就看到剛剛彷彿在親吻戀人一樣的夏白,把肖東的眼球咬了下來,在嘴裡咀嚼著,咀嚼著,從被燒掉的腮部,甚至看得見爆出的眼房水。

「真的很好吃……」

這個彷彿已經瘋掉的女人生生把眼球咽了下去,引起了房門口那幫女人的陣陣驚呼。

匕首抬了起來,緩緩地推進了肖東另外的一隻眼睛當中,隨著匕首刺入了大腦,肖東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容姐,我答應他說出地下室的秘密了。」

夏白看著肖東破布一樣的屍體,彷彿在欣賞自己的傑作。

容姐的臉部肌肉抽動著,片刻后,彷彿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深吸了一口氣走進了屋子,她看見了兩個姐妹一片狼藉的屍體和夏白的慘狀之後,死死咬著嘴唇,一絲鮮血淌了下來,又被迅速擦掉。

「我可以告訴你想要知道的,但我有條件。」

葉鐘鳴癟癟嘴:「我不覺得你有什麼和我講條件的資格。」

「我們不怕死1

容姐突然有神經質地吼著,指著地上的屍體和夏白道:「你看到了,這就是下場,是她們的,也是我們未來的,死亡對我們來說,何嘗不是解脫。我不認識你,但我應該有你想要的東西,我給你,但我有條件,否則你把我們都殺了吧,總好過這樣苟活著1

葉鐘鳴掃了一眼這些女人,一個個蓬頭垢面,身上帶著難聞的異味,目光中除了剛剛進來時還有些震動,現在已經恢復了平日的麻木。

這是一群只是依靠本能生活的女人,每個人都在等待著命運的最後審判。

葉鐘鳴前世見過太多這樣的人,對她們來說,死亡有的時候確實並不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們是你們的了。」葉鐘鳴指了指這些男人,「可如果你們知道的不是我想要的,你們所有人,馬上就會和這些男人在地獄相會。」

鮮血和哀嚎,在房間里乍起!

………………………………………………………………………………………………

「我想不出我對你還有什麼價值。」

血人一樣的夏白靠在走廊的牆上,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什麼把她單獨從屋子裡抱出來,她的目光透過房門,看著裡面全部變成了惡魔的姐妹,眼中有著感同身受的快感。

「剛才你不是說,什麼都願意做嗎?」

葉鐘鳴看著這個女人,臉上帶著饒有興趣的笑容。

夏白終於把目光收回,落在了這個比她要小上幾歲的男人身上。

「呵,我除了能陪你**外,我想不到我還有什麼用,不過我現在的樣子,應該也不符合你的胃口吧。而且,我好像要死了。」

葉鐘鳴點點頭:「的確不符合,也的確要死了。」

「明天,最遲後天,這裡就會變成我的地盤,我需要一個完全服從我的人,需要一個為我干臟活累活的人,需要一個渾身粘滿反抗我之人鮮血的人,需要一個站在黑暗中,給未來我的敵人們威懾的人……需要一個,把靈魂賣給我的人。」

「有我在,你不會死,但,你願意做這個人嗎?」

夏白用一種奇特的目光看著這個年輕人,突然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的面前被打開。

她的腦海里,浮現出了末世開始后的一幕幕,背叛,侵犯,肆虐,變態,殘暴……

夏白咳了一聲,一股鮮血吐了出來,她撐住地面,身體緩緩地直了起來,接著,跪在了葉鐘鳴的面前。

「呵呵,很像惡魔的召喚啊,不過……我喜歡。」夏白緩緩舉起了一隻手,「你需要是一條狗吧,好,我做。」

很多年後,被認為是最忠於葉鐘鳴的人之一夏白,第一次跪在了她一生追隨的男人面前。

很多年後,她被倖存者們稱為,夏狗。未完待續。

(快捷鍵:←)末日輪盤 209 夜探雲頂 末日輪盤目錄(快捷鍵:回車) 末日輪盤 211 虛偽鬼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末日輪盤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