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嫁到 女生小說

神醫嫁到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找上門來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18日 10:24 [字數] 22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姜嬤嬤覺得她家姑娘這幾天不大對勁,一個人坐著的時候,不時握著拳頭,擰眉蹙額,那樣子好象在作戲一樣,一看到人,立刻就板起臉。

這也就算了,不是什麼大事,可王爺來了幾趟,姑娘竟然一面不見!不見王爺的面,卻偏偏挑著王爺不在的時候,往王爺院子里跑了三四趟了,去的時候不讓告訴自己,也不帶白芷她們,只帶著小藍,就是平時,也不大使喚她們了,只叫小藍。

昨天又去了錦雲坊,買了好些衣服回來,從她侍候姑娘,這是頭一回見姑娘主動要穿什麼衣服,要買什麼衣服,姜嬤嬤煩惱的揉著太陽穴,姑娘這是要幹什麼?難道是想偷偷跟著王爺去北邊?

必定是這樣!姜嬤嬤眉頭擰成一團,姑娘聰明的時候聰明的讓人驚嘆,笨的時候,笨的讓人無語!那前線是好玩兒的?一個姑娘家,跑不動逃不了,那點子力氣,邊刀都拎不起來,前線是她能去的地方?

王爺要是知道……說不定縱容著她,畢竟,姑娘這樣的醫術,跟在王爺身邊,王爺就等於多了不知道多少條命,可姑娘呢?

姜嬤嬤心裡湧起一股子濃濃的憤懣之氣,要真是王爺暗地裡慫恿姑娘往前線跑,她說什麼也不能坐視不管,非得戳穿了這拿姑娘不當金貴人看、只替自己打算的偽君子!她這把年紀了,也沒什麼好在乎的了!

李兮這幾天,每天腦子都在飛快的轉,制定大計劃,踩點,盤算每一步,計算時間,再打聽桐樺院都是怎麼當值、怎麼侍候的,打聽陸離十四日什麼時辰出發,從清琳院到桐樺院走一趟,再走一趟,路上會遇到什麼人,要走多長時間,從桐樺院到大門口需要走多長時間,要是從桐樺院到清琳院再到大門口呢……

光實地測和計算時間,就幾乎花了李兮一整天!

還要配藥,放到茶里好,還是放在酒里好?還是酒比較好;那天穿什麼衣服?還是跟平時差不多最好,不然,他那麼聰明的人,起了疑心就糟了;要是有人看到怎麼辦?唉呀那葯不能放多了,萬一太多了他一動不動……肯定不行!還是少點好,一點點就行,那葯對身體不太好,雖然影響極其微協…還是讓他多喝酒最好!可是他第二天要出發,他那麼謹慎的人,怎麼可能多喝呢?

這真是個讓人無比頭痛的大問題!

李兮要操心的事太多,壓根沒留意到姜嬤嬤的擔憂和憤慨。

陸離一連去了兩趟,沒能見到李兮,心裡的擔憂和鬱結濃郁到壓抑不住,他還有幾天就要啟程了,他竟然還沒安置好她!

在兵部衙門口呆了片刻,陸離將已經拿在手裡的韁繩扔給明山,直奔禁中橫在皇上和門下中書之間的那三間小房。

太子沒在,陸離徑直進了西廂。

正盤膝坐在炕上、對著一堆摺子寫的飛快的司馬六少放下筆,微微欠身,一幅將要起來還沒來得及起來的樣子,看著陸離,皮笑肉不笑招呼道:「難得王爺大駕光臨,真是不巧,太子爺剛剛進去給皇上請安了。」

「我來找你。」陸離帶著那臉招牌一樣的謙和笑容,也不用司馬六少讓,徑直坐到司馬六少對面,示意侍立在屋裡的長隨,「給我沏杯眉山茶,」說完,轉頭看著司馬六少道:「有幾句話請教六公子。」

司馬六少斂了臉上的假笑,沖長隨擺了擺手,長隨沏好茶,退出門外,下了台階垂手侍立等候傳喚。

「小兮去找過你了?」陸離直切正題,司馬六少一個愣神,轉瞬又神色如常,「是。」

「說了什麼?」

「瞧王爺這話問的。」司馬六少一聲譏笑,「王爺要想知道,該去問令表妹……」司馬六少話音沒落,立刻就覺出自己這麼說話極其不妥當,「王爺來找我問這句話,實在是欠思量了。」

「是我莽撞了,」陸離微微欠身,以示歉意,臉上添了層濃濃的憂慮,「小兮這兩天情緒非常不好,我想讓她這幾天就啟程回太原府,她卻發了脾氣,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走後,梁王府就只有她一個人,她的脾氣性子,你也知道些,京城如今的情形,你比我更清楚,我走後,她在這裡,我很不放心。」

陸離的態度讓司馬六少有一瞬間的怔忡,他這是跟他商量,還是找他求助?他這個態度是什麼意思?

「京城也沒什麼不太平的,她雖然單純直爽,可畢竟不過一個醫家,姚先生如今正侍候在皇上身邊,閔家又和她交好,再說,還有……」司馬六少頓了頓,「還有我,對她來說,京城沒什麼不太平的。」

陸離眯眼微笑,眼底閃過絲凌利的寒光,果然如此!

「若是一年後,有六公子這句話,我自然沒什麼不放心的,可如今,」陸離的話頓住,將司馬六少上下打量了一遍,輕輕嘆了口氣,「司馬老相公是什麼意思?」

司馬六少臉色微變,身體一下子繃緊,象只乍了毛的貓,「王爺這話什麼意思?難道王爺覺得翁翁和我會是兩個意思?」

「六公子言重了,我只是擔心小兮。」陸離嘴角往上挑起,溫暖的笑意中透著說不出的味道,「六公子的意思,真是老相公的意思?」頓了頓,陸離慢吞吞問道:「老相公知道六公子的意思嗎?」

司馬六少緊緊抿著嘴,惡狠狠盯著陸離,心情頓時失了平靜。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翁翁知不知道他的意思?他的什麼意思?難道他的意思是說……

混帳東西!那李姑娘的心意呢?他難道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看元旦那天他那幅作派,怎麼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那他還說這樣的話?他到底什麼意思?

他正危機重重,調度糧草輜重的是自己,他來說這樣的話,是要討好自己?表明態度?要聯姻?要……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神醫嫁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