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嫁到 女生小說

神醫嫁到

第一百四十章 醉言醉語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18日 10:24 [字數] 22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那你懷孕……咳!生孩子的時候呢?」司馬六少沒等咳好,就一邊咳一邊瞪著李兮問道。

「我辛辛苦苦生孩子,他連這點破事都不能忍?一定要在外面找女人?難道我生的是我自己的孩子嗎?憑什麼我拼了老命生孩子,他連這點生理衝動都不能忍?」

李兮伸著脖子,眼睛瞪的比司馬六少大多了,聲音不高,卻一字堪比一塊板磚,把司馬六少砸懵了,呆了好半天,才突然又是一陣狂咳。

唉喲喂!這姑奶奶可真是什麼都敢說!

「這能一樣嗎!這個這個……」

「他要是不能忍,那簡單,不生孩子就是了!要不然他來生,我來養!他懷孕的時候我保證不在外面找人1李兮點著自己的胸口,她現在自信心大漲,就跟上一世一樣,以她的收入,養個把孩子養個家還是沒問題的。

司馬六少驚嚇過度,反倒一聲不咳了,直直的瞪著李兮,他現在的狀況,不光是不知道說什麼好,而是,他連腦子都不會轉了。

她養,他來生……她養,讓陸二生孩子?陸二……生孩子……

司馬六少突然暴笑出聲,捧著肚子,笑的東倒西歪。

「笑什麼笑!這有什麼好笑的?這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男女……噢不!夫妻敵……敵體對吧?崔先生說過,敵體就是一樣一樣兒的,對吧?既然一樣,女子要三從四德,男子當然也得三從四德!女子要從一而終,男子當然也得從一而終!這有什麼不對嗎?」

李兮酒喝多了,聲音不大,氣勢非同一般。

「沒……哪有……哪有這麼比的?你這是從哪兒聽來的歪理?你跟陸二說過這樣的話?」

「我跟他說什麼?我跟他什麼關係?他是誰我是誰?我為什麼要跟他說這些?憑什麼?我就跟你說說,你笑什麼笑?你說我哪裡說的不對了?」

李兮的酒意一個勁兒的往上沖,酒勁兒越沖的厲害,心底好絲清明就越顯的明明白白,聽他說到陸二,急忙擺著手撇清,他跟她什麼關係?什麼關係也沒有!

司馬六少眉眼都是笑意,可沒笑多大會兒,又聳拉下肩膀,唉聲嘆氣的看著李兮,這位姑奶奶到底跟了位什麼樣兒的師父?這滿腦子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女孩兒家,怎麼能這樣?這還叫女子嗎?

她的本事是非同一般,可這風采脾氣也非同一般,作為一名女子,不能這樣啊!

「我告訴你!每一句都不對1司馬六少深吸了幾口氣,打齊精神,鼓足勇氣,挪了挪,挺直腰板,準備好好給李兮上一課,「生男叫弄璋,生女叫弄瓦,這你聽說過吧?」

「沒聽說過1李兮直接搖頭,什麼璋啊瓦的,沒聽說過!

司馬六少被她噎的直伸脖子,「那女四書你讀過吧?」

「沒有1李兮頭搖的更厲害,她先是忙著考試,後來忙著那些病歷、那些病人,那些研究課題,她哪有功夫讀閑書?

「三從四德你總知道吧?」司馬六少快吐血了。

「好象聽說過……」李兮酒意一陣接一陣湧上來,打了個嗝,搖搖晃晃伸出一根指頭,「老……噢不!媳婦的話要聽從……」

司馬六少一頭嗆在炕几上,只覺得喉嚨發甜,他要吐血了!

「三從四德你也不知道?我告訴你,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三從!四德!婦德,婦言,婦容,婦工1

「你叫什麼叫?跟我比誰嗓門大嗎?我告訴你,比嗓門你不行!你剛才說什麼?夫死從子?憑什麼?婦工是什麼?還有婦言,是婦炎吧?那是病1

李兮眼前虛浮飄動,人暈暈乎乎不知身在何處,心裡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尖叫:醉了醉了!別說話!不能說話!可她的嘴卻象擰開的水龍頭一樣,那話不停的往外流。

「你喝醉了,怪不得凈胡說八道1司馬六少被她打擊的幾乎要失去生活的信心了,一眼看到她醉態畢露,長長舒了口氣,那顆幾乎被她那些話踩碎的心一下子完好回去了,原來她醉了,說的都是醉話,她心情不好,醉了,胡說八道幾句發泄發泄也是人之常情,自己不也經常這樣!

「你瞧瞧你,光喝酒了!一杯接一杯喝這麼快,能不醉嗎?來人,送碗醒酒湯來,先拿塊醒酒石來1

李兮往後仰倒在鬆軟奢侈的大圓枕堆里,長長的打了個酒嗝,「我沒醉!嗯,是有點醉,就一點,一點點!我醉了才清醒呢,我說的都是實話,是真理!你們這些落後的……呃1

李兮心底那一絲清明一直都在,一陣警鈴猛響,李兮抬手緊緊按在自己嘴上,一個接一個連打了四五個嗝,這才長長舒了口氣,接著道:「我是說……我不管!別跟我說什麼四從三德,五花八門,我才不管這個!誰要是想嫁給我,就得守我的規矩!擦!老娘自己掙自己吃,又不靠他養,憑什麼受他的鳥氣?門都沒有1

李兮啪啪拍著炕席,司馬六少盤膝坐在她對面,胳膊肘撐在腿上,托著腮,看著李兮,眉頭擰成一個大疙瘩,一聲接一聲嘆氣。

怪物啊!

「我!告訴你!我寧可不嫁!絕不受氣1李兮揮著手,氣勢磅,「什麼破規矩!做夢!休想!做夢1

「六公子1院門口傳來茶酒博士的呼喊聲,司馬六少嚇的一下子竄的老高,「別進來!不許進來!往後退!退出去!我去拿1

司馬六少一邊驚叫一邊往外跑,急的鞋都忘了穿,她這個樣子,要是讓人看到……

成何體統啊!

等司馬六少提著提盒,掂著腳尖跳進來時,屋裡靜悄悄的,李兮倒在一大堆圓枕靠枕里,睡的呼吸綿長。

司馬六少長長舒了口氣,光著的腳在溫暖的地上來回蹭了一會兒,放好提盒,取了醒酒湯出來,倒了半杯,挪到李兮身邊,舉著杯子湊到李兮嘴邊,準備餵給她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神醫嫁到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