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 女生小說

仙途遺禍

1217 娛樂業

[更新時間]2017年10月13日 02:00 [字數] 46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到那精緻的閨房出現,書生們就已經再次驚呆了。

他們當然都知道那是什麼——那是意境顯現,或者說情樓的揚名之物,意境渲染。

大家都是儒修,就是自己還沒到意境的水準,身邊也總有人展現過。

而那山河棋,不正式輔助意境成型的好東西么?

意境渲染,不算稀奇。甚至,多人共同渲染相輔相成的意境……嗯,山河殿大概也算是個輔助設施。

但是,誰忒么的的見過,多人共同渲染出來的意境,居然能如此生活化,如此細膩的!

倒是那兩個女子,看來一主一仆的女子,是真實的人。看她們居然穩穩噹噹的坐在了意境顯化出來的桌椅上,所有人再次驚呆,甚至連她們說什麼,都少有人注意。

不過,水馨還是注意到了的。

於是她也很懵逼。

——用意境渲染來做布景,然後找凡人來演戲劇,這樣真的沒問題?真的不算大材小用!?

不過,撇開這高大上的背景——連她都做不到這麼「細膩真實」——這玩意的本質,果然就是戲劇吧?或者,話劇?

嗯,總是比別人快一步發現重點的水馨,這次也和之前一樣,在表情上繼續和其他人一起同步了。

哪怕她已經飛快的明白了,金丹天目的道路是什麼。

戲劇!娛樂!

一個完整的故事,和一首音樂,一曲詩歌到底是不一樣的。受眾更廣,更容易讓人帶入,隨之心情起伏,但又很難產生「孽情」這一類的比較偏執的感情——就是腦殘粉,也很難長期腦殘的粉的。

借著戲劇,能短暫但是精準的操縱觀看者的情緒,藉助這些情緒修鍊,卻又不會竭澤而漁!

而且,要是是一個精彩的戲劇,看完了那樣的戲劇后,觀眾也確實是會產生滿足、驚嘆、崇敬、感激創作者之類之類的情緒。和紅塵念火有一定的同步!

水馨的臉上,於是也寫滿了「槽」兩個字。

當初萬花城也是有戲院的,但她愣是沒有去看過!

現在感覺自己有點蠢!

但是話說回來,撇開戲劇,看話本什麼的,如果話本足夠精彩的話,也能產生類似的情感吧?只是……多半這樣的情感,就和天道改變之前的紅塵念火一樣,甚至比那時候的紅塵念火更為微弱,需要特殊的手段去收集,不會像現在的紅塵念火那樣自動匯聚!

水馨之後,儒生們也慢慢反應過來了。

戲劇這種東西,在北方當然也有,且是隨著話本子的出現而出現的。不過,北方到底在立國數百年,而且始終在不停的往荒蕪的大地上填人。真正要說輕鬆下來,也就是近一兩百年的事情。

這一兩百年,好享受的紈多了,話本之類的東西才多起來,戲劇應運而生。但要說多麼完善,並不至於。基本上都是一連串的唱詞,就是有念白,都不過是另一種唱法而已。

說直接些,就是表現方式都比較誇張。

至少,相對於現在在機關樓上的表演,是十分誇張的。

但撇開表演方式的不同,現在在機關樓上的表演本質上是一樣的,是一場戲,是演繹一段故事。他們說話的方式更接近平常人,加上栩栩如生的背景,以及那特別應景的背景樂,都讓他們演繹的故事更為真實動人。

這齣戲劇,講的是萬花國的故事。

一個萬花國的商家女子,與一個門當戶對的少年定了親。誰知道這少年家的商隊在行商時,遇上了兩個修士。那兩個修士一個要殺人奪寶,一個奮起反抗,兩人都只顧自己,爭鬥的餘波卻輕易毀掉了少年家的貨物,更殺了少年的父親。

少年的家境一下子敗落下去。

且又是凡人,並沒有修仙資質,無力報仇。

而少女的家族見少年家已經沒落,就要解除婚約。誰知少女反而有情有義,竟然暗中變賣了自己的嫁妝,輔助少年到爭鋒書院求學。又為了避免家族找少年的麻煩,留在家中,以假貨換真品,裝作嫁妝仍在的樣子,被家族嫁給了另一戶商家。

可想而知,嫁妝被揮霍一空的事情,終究還是暴露了。

女子在夫家過得舉步維艱,娘家也不願意幫襯。最後竟被休棄,流落青樓。

那少年卻在爭鋒書院刻苦攻讀,得到了紅塵念火開天目。

兩人一番曲折坎坷,再次相見,少年長成了青年,竟然依然迎娶了流落青樓的女子為正妻。

本來故事到此,已經圓滿。

然而,青年卻在這時候,又發現了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修士。且那女子在坎坷的生活之中,失去了生育能力。青年的母親日夜哭訴。

為了報仇,也為了母親的哭訴,青年另娶賞識自己的文膽儒修的女兒為妻,將女子降為妾室。

女子終於心灰意冷,離開了青年,又重新回到了青樓之中,憑藉自己的才藝和能力,竟然在生命的盡頭後天凝練了玲瓏心,走上了長生大道。

整部戲劇以這個女子為主要視角,劇情一步三折,高/潮迭起,哪怕忽略了開頭,也很容易被劇情吸引。

加上那女子本質上就是個玲瓏心。之前看著像凡人,不過是下了封印而已。

玲瓏心縱情。最擅長的就是放大自己的各種情緒。

那份坎坷悲喜,被這個女子演繹得淋漓盡致。

當她表演的女主角悲傷絕望之時,意境渲染出來的楓林都瞬間變得凄風冷雨--那不是幾個樂師導致的變化,而是她自己的意境在封印了修為的時候,依然泄露了出去!

總之,雖然看出來了這是一齣戲,也沒人立刻挑刺。

整齣戲足足演了兩個時辰,中間甚至沒人說擺膳。

這是一出完善程度遠勝於北方已有戲劇的戲,

當然了,也絕非所有人都徹底的沉浸到了劇情之中,那等聰明的、意志強硬的,肯定是有精神去考慮其他東西的。但是,正因為聰明,也多半明白,那金丹天目,到底修鍊的是什麼了。

用這樣的方式來收集眾生感念,能收集到的東西,肯定比紅塵念火要微弱許多,畢竟這裡面還牽扯到一個天道認可的問題--天道肯定是更認可民生的物質收穫而非精神收穫的。要是活都活不下去還談什麼精神享樂?

但是,這也絕非沒有好處。最主要的一點就是,這是可以不斷轉移的!那些好的戲班子,哪個不是東奔西走,四處演出?

像是儒修,經營一地之地,卻是無法半途而廢的。一旦換了地方,換了一群民眾,就要重新開始經營的人望。尤其是,隨著北方的日漸發展,民眾的日漸開化,紅塵念火也遠沒有之前來的那麼容易了。民眾的期待值變高了,沒有那麼容易滿足了……

這些戲劇,卻是完全不一樣!

甚至再聰明一點的,還想到了那個作為主演的女子。儘管封印了修為,但是……這樣「扮演人生」,起到的作用,是不是比玲瓏心常規的紅塵煉心更靠譜?比起那些極端的紅塵煉心來說,又更不用擔心陷入情劫之中。

總之,這出叫做「翠心傳」的戲結束之後,整個承思院內,久久無語。

再次開口的,居然還是那個金丹天目。

他重新出現在機關樓上,簡單道,「我想我也不用多說什麼了。能用這條道路走仙途,其實是走在儒修已經鋪好的路上。若非民眾富裕,生活無憂,這等戲曲,影響力也有限。能搜集到的東西就更有限了。如今,南方雖然也說要紅塵念火,卻有不少國度,都是先予以威脅與恐嚇,再以救世的姿態出現,實為騙取!那樣的國度,我的路,就走不通。」

這會兒他的態度倒是比之前平和了不知道多少。

旁人都有些奇怪,金丹天目自己卻是知道自己怎麼回事。

他叫做吳孟恆,曾經是白鹿學院的學子。

是的,他並非是顧真君早早截留下來的,那時候顧真君還沒把主意打到先天天目上,在建立了爭鋒書院培養後天儒修之後,他的精力主要在「改造萬花秘境」這件事上了。

吳孟恆在被檢測出了先天天目並且送到爭鋒書院之後,是直接被送到了白鹿書院去的。

那時候,哪怕華國和明國都在高速發展,但是,道儒大戰之後留下來的「儒修凡人比例」依然很不合理,儒修的數量其實遠遠超過了「治理凡人」的需要!

加上那時候開國的儒修們,誰沒個子嗣家人、戰友遺孤什麼的?

需要用人的時候,根本就不會想到吳孟恆這樣的「南方人」!

張煜大儒再是坎坷,早期的時候也是有父親的朋友扶持的。吃苦不是打壓,正是歷練。但吳孟恆,卻全是被排擠的分。

但他好歹是先天天目,也帶了一些靈物北上。是以,雖然耽擱了幾十年,還是成功成就了正氣。

這會兒恰好也是顧真君的萬花試煉漸成規模的時候。

顧真君對白鹿書院發出了邀請。

想看看南方什麼樣子的白鹿書院欣然應邀——畢竟那時候書山學海正在積累中,他們也需要更多的思路和沉澱——但學子卻並非各個都想要萬里迢迢,「浪費時間」的去南方參加試煉。

吳孟恆不同。

他知道自己留在北方也只是蹉跎時光,毅然踏上了南歸的旅途。

那時候曲城還只是個小城鎮,兩界關只有個殼子。

天脊一路艱險,南方七十二國卻大變了模樣!

看到在後天天目治理下欣欣向榮的萬花國,吳孟恆產生了留在南方的念頭,並且迅速付諸行動——他去了情樓求助。

恰好,萬花秘境和萬花城的建造都已經告一段落,看到這個來求助的先天天目,顧真君就動了興緻,想要讓先天天目也參與到功法改造試驗中來——吳孟恆這才重新落腳在了萬花國。

而在白鹿書院那兒,報了死亡。

後來,先後有好些被送往北方的先天天目選擇了假死回到南方。成為了南北兩不知的「死人」。聽從了顧真君的吩咐,真正的「紅塵煉心」,選擇自己的道。

這樣的「死人」終究不多。

大部分的先天天目還是會選擇北方。

最終成功的只有吳孟恆一個——至少到現在,只有他一個。

其實,他的路大半是他自己走出來的。

但是,給了他最重要的「靈光」的,幫他廢功重修的,給予了諸多其他幫助,助他一路研究的,卻是顧真君。而讓他得以踐行自己的路的,如他自己所說,是儒修的治理!

其他修仙宗門治下的國家,即使撇開那些用恐嚇來治國的,剩餘的國家也很在乎本國的信仰。戲劇遠比話本受到的限制更大!

所以,吳孟恆推崇顧真君是真心。

這會兒貌似有些「示好」之意的言語也是真心的。

儘管他說完之後,依然沒人說話。

這位是真正走出了一條新路,不管之前怎麼想,真正確認了這一點之後,眾多儒生們反而更不知道說什麼了。文會文會,哪怕是進行經典論戰,言論也少有能上註疏的。一般就是詩詞分高下啊!誰能想到,居然參加個文會,卻看到了儒門的超大型事件?

一條新路,足以改變整個儒門的局勢!告訴所有人,不是只有當官這一條路!這已經是大道的層次!

感覺上……能摻和得起么?

好半晌之後,在沉寂之中第一個冒出聲音來的,依然是姚三郎。

這一次,他一步步走上機關樓,很是鄭重的對金丹天目行了一禮,先道,「還未請教先生貴姓。」

——很好,稱呼和語氣都大相徑庭了。

「吳。」吳孟恆簡潔的道。

姚三郎再不說什麼「該去和大儒們討論欺負小孩子算什麼」這一類的話了,而是鄭重的道,「晚生想要請教。我等儒修,雖然講究一個『以虛化實』,卻不會將之衍化為自身的斗境。但剛才那幾位先生,展現的卻顯然是自身的意境,而不僅僅是以虛化實了。斗境該有核心,那般千變萬化的意境,能以什麼為核心呢?」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快捷鍵:←)仙途遺禍 1216 探索者 仙途遺禍目錄(快捷鍵:回車) 仙途遺禍 1218 橫空出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仙途遺禍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