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朕要娶你

[更新時間]2016年11月20日 05:40 [字數] 41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陛下,你做什麼呢……」洪宣嬌臉已紅成了蘋果,她顯然是看出了陶商是故意的,手兒握成拳頭,朝著陶商的肩膀,就是輕輕的垂了一拳。

陶商本還在嘿嘿壞笑,沉浸在調戲兩個美人的樂趣之中,給她這以一拳正好打在了自己肩膀的一處傷口,痛的咧嘴直叫起來。

洪宣嬌臉色一變,嬌羞埋怨,立刻取代了深深的關懷,忙是從他的臂彎里爬了起來,愧咎的問道:「對不起陛下,我不是故意的,我給你揉揉。」

臉畔生暈的潘金蓮忙也爬了起來,又是心疼陶商,又是眼神埋怨洪宣嬌。

陶商膀上是痛,但也沒有痛到咧嘴,他是故意的裝出這副樣子來,來享受兩位美人的關懷備至。

「聽說陛下受傷了,臣來遲了——」

就在這時,扁鵲拎著藥箱,風急火燎的闖了進來,一掀帘子,正好撞見了躺在榻上的陶商,跟兩位美人親密的樣子。

扁鵲到嘴邊的話,嘎然而止,站在那裡尷尬的笑了起來,走也不是,上前也不是。

洪宣嬌聽到了背後聲音,回頭一瞧是扁鵲來了,臉色頓是一紅,趕緊從榻上爬了下來,故作淡定的說道:「扁神醫,你來的正……正好,你快給陛下瞧瞧傷吧。」

洪宣嬌顧著矜持,不好意思,潘金蓮卻「無所顧忌」,就那麼伏在陶商身邊,姿態曖昧的貼著陶商,卻很是自然的召喚扁鵲給陶商看玻

扁鵲這才拎著藥箱上前,乾咳道:「那個……兩位小姐能不能稍稍讓一讓,下官也好給陛下治傷。」

洪宣嬌趕緊站在了一邊,潘金蓮也只好不情願的從陶商的身上離開,乖乖的站在了榻前。

於是扁鵲這才好給陶商診治,又是清洗傷口,又是上藥,又是包紮,二女則在旁邊打著下手。

忙乎了好一陣子,傷口終於是包紮完畢,扁鵲也長鬆了一口氣。

「陛下的傷勢並無大礙,休息這三五日就應該可以好了,只是……」只是二字後面的話,扁鵲欲言又止,臉色有些尷尬,似乎是難以啟齒。

「只是什麼,說啊?」陶商催促道。

「這個嘛,臣的意思是,陛下在恢復期間,最好能夠……能夠禁慾,不要太近女……女色……」

扁鵲叮囑之時,目光悄悄的瞟了潘金蓮和洪宣嬌一眼,那「女色」二字,顯然是為她二人量身打造。

洪宣嬌也是聰明人,一聽這話就明白了他言下之意,頓時臉色緋紅,暗暗瞪向扁鵲,眼中儘是慍色。

潘金蓮卻是低眉淺笑,羞澀之中含羞幾分嬌笑,那樣子,似乎還巴不得陶商能近她這個「女色」。

「咳咳,朕明白什麼意思啦,你先忙你的去吧。」陶商倒是笑的坦然,拂了拂手。

「那微臣就告退,不打擾陛下和兩位小姐了。」扁鵲很識趣的退了下去。

大帳中,再次只餘下她二人。

陶商望著兩位美人,心中是感慨良多,經歷方了才那一番曖昧和關懷,他已看出二女對自己的脈脈深情,自是感動不已。

尤其是洪宣嬌,陶商琢磨著也差不多該是娶了她,獲得她身上的1點寶貴的聯姻附加武力值的時候了。

這樣的話,他的武力值就能衝上99,再努力那麼一點點,就能踏上半步武聖的境界。

唯有如此,陶商才不用依賴暴擊這種不穩定的天賦,來跟孫策這樣的敵人來抗衡,也不用再冒著像今日這般,身上負傷,甚至有性命之憂的風險。

畢竟,挨刀子的滋味,還是很不好受的。

「你們過來吧。」陶商張開雙臂,向她二人同時伸出了手來。

潘金蓮想都沒想,忙把自己手蔥似的縴手,放在了陶商那寬厚有力的手掌心中。

陶商輕輕握握,溫柔的揣摸,微笑的目光,又望向了洪宣嬌。

此時的洪宣嬌正酥紅著臉,貝齒輕咬著朱唇,一會看看潘金蓮那「不害臊的樣子」,一會又瞧瞧陶商伸向自己的手,心中糾結不已,在猶豫著要不要把手交給陶商。

遲疑了一會,扭捏了一會,洪宣嬌還是忍著窘羞,顫巍巍的將手抬起來,磨磨蹭蹭的放在了陶商的手掌中。

陶商滿意的一知,將洪宣嬌的手兒緊緊握住,雙臂那麼一用力,兩位佳人便無可抗拒的被拉向了他,雙雙的投入了他的臂彎之中。

潘金蓮天生狐媚,自然是沒有半分抗拒,一臉甜蜜的羞笑,像兔子一般深深的依偎在陶商的臂彎下,那素手自然的按搭在他的胸膛上,纖纖玉指有節奏的抓撓他胸膛的肌肉,隔著一層衣衫,肆意的挑逗陶商。

至於洪宣嬌,雖然已經放開了不少,卻始終沒有潘金蓮那麼開放,手兒只輕輕的搭在了陶商的胸膛上,卻不敢有任何動作。

此時此刻,陶商心中怦然大作,胸中的慾念如火燃起,真恨不得把扁鵲的叮囑拋在腦後,當場就把她倆人給辦了,共上雲宵。

只是,深吸過幾口氣后,陶商終究還是勉強壓制住了賁張的念火。

沒辦法,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她二人身上的天賦,還有附加武力值,他只能強忍著。

心情漸漸平伏下后,陶商左手摟著潘金蓮,嘴卻悄悄的湊到了洪宣嬌的耳邊,笑眯眯的輕聲道:「趕走孫策之後,就嫁給朕,做朕的女人,好嗎?」

嫁給朕,做朕的女人!

這一句低聲細語的悄悄話,洪宣嬌聽著卻入春雷入耳,嬌軀陡然間一顫,看向陶商的目光驚羞無比,似乎是沒想到,陶商竟會說出這番話來。

而且,還是在這種時候。

只有她自己心裡最清楚,早在當初龍編一戰,陶商手下留情饒她一命,如約放她離去之後,她就已經愛上了那個男人。

她離開龍編之後,之所以會來到泰山腳下,也是因為聽說宋江叛亂,猜想到陶商多半可能親自前去平叛,內中之中盼著還能跟陶商再會,才在這樣信念的驅使下,來到那是非之地。

當她輔佐羅貫中,奪下萊蕪城,跟陶商在戰場上再次相遇之時,她心中就發下了誓言,這天註定的緣分,她絕不會再鬆手,一生一世都將追隨陶商左右。

哪怕只是作為陶商的臣子,為陶商浴血殺場,只要能時時看到他,心愿已足。

她卻萬沒有想到,陶商竟在這個時候,親口跟她提出要娶她,要納她為妃,這簡直超乎了她的設想,一瞬間讓她有種受寵若驚,身在夢中的錯覺。

「我……我不是在作夢嗎?」驚喜中的洪宣嬌,怔怔的問道。

「你當然不是在夢裡,朕只問你一句,願意還是不願意。」陶商口中那濃烈的雄性氣息,吹動著洪宣嬌的雪頸耳根,撩的她心湖蕩漾,臉畔暈色如潮。

那加速的心跳,那怦怦的跳動聲,也徹底把洪宣嬌從失神中叫醒,讓她意識到自己並非是身中夢中。

那是切切實實發生的事,大魏之皇,這個天下最強者,這個已然俘獲自己芳的心的男人,確實說要娶她。

不可想象的美夢,竟然成真,她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呢。

洪宣嬌脈脈深情的望著陶商,眸中盈起了激動的晶瑩,酥紅卻又幸福的臉蛋微微點頭,低低的「嗯」了一聲。

陶商鬆了口氣,看著她那嬌羞暈紅的臉蛋,心中是愈發的喜歡,禁不住就在她的臉蛋上,輕輕的吻了一口。

洪宣嬌身兒又是一顫,一時間是羞紅滿面,無限的動人。

陶商跟洪宣嬌間的親昵,動作細微無聲,那一頭的潘金蓮自然無法覺察到,更無從得知,洪宣嬌已從陶商那裡,得到了將要被迎娶的承諾。

陶商當然不是那麼偏心之人,潘金蓮對自己深情如此,以他的性情,本該先娶了她才是。

怎奈她身上有禍水天賦,為了合成天命天賦,他必須要等到陰麗華前來投奔,同時迎娶了她二人,才會讓她們的旺夫天賦和禍水天賦,融合生成天命天賦。

「金蓮啊金蓮,不是朕不想娶你,實在是時機未到,只能先委屈你了……」陶商心中暗自歉然,便將潘金蓮摟的更緊了。

潘金蓮卻不知陶商心事,眼見陶商將她摟緊,心中愈加開心,臉上泛起了更加嬌媚動人,撩逗人心的笑容。

兩位美人便緊緊的依偎在陶商的臂彎之下,雖然是心思各異,二人的俏臉上,卻都寫著同樣的「幸福」二字。

……

劇縣。

圍營之中,周瑜正騎著白馬,巡視諸營。

黃昏時分,所有的大營畢已巡視完畢,周瑜立馬於南營之外,目光望向劇縣,望著那座殘破的城池,明眸之中流轉著絲絲陰冷的恨色。

「若有天雷炮,此時此刻我早已站劇縣的廢墟上,把張巡那廝碎屍萬段了,都是關羽那個自大的傢伙,愚蠢的中了陶賊的伏兵之計,斷送了天雷炮……」

周瑜劍眉深凝,口中喃喃自語,對關羽是抱怨不斷。

抱怨過一陣后,周瑜的明眸中又燃燒起了自信的傲意,冷哼道:「張巡,你撐到現在,城中只餘下八百人馬,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是沒有關羽的天雷炮,我就不信我攻不破你的城池,你給我等……」

「大將軍快看,南面方向向有大隊人馬正在向我大營而來。」身邊的親兵一聲尖叫,把周瑜從神思中驚醒。

周瑜身形一震,急是撥馬轉身,向著南面方向望去,果然見塵土遮天,似有萬千人馬的影子,正朝這邊狂奔而來。

「南面陛下正率大軍阻擋魏賊,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馬到這裡來,莫非……」周瑜身上打了個冷戰,心裡立時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那預感一閃而過,周瑜立刻搖頭屏棄,自嘲的笑道:「周瑜啊周瑜,你怎麼能這般小看天皇陛下,他的武道已練成半步武聖,麾下兵馬跟陶賊相當,又有關羽率數千鐵騎去相助,還添了太史慈和周泰兩員猛將回歸,怎麼可能敗於陶賊之手呢,還敗的這麼快,你真是想多了。」

周瑜當下便放寬了心,卻又不敢太過小視,只令全營戒備,靜觀其變。

過不多時,人馬的影跡已近,黑壓壓無邊無際,竟有四五萬之眾,確實都是自家的軍隊的衣甲旗幟。

而且,這些人馬個個個都灰頭土臉,萎靡不振,不是衣甲不整,就是乾脆邊兵器都沒有,舉著東倒西歪的旗幟,狼狽不堪的向著大營這邊逃來。

周瑜的眼睛越睜越大,臉色也越來越陰沉,一種莫名的心疼感覺,正在心底升起。

突然間,前方處出現了孫策的身影。

去時意氣風發的孫策,此時歸來,卻神色黯然,臉色蒼白,看那樣子不但是遭受大敗,而且還受了傷。

周瑜的心幾乎要跳到了嗓子眼,急是策馬出營迎了上去,顫聲驚問道:「陛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策苦著一張臉,一副羞於見周瑜的樣子,苦了半晌,方才嘆道:「公瑾,朕被陶賊給……給擊敗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