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八百四十五章 我也不傻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22日 20:18 [字數] 36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次日。

天色將明未明之時,永安城東的魏軍大營,早早已是炊煙裊裊,開始埋鍋造飯。

半個時辰后,四萬將士皆已飽餐,精神充沛,鬥志昂揚。

大營中,集結的號角聲吹響,撕碎了這清晨的寧靜。

四萬將士們的精神,立刻亢奮起來,他們知道,一場血腥的大戰,馬上就要開始。

這一次,他們面,不再是傳統的匈奴羌人這等胡虜,而是在塞外草原,新興崛起的鮮卑人。

正是這支新興崛起的胡虜,鐵騎踏破了并州山河,屠殺了不知多少并州同胞,每一名鮮卑人的手上,都沾滿了大魏子民的血。

鮮卑人的種種所為,已在這些大魏兒郎的心中,積聚了太多的怒火,他們早就盼著能夠殺盡胡虜,為死去的同胞復仇雪恨。

今天,就將是他們的復仇之日!

心懷著復仇的怒火,一名名魏軍步兵和騎兵,默默無聲,卻又井然有序的開出了大營,於永安城東列陣完畢。

這一次已不是魏軍頭回面對優勢的敵方騎兵,但此次他們所結成的陣形,卻與前幾回大不相同。

這一次,魏軍陣中出現了一種新的武器——武剛車。

武剛車也並非是大魏之皇所發明,乃是漢朝之時就有,當年衛青就曾用此車出塞,大破匈奴。

而今天下大亂,中原諸**隊,不是騎兵就是步兵,已經很少使用戰車。

而這一次,陶商命李牧統軍對付鮮卑人,李牧便向陶商提出請求,要陶商給他配備了近千輛武剛車。

中軍大旗之下,李牧身著玄甲,腰懸佩劍,沉靜的目光,注視著諸軍列陣已畢。

前方裝有蒙著牛皮厚盾,兩側綁著長矛的武剛車,構成了魏軍防禦陣形的主體,而在每輛武剛車之間,又有長矛手和大盾手前後布列,構成了密密麻林的槍盾之牆。

而在武剛車的車身之上,則設有兩名弓手,可以依靠武剛車的高度,以較為開闊的視野,對殺來之敵進行射擊。

武剛車之後,則是近五千餘名弩兵,由於弩兵之箭是仰射,利於拋物線對敵形成打擊,故而也不需要太好的視野,所以被安排在了武剛車之後。

車陣兩側,則各有五千餘名騎兵,護住了側面。

李牧所在的中軍,即為後軍,是近一萬多騎兵,保護住了車陣後方。

這一道銅牆鐵壁,攻守兼備,由步兵、騎兵、弩兵、槍兵、盾兵、弓兵以及戰車組成的混合軍陣,迎著晨光巍然屹立,坐等敵軍前來。

永安東門之上,陶商已經登上城頭,鷹目穿過刺眼的晨光,勉強看到了己軍之陣。

「李牧不愧是一代名將,於普通的步騎陣中,又加入了武剛車,便能使軍陣的防禦力大增,妙,此陣甚妙,看來我沒有召喚錯人……」陶商暗暗點頭,目光中掠過幾分讚許。

下一秒鐘,陶商就感覺到,腳下的城牆開始微微顫動起來,耳邊也響起了隆隆的雷聲,視野的盡頭,遮天的狂塵襲卷而來,幾乎將東升的旭日之光都遮掩。

「冒頓,你終於來了么……」陶商冷冷自語,鷹目中殺機漸燃。

滾滾塵霧之中,東面的盡頭,六萬鮮卑鐵騎,挾著天崩地裂之勢,洶湧而來。

初晨的霞光,照亮了鮮卑人的刀刃,反射出來的森然寒光,更加刺目。

片刻后,鮮卑人在里許之外,停下了奔騰的腳步,露出了猙獰肅殺的真面目。

放眼望去,鮮卑人黑壓壓無邊無際,如同死亡的海洋,兵器盔甲閃爍著點點精芒寒輝,漫山遍野,殺勢滔天。

東北面,冒頓已經登上了一座土山,將象徵自己權威的狼王之旗高高樹起,懸挂在土山之上,傲然飛舞。

冒頓立於土山之上,俯視下去,可以清楚的看清魏軍陣形,也能看出魏軍中並沒有藏有牛群,也沒有布置暴雨連弩,只是再正常不過的步騎盾陣,只不過是多了千餘輛戰車而已。

「這個李牧,倒也有些能耐,這個車陣結的還算緊湊。」冒頓微微點頭,眼神流露出幾分讚許,卻又冷笑道:「只可惜,你以為多了幾輛破車,就能擋得住我大鮮卑的六萬鐵騎嗎1

冷笑聲中,冒頓目光越過魏軍軍陣,向著更遠處的永安城望去,隱約瞧見了魏國飛舞的皇帳。

他知道,不可一世,戰無不勝的大魏皇帝陶商,此刻就站在那座城上,也在看著即刻爆發的這場大戰。

冒頓感覺到,陶商的目光,彷彿在跟他進行著隔空對視。

冒頓冷冷一笑,傲然道:「陶商,你是強,可惜,今天本單于就要親手打破你不敗的神話!就以這一場大勝,做為我大鮮卑染指中原,奴役你們這些軟弱華夏人的開始吧。」

豪情宣洩之後,冒頓沒有一絲遲疑,馬鞭一揮,大喝道:「傳令馬超,即刻以五千騎蠓衝擊1

嗚嗚嗚——

土山上,肅殺亢奮的號殺之聲衝天而起,狼王之旗搖動如風,向土山下列陣的馬超,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馬超看了一眼土山上的令旗,又看看迎面森然列陣,堅如鐵壁般的魏陣,眉頭暗皺,眼眸中掠過絲絲忌憚之色。

「大哥,那大單于這分明是拿我們作犧牲,讓咱們去做試探性進攻埃」旁邊的馬岱沉聲道。

馬超眉頭凝的更深,他豈會不知那冒頓的意圖。

迎面魏軍的虛實尚未可知,首次發動衝擊,必會為魏軍強弓硬弩所傷,死傷難料,這第一波的衝擊,明顯是用來試探魏軍實力。

而他麾下這五千騎兵中,有三千左右都是他從秦國帶出來的,冒頓只給他添了不到兩千鮮卑騎兵而已,而且那兩千騎兵,還都不是精銳之士。

很顯然,冒頓並沒把他當作自己人,而是視為可以犧牲消耗的「外人」,用他和他的嫡系兵馬,來試擦魏軍強弱。

「寄人籬下,也只能這樣了……」

馬超暗暗咬牙,強行壓制住了胸中的憋火,手中大槍向著魏軍一指,厲聲喝道:「大單于有令,全軍隨我衝破魏陣,沖藹—」

大吼聲中,馬超縱馬如電,當先狂殺而出。

馬岱無奈的搖了搖頭,也只能跟了上去,隨後的五千騎兵也轟然而動,如潮水般向著魏軍陣撲去。

鐵騎滾滾,天崩地裂,挾裹著漫空狂塵,轉眼間已馳近兩百步。

李牧不動如山,只淡淡喝了一聲:「擂鼓,弩兵放箭1

——

戰鼓聲衝天而起,號令下達,位於武剛車後面的五千弩手,即刻將硬弩高高舉起,斜向朝向了天空。

——

弦響之聲撕裂耳膜,五千支弩箭騰空而起,挾著嗚嗚嗚的破風之聲,直撲敵騎而去。

騰空箭雨飛至了最高處,緊接著就朝下俯衝而去,幾秒鐘后,鋪天蓋地的轟射而下。

一道道鮮血飛濺而起,一聲聲馬嘶人嚎此起彼伏,數不清的敵騎,瞬間被釘倒在地。

只一輪箭射,五千敵騎便有六百餘騎被釘倒在地,損失不輕。

敵騎奔行不停,依舊冒死狂奔,而弩機沉重,重新裝箭速度不快,等到第二箭裝好,想要再度發射之時,敵騎已沖至了百步範圍之內。

這樣近的距離,仰角不停,已無法用弩機進行仰射,而平射的話,又容易射中自己前排的步卒。

李牧沒有一絲遲疑,再度喝道:「弩兵收,弓手任意射擊1

號令傳下,魏軍中鼓點之聲驟然一變,下達了新的號令。

那一千多輛武剛車上,近三千餘名弓手,即刻站起了身,藉助於武剛車的高度,向著迎面衝來的敵騎,瘋狂放箭。

嗖嗖嗖——

一支支利箭破空而出,直撲迎面而來的敵騎。

弓手的準確度,理論上要高於弩手,但魏軍南北列陣,眼睛正朝向初升的太陽,在陽光的刺激之下,無法有效瞄準敵騎,準確率自然跟著大大降低。

一輪箭罷,敵騎被射中者,不足百騎。

第二輪箭射出之時,也僅僅有六七十餘騎,被射倒在地。

臨陣不過三發,敵騎轉眼沖至近前,魏軍已沒有再放箭的機會了。

「果然逆光列陣,弓射的威力被大大削弱了……」李牧眉頭暗皺,並沒有太多震動,眼前這局面,他早有心理準備。

眼見敵騎已近,李牧深吸一口氣,橫刀在手,大喝道:「前軍槍盾手,準備迎擊敵騎衝擊,敢後退一步者,殺無赦1

前方處,近萬餘名槍盾手,握緊了手中的槍盾,神經到了極點,已經做好了迎接天崩地裂撞擊的心理準備。

正面方向,馬超統率的四千餘騎,已經沖至了三十步外,眼看著就要撞上魏軍鐵陣。

「想要白白消耗我馬超的嫡系人馬,哼,我馬超可沒那麼傻……」

關鍵時刻,馬超冷哼一聲,大喝道:「我軍撤退,撤歸本陣,撤退——」

大吼聲中,馬超急是撥轉戰馬,從魏軍陣前擦身而過,那四千敵騎也即刻變向,從魏軍前方二十步抹過。

一場近在眼前的衝撞,就這樣突然間消失。

魏軍上下都暗鬆了口氣,就連李牧也神色一動,流露出幾分意外。

土山上,看到這一幕的冒頓,臉色卻頓時陰沉如鐵,咬牙暗罵道:「這個馬超,竟然敢有所保留,不願為本單于效死命,可惱——」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