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不服也得服

[更新時間]2016年08月08日 20:48 [字數] 38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我應該憤怒,我應該憤怒才對,我必須要憤怒」

卞玉心中,這樣一個理智的聲音突然間響起,不斷的告誡自己,在她的內心深處,強行的澆上了一把憤怒的火焰。

她輕吸一口氣,花容上強行擠出一絲冷漠的怒容,瞪著陶商,冷冷道:「陛下乃一國之君,就不必拿妾身開玩笑了,陛下還沒有回答妾身的問題呢。」

「急什麼,先坐,多年未見,咱們有的是時間聊。」陶商一笑,拂手示意給她看座。

卞玉只能保持著那副冷冰冰的慍容,勉勉強強,不情不願的坐了下來,正禁危襟,雙目直射前方,也不看陶商一眼。

「來人啊,給卞夫人上酒。」陶商也不介意,又下令道。

左右又將美酒奉上,卞玉依舊是一臉淡漠,不屑於看酒杯一下。

陶商舉起杯來,笑看卞玉,「有勞夫人千里迢迢前來涼州,來,這一杯接風洗塵酒,朕敬夫人。」

說著,陶商將杯中酒一飲而荊

卞玉雖然對陶商態度冷淡,但到底是寄人籬下,陶商身為大魏皇帝,主動敬她一杯酒,她又怎好不受。

於是卞玉就拿起了酒杯,象徵性的在自己的唇邊碰了一碰,淺呷了一口就放下。

杯酒飲下,陶商遙指西面,語氣變的冷肅起來,說道:「你來的路上應該已經知道,曹操被朕殺到只餘下了兩個郡,眼下只帶著萬把人馬窩在祿福城吧。」

提及曹操,以及曹操的處境,卞玉豐軀微微一顫,眉宇中掠過一絲痛苦的表情。

她卻只有繼續佯作冷漠,淡淡道:「知道又怎樣。」

「這麼多年以來,你不肯臣服於朕,不就是還惦念著那曹操,怕損了他的名聲么,那朕現在就給你一個救他的機會。」陶商不再拐彎抹角,道出了正題。

救他?

卞玉豐腴又是一抖,這一次她就無法沉住氣了,轉過臉來望向陶商,輕咬著朱唇問道:「陛下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陶商便道:「很簡單,朕念那曹操也是個英雄,多少有幾分相惜,所以朕打算給他一條出路,只要他肯去了帝位,開城歸順於朕,朕就保他一世富貴平安,朕就是想派你去城下,跟朕一起說服他。」

此言一出,卞玉花容再次一變,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向陶商,似乎不敢相信,以殘暴著稱的他,竟然能做到對曹操不斬草除根。

「陛下當真想放過我夫君?陛下難道就不怕留著我夫君一條性命,前來會在隱患嗎?」卞玉表情語氣皆是質疑。

陶商卻一陣不屑的狂笑,那笑聲,彷彿在諷刺卞玉的這個問題,問的太過幼稚,太過可笑。

笑聲漸止,陶商自飲下一杯酒,傲然道:「曹操歸降於朕,普天之下,皆已是朕之土地,他就算還存有野心,又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無能的君主才會對他還存有忌憚,朕還會把他放在眼裡不成1

一席豪烈狂言,目空一切,彷彿天下命運,盡在掌握之中般,聽的卞玉是心神震撼,花容微微變色。

「這個人,竟然自信到了這般地步,唉,這也難怪了,天下群雄都被他掃滅一空,他也絕對有這個自信的資本了」卞玉心中搖頭暗嘆,一時間卻猶豫不決。

沉吟片刻,卞玉卻搖了搖頭,「我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陶商並未感到太過意外,只反問道:「如果朕沒記錯的話,當年你就曾修書一封,勸說曹操與朕言和,今日事關曹操生死,你為何不能再勸他歸降於朕。」

「因為我知道,他是絕對不肯臣服於你的,我去勸說他,除了會讓他感到羞辱之外,沒有半點用處。」卞玉搖頭著拒絕道,態度甚是決然。

陶商看著卞玉那張決然的美艷容顏,心知自己是無法勸說動她,不過,今時不同於往日,今日的他,已經有了秘密武器。

「陛下,你找我。」伴隨著一聲輕盈的聲音,帳簾掀起,一襲倩影款款而入。

是上官婉兒。

陶商一笑,緩緩起身,「你來的正好,這位就是朕跟你提起過的卞夫人,朕先出去一下,就由你來替朕召喚一下她吧。」

說著,陶商就站了起來,步向帳外,經過上官婉兒之時,跟她進行了眼神的交會。

上官婉兒會意,這是陶商要她勸降這位卞夫人,遂是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帳簾合上,皇帳中,只餘下了她兩個女流。

卞玉上下打量了上官婉兒幾眼,冷笑道:「又是一位絕色美人啊,人言魏帝生性風流,內宮粉黛三千,你大概又是他在秦國新納的妃子吧。」

「夫人誤會了,婉兒哪有這個福份,婉兒只是陛下身邊,侍奉筆墨的一名女官罷了,夫人莫要誤會。」上官婉兒臉畔微暈,笑著否認道。

卞玉秀鼻輕輕一哼,嘴角依舊殘留著一絲冷笑,一副不信的樣子。

上官婉兒暈色轉眼褪祛,卻是大大方方坐在卞玉身邊,舉杯向她敬去,淺淺笑道:「倒是陛下對夫人表睞有加,夫人相必早晚要侍奉陛下左右,婉兒這裡先敬夫人一杯,還望將來夫人多多關照才是。」

卞玉原以為眼前這少女,不過又是陶商一時興起,不知在哪裡隨便收的一個小家碧玉而已,見不得什麼世面,才想諷刺幾句。

她卻沒想到,這小姑娘竟然這麼伶牙利齒,嘴上絲毫不軟,幾句話間,竟就把她說成了陶商的「候補妃子」,頓時把卞玉聽的是臉蛋羞紅了一大片。

「你休要胡說八道,我才不是他的什麼妃子1卞玉氣的胸脯起伏,斷然否認道。

上官婉兒早料到她會是這樣反應,也不以為怪,只淡淡笑道:「好好好,夫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了,女兒家的,總會有些許矜持嘛,婉兒也是女人,婉兒懂的。」

她這話表面聽起來是附合卞玉,言下之意,卻依舊如初,反把卞玉暗示成了一個言不由衷的女人。

「你這小丫頭,你你你」卞玉是又羞又氣,卻又一時不知該怎麼反駁。

上官婉兒卻自飲下那杯酒,將卞玉的手輕輕握起,「夫人莫要激動,其實婉兒也就是就事論事而已,今日能與夫人相遇,也算是緣份,婉兒就跟夫人聊幾句心理話吧」

皇帳中,上官婉兒果斷開啟了勸降模式。

帳簾之外,陶商則立在那裡,環抱雙臂望著祿福城方向,卻在豎手心嵌人的對話。

聽了半晌,陶商不由笑了,嘖嘖感嘆道:「這個上官婉兒,這張小嘴果然是了不得啊,這大道理連著小道理,跟機關槍似的,只怕就算是換成了我,也非被她說動不了埃」

感慨之際,帳簾掀起,上官婉兒如釋重負的走了出來,俏臉上帶著幾許自信的微笑。

「怎麼,成功了嗎?」陶商問道。

「嗯。」上官婉兒笑著點點頭,「托陛下洪福,卞夫人總算是識大體,表示願意歸順陛下了,陛下快進去吧。」

陶商鬆了一口氣,心想上官婉兒的勸降天賦,果然不是蓋的,連卞玉這麼一塊硬骨頭,都能啃的下來。

「好啊,不愧是婉兒,又給朕立了一大功埃」陶商欣然大笑,順勢抬手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摸了一下,隨便便欣然掀簾回往大帳。

陶商那一摸本無他意,只是下意識的一個親近動作而已,卻不想上官婉兒渾身一顫,幾許緋紅悄然泛起,整個人都陷入了嬌羞失神當中。

當她清醒過來時,陶商已經入帳,只留下幾許殘留的手掌餘溫,在她的臉龐久久不散。

「陛下」上官婉兒摸著自己的臉蛋,又恍惚失神起來。

皇帳內。

當陶商步入的第一時間,卞氏就慌忙起身,盈盈拜伏在了陶商腳下,愧然道:「妾身愚昧,今日才明白陛下乃天命之主,妾身已經想明白了,願真心實意的臣服於陛下,還望陛下恕妾身先前的種種冒犯,大人不計小人過才是。」

看著跪伏於地的這美少婦,聽著她那發自內心般的臣服愧疚之言,陶商心中成就感熊熊燃燒,何等的痛快。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舒服氨

陶商心中是大呼過癮,卻是哈哈一笑,將卞玉扶了起來,扶著她的香肩,安慰道:「你願意歸順於朕,朕自然是樂意,至於之前的事,就讓它隨風而逝吧,朕早已忘了。」

「多謝陛下寬宏大量。」卞玉這在感激的謝恩,眼睛瞄了一下陶商那扶著她肩膀的手,臉畔泛起了一絲暈色。

看著卞玉這臣服的態度,陶商心中越發的對上官婉兒的能力讚嘆不已,想想幾分鐘前卞玉的態度,再看看眼前她的態度,簡直是雲泥之別,陶商不得不承認,上官婉兒的這個勸降天賦,簡直是神器。

從感嘆中回過神來,陶商拉著卞玉就步出大帳,喝道:「來人啊,備馬。」

左右匆忙將兩匹戰馬牽了過來,陶商便扶起卞玉,要讓她上其中一匹。

「陛下這是要妾身做什麼去啊?」卞玉手扶著馬鞍,一面吃力的往上爬,一面不解的問道。

陶商也不答,雙手從她的腰間,滑至了翹臀之下,手掌托住那豐腴的圓丘,輕輕一用力,便將那沉甸甸的豐軀,托上了馬背。

「嗯」卞玉感覺到了臀上的力量,下意識的秀鼻中發出了一聲臆哼,就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人已上了馬背。

這時,卞玉方才意識到,陶商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用那麼不雅手法,觸托著自己那不雅的地方,把自己托上了馬背。

她雖然已歸順了陶商,但只是以臣子的身份臣服,還並未對陶商放開心懷,有別的非份之想,如今這般親密接觸,自然是令她窘羞不已,雙頰暈色如霞而生。

「朕剛才不是說過了么,要你陪朕去勸降曹操,走吧。」陶商打馬揚鞭,轉身策馬望營門而去。

一聽到要勸降曹操,卞玉秀眉頓時微皺,美艷的臉龐間,流露出幾分為難之之色。

只是,她眼下已臣服於陶商,心境已與先前大不相同,只猶豫了一下,還是一咬朱唇,策馬跟隨陶商而去。

營門大開,陶商在數十騎的環護下,帶著卞玉,直奔祿福東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