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三百八十九章 五國之兵

[更新時間]2016年01月08日 15:45 [字數] 39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餘六雄,能入陶商法眼,被他視為對手者,無非就是曹操劉備和孫策,至於袁尚劉表劉璋之流,皆不過是自守之賊而已。

「六雄中,其餘五人皆在我意料之中,倒是這個劉璋,讓我有點刮目相看。」一直沉默的張良,突然間迸出了這麼一句。

「劉璋有啥奇怪的。」樊噲摸著腦門道。

張良緩緩道:「據聞那劉璋原本乃暗弱無能之主,但去歲曹操伐蜀之前,這個劉璋卻突然變的雷厲風行,果敢敏決起來,連著重用黃權、法正等有真才實學之士,短短數月時間內便大大提升了蜀軍的戰鬥力,所以才能出人意料的挫敗了曹操的進攻。」

張良不說便罷,他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陶商,讓他也產生了深深的狐疑。

「而據細作回報,那劉璋自退曹操之後,便勵精圖治,短短數月時間內,便使蜀中氣象一氣,大有政通人和,上下齊心之勢。劉璋的所作所為,完全就是明主所為,哪裡有半點暗弱的樣子,魏王不覺的有些奇怪嗎。」

陶商神色一動,眼眸中燃燒起了深深的懷疑,隱約已猜到了幾分。

歷史上的劉璋可是個徹頭徹尾的庸主,佔據著蜀中天府之國,卻不能任用賢才,被法正等人忽悠著引狼入室,請劉備入川,結果把大好河山拱手送給了大耳賊。

這樣一個蠢子,怎麼可能完成張良口中所說的那些事來,哪裡還有半點庸主的樣子,分明就是一代明主。

「聽軍師這麼一說,這個劉璋還真是個奇人呢,莫非他換了魂么,否則一夜之間怎麼可以從庸主變成了明主。」身邊的王后花木蘭,忍不住驚奇道。

換了魂。

陶商身形一震,木蘭一番無心的戲言,卻猛然間提醒了他。

他猛然想起,當初為召喚幾名滿百的英魂,系統隨機召喚了幾名英魂於天下各地,其中召喚往蜀中的,就有毛遂和勾踐二人。

這個毛遂還不打緊,不過一說客而已,那勾踐卻是雄才大略,乃一代梟雄。

結合劉璋所期所作所為,突然間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莫非,那勾踐的英魂竟然

陶商眉頭一凝,腦海中立時迸出了一個新奇的念頭:

劉璋,就是勾踐。

更確切的說,勾踐的英魂,正好湊巧的召喚在了劉璋的肉身,此時的劉璋,在世人眼裡仍是劉璋,但實際上卻已是大名鼎鼎,薪嘗膽的梟雄勾踐。

「是了,一定是如此,不然以劉璋的平庸,怎麼可能做到那些事。」陶商猛一拍案幾,確信自己的猜測。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卻把左右眾人給嚇了一跳,皆是怔怔的看向他。

「大王說什麼呢,什麼一定是如此。」花木蘭杏眼狐疑的看著陶商。

「哦,沒什麼。」陶商這才回過神來,淡淡一笑,「本王只是猜想,那劉璋定是城府極深,故意向世人示弱,實則也是個手段了得的厲害角色,不然怎可能做到子房所說的那些事。」

陶商這番解釋,倒也是合情合理,想當初他不也被世人視為平庸,卻不想暗藏鋒芒,那劉璋外弱內強,也不是沒有可能。

眾人皆各自點頭,臉上的疑色打消了不少。

「不過,劉璋之強,對我們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壞事。」張良的眼中,透出幾分詭色。

陶商旋即會意,點頭笑道:「子房說的不錯,若劉璋是個廢物,益州早就被曹操所奪,無異於如虎添翼,對我們來說才是威脅。眼下他割據益州,向北能威脅曹操,向東能牽制劉表,跟我大魏卻無接壤,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他的存在,對我們來說確實是個好處。」

「魏王所言,正是良的意思。」張良點頭笑道。

眾人這才寬了心,對劉璋的忌憚,暫時都擱置了下來。

「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難道就任由那幾個龜孫子都稱王,跟咱大王你平起平坐嗎。」樊噲嘟囔道。

陶商一聲冷笑,鷹目中殺機凜射,冷冷道:「天無二日,民無二主,本王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樊噲立時被激起了鬥志,一拍案幾,跳起來叫道:「大王說的對,這天下只能是咱大魏的,魏王你說吧,你叫俺老樊去滅誰,老樊我就去滅誰。」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陶商欣然一笑,「不過先滅誰,次滅誰,還要從長計議,可不是本王隨口說說就定了的。」

說罷,陶商目光看向了張良,以尋求他的意見。

張良站起身來,立於大殿所懸的地圖之前,凝望著天下諸州的疆域圖,久久不語。

陶商知道,他的那顆智謀卓絕的腦袋,正在飛速開動,運籌著天下之計。

陶商也站起身來,鷹目在地圖上遊走,權衡著天下之勢。

沉吟許久,張良輕輕抬起頭,遙指向了地圖上西北一角,高聲道:「魏王,良以為,六雄之中,我們當先滅袁尚。」

先滅袁尚。

陶商的目光,順著張良所指,鎖定在了地圖上并州所在。

「六雄之中,袁尚實力最弱,最易攻滅。且并州一地雖然偏僻貧瘠,卻東連幽州,西接關中,實乃要害之地。」

陶商微微點頭,示意張良繼續說下去。

張良的手便向幽州方向一指,「倘若我軍能攻下并州,則可從西面和南面,分兵兩路對幽州形成夾擊,介時便可繞開劉備的易京防線。」

接著,他又向關中方向一指,「向西,我們則可攻取河東郡,奪下蒲關,那時便可同時從潼關、武關、和蒲關三路攻曹,便更增加了殺入關中的機會。」

一番分析后,張良向著陶商一拱手,「所以,綜合得失利弊,良以為,我軍當先滅袁尚,再滅劉備或是曹操,至於南面三雄,則可留在一統北方之後,再收拾他們也不遲。」

陶商立於地圖之前,鷹目上下游移,琢磨著張良所獻的計策。

權衡許久,陶商欣然一拍案幾,「很好,就依子房之計,咱們就先拿袁尚這個袁家餘孽來開刀。」

當天計議已定,陶商遂是發下魏王詔令,命諸軍暗作準備,各地州郡向并州邊境方向調運糧草,準備克日對袁尚用兵。

時間一天天過去,各州秋糧皆已入倉,天命屬性的作用之下,陶商所統的諸州是風調雨順,糧食再度喜獲豐收,各地糧倉盡皆爆滿。

陶商詔令傳下,范睢等各州刺史,便在蕭何的統一調度下,源源不斷的將糧草運往冀州。

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陶商只等糧草集結齊備,克日便發兵并州。

是日,鄴城,魏王府。

大殿之中,陶商正與諸文武立於巨幅地圖之前,指指點點,共商怎麼向并州進軍。

「報,,」一員親兵飛奔而入,拱手叫道:「稟魏王,北面細作急報,劉備糾集三萬步騎大軍,已由薊城南下,趕赴易京,大有入侵我境意圖。」

大殿上,眾色神色皆是一變,目光中不約而同的浮現驚奇之色。

「他奶奶的,這個大耳賊是什麼情況,咱們都還沒有去找他算賬,他倒是好,竟然還敢主動來犯我們,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么。」樊噲第一個惱火的破口罵道。

「劉備明知本王的實力要強於他,卻還敢主動來犯,大耳賊此舉只怕沒那麼蠢」陶商目光看向了幽州方向,心中隱隱產生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正當陶商和眾人狐疑之時,一名接著一名的親兵相繼而入,將四面八方的一道道緊急情的送到。

「報,關中急報,曹操率五萬秦軍由長安而發,意欲東出潼關,兵犯我函谷關。」

「稟魏王,荊州緊急情報,劉表已率三萬楚軍過漢水,意圖進犯我南陽一線。」

「報,,壽春急報,江東孫策再起四萬吳軍,兵渡長江,兵鋒直指我淮南之地。」

「并州急報,袁尚已率一萬晉軍由晉陽南下,前鋒已進至壺關,似乎有犯我河內郡的意圖。」

一連四道細作急報,相繼的被送入殿中,滿殿的文武重臣們,無不神色驚變。

沒想到,陶商還沒有發兵去滅袁尚,他的敵人們竟然搶先動手,五國之敵竟同時出兵,從五個方向同時對他的大魏發動了進攻。

「五國聯手,合攻我大魏么,果然不出我所料」

陶商眉頭暗皺,嘴角卻只揚起了一抹諷刺的冷笑,反應並沒有眾臣那麼激烈,顯然對此已有所料。

魏國上下這些文臣武將們,都是經歷過血與火考驗的,什麼樣的危機沒有遇到過,只片刻的震驚之後,便盡皆冷靜了下來。

「五國幾乎在同時出兵,絕不可能是巧合,這必然是有人在背後暗中遊說,合縱五國同時出兵,合攻我大魏。」陳平灌著葫蘆里的美酒,冷笑道。

暗中遊說

陶商劍眉一凝,喝道:「把幾份情報的日期統計一下,看看是哪一路敵人先出兵。」

眾臣們便將五份情報,反覆的對比了一番,發現是幽州的劉備,最先做出出兵舉動。

「這樣看來,劉備必是五國聯手的幕後主導者,所以他才要首先出兵,以顯示自己的誠意,其餘四國才會跟著他相繼出兵。」張良點頭做出了判斷。

「劉備么,這個大耳賊,他絕沒有這個魄力。」陶商冷哼一聲,拂手喝道:「你們可查清楚了,是誰在為劉備出謀劃策嗎。」

張儀忙道:「稟魏王,儀的細作已經查清,是一個名叫諸葛孔明的年輕謀士,為劉備出謀劃策。此人原為徐州人氏,本已往荊州避難,卻不知為何,竟千里迢迢的前去投奔了劉備,而且劉備還對這個諸葛孔明是言聽計從。」

諸葛亮,果然是他

陶商先前就在懷疑,以劉備的智謀,絕不可能強到將袁紹和高幹玩弄於股掌之中,利用那二人的爭鬥,輕輕鬆鬆的將幽州竊取,大耳賊的背後,必然有高人為他謀划。

他那時就有種預感,劉備背後這個智者,很可能是諸葛亮,沒想到還真讓他給猜對了。

「大老遠的從荊州跑到幽州,就為幫助劉備,諸葛亮啊諸葛亮,看來你一早就對大耳賊芳心暗許了呢」

陶商心中暗自感慨之時,樊噲已急的嚷道:「魏王,大耳賊勾結了這麼多人來對付咱們,咱們現在該咋辦埃」

「怎麼辦,還用用嗎。」

陶商驀然轉身,霸絕肅殺的王者之氣,狂燃而起,拔劍在手,寒鋒直指地圖,傲然道:「盡起我大魏王師,將五國之賊各個擊破,」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