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二百八十章 各懷鬼胎的諸侯

[更新時間]2015年11月15日 00:43 [字數] 37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石二鳥。

袁紹眼前一亮,頓時來了興趣,便拂手叫田豐繼續說下去。

田豐便輕捋著短須,不緊不慢道:「主公南下攻滅陶商之後,下一個目標,必然就是荊州劉表和江東孫策,豐之計,便是請主公修書一封,派人送往兩地,邀此二人同時出兵,攻打陶商側后。」

「邀孫劉出兵,」袁紹若有所思,似乎已悟到什麼。

田豐繼續道:「陶商占著南陽,還有淮南,此二地對於劉孫二人來說,皆為必爭之地,他二人必會趁著陶商主力北上之際,趁機奪取南陽淮南,介時陶商後院起火,內部必定人心惶惶,更加容易崩潰。」

「這一道計策,既可借劉孫之力,助我們擊破陶商,又可借陶商之手,消耗此二人的兵力,介時待主公滅了陶商后,再南下荊揚滅此二人,豈非事半功倍,此正豐一石二鳥之計。」

田豐洋洋洒洒一番話,說得袁紹連連點頭,就連許攸這等對手,也不禁暗暗為其計策讚歎。

沉吟片刻,袁紹哈哈一笑,揮手道:「好,元皓這一石二鳥之計甚妙,就依你之計行事便是。」

當下,袁紹便親自修書兩封,派親信使者星夜南下,繞過陶商的防線,直奔荊州和江東。

……

數日後,荊州,襄陽。

州府大堂中,劉表高坐於上首,低頭凝視著手中那封袁紹的親筆書信。

目空一切的袁紹,難得用很客氣的口吻,邀他起兵進攻宛城,並許諾滅了陶商后,會將南豫州瓜分給他劉表。

「這個袁本初,口氣這麼自信,看來他是對掃滅陶商,志在必得埃」劉表輕聲一嘆,將那道手書示於了眾人。

蒯越看過書信,嘆道:「袁紹率十五萬步騎浩浩蕩蕩南下,這等軍力,恐怕天下諸侯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也難怪他會這麼自信。」

「異度言之有理。」劉表點了點頭,「那依異度之見,我們是否該應袁紹之邀,進兵再奪宛城嗎,」

蒯越略一沉吟,方道:「陶袁決戰,我們只可作壁上觀,坐收漁人之利,不可插手。」

「作壁上觀,」劉表一奇,「想當初異度不是勸老夫奪取天下,進據中原嗎,現在這麼好的機會,為何又勸我按兵不動,」

蒯越無奈的嘆息一聲,「此一時彼一時,那時袁紹還未一統河北,我們還有時間經營中原。現在袁紹大軍南下在即,就算我們搶在他之前,攻下許都,奪取了天子,我們又拿什麼抵擋袁紹的兵鋒,反倒是幫了袁紹而已。」

「況且,近日有傳聞,孫策正在整軍備戰,又想再攻我荊州。」蒯越抬手遙指東面,「咱們若傾全力發兵北上,卻被孫策趁勢侵入荊州,後方有失,就更加得不償失了。

劉表身形驀然一震,震眼中掠過一絲省悟之色,還有深深的忌憚。

他對孫策實在是太忌憚了。

前番回救夏口,他可是跟孫策大戰了數月,若非孫策糧盡而退,恐怕夏口已經易手。

有孫策這根肉中刺在,他自不敢放心大膽的向北用兵。

頓了一頓,劉表卻又道:「那依異度之見,我們就是什麼也不做了,」

「當然也不是,如今袁紹勢大,我們還是不要輕易得罪的好,表面上的文章還是要做一做的。」蒯越的嘴角,鉤起了一絲詭色。

劉表又是不解。

蒯越便冷笑道:「主公可表明應了袁紹之邀,派幾萬兵馬進駐新野,擺出將要進攻南陽之勢,實則按兵不動,若袁紹勝,中原諸州必然瓦解,主公便可趁機北上,兵不血刃拿下宛城,據有南陽,以抵擋袁紹接下來的入侵。」

「那要是袁紹敗了呢,」劉表反問道。

蒯越一怔,好似劉表這個問題問的很荒唐,他事先根本沒有設想過一般。

頓了一頓,蒯越笑道:「主公所說,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陶賊取勝的機會實在是太小了。不過陶商若是真的奇般的取勝,那時他兵威盛極,我們更不可輕舉妄動,以免跟他再開戰爭,徒耗我們的實力,而他擊敗袁紹后,必揮師攻取河北,等他主力北過黃河時,那時我們才可肆機出兵,奪回宛城。」

蒯越洋洋洒洒一番話,已將兩方面的情況,皆為劉表考慮到。

劉表權衡半晌,連連點頭,「異度此言,確實是把我們的利益最大化,也是現今最好的選擇。」

頓了一頓,劉表又凝神道:「那依異度之計,袁陶此戰,莫非那陶商真的沒有一絲勝算了嗎,」

先前劉表以優勢兵力,卻數度被陶商所敗,心中雖恨陶商,卻對陶商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不敢再小視。

蒯越閉上眼睛,微捋鬍鬚,心中計算著雙方的優劣之勢。

半晌后,蒯越睜開眼睛,語氣肯定道:「陶商這小子雖握有天子,但實力實在是太弱,袁紹麾下雖有派系之爭,但終歸兵力上佔有絕對優勢,越以為,陶商想勝,除非發生奇。」

蒯越雖然沒有把話說絕,但「奇」二字已表明,他對陶商得勝,幾乎不抱任何希望。

劉表蒼老的臉上,也終於浮現出深信不疑的表情,嘆道:「看來,陶商是必敗無疑了,這兩河用不了多久,就要歸於袁紹,我荊州的太平時日,恐怕也要真正到頭了。」

劉表無奈,卻又無可奈可,只能派人作書一封回復袁紹,答應出兵北上,襲取宛城。

……

江東,秣陵。

幾乎在劉表收到袁紹書信的同時,相同內容的另一封書信,也被孫策拿在了手中。

「袁紹終於揮師南下了,我看咱們百戰百勝的陶大司馬,他的奇,他的風光無限,恐怕就要走到盡頭了。」孫策笑嘆著,將袁紹書信,示於了眾文武。

周瑜看過那道書信,俊美如玉的臉上,立刻迸現出了興奮。

「公瑾,依你之見,我是否當應袁紹所邀,出兵進攻淮南。」孫策目光看向了他。

周瑜殺機凜烈,毫不遲疑道:「這還用說么,此乃天賜良機,陶商主力被袁紹拖住,無心他顧,這正是我們揮師北上,奪取淮南,進取徐州,全據徐揚的大好時機。」

孫策神色一振,拳頭暗握,英武的臉上,凜烈的殺氣,也狂燃而起。

「主公,我以為。我們切不可輕舉妄動。」階下一員謀士。卻提出了反對聲。

反對之人。正是張昭。

孫策眉頭一皺。「子布。這麼好的機會。你竟然叫我按兵不動,」

張昭捋著白須。不緊不慢道:「袁紹有鯨吞天下之心。他若攻滅了陶商。下一步不是攻取荊州劉表。就是攻打我們江東。主公幫著袁紹去打陶商。豈非是自引禍端。」

孫策一怔。沉吟不語。

周瑜卻道:「袁紹實力強悍無匹。陶賊覆滅已是在所難免。無論我們幫不幫他。他早晚都會進攻我們。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趁機攻取淮南徐州。充實我們的實力。將來才有機會抵擋袁紹的兵鋒。

張昭卻是一笑。「公瑾也太性急了。這淮南和徐州。自然是要取的。卻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周瑜一時沒聽出他言外之意。。

張昭便緩緩道:「此時陶商尚在。他在淮南和徐州。尚有萬餘兵馬。我們若發兵強攻。最後就算攻下。必也損耗不少實力,與其如此,何不先坐山觀虎鬥,待陶賊兵敗,行將覆滅,其麾下人心瓦解時,咱們再揮師北上,便可不費吹灰之力,便拿下淮南,甚至是徐州,這樣不是更好嗎。」

周瑜不說話了,顯然張昭的判斷,比他更為明智。

張昭接著又道:「況且近日有傳聞,劉表想要趁著我們北取淮南之際,盡起荊州之兵順江東進,一舉奪取柴桑。柴桑乃我西部門戶,也是進取荊州的跳板,遠比淮南要重要,萬不可因為貪圖淮南,而柴桑有失埃」

最後一番話,更是把孫策心中,殘存的即刻起兵的念頭給打消。

沉吟片刻,孫策連連點頭:「子布所言甚是,為今之計,漁翁得利才是王道,絕不可輕易損耗咱們自己的兵力。」

意意已定,孫策卻不敢違逆袁紹的意思,便修書一封,假意回復袁紹,答應響應他所請,提兵北上進攻淮南。

孫策遂於秣陵一帶,集結了三萬多兵馬,打出了將北攻淮南的旗號,卻按兵不動,一面警惕荊州方面的動向,一面密切關注中原決戰的進展。

……

數日後,陳留城。

四萬陶軍已進抵於此,於城外下寨,天色已晚,明日再繼續進軍。

陳留城距離黃河只有數百里之遙,不消數日便可抵達。

陶商已決心將袁紹引到地形更有利於他的官渡一線決戰,但也不能讓袁紹太過順利的南下,他必須率主力北上,節節遲滯袁紹的進攻,為官渡大營的加固,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中軍大帳,陶商正不動聲色的,看著由各地發來的告急文書。

淮南方面,留鎮壽春的徐盛八百里加急,聲稱孫策已集結三萬兵馬,大有進犯淮南之勢。

駐守宛城的廉頗則發來急報,聲稱劉表已派三萬兵馬進駐新野,進犯宛城的意圖,已十分明顯。

其餘諸郡國的官吏們,也紛紛發來密報,聲稱各地的世族豪強,無不蠢蠢欲動,大有群起造反,響應袁紹之勢。

最嚴重的當屬汝南一帶,那裡乃是袁紹的老家,當地幾家世族豪強,甚至已公開表示支持袁紹,聚集私兵據守壁壘,對郡縣所發出的任何文令,都拒絕執行。

一時之間,中原諸州,大有鼎沸之勢。

陶商看完了所有的急報,往案上一扔,嘆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袁紹的影響力,他還沒過河,就有這麼多小丑跳出來響應,他這是想讓我未戰先亂埃」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