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無限召喚 歷史穿越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十七章踩在腳下

[更新時間]2015年07月09日 02:40 [字數] 27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主公,你做什麼1花木蘭一聲嗔怨,臉龐嬌羞無限,雙手用力一推,便把陶商已經貼近咫尺的臉給推了開來。

陶商「撲」了個空,愣怔一下,不悅道:「木蘭,你都是公子我的人了,給親一下有什麼好扭捏的。」

「我只是答應嫁給主公你,你我還沒有成親,豈能做這般失禮之事。」花木蘭低聲抱怨著,身子掙脫了陶商的束縛,側過臉去不敢看他,纖纖素手輕攏臉畔凌亂的髮絲。

陶商就鬱悶了,好不容易說服她答應嫁給自己,都已經是碗里的肉了,卻偏偏還不能碰,真是饞人。

陶商有點不甘,再次將花木蘭強行攬入懷中,笑眯眯道:「不能親嘴,那親臉總可以吧。」

花木蘭低頭不語,耳根子羞得彷彿給火燙了似的,睫毛顫抖,急促的呼吸不斷加重傲峰的起伏。

不說話,自然便是默認。

陶商暗喜,舔了舔嘴唇,毫不猶豫的就朝著她那紅蘋果似的臉蛋親了下去,「啵」的一聲親了個響亮。

「你現在滿意了吧?」花木蘭低聲相問,冷艷的俏臉間,竟已泛起一末羞澀的淺笑。

「滿意,當然滿意了,不過我還想更滿意礙…」陶商壞笑著,本是攬著她腰的一雙手,得寸進尺的向下滑去,不動聲色的已滑到了那翹臀的邊緣。

啪!

關鍵時刻,花木蘭抬手一掌,打掉了他不安份的手,輕輕用力便再次掙脫他的束縛,身子一轉甩給他個背影,撅嘴道:「我說了,我只是答應嫁給你,在我們成親之前,你休想碰我身子。」

她可是武力值72的女人,這一把掌甩下去,把陶商手抽到痛得咧嘴,只得暗暗叫苦,心忖這花木蘭外表剛猛,沒想到內里還是女兒家的矜持,看來還是猴急不得,只能熬到洞房之夜,才能盡情品嘗這巾幗英雄的身體了。

「嘀……系統掃描花木蘭感受到宿主情愛,產生仁愛點10,宿主現有仁愛點23。」

系統精靈的提示音及時的在耳邊響起,陶商心中頓時一喜,手上的痛也忘記了,嘴裡嘟囔道:「心裡邊明明開心得很,偏偏還要擺出一副矜持姿態,這又是何苦呢,女人啊女人……」

又是欣喜,又是感慨之時,不覺月落日升,第一抹朝陽從海平面下升起,染紅了茫茫大海。

走舸已駛入了海賊船隊中,立於船頭的陶商,借著晨光已能清楚的看到,各艘船上那些敗潰海賊們驚慌無措的樣子。

走舸直奔旗艦而去,陶商眼尖,一眼便認出了人群中,一臉惶然的糜芳。

仇人見面,自是分外眼紅,陶商的拳頭已經握緊,就等著好好收拾這個幾次三番想要謀害自己的糜家二公子。

「快看,是大頭領回來了。」

「大頭領還活著埃」

旗艦上的海賊們認出了徐盛,一個個欣喜若狂,一窩蜂的擠到了船側迎接。

徐盛一躍先跳上了戰船。

「徐頭領,沒想到你竟然活著回來了,太好了,夜中劫營一戰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輸了呢?」糜芳推開眾人,第一個迎了上來。

徐盛見著糜芳就氣不打一處來,若非是他情報失誤,自己也不會主動劫營,反中了埋伏,折損了那麼多兄弟。

眼見糜芳熱情相迎,徐盛卻白了他一眼,理都不理,轉身向船下一拱手:「主公,請登船吧。」

主公?

堂堂海賊頭子徐盛,雄踞海上,怎麼會突然叫別人主公?

糜芳茫然狐疑,伸長了脖子,巴巴的向著船側看去。

下一秒鐘,糜芳駭然變色,驚愕到眼珠子幾乎都迸射出來,赫得本能的倒退了幾步。

「糜二公子,這麼巧,我們又見面了。」登上戰船的陶商,像看小丑一般,冷笑著看向震愕驚疑的糜芳。

「你……你……你……」糜芳連說三個『你』,猛的瞪向徐盛,驚道:「徐頭領,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為什麼會在這裡?」

徐盛也不睬他,向陶商一拱手:「主公,糜芳在此,怎麼處置,請主公示下。」

一道驚雷當頭轟下,轟得糜芳猛然驚醒,整張臉瞬間扭曲變形,驚到目瞪口呆,那般表情,彷彿見了鬼一般。

他自然是作夢也沒想到,名動徐州的徐盛不但敗給了陶商,竟然還奇般的歸降了陶商。

「你竟然降了這小子,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驚愕的糜芳,竟已語無倫次,歇廝底里的叫嚷起來。

陶商向花木蘭示意一眼,冷冷道:「木蘭,先把這廝給我放倒再說。」

「諾1花木蘭一聲得令,身形如風而動,幾步沖至糜芳面前,飛起就是一腳。

震愕中的糜芳根本來不及反應,「氨的一聲慘叫,便被花木蘭踢飛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三步之外。

「你個賤婢,竟敢藹—」

糜芳剛想張嘴罵時,陶商已站在他身前,一腳就踩在了他臉上,踩了他滿嘴的泥巴,只能「唔唔」哼哼。

「糜芳,你們糜家言而無信也就罷了,為了跟劉備聯姻,竟然還不惜雇海賊害我,手段可真夠卑鄙無恥的,你可想到,今天你會被我踩在腳下。」陶商聲色俱厲,怒斥糜芳,腳下用力更猛,宣洩著積蓄已久的怒火。

糜芳卻毫無羞愧之意,一面拚命的掙扎,一面怒罵道:「姓……姓陶的,你厚顏無恥,想……想攀我糜家高枝,還敢叫你的賤婢打傷我,我當然要除掉你……」

「攀高枝,真是笑話。」陶商冷笑一聲,「當初我父尚在時,也不知是誰為了攀我陶家州牧這根高枝,巴巴的求著我父答應這樁親事,糜芳,你糜氏一族不愧都是生意人,夠奸埃」

諷刺間,陶商再度用力,把糜芳踩得滿嘴是血。

身為糜家二公子,天下三大富豪之家,兄長又是徐州別駕,平素是何等的風光尊榮,如今卻被人踩在腳下,這等羞辱,糜芳連作夢都不曾想過。

萬般惱羞辱之下,糜芳咬牙切齒,瘋了般的吼道:「陶商,我乃糜家二公子,我大哥現在是玄德公最器重的徐州名士,你敢這般辱我,我糜家絕饒不了你1

「哼,你們都到了雇海賊殺我的地步,就算我不辱你,你們會放過我嗎。」

陶商冷笑一聲,鷹目陡然一凝,殺機凜生,伸手一喝:「拿劍來1

花木蘭急將佩劍抽出,奉於陶商手掌。

「陶商,你想幹什麼,你敢殺我,我糜家必讓你碎屍萬段1糜芳終於慌了,顫聲大叫。

「放心吧,我今天不會殺你,留你一條狗命將來還有用處,今天只是給你點小小的懲戒。」

話音未落,陶商手起劍落,憤然斬下。

伴隨著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糜芳的一隻耳朵,赫然已被斬下。

divclass=author-sayid=authorSaystyle=display:none

divid=authorSpenk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國之無限召喚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