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玄幻奇幻

修真四萬年

番外之一 昨日重現01 男孩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13日 11:05 [字數] 39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今天開始番外。

風格有可能和正傳不同,請諸位兄弟姐妹理解並做好準備。

如前所說,番外按時間線排序,第一篇是講述億萬年前「本源地球」,核戰之後,隕石來襲之前,某人的故事,名字就叫《剝皮老鼠》。

篇幅相對較長,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有朋友願意在「修四宇宙」的框架下創作自己的故事,補完某些細節,也完全可以,請放飛自我,自由發揮,只要你願意,老牛也可以發出來,大家一起分享。

好了,不說廢話,新的旅途,我們開始。

億萬年前,本源地球,終末紀元。

戰爭。

戰爭幾乎改變一切。

卻改變不了發動戰爭的人。

……

城市像是一具腐爛的屍體,殘垣斷壁如同它折斷的骨架,支離破碎的公路是扭曲的血管和神經,不知是否死去的行屍走肉,則是寄生在城市屍體上的蛆。

男孩感覺跡斑斑的鐵鏈深深嵌入他的腳踝,再加上頭下腳上,血液逆流,幾乎感覺不到雙腳的存在。

而大腦卻極度膨脹,充血的眼球都要爆裂開來。

透過縱橫交錯的血絲望出去,陽光在厚重的核雲中艱難掙扎,泛濫著屍體腐爛那種五顏六色的黯淡光斑,而城市中尚未徹底倒塌的高樓大廈,組成張牙舞爪的天際線,則令他又一次明白,為什麼這座城市會叫做「墓碑鎮」。

城市是墓穴,他們就是生活在墓穴中的亡靈,或者按照地底人的說法,是「魔族」。

視線不斷墜落,扭曲而未崩塌的樓房早就被裝甲堆砌成一座座堡壘,一張張畸形的面孔從黑的射擊孔中浮現出來,饒有興緻看著那些人對他的宰割。

再往下,是一支支寒光閃閃的長矛,上面插滿了各種各樣的頭顱和屍塊——既有最常見的雙頭牛和變異野豬,也有天足蛇和恐雞等等價格昂貴的「珍饈美味」。

甚至,男孩看到一條鐵鉤上掛著一隻手,被各種肉類眾星捧月般擺在最中間。

那是一條黑,看起來沒什麼肉,更引不起多少食慾的手。

但手畢竟是手,無論墓碑鎮還是烈血荒原上的人們都相信,香肉中蘊含著特殊的能量,能幫他們抵禦輻射,增強力量,帶來好運。

所以,這是肉市上最緊俏的東西,甚至很少有香肉能運送到肉市上來,一般都是就地被喪屍、暴民或者說「魔族」們瓜分掉了。

男孩的手白白嫩嫩,像是豆腐或者白面饃饃,甚至像是一名地底人的手,這是天賜的好運或者厄運。

為了避免麻煩,他通常都用髒兮兮的繃帶和手套把雙手護得嚴嚴實實。

但現在,這雙手卻暴露在無數貪婪和骯髒的目光下,甚至引起一陣陣口水吞咽聲。

男孩感到噁心,他很想吐,只可惜,他已經被打得什麼都吐不出來了。

男孩的目光繼續下墜,這一次,他看到了壯碩如肉山的屠夫,正在笑呵呵地研磨著剁肉刀,一把刀磨得了,還伸出半米長的舌頭來試試鋒芒。

當屠夫發現男孩在看他時,臉上的笑意更加濃烈,甚至向男孩眨了眨眼,扮了個鬼臉。

男孩再次乾嘔起來,目光一路墜落到了地面。

墓碑鎮或者這個世界的任何一座城鎮,地面永遠都是這樣,粘稠,腐臭,彷彿堆積著一層厚厚的腐殖質,到處是可疑的廢水和污漬,偶爾當陽光撕開核雲和塵埃,如岩漿般傾瀉到地上時,立刻會點燃大地,升起一片片斑斕的毒霧,一旦接觸毒霧,即便接受過基因改造的戰士或者匪徒,都會頭暈目眩,喪失機能甚至當場暴斃。

然而,老鼠和蟑螂,卻在這腐惡的世界繼續生存下來,如魚得水,大量繁殖,隱隱有取代人類的跡象。

男孩看到一隻又肥又大的老鼠從黏糊糊、黑的陰溝里鑽出來,悉悉索索朝一塊「無意間」落到地上的碎肉爬去。

它很警惕,知道周圍這些亢奮到瘋狂的巨人,是比它更加殘忍和狡猾的生靈,遲疑了很久,確保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它,這才如閃電般朝碎肉撲去。

隨後,「唰」一聲,一條被彈簧控制,細若髮絲的釣魚線就把它的一條腿死死纏繞住,將它高高拋到半空中,又被屠夫用舌頭一卷,一甩,「啪」一聲拍到了案板上。

屠夫磨好了所有的屠刀,正好用這畜生來試刀,看似笨拙的雙手間揮灑出一片白光,三下五除二就把這隻又肥又大的老鼠剝掉了皮,掛在一隻鐵鉤上,這時候老鼠還沒死乾淨,尾巴一抽一抽,黯淡的雙眼正好和男孩對上。

「可憐的畜生。」

男孩心想,「這個世界上,哪裡會有『無意間掉落』的好東西呢?」

旋即,又在心中苦笑起來。

因為他的遭遇,豈非也和這隻剝皮老鼠一模一樣?

作為正餐之前的開胃小菜,剝皮老鼠很快被人用五個報廢手機的價格買走——鼠肉是這年頭魔族能吃到為數不多的新鮮肉之一,更何況又是現殺活剝,價格的確不高,那位顧客捧著鮮肉,喜笑顏開,當場啃噬起來,發出「嚓嚓」之聲,更是激起一陣口水吞咽聲。

恐怕,也是為了打打廣告,告訴大家「香肉到貨」,才會以這麼便宜的價格,賣掉鮮活的剝皮老鼠吧?

「老闆,該割香肉了!

「快,老子都他媽等不及啦!

「這麼好的香肉,多少錢都值得,說吧,怎麼賣?」

男孩聽到魔族們此起彼伏的嚎叫。

看到一張張或腐爛,或腫脹,或長滿了水皰,或者有三五隻眼睛,飽受輻射,基因變異,寫滿了殘忍和貪婪,如妖似魔的面孔。

男孩被屠夫拎起來,摔到了剝皮老鼠剛才被剝皮的案板上。

屠夫伸出舌頭,舔舐著他的臉,朝他噴出帶著胃酸的熱流,笑呵呵道:「別動,不疼,叔叔手藝很好,保證把血放得很乾凈。」

男孩沒動。

也沒有哭。

和這個年代所有人一樣,他的眼淚早就在出生那一刻流幹了,早就忘記了哭泣的滋味。

屠夫用雪亮的屠刀拍拍他的臉,又拍拍他的胸口,對急不可耐的顧客們吆喝著:「來啊,來啊,上好的香肉,一等一的香肉,看看這臉蛋,看看這雙手,沒犄角,沒水皰,沒腐爛,沒囊腫,一點兒變異痕都沒有,比地底人更好吃的極品香肉!

「香肉滾一滾,神仙站不穩,這樣上好的香肉吃一塊,只要一塊,包治百病,連三級輻射區都可以隨便進出,來啊,出價啊,香肉,又白又嫩的好香肉1

男孩看到聚集在肉市上的人越來越多,大約半個墓碑鎮的魔族都擁擠過來,口水聲匯聚成一片強酸的海洋。

那些混濁的眼睛里放出混濁的光,卻比雪亮的屠刀更令他害怕,他不爭氣地閉上眼睛,向哥哥求助。

「哥哥,救我。」

男孩說。

「別怕,小鹿,別怕。」

哥哥說,「你和這個屠夫說,你絕對不會跑——你這麼小,這裡人這麼多,堵得水泄不通,你肯定跑不掉,所以他是不是可以把你腳上的鐵鏈鬆開,這樣放血比較快,淤血不會留在腳掌裡面,也比較好吃,你叫他『叔叔』,雙腳能賣更高的價碼,他一定會同意的。

「然後,你聽清楚了,這些話哥哥不會說第二遍,然後,哥哥會殺死肉市上所有人,大約能給你爭取五到十分鐘時間,你立刻找一個軍用背囊——看到那邊的迷彩服光頭男了嗎,就用他的背囊,裝滿肉市上的肉,再拿上右邊第三個花頭髮的散彈槍和第五個三隻眼的手槍,記住別忘了子彈,往左跑,跑到『老約翰車行』去,去弄一輛適合在沙漠長途賓士的改裝車,前天『黑鬼幫』正好有一輛很不錯的,在老約翰那裡改裝,今天應該改好了,希望還沒運走,這一切都要在十分鐘,不,七分鐘之內完成,否則墓碑鎮剩下一半人都會追上來,聽懂了嗎?」

「聽懂了。」

男孩在心裡默默點頭,結結巴巴道,「但是,但是我不會開車,怎麼辦?」

「沒關係,很簡單的,我們不是在老約翰那裡看過好幾次嗎,我應該可以。」

哥哥說,「可是……殺死這裡所有的人,恐怕會消耗掉我太多的……我可能會……總之,最開始我來開,但你一定要學,要學得很快,後面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1

「什麼?」

男孩一驚,生出一腳踏空,無依無靠的感覺,簡直比被人五花大綁送上案板還要恐懼,「哥哥,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剛出生就在一起,不要離開我,我一個人不行的1

「你行的,其實你一直可以,你的潛力遠遠比我更強,只是你自己還沒發現而已。」

哥哥說,「總之,別管那麼多了,先向這個屠夫求饒吧,求他鬆開你的雙腳,記住,語氣可憐一點,無助一點,現在,你的可憐是我們最大的武器。」

男孩艱難吞了口唾沫,可憐兮兮看著屠夫。

此刻,屠夫已經高高舉起了屠刀,不知是在炫耀刀法,還是真要將屠刀斬落。

男孩的大腦一片空白,嗓子眼好似被冰凍的鮮血堵住,竟然連半個字都說不出口。

「說啊,快說啊1

哥哥說。

「香肉,上好的香肉,童叟無欺,價格公道啊1

屠夫說。

「快啊,動手啊,拖拖拉拉,搞什麼東西?晶元,子彈,汽油,引擎,防彈衣,狙擊槍甚至裝甲車,要什麼價碼你他媽快說,大爺吃得起1

人不人鬼不鬼的顧客們說。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1

纏繞著墓碑鎮,肆虐著整片荒原,夾雜著輻射塵埃和腐臭味道的狂風說。

「我……」

男孩結結巴巴,聲音嘶啞,在眾多顧客歇斯底里的嚎叫聲中,根本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

但是,另一道又尖又利,如毒蛇般的聲音,卻比他更響亮百倍,如一瓢冰水,澆到了熱火朝天的肉市上。

男孩看到一隻非常潮濕的手,輕輕捉住了屠夫正欲落下的刀,也像是捉住了屠夫的子孫袋,令屠夫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

難看,甚至恐懼。

然後,男孩聽到潮濕的手的主人,用更加潮濕的聲音,淡淡道:「這是我的羊,誰說我要賣了?」

(快捷鍵:←)修真四萬年 剝皮老鼠17 夢魘 修真四萬年目錄(快捷鍵:回車)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02 蛇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