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玄幻奇幻

修真四萬年

剝皮老鼠02 蛇爺

[更新時間]2018年07月07日 13:30 [字數] 38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原本熱火朝天的肉市,剎那冰凍。

剛才還垂涎三尺的顧客們,喉嚨里都像是堵上了一團濕漉漉的頭髮,發不出半點聲音。

男孩勉強側過臉去看,看到了一個很「潮濕」的男人。

忽略額頭上好像眼鏡蛇一般的肉瘤,這個男人長得其實也還算正派,但他的汗腺似乎被輻射影響,無時無刻不流淌著黃色的汗珠,在黯淡日光的映照下,就像是一層黃褐色的鱗片。

「蛇,蛇爺……」

剛才還趾高氣昂,掌控全局的屠夫,此刻卻六神無主、結結巴巴地解釋,「我,我不知道您不打算賣,這隻羊是四哥帶來的,他說,說……」

「是啊,蛇爺。」

男孩看到剛剛把他五花大綁送來的那個壯漢,在「蛇爺」面前點頭哈腰,諂笑道,「這小子連續三天在咱們賭坊出千,今天被逮了個正著,按規矩,是要賠償損失的,摸他口袋,半顆子彈都沒有,籌碼都是偷來的,也就這一身好肉值點錢,所以……」

「哦。」

蛇爺笑了,如沐春風,「為什麼不和我說?」

「四哥」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比屠夫還白,兩條腿都打起顫來,聲音愈發扭曲,「我,這,您,您老人家這幾天不是正忙著和黑鬼幫交易,我想,小的想,這點小事,就不要打擾」

「噓……」

蛇爺把一條又細又長的手指放在薄薄的嘴唇上,對「四哥」吹了一口氣,微笑道,「老四,蛇爺最不喜歡什麼?」

「借口。」

「四哥」艱難吞了口唾沫,顫聲道:「蛇爺最不喜歡聽到借口。」

「很好。」

蛇爺不再看他,眯起眼睛,一半冷峻的目光射向屠夫,另一半分給所有顧客,淡淡道,「再說一遍,這隻羊,不賣,有沒有問題?」

沒有。

墓碑鎮所有人都知道,「天狼賭坊」的大老闆蛇爺最不喜歡兩樣東西。

借口。

和問題。

「蛇爺,您,您老人家把這隻羊領回去吧,我實在不知道啊1

屠夫哭喪著臉說,「我再奉送您老人家五十斤雙頭牛肉,您老別嫌少,最近外面酸雨太厲害,肉不好搞……」

「不用,不知者不罪,這事不怪你。」

蛇爺笑笑,一隻手就捉住男孩的腳踝,把他拎了起來,真像是拎著一隻剛剛出生的羊羔,「今天的事,是我賭坊里的人辦事不利,耽誤你半天生意,晚上到賭坊里拿五十個籌碼,蛇爺送你的。」

「謝謝蛇爺,謝謝蛇爺,謝謝蛇爺1

聽到「籌碼」二字,屠夫兩眼放光,臉上橫肉亂抖,也和顧客們一樣流起了口水。

「不要謝我,要謝就謝『公道』。」

蛇爺道,「墓碑鎮和烈血荒原上所有人都知道,蛇爺最喜歡公道。」

說完這句話,蛇爺倒提著男孩,旁若無人地走出去。

人群如分裂的潮水,紛紛為他們讓路,雖然不少人的喉嚨里發出「咕咕」之聲,看著男孩的眼珠幾乎要爆出血絲,卻沒人敢說半個「不」字。

不過,例外總是有的。

「喂,難得有這樣一隻好羊,等了半天,半點兒香肉都不讓割,你們墓碑鎮做事,太不上道了吧1

「砰1

一名穿著三級護甲,滿臉刺青的壯漢攔在蛇爺面前,將一個厚實的帆布背包摜在地上,裡面沉甸甸,都是報廢汽車彈簧鋼和剛磨好的刀。

彈簧鋼是製造戰刀的上好原料,特別是重型卡車的彈簧鋼,加上核戰之後突飛猛進的末日技術製造出來的斬馬刀,真能將絕大部分護甲一刀兩斷。

是以,這東西和子彈一樣,是荒原上的硬通貨。

「錢,老子有的是1

滿臉刺青的壯漢,死死盯著男孩的手,舔著嘴唇道,「命,是蛇爺的,我只要他一隻手1

蛇爺看著壯漢。

壯漢桀驁不遜地看著蛇爺,身後兩名同伴亦緊了緊裝滿彈簧鋼的背囊,握住了腰間的快刀和手槍。

「你們是『鋼花城』的鋼鐵商人。」

蛇爺笑起來,「『廢鐵幫』,是不是?」

「沒錯。」

刺青壯漢得意洋洋,「我們廢鐵幫的材料,能打造烈血荒原上最快的刀1

「哦。」

蛇爺點了點頭,「想要吃手?」

「想吃1

刺青壯漢強硬道,「我們有錢,荒原上吃了半個月的風沙,今天非要吃一隻手1

「明白。」

蛇爺頭也不回,「老四,把匕首給我,讓鋼花城遠道而來的朋友,知道一下墓碑鎮的待客之道。」

「是,蛇爺。」

「四哥」不明白蛇爺究竟要幹什麼,但心虛和恐懼還是令他很快反應,雙手碰上一柄包著小牛皮的精緻匕首。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誰都沒看到,誰都沒想到。

「噌!唰!哧1

三聲比風吹柳絮更輕的響聲過後,刺青壯漢腰間的蠍殼刀鞘空了,「四哥」的左手高高飛到半空中,又被一柄又尖又利的快刀從掌心扎了個對穿,而這柄快刀則穩穩抄在蛇爺的手裡。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格外難看。

刺青壯漢看著自己腰間空空如也的蠍殼刀鞘,面如死灰。

廢鐵幫自己也打刀,能打烈血荒原上最快的刀,自然也能將這刀揮出最快的速度。

但他的刀卻到了蛇爺手裡,而他根本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

「四哥」更是目瞪口呆看著自己齊腕而斷的左臂,汗如雨下,半個字都叫不出,不敢叫。

蛇爺要剁他的手,那麼,他便是連噴血都算罪過。

「請。」

蛇爺慢慢,慢慢,慢慢把對方的刀遞過去,連同「四哥」的左手,「你要的手。」

刺青壯漢的嘴唇動了動,也像是「四哥」一樣,額頭滲出汗珠,看了一眼仍被蛇爺倒提著的男孩,沒有說話。

「我知道,你嫌這隻手的肉太老,想吃這頭羊的手,但我告訴你,這隻手的主人曾是天朗賭坊最好的看場,他的手每天都用藥水浸泡,又活動無數次,每一塊都是活肉,一點不老,還足夠有嚼勁,保證好吃。」

蛇爺看著刺青壯漢,幾乎要把刀尖捅到對方鼻子里去,「公道,蛇爺做事,絕對公道。」

「謝……」

刺青壯漢看著雪亮的刀尖,頹然道,「謝蛇爺,那,那我們就要這隻手,多少,多少錢?」

「五十條彈簧鋼。」

蛇爺道。

「什麼?」

刺青壯漢瞪大了眼睛,「蛇爺,不是我們吃不起,您知不知道在烈血荒原上,五十條彈簧鋼能打多少把刀,能剁多少只手,再講講價吧1

「可以,一百條彈簧鋼。」

蛇爺道。

「這,這1

刺青壯漢渾身發抖,「蛇爺,我們廢鐵幫」

「兩百條彈簧鋼。」

蛇爺微笑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出價,但不是一隻手,是七隻,七隻手,兩百條彈簧鋼,這個價碼很公道。」

蛇爺一邊笑著,一邊打量刺青壯漢和兩名同伴的手。

三個廢鐵幫眾,每人兩隻手,加起來是六隻。

廢鐵幫六隻手,加上「四哥」一隻手,豈非正好是七隻手?

刺青壯漢明白了。

看看蛇爺,看看蛇爺手上的刀和刀上的手,再看看四周不懷好意的無數雙眼睛,他咬著牙,打著哆嗦,勉強道:「……好,成交,不過這裡只有五十條,別的存貨都在黑鬼幫的貨棧里。」

「沒關係,蛇爺信你。」

蛇爺道,「喜歡吃手的人很有品味,有品位的人信譽總不會太差,大家都是好朋友,墓碑鎮歡迎各位貴賓,晚上有時間,不妨也去天狼賭坊坐坐,每人一百個籌碼,蛇爺免費奉送,要是運氣好,說不定一夜就把兩百條彈簧鋼贏回去。」

三名廢鐵幫眾的眼睛,也和屠夫一樣,亮了起來。

「放心,沒人敢在天狼賭坊玩花樣。」

蛇爺抖了抖手裡的男孩,「除非他想變成案板上的香肉。」

「是。」

刺青壯漢有些悔恨道,「蛇爺的公道,便是在鋼花城也人盡皆知的。」

蛇爺笑笑,用腳踢了踢地上的彈簧鋼,高聲道:「屠夫,過來,稱稱這裡的鋼,有多少,都換肉,平分給在場所有人,算是蛇爺賠償大家損失,吃完了肉,都來賭坊坐坐,一人十個籌碼,都記在蛇爺賬上1

肉市內外,頓時歡呼雀躍,一片叫好。

……

男孩被蛇爺倒提著,一路離開肉市。

整個世界顛倒過來,鉛雲和紫日彷彿變成一片搖搖晃晃的大海,而腥臭粘稠的大地則變成了黑壓壓的天空。

他們經過了正往越野車上加掛裝甲和衝撞刺的「老約翰車行」,經過了散發濃烈血腥味,正在進行黑市拳賽的角斗帳篷,經過了整天發出震耳欲聾噪音,黑鬼幫的煉刀鋪,又經過了臭氣熏天,幾十口大鍋不知煎熬著什麼油脂油膏的巫葯坊。

長滿膿瘡的人,長滿肉瘤的人,長著鱗片和利爪的人,披著血衣的人,穿著護甲扛著散彈槍大搖大擺的人,披頭散髮正在請神上身的人,群魔亂舞,恍若鬼蜮。

最終,男孩被抓回了剛剛五花大綁拖到肉市的起點,天狼賭坊。

男孩原本就有些驚嚇過度,一路被倒提得頭昏腦漲,根本無法思考。

等他稍稍恢復過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帶到了賭坊最深處一間他從來沒見過的房間里。

「嚓。」

蛇爺鎖上門,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唯一的通風窗被鐵柵欄焊死。

還有一隻柜子,一台電視,一張床。

這張床,又大,又舒服。

Ps:書友們,我是牛真人,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