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玄幻奇幻

修真四萬年

第3183章 夢中書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26日 16:00 [字數] 33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也沒什麼。」

張大牛把滿滿一杯冰鎮啤酒一飲而盡,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拿著一根R骨頭胡亂揮舞,「你知道,我以前也寫過一些東西,但《修真四萬年》是完全不同的——說不清從什麼時候起,我的腦子裡老是浮現出一些支離破碎、斑斑駁駁的夢境,就好像無數個熠熠生輝的燈籠,在腦海深處漂涪盤旋、飛舞,每一個燈籠里都是一顆星球,都是一顆顆千姿百態的星球上,無數人的無數故事。

「我根本不必做什麼,只要把雙手擺到鍵盤上,那些外太空星球上發生的精彩故事就源源不斷,自己涌動出來,就好像他們擁有真正的生命,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一樣。」

「又是……夢境嗎?」

李耀一陣失神,沉吟片刻,道,「那麼,牛哥在創作過程中,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怪事,或者身體有什麼異常嗎?」

「怪事?異常?」

張大牛眨巴著眼睛,「特別怪倒是沒有,就是最近運氣不太好,還有點兒腱鞘炎和腰肌勞損,你指的是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

李耀笑了笑,裝作給張大牛倒酒,卻是「無意間」將對方的酒杯碰到了地上。

——倘若對方真的擁有超人的神經反應速度,應該會條件反S般將酒杯接住的吧?..

但張大牛卻是真的反應遲鈍,任憑酒杯落在地上,濺了一身啤酒泡沫。

「對不起對不起,牛哥實在對不起。」

李耀急忙給對方擦拭,順便問道,「對了,有人和牛哥說過,《修真四萬年》的四五百章前後風格截然不同嗎,簡直像是兩個不同的作者寫出來,給人很強烈的撕裂感——我覺得這種寫法從商業角度來說,對成績傷害很大啊,喜歡前面風格的讀者看到後面難免會不耐煩,而喜歡後面風格的讀者往往又堅持不到四五百章之後,牛哥當初究竟怎麼考慮,要這樣寫呢?」

「別,別提了1

張大牛渾然不在意酒杯落地這種小事,一拍大腿,卷著舌頭道,「說出來你不信,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其實這部小說一直按照前面四五百章的路子寫,寫得很順,也不費什麼力氣,還是有不少讀者支持的,我原本琢磨著,就這麼一直寫下去,反正就殺殺怪,升升級,打打臉,順便找找女人,最主要是女人,我準備每換一張地圖就給李耀找個新的娘們兒,每換一張地圖就給李耀找個新的娘們兒,再換一張地圖,嘿,你猜怎麼著,來兩個娘們兒,外星姐妹花,保准讀者嗷嗷叫好!

「再說,你想,一個娘們兒能引出多少打臉,復仇還有亂七八糟的劇情,找上三五個,十來個娘們兒,大幾百萬字就出來了,多麼輕鬆暢快,是吧?」

「呃……」

李耀聽著有點兒彆扭,還是點頭道,「也沒錯。」

「是啊,我原本都計劃好了,什麼聯邦的議長,帝國的女皇,聖盟的領袖是一台人形晶腦——那也可以是一個充滿金屬質感的娘們兒,還有什麼妖族,魔族,仙族,盤古族,女媧族,幾,幾十個種族的美女在波瀾壯闊的星海中和李耀作『大道之爭』——這想象力,你就說豐富不豐富吧1

張大牛滿嘴噴著酒氣,「結果,大概是寫到四五百章的時候,不知怎麼,受了風寒,發了一場高燒,那真是我這輩子發過最嚴重的一場高燒,連續好幾天都三十**度,怎麼打針吃藥都不管用,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感覺自己像是靈魂出竅,神遊天外一樣,簡直不知道是睡是醒,是在現實還是在夢境里了。」

「哦?」

李耀眯起眼睛,雙手幾乎要把桌板扣下一塊木頭來,強忍震驚道,「還有這樣的事,竟然病得這麼嚴重!但是我看了牛哥的更新記錄,好像一直堅持每天至少兩更,此前從未斷更過——您有不少存稿吧?」

「哪來的存稿,都是現寫現發。」

張大牛臉上也寫滿了困惑,「說實話,那幾天真是稀里糊塗的,連自己都以為這次肯定要斷更了,半點兒摸鍵盤的感覺都沒有,只是覺得,隱隱約約,模模糊糊,好像有一束光從天而降,筆直S到我的腦子裡,又有一個蒼蠅一樣的聲音,『嗡嗡嗡,嗡嗡嗡』,在我腦袋裡亂響,快把人*瘋了。

「這樣渾渾噩噩的狀態持續了三五天,或者五七天,我才漸漸清醒過來,原本想著這下完了,肯定要被讀者罵死,結果打開稿子和網站一看,嘿,真是奇哉怪也,原來我每天都保持更新,一天都沒有拉下過1

「這麼……神奇?」

李耀若有所思,「就是說,您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還堅持寫作——而且寫出來的東西很有邏輯性,前後劇情都能連得上?」

「沒錯,那幾天還爆更了呢,每天三四章,四五章的1

張大牛大口啃著R骨頭,啃得滿嘴流油,醉酒之下,掩飾不住滿臉得意洋洋的表情,「一開始我也覺得有點兒奇怪,怎麼自己寫了些什麼,自己都不知道呢?後來,我琢磨了好幾天,總算想明白了,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估計我就是平時太熱愛科幻事業,太熱愛文學創作,太熱愛宇宙、星空和未來了,所以,我的潛意識裡,早就存儲了大量劇情還有人物描寫,敲鍵盤已經變成了一種本能,類似呼吸和心跳,根本不用動腦子嘛,哈哈哈哈!

「這不是我自吹自擂,而是有先例的——我記得有一個科學家,哪國的我忘了,反正就是發現元素周期表的那個,據說他就是白天冥思苦想,怎麼都想不出來元素周期表這個東西,結果晚上做夢的時候,嘿,靈光一現,一下子就夢到了!

「我當然不能和人家科學家相比,但說的是這個道理,所謂的夢境,都是人的潛意識嘛,你說是吧1

「是……吧?」

李耀道,「您這段經歷,簡直是『神書天授』,太有傳奇色彩了,能再給我詳細說說嗎,您發高燒昏迷不醒的時候,大約是寫到哪兒呢?」

「我想想,好像是長生殿,修仙者第一次露面,皇甫十一那裡。」

張大牛很認真地想了半天,「你還記得吧,在那段情節里,有一個飛星界的煉器師大會戛然而止,結束得非常突然,撕裂感特別嚴重,我就是那幾天開始發燒,之後也不是說一個禮拜就完全好了,而是斷斷續續折騰了兩三個月,腦子感覺都不怎麼對勁,大概延續到鐵原星,燕西北,還有什麼血紋族,『天劫打擊』那段情節,身體才算是完全好透了。」

「怪不得。」

李耀點頭道,「我原先是在想,飛星界煉器師大會那一段,看得出來您是想要詳細描寫主角怎麼一路奪魁的,怎麼半路殺出來個長生殿、修仙者,然後一場爆炸就結束了,整個情節的確非常彆扭——原來您發了這麼嚴重的高燒,這就說得通了。

「而且,從長生殿開始,到鐵原星、燕西北和天劫打擊為止,差不多算是整部小說的轉折點,從此之後整個格局和情節走向就完全變了,看來,您在高燒和昏迷中,真的……覺醒了某些東西。」

「覺醒?你還別說,這個詞用得妙1

張大牛拍著桌子道,「徹底清醒之後,我不是沒想過要把情節收回來,按照原本計劃的——幾十個娘們兒的寫法來繼續,但一方面,我已經在這條情節線上走得太遠,另一方面,怎麼說呢,就好像我腦子裡有什麼東西覺醒了,控制住了我的雙手,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C縱著小說里的人物,『嘩嘩嘩嘩』連噴幾十章對話,搞了很多宇宙奧秘、文明探討之類的東西出來,很多不知情的讀者說我寫得太拖沓,殊不知,我也不想這樣,我也很苦惱啊1

「雙手……失控了嗎?」

李耀越來越覺得,自己選擇把作者騙出來是對的,作者酩酊大醉之下提供的這些線索實在太有價值了。

不過,光是這些,還不足以解開自己心底的所有疑惑,包括自己獲得超能力的事情。

「牛哥,冒昧問一句。」

李耀繼續把混了白酒的啤酒送到張大牛嘴邊,「《修真四萬年》的故事,您還準備繼續寫嗎?很多讀者都翹首以盼呢,真的1

張大牛雖然醉了,但這個問題還是明顯讓他尷尬了一下。

「這個,唉,該怎麼說呢,大家聊得這麼開心,我真不想騙你。」

張大牛長長嘆了口氣,看著手裡的骨頭說,「人在江湖,一言難盡啊1

「怎麼?」

李耀的心提了起來,「難道牛哥真的準備放棄了?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是真心喜歡這部小說,想要看到後面的故事,您不是寫得挺好嘛,哪怕受了點兒小傷,我看您的手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應該不影響打字吧,實在不行,還有語音輸入法,真的放棄就太可惜了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