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萬年 玄幻奇幻

修真四萬年

第2917章 議長之怒!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05日 08:00 [字數] 36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

見習參謀孟小浪目瞪口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他他,他剛才聽到了什麼,堂堂星耀聯邦最高議會的議長,應該高居於廟堂之上的領袖,竟然,竟然要帶頭髮起衝鋒?

親臨前線是一回事,帶頭衝鋒,沖在整個戰陣的最前方,這又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回事,放眼人類文明過去十萬年的歷史,哪有一個最高領導人這麼……悍不畏死的?

孟小浪眨巴著眼睛,再看看身邊的同袍,所有人都滿臉震驚和迷茫。

但再看看光幕中丁鈴鐺鮮紅如血,熊熊燃燒的戰袍,他們都意識到,自己並沒有聽錯,有著「赤焰龍王」稱號的議長大人,真的要,真的要充當聯邦戰刀的刀尖之上,最閃耀的一道鋒芒!

孟小浪的臉還有些凍結,但血管神經和五臟六腑深處,已經有一團力量燒灼起來,不知誰第一個開始怒吼,總之,半分鐘之內,狂熱的吼叫聲響徹了孟小浪的周圍,也響徹聯邦軍的每一艘戰艦之上。

「聯邦軍,碾碎阻擋我們未來的所有敵人,前進,前進,前進1

……

「這1

就連「崑崙號」上的所有議員和強者都大吃一驚,面面相覷之下,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聯邦議長親自出擊這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他們怎麼一點都不知情呢,該不會是丁鈴鐺自作主張吧,這也太,這也太——

……

「這也太亂來了1

聯邦軍總旗艦「燎原號」上,總參謀長白開心第一百次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她以為她是誰,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猛將嗎?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出擊,第一次!我們根本連敵人的底細都沒摸清楚,連所謂的『友軍』是否真的那麼可靠,還是挖了個坑要陷害我們都不知道,她身為堂堂聯邦的最高領袖,修真文明的象徵,她竟然就要不管不顧地衝出去?這麼大的事,難道都沒有程序,都不用議會民主表決的嗎?」

白開心暴跳如雷了半天,在腦海中將議會和軍法的諸多條例瞬間過了一遍,貌似,呃,貌似是沒找到,「當聯邦議長想要不顧一切衝鋒陷陣這種情況發生時,議會的表決程序」。

也是,制訂聯邦法律、修真基本法和議會表決程序的先輩們,誰能預見到,聯邦人民竟然會選出這樣一位野蠻莽撞的議長啊!

「太亂來了,一定要阻止,怪不得她不願意在艦橋上發表全軍講話,非要在機庫里發表,還說什麼和廣大基層官兵在一起比較有氣氛,氣氛個鬼,她就是心虛,在躲著我,要自作主張,我早該想到1

白開心吹鬍子瞪眼,心急火燎想要接通議長那邊的通訊,但是,毫不意外的,丁鈴鐺已經切斷了對他的通訊。

或許,要等她的「大炎龍雀」衝到所有星艦的最前方,她才敢恢復對白開心的通訊吧?

「我們——」

白開心知道現在再趕到機庫去阻止已經來不及,氣得哭笑不得,直揪頭髮,「怎麼攤上這樣一位議長?」

……

「議長大人,您不覺得,這麼做實在太魯莽,應該三思而後行嗎?」

「燎原號」的巨神兵整備車間中,金心月張開雙臂,擋在丁鈴鐺面前,三分之一的目光是欽佩,三分之一的目光是迷茫,但還有三分之一的目光,是毫不猶豫的堅定。

饒是這個能想出「黯月計劃」的昔日妖女是何等膽大妄為,卻也沒想到她的議長,她的師娘,也是她一生最強的競爭對手,會膽大包天到這種程度。

說丁鈴鐺「魯莽」,已經很給面子了,應該說是「瘋狂」才對!

「魯莽?」

丁鈴鐺停了下來,將滿頭熊熊燃燒的紫紅色長發都捋到腦後,用超合金髮箍簡簡單單紮起來,似笑非笑地看著金心月,「僅僅是『魯莽』而已?難道你真正想說的不是『瘋狂,愚蠢,有勇無謀,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之類的話嗎?」

「哎?」

金心月完全搞糊塗了,「議長……師娘,既然你都知道,為何還要一意孤行?你可是聯邦議長,無論出了什麼意外,都會極大影響聯邦軍的士氣,很抱歉,如果不給出一個滿意的解釋,我絕不會讓你冒險,逞一時之快的1

「是嗎?」

丁鈴鐺的眼睛和嘴角都彎了起來,看著滿臉認真的金心月,笑道,「就憑你,能阻止我?」

「能不能,都要阻止。」

金心月咬牙道,「這是我的職責,正如你的職責就是老老實實坐鎮中樞,絕不能輕易冒險一樣1

「那麼,如果我不是一時衝動,而是深思熟慮之後,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呢?不是一個理由,而是三個。」

丁鈴鐺伸出三根手指,不等金心月詫異,就顧自道,「第一,你應該非常清楚,雖然我們的主力是傾巢而出,及時跳躍過來,趕上了帝國內戰最關鍵的一場戰役,但正因為太過追求速度,我們的艦隊根本沒有準備好,大量星艦缺乏足夠的燃料和彈藥,甚至只有三五個基數的火力儲備;還有很多星艦的隨艦官兵都是臨時拼湊,很多人是剛剛從軍校拉出來的新兵蛋子,連血都沒見過;甚至有不少星艦是只適合近地軌道防禦的低級別戰艦,都沒有完成強化改造,是濫竽充數,先天不足,帶傷上陣。

「這些情況,非但你我一清二楚,連不少基層官兵和高層強者都心知肚明,知道我們是虛張聲勢,某種意義上,這不僅僅是一場軍事冒險,更是一鈔戰略欺詐』,就看敵人是否被我們唬住了。

「所以,我們的配合併不默契,官兵們的士氣也絕對算不上高。

「更何況,這是我們來到星海中央的第一戰,是我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面對傳說中的帝國主力,官兵們會有所遲疑,甚至萬分緊張,都是很正常的,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我帶頭衝鋒之外,你覺得還有什麼辦法能在短短几分鐘內,讓全軍上下都鼓起120%的勇氣,發動決死的衝擊?

「呵呵,反正我這個名不副實的『三軍最高統帥』,原本就不擅長戰略指揮,大艦隊調動之類的事情,還是不要干擾白參謀長這樣的專業人士去處理專業的問題,我就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放點兒小小的光芒吧?」

「這……」

金心月沉吟片刻,不得不承認,丁鈴鐺說的是實情。

「第二,你知道,儘管議會勉強通過了『傾巢而出』的議案,但還是有很多人反對這樣的軍事冒險,我怕萬一前線戰事不順,這些人會再鬧出什麼蛾子,又縮了回去。」

丁鈴鐺繼續道,「聯邦議長親自出戰,無論勝負如何,甚至我身受重傷,都能在民間激起極強的輿論,哪怕僅僅是『為議長報仇』這樣的理由,都能迫使那些畏首畏尾,猶豫不決之輩,沒辦法再走回頭路,不可能再推翻『傾巢而出,戰至最後一滴血』的決議1

「原來如此1

金心月恍然大悟,卻像是第一天認識丁鈴鐺一樣。

「第三,最重要的一點,你覺得我很莽撞和瘋狂是吧?那就對了,我就是要給所有人,特別是星海中央的修仙者們,留下這樣的印象1

丁鈴鐺微微一笑,道,「和真人類帝國相比,星耀聯邦是一個小國,即便幫新帝國打贏了這一仗,我們在談判桌上,依舊沒有足夠的籌碼。

「倘若我們這邊的談判人員是一個足夠理性的人,一個標準的政治家,很難討到什麼好處,很容易就被革新派修仙者吃得死死的。

「但如果我們這邊的談判者是一個毫無理智,肆無忌憚,橫行霸道,為所欲為,徹頭徹尾的瘋子呢?

「有時候,一個不按常理出牌,隨時敢於掀桌的瘋子,反而更容易把水攪渾,在談判桌上爭取到更大的利益。

「星海中央的傢伙,不是把我們星耀聯邦當成窮鄉僻壤的野蠻國家嗎?那就讓我這個『蠻族女王』,痛痛快快撒點兒野,給他們留下『蠻不講理,喪心病狂』的深刻印象,讓他們知道,我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敢幹,不滿足我的要求,我分分鐘都會一拍兩散,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我扮『瘋狂』,你扮『理性』,你我一唱一和,新帝國的那個小皇帝,叫『厲嘉陵』還是『武英凌』的小東西,才會被我們忽悠得暈頭轉向,所以,作為我這個『蠻族女王,華麗登朝的第一戰,我怎麼可以不衝鋒在前呢?」

「……」

金心月瞠目結舌,三觀受到極大衝擊,甚至是「驚嚇」。

她原本以為,只有她這種瓜子臉的狐媚面孔,才會耍弄陰謀詭計。

沒想到,連她最親愛的師娘,濃眉大眼的丁鈴鐺,也學壞了!

「別這樣滿臉震驚地看著師娘,就好像師娘真是頭大無腦的蠻婆一樣。」

丁鈴鐺伸出兩個手指,輕輕挑起金心月的下巴,微微一笑,「就算真是蠻婆,這幾年議長也不是白當的,哪還會像過去一樣衝動?放心去做你的事,順便幫我向白開心他們解釋一下,相信他現在一定氣得跳腳呢1

丁鈴鐺推開金心月,大步向自己的巨神兵「大炎龍雀」走去。

「對了,還有一個微不足道,小小的私人理由。」

爬上大炎龍雀的胸甲,丁鈴鐺已經將鐫刻著九條蛟龍的面甲放下,只露出一雙熊熊燃燒,凶芒畢露的眼睛,卻是回過頭來,對金心月一字一頓道,「李耀失陷在星海深處,我還急著要去找他,這些不長眼的雜碎卻還要在我面前礙手礙腳,真是叫人火大。

「管他媽究竟是選帝侯還是皇帝還是諸天神魔,妨礙我丁鈴鐺找老公的,統統都要——死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修真四萬年目錄 下一章